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败家子》陈羽江芷韵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7章

老板伸手摸了摸地上的银票,确认是真的,再看了看陈羽,发现陈羽不像是开玩笑,老板没有任何犹豫之色,抓起地上的银票,生怕陈羽后悔似的,头也不回的就迅速的跑了出去。

这速度之快,就连李立和胖子想要抓住老板这也来不及了。

“羽少,你是不是又犯病了。那是我唯一的私房钱了。”胖子说完便心痛的流下了眼泪。。

听见这话,陈羽怒目看着流泪的胖子说道:“老子没病。”

不过陈羽这话很难说服胖子和李立,要是没病,谁买东西会网上加价呢?并且还是翻倍的网上加。

“我去叫御医。”李立这时候也不废话,说完就要往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和你们说了我没病。”陈羽叫住李立大声说道。

不给他们二人再次说话的机会,陈羽接着说道:“你们还想不想要回你们的钱?”

听见这话,李立和胖子一齐点了点头,胖子就不用说了,守财奴,李立虽然贵为皇子,但是没出阁建府,每月的月供也是少得可怜。

“你们帮我把今天的事情散出去,我要让全皇城的人都知道。”陈羽说道。

听完陈羽这话,胖子和李立二人此时确认陈羽真的犯病了。

这种事情别人还生怕被人知道遭嘲笑,可是陈羽竟然不捂着反而还要大肆宣扬,这可不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

“羽少,要不咱们还是去看医生吧!”胖子说道,李立也在一旁关切的看着陈羽。

看着二人这个样子,陈羽即客气又可笑。

“我没病,赶紧去散消息吧!”陈羽说完就走了。

不然再慢点他担心这两人会强制的带着自己去看医生。

……

陈羽刚到陈家村的老宅,就看见江芷韵冷若冰霜的站在门口,看着江芷韵这个面容,陈羽就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芷韵,我知道你在乎我,可也没必要在门口迎接我呀。”陈羽笑着说道。

不过听见这话,陈羽就感觉到一阵凉风袭来,冷得陈羽打了一个哆嗦。

“陈羽,你是不是要把这个老宅也给败掉了,一千两买一个破酒楼,你是不是有钱没地方花。”江芷韵冷然的说道。

听见这话,陈羽暗道胖子和李立二人办事效率还不错,江芷韵都知道了。

“芷韵,我有我的计划,这次一定不会败家。”陈羽说道,不过这解释有些苍白无力了。

“你知不知道,那钱有我爹留给我的嫁妆钱。”

“你知不知道,陈家已经要给不起下人工钱了。”

“你知不知道,原本被人说起陈家都会想起英雄,现在人们说起陈家,只会想起败家子。”

“陈羽,你就是一个败家子。”

江芷韵声嘶力竭的说道,说完两滴金莹剔透的泪水就流了下来。

“芷韵,对不起,今天这事真的是为了陈家好,过两天你就知道了。”陈羽心痛的说道。

“这又是怎么了,大吵大闹的。”

这时候陈老太君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江芷韵在一旁伤心的流泪,老太君握紧江芷韵的说道:“芷韵啊!你先进去,让别人看见你流泪不好,这事让奶奶来处理,奶奶来教训这个不肖子孙。”

老太君说完,一脸铁青拿着手中的拐杖敲打着地面,就好像是接下来就那这个好好的教训陈羽一样。

听见老太君的话,江芷韵擦了擦眼中的泪水,转身就走进老宅里了。

看着江芷韵走了进去,此时老太君那铁青的脸立马就转变成了一脸的慈爱。

“小羽,今天太阳这么大,热坏了吧!奶奶这里还有点钱,你拿去用,别让芷韵知道了。”老太君说完从怀中拿出一叠钱悄悄的递给陈羽。

江芷韵可是习武之人,耳力异于常人,听见老太君这话,江芷韵差点要跌倒。

……

且说陈羽,此时没进老宅,而是来到了陈家村一间民房内。

“赵大叔,赵大叔在家吗?”陈羽敲了敲了们问道。

此时房门打开,一个中年大叔打开了房门,这个中年大叔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村口拦住陈羽那几个残疾人之一。

看着门外的陈羽,赵大叔此时满面的怒气。

“你来干什么?也想用一千两买我家?”赵大叔怒声说道。

听见这话,陈羽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您也知道我买酒楼的事了?”

看着恬不知耻的陈羽,赵大叔就更气了。

“整个皇城都知道,陈家的脸被你丢尽了。”赵大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赵大叔我买酒楼是为了陈家好,以后你会知道的,听说您之前在炊事兵?”陈羽说道。

赵大叔狐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陈羽要干什么。

“我想请您和几位叔叔到酒楼去帮忙。”陈羽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什么意思?”赵大叔疑惑的问道,几个残疾人能干什么?

“我那个酒楼就是为你们买的,你们在酒楼里做工也能补贴家用,更重要的是你们哥几个又可以在一起做事情了。”陈羽说道。

最终在陈羽循循善诱之下,赵大叔答应了。

……

夜晚,陈家老宅内院。

“你叫赵大叔他们酒楼干活?你想干什么?”江芷韵来到陈羽的房门外直接问道。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他们哥几个发挥余热,顺便可以增加点收入。”陈羽坦然的说道。

很显然江芷韵根本就不信陈羽会这么好心,要知道之前陈羽可是最瞧不起赵大叔几人的。

“我警告你,别伤害他们,不然就算老太君护着你,你父亲也不会放过你的。”江芷韵说完转身就离开。

“你放心,马上你就会知道我这么做的用意了。”

翌日。

“羽少,皇城有头有脸的我可都通知了,你不准备准备?”胖子指了指依旧破旧的酒楼说道。

今天是酒楼开张的日子,陈羽让胖子通知皇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过来,胖子以为陈羽会重新装修店面,可是到了之后胖子发现酒楼一点都没变,就连那怪味依旧还是那怪味。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门上挂着一个牌匾,用红布遮挡着,不知道写了什么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