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段嘉许垫毛巾片段

《假面娇妻王婷李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王婷,李军的小说叫《假面娇妻王婷李军》,是作者万户侯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有真正了解过你的妻子吗?当你出差在外时,你的妻子在家又做了些什么呢? 李军出差多日回来,却发现妻子王婷言行举止之间越发反常。 暗地跟踪调查却发现,妻子王婷竟然背着他……

《假面娇妻王婷李军》 第十章 陌生的男人 免费试读

原本美好的夜晚,却被最后的几条微信破坏了,陈当怀着复杂的心情睡去。

第二天醒来,觉得怀里空空,睁眼一看,妻子已不在床上,天色灰蒙,卧室中一片昏暗,他突然感到有种莫名的恐惧,心脏咚咚直跳,眉头不断冒出汗珠。

昨夜很冷,他关了空调,现在却希望它仍旧开着,夜间不像他估计的那么凉爽,甚至比白天还要湿热。

陈当踢开被单,寻找着自己的衣物,床上还残留着昨夜的痕迹,只是,温度早已不在,冷得冰凉,冻得彻骨。

他没有顾得上开灯,摸索着下床走到浴室查看,可还是没有韩香的踪影,就边喊着妻子的名字,边在四周寻找。

正在他在胡思乱想之间,妻子终於应了一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见到陈当,便甜甜的一笑:老公你起床了?我给你做了早饭,要吃么?

望着妻子甜美的笑容,陈当激动地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他长舒了一口气,应了一声。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全都是他爱吃的,陈当走进厨房,从背后搂住了妻子,在她耳边轻轻的吹着气。

色鬼,哎呀,你别闹了。

韩香的耳朵很敏感,回头媚眼如丝勾住陈当的脖子说:中午还有事呢。

什么事?去私会那个微信里的男人吗!

陈当的笑容忽然僵在脸上,再看向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忽然没了胃口。

中午有什么事?陈当装作不在乎,随口问道。

韩香一怔,撩了撩头发,眼神有些闪躲:就是一个闺蜜约我出去购物,顺便去做个美容,有什么事么?

陈当隐约感到老婆的不自然,桌下的双手渐渐攥紧,他强忍着心中翻腾的怒火,语气平静的说:今天中午我没什么事,本来想多陪陪你,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韩香抿了抿唇,眼神却始终没有望向陈当,轻声说:闺蜜约了我好几次,我都推辞了,这次在放人家鸽子,她会生气的。

陈当的心弦就像是被铁钩粗暴地划过,咯噔一声崩断了开来。

原来在你心里,我还比不上那个男人。

陈当沉闷地说着:那好吧,我继续在公司里忙。

韩香如霞俏脸绽放出欣喜的笑容,她踮起了脚尖,快速的给了陈当一个吻,轻笑着说:老公你真好,我再去做两个菜给你。

看着厨房里妻子,纤薄的睡衣包裹着白嫩的身体,忙碌间更加的摇曳生姿。

知道我中午不回家,她真的很开心。

陈当的脸上抽搐着,默默地起身,随手拿了件西服,匆忙的留下了一句:不用了,我去公司吃。

说完,也不等韩香回话,陈当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楼。

他没有抹掉脸颊上的唇印,随着屋外的冷风,那唇印冷冷的深入了他的思绪,悲伤和不忿令他的心没法平静,他几步走出屋外,随着轰鸣的引擎声响起,车胎发出一阵尖锐的怪叫,车子在黑暗中盲目飞驰。

清晨的马路很静,黄色的街灯在薄雾下显得很迷糊,陈当只是完全依靠本能来驾驶,没有理会目的地。雾越来越浓,周围的景物几乎都看不见,陈当开始冷静下来,慢慢的把跑车停在路肩上。

他播出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嘶哑的说着:给我准备一辆车。

说完,陈当便挂断了电话。

我的嗓子哑了,我竟然还不知道。

陈当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从车上拿起一罐饮料,喝不到两口,心中忽然涌出一阵羞愤,他面色殷红猛地把饮料摔在车上,拳头如雨点般落下,一直砸得车子咚咚作响,车窗上满是血迹。

只有身体上的疼痛,才能让此时的陈当找回一些理智。

他不顾路人惊异的眼神,又跳上了车,直直的驶向市中心,那里早有一人在路旁等候,身旁停着一辆很普通的宝马。

看到陈当车上的血迹,那人有些惊诧,刚要开口,却见陈当冷着脸走了过来,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钥匙,声音如的寒冰:不该知道的,不要问!

陈当狠狠地踩下油门,速度直飙到一百多迈,他冲到家门附近,摔门下了车,在路旁的一个咖啡厅里坐下,一脸阴翳的望着自己的家门。

经过了四个小时的煎熬,他总算看到了韩香走出家门,她打着太阳伞,在马路旁边翘首以盼,不知在等待着谁。

陈当坐在距离韩香二十几米外的玻璃后面,他戴着墨镜和鸭舌帽,呆呆地看着眼中的美人。

过了一会,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韩香的身前,韩香上车,然后出租车便重新挤入了车流中。

两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陈当起身,也立即发动了汽车,挂档给油,不远不近的跟了上去。

此刻正值车流高峰期,街道上堵满了各色车辆,他的宝马只不过是车流中的一朵小浪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一前一后的两辆车,慢慢挤进了繁华的市中心,随后,在市中心的时代广场,出租车停了下来。

韩香一条腿伸出车门,另一条腿留在车内,褶裙裙摆拉升到大腿,一想到这样诱人的妻子就要扑在别人的怀中,陈当的血压就急速升高。

韩香翘首等待着,不断地张望四周,似乎很是焦急,过了一会儿,道路的尽头停下了一辆崭新的奥迪,车牌号A20063。

陈当混迹商场,他心里明白,这样的车牌,都是政府部门的专车。

从车上下来一人,虽然打理的很好,但陈当一眼便看出,那人已经不再年轻,至少也有四十余岁。

四十余岁的地方高官,陈当的心里瞬间缩小了怀疑的目标。

韩香没有发现那人,依旧在焦急的等待着,一不小心,手中的挎包掉落在地上,她急忙去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