第一版主小说网 大泽佑香

伴随着姬浩然猛烈一斩的动作,龙卷如同一头怒龙般吞向了眼前的玄虚子金身。

看到这毁天灭地的一幕,不坏佛、江鸿云、四皇子脸都直接黑了下来。

对方这一招直接将整间静室都波及了进去,魔物娇娇也在攻击范围之内。

在不坏佛、江鸿云和四皇子略带绝望的目光中,玄虚子金身再次竖起了一根手指,指尖绽放出道道扭曲光辉。

这一次是足足四个月的漫长煎熬。

就算是在场修为最高的不坏佛,完事后都感觉到体内魔染翻腾,精神有些失控的感觉。

一时之间,他心中有些都骇然:‘虽然没有攻击性,还有些明心见性,体悟心神的感觉……但过程实在太折磨了。’

‘难道无为教过去真是用这种方法训练弟子?这训练出来的都是些什么怪胎。’

前后中招次数最多的江鸿云化为人形后更是满脸的麻木:‘当初被封印在龙蛇山至少还能说话,能思考……这还不如被封印在龙蛇山呢。’

而修为最低的四皇子在最后一个月时,更是每天都有想死的感觉。

哪怕一切恢复了正常以后,那种溺水一般的心灵感觉仍旧狠狠扼住了他的喉咙。

以至于恢复正常后,哪怕他的心灵越发敏感,元神念力有了长足的增长,他仍旧发泄似地大吼大叫了起来。

而另一边,姬浩然和天圣帝也同样不好受,相当于四个月时长的精神摧残让姬浩然精疲力竭,双眼之中满是血丝。

姬浩然惊疑不定地看着玄虚子:“刚刚那个是什么?”

天圣帝的语气也微微有些低沉起来,咬牙说道:“是金身施展的神通道术,玄虚子这老鬼绝对留了什么布置。”

“但这道术……不像是用来攻击对手的,反而像是用来折磨人的。”

另一边的四皇子一阵发疯似地大吼大叫之后,猛地看向了姬浩然喝到:“方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玄虚子金身已经失控了,现在谁也别胡乱出手,不然大家都不好过。”

姬浩然微微点了点头,像是暂时同意了对方的说话。

就在四皇子松下一口气的时候,一道剑光从天而降,直接斩向了玄虚子金身。

看到这一幕的四皇子心再次提了起来。

不坏佛怒斥一声,大自在力轰然爆发,直接顶开了飞剑。

另一边的江鸿云呼啸一声,已经挡在了娇娇的面前,身上更是长出上百根手臂,将娇娇团团保护了起来。

姬浩然也伸手拦住了想要继续出手的安易云

,摇了摇头说道:“听我一句,暂时先不要出手。”

此刻的安易云已经彻底吸纳了刚刚天剑子所传的剑气,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奕奕、剑意冲霄。

就好像是一口刚刚出鞘的神剑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逼人的寒芒。

一双眼睛熠熠生辉,目光就像是剑光一般来回扫荡。

她刚刚一接收完剑气传承,就立刻出手斩向了玄虚子金身。

但看到后续的古怪情况,还有姬浩然的好言相劝,便好奇问道:“出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被江鸿云保护起来的娇娇好奇道:“到底咋的了?你们都那么紧张?”

虽然四皇子等人连续被金身折磨了一番,但从外表看来完全看不出他们遭遇了什么。

娇娇只能从他们的精神状态感叹一番:“看样子那金身的手段不好受啊。”

江鸿云、四皇子都怒视着眼前的娇娇,若不是刚刚的连续遭遇,他们此刻早就出手将对方轰为齑粉了。

看着几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娇娇得意道:“你们现在可都得保护好我了,不然倒霉的是你们自己。”

就在这时,皇宫中传来一阵阵喧闹声,似乎有大批人马在不断向静室所在的方向靠近。

一具活尸这一刻开口说道:“动静闹得太大,皇宫的侍卫们察觉到了此地的异样。”

“如今大批人马都在向这里包围过来。”

听到这里,四皇子当即表示不愿意纠缠,现在他当务之急是想要研究自己的身体。

于是在四皇子的命令下,不坏佛打开了一道佛界之门,一行人便打算进入其中,去到佛界了。

就在这时,姬浩然挥手闪出道道火光,已经拦住了四皇子等人的动作。

姬浩然冷冷道:“不准走。”

他接着说道:“你还想尝一尝那空虚寂寥,万念俱灰的感觉,那就继续带着金身走。”

四皇子咬了咬牙,看向了一旁的玄虚子金身还有小女孩。

就在四皇子一系和姬浩然、安易云两人对玄虚子金身的处置僵持不下的时候。

外界的喧闹声越来越靠近静室所在的位置。

隐隐约约之间,似乎能听到有关‘魔物’、‘小女孩’、‘捉拿’之类的字眼。

四皇子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脚下的大地一阵震荡,似乎有无数魔物在其中钻来钻去,搅得整座静室轰然倒塌。

紧接着静室外的场景便映入眼帘,那是许许多多的皇宫侍卫正在追击一大群小女孩。

这些小女孩全都肤白貌美,几乎各个都长得一样漂亮。

但是时不时扭动的血肉却暴露出了她们魔物的身份。

在看到众多皇宫侍卫攻击小女孩的时候,四皇子等人便是脸色一僵。

紧接着就在他们或是苦涩、或是绝望的目光注视下,玄虚子金身上又有道道扭曲光辉冲天而起。

这一次光辉的范围再次扩张,竟然直接笼罩了小半个皇宫,将众多高手和皇宫内的妖族们都笼罩了进去。

……

就在盛京城的皇宫内异变陡生时。

楚齐光的鬼境之中,对于新员工的培训也已经接近尾声。

随着鬼境中的持续时间不断增长,血河老妖很快就从烦躁变成疲惫,从疲惫变成迟钝,乃至最后沉入了绝望之中。

深深的绝望中,血河老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位置一阵剧烈抽出,就像是随时都要爆裂一般。

平日里都是他的对手中了七情血煞后心脏爆裂而亡。

血河老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的心脏也出现了问题。

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上来,已经苟活了上千年的血河老妖内心涌现出强烈的恐惧。

一旁的楚齐光说道:“看样子你是打定主意要宁死不屈了。”

“反正死了也能继续工作,那我便成全你。”

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血河老妖终究是无法放弃,他垂死挣扎道:“救……救我。”

“我为你工作便是。”

楚齐光微微一笑直接带着对方撤出了鬼境,一边控制天下通行抽取对方的气血,削弱对方的战力。

一边他的脑海中便浮现出来各种利用这名老妖的办法。

但下一刻,他的目光便被皇宫方向的扭曲光辉所吸引,心中暗惊:‘什么东西?’

喜欢旧日之箓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