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小仓奈奈

因为赖云生这个不确定因素,早饭的功夫梅诗将六六、德秀以及李栖梧送到了外面,剩下就开始了他们几个的游说功夫了。

而六六他们也不是没有事的,将薛锵也喊了出来一群人在湘省基地里溜达了起来。

全程,薛锵脸上都是一副尴尬的模样,要哭不哭、要笑不笑,李栖梧在一旁看不下去,差点就要一脚踹对方的屁股上了。

搞得跟他们逼良为娼似的。

“你能不能正常点啊?你没看见周围人的目光都要我们几个

这‘赣省基地’来的人拖出去打一顿的样子么?

再看看你这表情,搞得我们真的就是跟来就是欺负人似的。”李栖梧走到薛锵身边,手里还随意的拿着一根刚刚破土长出来的野草,暗中盯着薛锵,用着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开心一点,笑嘛~”

话说完,薛锵就看着李栖梧手里那根绿色杂草从绿变黄、再到灰色,然后随着李栖梧的手指轻轻那么一撮,变成了灰。

对上是对方含笑的模样,薛锵立刻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容。

薛锵:龇牙.JPG

如何?您看我笑得真诚么?

只是如果没有听见那牙齿上下磕磕绊绊的声音的话,李栖梧真的就觉得还挺不错_(:3」∠)_。

“嘿,薛大哥,好久不见了呀!”忽然间,许久没见薛锵的祁阳夜班值班结束,往回走的路上正好看见了带着三个生面孔四处溜达的薛锵,立刻便上来打了招呼。

其实,昨晚因为值班,他多少也听见了消息。

想想薛锵当初被首领调去了四号基地,回来的时候结果有些人没有被带回来,其中就有薛锵,好家伙,这还被赣省基地后来送回来,一看就是受委屈了。

说着,祁阳带着同情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祁阳,紧接着又转身看向那边的“一男二女”,忍不住来了一句“好家伙”。

颜值这么高?

尤其是站在那面容冷淡但是浑身上下透露着的那股飒爽冷艳的样子,就算和他们队长相比那也是……不分伯仲。

嗯,他们队长仔细打扮打扮也是很好看的。

走神间,祁阳忽然又觉得薛锵似乎并不可怜了。

“祁阳?你小子……不是被抓了么?”薛锵他们可不想和祁阳在这闲聊纠缠,在李栖梧的目光示意下,薛锵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上来就问人家被长安基地扣下那档子事,那种被赎身的黑历史换谁谁都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咳咳,那什么……不是回来了么?”祁阳说到这事的时候目光乱飘,也不等薛锵再找他说什么他自己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看着祁阳离开的背影,薛锵得意地哼哼笑了,祁阳那个话痨,还是要靠一些尴尬事给臊走呢~他甚至都想好了,这要是再不走,他就问问久枫儿和他这关系到底怎么个算法。

毕竟,这俩人暧昧的关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走吧。”看着祁阳离开的背影李栖梧收回目光,扫了眼周围已经暗中打量他们的路人。

紧接着李栖梧又看向薛锵淡淡道:“再带着我们多转转的地方,感受一下气氛也好。”

虽然李栖梧知道从不同堵得湘省基地的丧尸嘴里了解到的湘省基地整体形象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还是要眼见为实比较放心。

就在他们离开原地不久之后,从巷子角落里走出来

的李骁瀚戴着棒球帽看向那边那群人,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李骁瀚如遭雷击。

“永芳殿下……不,太女……?”

那道背影、那道侧脸啊,让他魂牵梦萦的李栖梧为什么会在这里?!

想起昨天晚上他收到的消息,他忍不住地手指轻颤,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只是受到舒一的命令跟踪这些“来自赣省基地”的人,现下,李骁瀚也不得不正视起来这件事情。

想着,他再次退回到阴影角落中,不肖十秒之中阴影中出现了五张同样的脸的李骁瀚,大家相互对视一笑,纷纷离开在原地……

而邵星河从昨晚得知二号基地联盟的人居然冒充赣省基地的代表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头发都连夜搬家跑路好几根。

为了今天向桓星能够安心的和对方谈话,一早上舒一来找他他倒是头一次没有赶对方,也没有拿自己很忙的借口晾着他,一反常态地处理公事的时候还能和对方唠上两句。

“你今天不对劲哦~”邵星河这点变化舒一察觉地很快,稀奇地半个身子伏在邵星河的办公桌上,好奇地望着对面坐着看文件的邵星河,道,“今天你到现在都没有赶我走。”

“赶你走,让你帮我对上赣省基地的,然后把他们教训一顿赶出去?”邵星河像是又把对方看成四处找麻烦似的,“到时候人家回去这仇啊,又记到了我们基地头上。”

“哪有,我是那样人么?”先前的心事被对方猜得差不多的舒一梗着脖子愣是不承认。

今儿一早上李骁瀚就告诉他这些人确实是赣省派来的,还是赖云生亲自指派的,舒一听了当时整个心里就在那纠结的不行。

赣省基地,赖云生亲自指派的,那是不是他身后有人指使?

比如,莫问殊?

那么他们是不是真的发现湘省基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才多加试探?

自打从温予安那里得知他们对于湘省基地的戒备的时候,舒一整个人便陷入一种难以走出去的困境状态。

他把邵星河当朋友是真;帮着温予安盯着湘省基地也是真。

他帮邵星河驱赶对他们有恶意的赣省基地代表是真;但是,若是他从赣省基地代表那里得到了湘省基地真的背叛的证据,他,也不会手软!

一直在对面悄悄观察的舒一的邵星河自然看见了对方眼底在某个瞬间闪过的一丝狠厉。

只是他不知道对方心里短短几秒钟闪过了多少念头,只以为对方还是对于“赣省基地代表”还有那么一些什么想法,于是便叹了口气说道:

“这事你还是少碰,你在我们这把赣省基地人赶出去,人家若是告状,我们还能给你兜着。

但是你要是把这习惯带回去对付一号基地那些人,到时候你打算让你老师给你兜着?”

听着邵星河絮叨却又关心自己的话,舒一嘴唇微微抖了抖,没说话,低着头,一只手扣在桌子下纠结地蜷缩着。

他心里想着,也许邵星河是真的把他当朋友关心才说这么多。

只是,邵星河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

“嗯嗯,你都这么说了,我知道的。”再一抬头,舒一一副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努力微笑的样子差点没有逗乐邵星河。

邵星河看着有些别扭情绪的舒一微微一笑,果然,还是年轻啊~

喜欢我在末世卖麻辣烫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