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农妃有点儿田》全文阅读 倪晓晓紫默小说章节目录

“瞎闹,大晚上你去哪里借粮食呀?”倪永忠赶紧一大步过去拽住了她。

“飞飞,看看缸里还有一点儿米,装出来,给你姐煮点粥。”孙秀梅也是赶紧的叫着倪飞飞去找米了。

“我会找到的。”倪晓晓往屋里看了看,倪飞飞已经很快端出来了米,不过还有不到半碗而已。

这半碗米煮粥,也就够她一个人吃吧,看着这情况,倪晓晓微微皱了皱眉,拉开了倪永忠的手,还是跑出去了。

“晓晓,晓晓,太晚了,要不等明天爹去给你找好吃的?”后面倪永忠的声音还在叫着,一路追了出来。

倪晓晓没有理他,转过一户人家,躲到角落。

她那个镯子是个储存容器,里面还放的点儿吃的,醒来就发现了,只是不方便在他们面前拿出来。

现在这种情况,她也只能先将吃的拿出来度过今晚再想办法。

“晓晓,你在哪里呀?”倪永忠还在叫着。

倪晓晓已经从空间将小半袋米换了个布袋子装了出来,还有几块牛肉干。

“爹,帮我拿一下。”突然出现的倪晓晓,看着四处张望找着她的倪永忠,将米袋子递给了他。

“你在哪里弄的米呀?”大晚上,倪永忠借着人家家里的烛光看了一下是米,就特别惊讶,又担心的看向了倪晓晓。

“不是偷的。”倪晓晓回道,但没有解释东西的来源。

这家人虽然穷,但对这莫名其妙来的半袋子米却都不敢碰,拿是拿回家了,却还是吃的野菜,只有倪晓晓一个人吃了粥。

被特别对待,倪晓晓也吃的没味,何况这粥什么都没有,本来就很没味道。

将就的在这屋子里呆了一晚,抱着玉米皮打了个盹,外面天刚蒙蒙亮,倪晓晓就起来了。

“姐姐,天没亮呢,你干嘛呢,都要被你吵醒了。”倪飞飞跟她一起住在做饭的房间,旁边房间是倪永忠和孙秀梅,另一个小间是他们爷奶。

都是那样简单的破旧的房间,也都只有一堆玉米皮,他们倒是睡的还挺香的,只有她躺的地方还有一床破旧的被子给垫着。

倪晓晓一晚都过敏,感觉全身都难受,说来也奇怪,这身子原主人应该也是这样过来了十几年,人家也没事,她一来就不习惯了。

“这里有什么挣钱的东西吗?”倪晓晓往倪飞飞那边挪了挪,压低了声音的问道。

“挣钱的……?”倪飞飞开始努力思考,好一会儿后,倪晓晓都有些等的不耐烦了,他才回答。

“多了,吃的用的都挣钱,不过我们没有呀。”倪飞飞想了半天,回答的结果是却一堆废话。

“就没有什么能想办法弄到,还能卖钱的?”倪晓晓又问道。

“有,打猎,要是能猎到大的动物那就可以卖不少钱了。还可以找药草卖给药铺,不过找药草的很多,我们抢不过人家。”

倪飞飞说着皱起了眉,看他这神色就知道这都是他试过,都是没用的办法。

“这里衣服店铺有吗,饭馆、酒楼什么的怎么样,招人不?”倪晓晓想了想,又主动问了几个能赚钱的事。

“那些要很多钱才开的起来的,招人……也不可能要你这样的呀。”倪飞飞看着瘦了吧唧的倪晓晓,稍微迟疑,然后才回答她。

倪晓晓却没有吭声,在他说完,就站起来往外走了。

“姐姐,你又要去哪里呀?”倪飞飞看她又一声不吭的要出去,赶紧叫着追了上去,同时大声叫起了倪永忠夫妻:“爹,娘,你们赶紧起来呀,姐姐又犯病了。”

“犯病了?”孙秀梅一听到说倪晓晓犯病了,一下就坐了起来,披上衣服就追了出来。

时间还太早了,街上那些人还在忙着摆放货物,做着开业的准备。

倪晓晓直接去了城东,因为城西的人都认识她,都当她疯子,反而城东她以前不怎么去,而且这个小城很奇怪,城东和城西相隔不远,但两边的人以中间一天街道为界,两边都不怎么来往。

“看什么看,你有钱买吗?”

一个长的不算很凶悍,还算眉清目秀的男人,看着倪晓晓守在他的肉铺前,不仅拿着砍刀拍了一下案板,吓唬着她,同时略有鄙视的说了她一句。

“我想给你做工。”倪晓晓没有被他吓跑,倒是看着他的铺子,很诚恳的对他问道。

“就你这样,做工?你能做什么呀?”听到倪晓晓的话,那男的忍不住笑了。

“我不要钱,只要你这间铺子租借给我。”倪晓晓指着他旁边空置的房子,完全不在乎他的嘲笑和不屑。

“我没有租金,如果要钱,要起码一个月以后,我才能给你。”倪晓晓没有在乎人家答不答应,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条件。

她很早过来,已经注意看过了,那房子没有放东西,而且看那个卖肉的应该也用不了那么多房子,所以房间里都积了不少灰尘了。

“你能做什么呀?”那个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房子,又看了看倪晓晓。

“我会砍肉,还会打扫卫生。”倪晓晓回道。

“你会砍肉?”那男的怀疑的看着她,将手里的刀递到了她的面前,然后让开了位置。“手拿稳了,可别掉到了自己脚上,还找我麻烦。”

倪晓晓也没有说话,拿着砍刀,看着桌上的肉,抓着其中一块,手起刀落,飞快将其砍成了均匀的小块。

一阵惊讶后,那男的竟然还就答应了倪晓晓的要求。

在倪飞飞带着家人追过来的时候,她都已经打开了房间,开始打扫房子了。

“晓晓,你在这里干嘛呢?”倪永忠直接冲到屋里,将她从里面拉了出来。

他们是一路追着从街上问过来的,街上认识倪晓晓的人挺多的,因为一个傻丫头没事就只会在街上晃荡捣乱。

不过以前倒是从来没跑这么远,这里的人反而对她陌生了很多。

“我租下了这间铺子,以后我就靠这里挣钱了。”倪晓晓完全没在乎他们这种眼神,拉开了倪永忠的手,继续去收拾房子了。

“铺子?挣钱?”孙秀梅一脸的不敢相信。“你有钱开铺子吗,再说了你会做什么呀?”

“这个你们不用管。”倪晓晓躲开她的手,抓着扫把继续打扫起来。

“糟了,这丫头病是真的又加重了,昨天就该不去干活,看住她的,这肯定是受了**,病成这样,这以后,我们要怎么向人家交代呀?”

孙秀梅一脸的焦急,也不知道是自己自言自语在说,还是和倪永忠说的,反正说的话倪晓晓听不太明白。

当然,她貌似就根本没在听,而是飞快的忙着打扫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