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乱惀小说 北野望

那名女士目光坚定的看着王艺,说道:“贵公司是否有付志强这名员工?”

听到付志强这个名字时,我心里又是一震。

心说难道付志强给招标方送礼了吗?

不过这种事也是他能够做出来的,估计就是因为送礼了,才让他这么快得到这三家公司信息的。

作孽啊!真是作孽。

早知如此,我何必让付志强去干这事?

现在连竞标资格都被取消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过王艺还挺冷静的,她继续说道:“付志强是我们公司员工,不过我还想知道,他给招标方送的什么礼物?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麻烦领导说清楚,我们也好回去对他做出相应的惩罚。”

那女的随即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玉手镯,看上去就价值不菲。

这不对劲!

这手镯如果是真的,那付志强根本没有钱买这个东西,他现在就是一穷逼。

可是她又是怎么知道付志强的?

这时,陈昌平突然开口道:“我说陈总,这种事情可是保密的,你怎么能随便透露给底下员工呢?还派员工来给招标方送礼,你这……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陈昌平话音一落,其他人都开始议论起来,说支持招标方取消我们的竞标资格。

这些情况对我们太不利了,而且这手镯明显

是有问题的。

我急忙开口道:“领导,这件事我确实不知情,还麻烦你们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就让付志强过来一趟,当面问清楚。”

招标方的几位工作人员正犹豫着,陈昌平却突然开口道:“这怎么行啊!现在都过十二点了,我们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等着。”

“这样,耽搁大家的时间,等会议结束之后,我请各位领导吃饭,算我给各位赔罪。”

陈昌平旁边的一个老板大手一挥,说道:“大可不必了,我中午还有个饭局,没时间在这里陪你调查,这种事情是你自己的事。”

另一个老板也跟着说道:“就是,自己人品有问题,别拉着我们一起下水。”

我百口莫辩,好像此时说什么都苍白无力。

我只好看向向阳,只希望他作为招标组的组长,还能给我一次机会。

可是他也是一脸失望的看着我,似乎已经坚信了这个手镯就是我底下员工赠送。

不应该啊!我们前两次相谈甚欢,还约着下次一起去海钓。

现在他怎么一句话都没有了,哪怕帮我说一句话也好啊!

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断了,我满心的希望被落空。

完了,彻底完了!

大脑一片空白,我茫然的看着四周。

会议室内,大家交头接耳,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所有人的表情像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转,只有陈昌平在得意的笑。

此时,向阳终于站了起来。

他挥了

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后,才开口说道:“我讲两句,首先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其次,这件事我认为还有待调查。今天的答辩会也是我们想摸清一下各位老板的情况,实际上的招标会议是在这周五,也就是大后天。”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我们暂时保留大鱼传媒的竞标资格,两天后,如果没有拿出调查结果,那么直接取消大鱼传媒的竞标资格。各位,觉得这样如何?”

这样的决策自然有人不干了,不止是陈昌平,连另外两家服装厂的老板也都纷纷表示不同意。

毕竟竞标这种事,能少一家公司就多一点希望,要是我,也不会同意啊。

我知道向阳是在帮我,可是他这么说也很没有底气,甚至还可能会因此犯错,因为这是他私自决定的。

果然,陈昌平开口道:“向主任,你和陈丰是不是认识啊?你这么包容他,我严重怀疑你们勾结一派!”

此话一出口,会议室再次沸腾起来,向阳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了。

这件事确实影响到他了,他不是不帮我,而是他虽然是组长,可也有心无力。

我和王艺对视了一眼,在众人议论声中,我站了起来,低沉的嗓音说道:“我自愿放弃这次竞标资格,但是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如果我司员工没有送礼,那么相关责任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说完,我和王艺站了起来。

路过陈昌平身后时,我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其实这件事不言而喻,就是他搞的鬼。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陈昌平还真是不简单,我这是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事实上这也是公司成立以来,第一次遇到竞争对手,而且这个对手逇后台真不简单。

关键是我们的一切行为都被他掌握着,公司里有内奸啊!

这个内奸一日不找出来,那么我们永远没有翻身之日。

这次,算我败了!

但是,我陈丰不会轻易言败!

到底是谁在诬陷我们,我会调查清楚。

公司的内奸到底是谁,我也会找出来。

离开招标方后,我和王艺回到了车上,我们都有些沮丧。

毕竟辛苦了一晚上,可是换来的确实这样的结果,搁谁不沮丧?

可是王艺却反过来安慰我说:“别想多了,商场上遇到这样的事也是正常的,就当是给咱们提个醒,以后千万不要把任何战略机密告诉任何人了。”

我重重点头,终于有机会点上烟了。

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会议,我一根烟都没抽,刚才那么焦灼的情况下,我的烟瘾已经开始犯了。

王艺还是向我叮嘱道:“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

“我也想少抽,可是控制不住啊!”

“烟就有那么好抽吗?”

“不好抽。”

“那也?”

“就是染上烟瘾了,没办法。”

“你烟瘾龄几年了?”

“我算算啊!”

我沉默下来,想了想,说道:“出社会开始抽的,有八、九年了吧!”

“那也不少了,要你一下戒下来也不容易,尽量少抽吧。”

我笑了笑道:“你跟我说这些,是故意想岔开话题不让我去想这次的失利吧?”

王艺轻轻呼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那镯子一看就价值不菲,是付志强能送的出去的吗?”

“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付志强送的,多半是陈昌平搞的鬼。”

“是啊!我们都知道情况,可就是没办法辩解,因为没有证据。”

我用力吸了口烟,悠长地吐出后说道:“算了,别想这些了,现在要紧的是把内奸抓出来,否则我们一切的行动还是被掌握着,而且我高度怀疑这个内奸还是公司的高层。”

“还有这次我们被诬陷的事情,一定要找出证据,否则我们会很受影响。”

我重重点头,看了下时间,说道:“饿了,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