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甜世子妃每天都在崩人设》完结版精彩试读 《娇甜世子妃每天都在崩人设》最新章节目录

“小姐不好了,曹氏又来了!”

幽深冷清的梅苑里,浣汐急匆匆得跑进来,面上慌张的神情尽显。

被唤做小姐的人正优哉游哉趴在桌子上,隔着窗看后院里栽种的梅花,漫不经心道,“来了就来了,你着急个什么劲?”

“小姐上次不是说过,再见到曹氏一定要绕道走绝对不能招惹到她吗?现如今她又主动上门来若是又出什么事王爷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浣汐马不停蹄得说着,由此可见她有多忌惮口中的曹氏。

闻言,墨白眼角一挑,脸蛋上立刻添了一分绝美的光彩,“我竟说过如此窝囊的话?”

“小姐一定是因为上次被王爷伤糊涂了?你可是千叮咛万嘱咐梅苑的人要离曹氏远点的。”

“噢?”墨白若有所思得应了一声。

浣汐锁着眉,现在几个下人正拦着她,估摸也顶不了多久。

看向她家小姐,以往比她这个下人还要胆小的人,此刻竟然如此镇定。

“小姐你快走吧,我还能将她拦一会。”

趴着的人骤然抬头,双手一拍桌子,开口,“我活了这么久,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出去会会她。”

正好这几天她在这陌生孤僻的院子里也待得无聊极了,找点事来做也是好的。

她风风火火得走出门,浣汐呆若木鸡得看着已经走远了的墨白,好久才反应过来,急忙追出去。

到了院子,果真看到一个穿着光鲜的女人,身后跟着几个丫鬟,此刻正被拦着。

走近了才看清这女人的容貌,肤若凝脂,明眸皓齿,体态轻盈,娇艳欲滴,怪不得如此讨安王爷的喜欢。

这个女人便是安秋平最近的新宠,刚过门不久的侧房,曹霜霜。

她看到墨白,立刻做出一副端庄谦逊的姿态,“姐姐终于肯出来见我了,妹妹以为姐姐还在生我的气,这次过来也是特意向姐姐赔不是的。”

“怎么会呢?妹妹言重了。”墨白说着,给拦着曹霜霜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退下。

而后自顾自得走到旁边的石椅上坐下,朱唇轻启,“你刚刚说,是来向我赔罪的?”

见墨白主动提起,曹霜霜嘴角勾起一抹不被察觉的笑,接过话茬,“上次是妹妹不小心摔倒了,却害得姐姐被王爷罚禁足,本想向王爷解释的,可王爷公务在身,妹妹实在不忍心叨扰他,所以就想着亲自来给姐姐赔个不是。”

她说着便转过身将旁边丫鬟端着的茶杯接了过来,虽是递给墨白,却是连行礼都直接省去了。

瞥了曹霜霜一眼,墨白叹了一口气,语气有几分无可奈何,“我估摸着就算是普通的敬茶也应该小小行个礼的,不过妹妹若是觉得给我行礼有失了身份,那姐姐我也万万不敢说什么的,毕竟王爷对妹妹可是疼的着紧。”

曹霜霜听了,心里暗道今天的墨白不好欺负,面前却好声好气,“当然不是了,妹妹重新给姐姐好好敬杯茶。”

她说完,身子已经福了个礼。

伸手去接茶杯,刚触到茶杯边缘,就明显感觉到曹霜霜的手抖了抖,她眼疾手快得将茶杯紧紧握在手里,没让里面的茶水溢出来。

曹霜霜也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快的反应,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

表面上看姐妹情深,茶杯下的惊涛骇浪只有她们二人知道。

墨白闻了闻茶香,满意道,“这茶着实不错,不过却是可惜了些。”

伴随着这句话落地,同时响起一片惊慌失措声。

而曹霜霜双手捂着脸,失声尖叫着。

谁都没有想到平日里胆小怕事的王妃竟然敢做出这么过分的事,而且欺负的人还是最受宠的侧妃。

浣汐也对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这还是她家小姐吗?她来不及多想,耳边已经再次响起墨白狠厉的声音。

“我想你今日来这里,总是要做出一番大作为的,既然如此,我便配合你演了这场戏,倒是逼真了些。

她们可都看见了,是我将茶水泼到你脸上的,这次可是证据确凿,我是百口莫辩。”

“姐姐为何要如此对我,难道就真的这么不待见我?”

曹霜霜的脸上已经落了两行清泪,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让人不甚怜惜。

“行了,自打你进王府就无时无刻不在装柔弱,而我以前也是个好脾气的人,这些日子我终于想通了,我们两个之间总要有一个是做坏人的,否则怎么显得出你悲悯动人。”

墨白将空了的茶杯扔在旁边的石桌上,起身的时候,拍了拍身上沾灰的裙摆,语气散漫,“以后你若还想要演这种戏码,随时来找我,不过下一次我可不保证泼到你脸上的会是什么东西。”

转身头也不回得离开,只留下一脸震惊的丫鬟和脸色难看的曹霜霜。

浣汐盯着前一秒疾言厉色的人儿,此刻平静得坐在案台前,心里不甚疑惑。

怎么她家小姐突然转了性?久病初愈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终究被人用一道目光研究,墨白也很不习惯,抬起头,“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可要将你赶出去了。”

浣汐听见墨白的话,立刻收回目光,乖巧起来,“小姐息怒,浣汐不敢了。”

墨白自然知道浣汐为什么会这么看着她,因为她此刻根本就不是她的小姐萧筱,而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通灵大师墨白。

她是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因为通灵,通着通着就糊里糊涂得把自己送到了这里来,若是传出去,她以后别想吃这碗饭了。

而所谓的王妃,只是一个和她有着一张同样的脸,其他再无半点相似的女人。

王妃姓萧,单名筱,是萧韶垣太师的嫡女,两年前被皇上指婚许配给了安王爷做正妃,与其说是正妃,倒不如说是萧韶垣安插在王府的一颗棋子。

因为安秋平手上握着安朝的一半兵权,可他也是当今让皇上最为忌惮的人。

于是皇上就安排了他最亲信的大臣萧韶垣派个人接近安秋平,想方设法将他手上的兵权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