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每天都在宠妻小说试读_凌叶季怀瑾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热!像是要将她整个人融化一样。

凌叶知道自己中招了。

两天前,刘家公司因为一个项目资金链断了,为了恢复项目,养父一家居然对她下药,卖她的贞洁换钱。

她不懂,就算是养条狗,都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他们怎么能就这样将她卖了。

从领养她回刘家之后,就将她当个奴仆一样使唤。

为了那点养育之恩,她从不反抗。

可是刘家这次做的事情,让她彻底心寒了。

手脚发软的靠在走廊的墙,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了。

眼神迷离的看了一眼前方,她要逃!

她不能让刘家彻底毁了她。

可是身体却怎么都不听使唤,只有靠在墙上,才能勉强支撑她站起来。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走廊另一头传来,凌叶的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来了,他们追来了!

凌叶的眼中满是境况跟慌乱,强撑着身体要跑。

手脚慌乱中,她的身体倒向了旁边的一个门。

门开了!

出于本能,凌叶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闪进门内,反手将门锁上。

然而让还未等她松口气,就感觉到一个冰凉金属质感的东西,紧紧的贴上了她的大动脉。

“谁派你来的!”

冷冽的声音,在凌叶耳边响起,中间还夹杂着隐忍的喘息。

凌叶愣神,还未开口脖子上就传来一阵刺痛,血腥味瞬间**了她的神经。

让有些混沌的她清醒了不少。

快走,不走会死!

这念头迅速在凌叶脑海中形成。

“对、对不起,我这就走。”

只是她才稍微一动,脖子上的刺痛更明显了。

她甚至已经感觉到血渗出来,顺着脖子没入她的衣襟了。

“呵,走?不,你哪也去不了了。”

低沉有韵味的声音,隐约居然有一丝愉悦,像是在庆幸什么,而凌叶直接被抵在门板上。

另一只手直接抚上凌叶的身体,灼热的气息直接将她给包裹起来。

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她也不管脖子上的刀,抬手要将人推开。

只是她中药已久,此刻手脚发软,这点力气看着更像是欲拒还迎。

“不!不要!”

凌叶想要挣扎,可是全身无力,她的挣扎都是徒劳。

压着她的男人,像是被困已久突然放出来的猛兽一般,完全没了理智,直接将她吞噬了。

八个月之后,产房内。

“凌小姐,非常抱歉,因为提前了一个月早产,生产拖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有一个孩子生下来就已经没气了。”

躺在产床上的凌叶,听见这消息,立刻挣扎要起来。

“不,我不信,你把他带过来给我!”

凌叶的情绪很激动,可惜身体太弱了,挣扎了一下,身子有倒下去了。

“凌小姐,你的伤口才刚缝合好,最好静卧。”

旁边的忽视见到她要起来,急忙将人按住。

凌叶却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双眼依旧急切的看着医生。

“凌小姐,你的心情我们懂,可是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被忘了,你还有一个孩子要照顾。”

她还有一个孩子……

凌叶微微一愣,转头看向了旁边已经被洗干净的孩子。

他也像是感受到了凌叶的视线,嘤嘤的哭了两声。

这鼓声让凌叶的心都揪起来了,“给、给我,把孩子给我。”

她伸出双手,要护士把孩子抱给她。

害怕她挣扎着起来,护士也急忙将孩子抱过去,放进她怀里。

感觉到软软的一团躺在自己怀里,凌叶那起伏的心绪,终于安定不少。

其他人也松口气,都出去,让凌叶稍微休息一会。

却忘记了将门给关紧。

凌叶抱着怀里的孩子,艰难的从产床上下来,眼眶有些发红。

“宝宝,对不起,你怕是要跟妈妈受苦一段时间了。”

呢喃声落下,她就抱起孩子,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产房。

她太了解刘家的人了,他们一心想要抢她的孩子。

七个月的时候,就想剖出来,他们不会放过她的。

用不了多久就会追来了。

担她还想要把她另一个孩子带走,她不能让他孤零零躺在冰冷的太平间。

谁知,她才没走多远,就听见了一群人往这边靠近的声音。

刘家的人!

他们的声音,她到死都知道。

“凌叶那个**还真会跑,等抢到孩子,就把她卖到非洲去,我看她还跑!”

这满是恶毒的声音,可不就是她那个养母李芳。

凌叶心头一惊,面上闪过一抹恐慌。

原本要去太平间的脚步顿住。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里乖巧的儿子。

她已经死去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失去一个。

思及此,她报警孩子,转身就从旁边的楼梯口跑了出去。

用公共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沁沁,求你帮我个忙。”

五年后,晋城国际机场。

一个打扮潮流的小男孩,星眸流转,冲着旁边一直冲着他猛拍照的几个女生,一本正经说道。

“小姐姐,不要再**了哦,就算你们长得漂亮我也会生气的。”

原本还克制的几个人,见到他这模样,顿时就发出土拨鼠般的尖叫。

“啊!血槽已空!”

“怎么可以有这么可爱的宝宝,想偷走!”

“想偷走+1……”

而原本就紧绷着脸,努力摆出严肃模样的小男孩,冲着他们摆出了噤声的手势。

“我的女人就在旁边,不能让你们偷哦,她很累了,你们小声点,别吵到她睡觉。”

这般说着,还用自己的小胖手,小心的帮坐在他旁边位置睡着的女人身上的毯子盖好。

而随着她的动作,原本熟睡的女人,缓缓张开眼睛。

见到她醒了,小男孩立刻拿起自己的小水杯打开。

“妈妈,你醒了,要喝水吗?”

凌叶抬手揉揉眼睛,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伸手接过那个卡通水壶,“谢谢仔仔。”

五年了,她终于要回来跟那些人清算当年的账了。

昨天晚上刚做完两台手术,就赶飞机。

原本想在飞机上休息的,结果却遇见了一个犯病儿童,帮忙急救。

等下了飞机有些体力不支,她就在这机场睡了起来。

精神状态倒是恢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