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金阁(民国1V1) 现在开始是大人的时间生肉

可是云笙早在闹剧发生的那一刻,就带上十分的警觉,自然不可能被季深这个暴力狂捉住。

  她连连后退,和季深拉开了距离,警惕又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她这样,更让季深怒火中烧!

  贱人!竟敢欺负到娇娇头上!

  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德性!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村姑,我让你踏进我们季家的门槛就已经是宽宏大量了,竟然还敢对娇娇下手!

  我非得让你好看!

  到这里,众人也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个云笙根本就不受季家人待见,季家二少对她这个态度,怕不是真的私生女?

  而且好恶毒啊!

  区区一个私生女,竟然在季家大小姐的礼服上做手脚!

  季娇娇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生,在场多少男人呢,陷害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光,要不是季娇娇眼疾手快捂住了,怕过不了明天,她的裸照就会登录某黄色网站,被猥琐男评头论足,成为全A市的舆论中心。

  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见识过豪门的勾心斗角的,都忍不住唾弃云笙手段肮脏恶心!

  人群中轻飘飘传出来一句: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小,刚被认回来就忍不住陷害自己姐姐,季董,你这闺女没教养好啊。

  一块石激起万层浪,更多的声音冒了出来:就是,我看她那妖艳的样子,就不是个好东西。

  季二少不是已经说了么,山沟里出来的,能有什么教养,怕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吧,也不知道季明山勾搭了哪里的野女人才生出这么个小毒妇,也亏得季夫人肚量大,能让这么一个草包进季家的门。

  嗬,季明山为了这个女儿专门举办了这么隆重的生日宴,是存了要把女儿捧成名媛的心思吧,可惜啊,明天之前,这个云笙就会在整个A市臭名远扬。父女两个的名媛梦啊,怕是要破灭了!

  人群里左一句右一句,全是对云笙的嘲讽,她们先入为主以为云笙是私生女,恨不得把云笙踩进泥里去,对于受害者季娇娇,则是充满了怜惜。

  季娇娇看着云笙陷入窘境,嘴角勾起。

  这才哪跟哪呢,等过了今天,全A市都会知道云笙干的丑事,她直接废了,还怎么跟自己争?

  山鸡就是山鸡,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真是自不量力!

  好好的一个成人宴,竟然闹出了这种事情,不仅是云笙变成众人唾弃的对象,季父也跟着颜面扫地,他盯着云笙的眼睛里,好似能喷出火来。

  云笙!

  是不是你做的!他的声音爆裂如雷。

  云笙看着季父,冷冷一笑:我说不是,你信吗?

  混账东西!

  季父的怒气直冲头顶,你竟敢陷害娇娇,我季明山没你这个女儿!

  他高高扬起巴掌,就要朝着云笙的脸上打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幸灾乐祸,觉得云笙这回完了的时候,云笙竟然淡定的躲了过去。

  不仅如此,她还捉住了季明山要落到她脸上的手臂,季明山顿时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

  云笙冷哼一声,堂堂季氏集团董事长也这么没脑子,被别人当枪使,季娇娇会这样,全是她自作自受,关我屁事!

  季明山已经被她这油盐不进的样子给气疯了!

  一手捂着心口,一边扯着脖子嚷嚷着孽子!孽子!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的宁愿没把云笙认回来过

  季娇娇绵软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我是想着你流落在外那么长时间,这次的成人礼也是爸爸向众人介绍你的好机会,专门给你选了件璀璨夺目的礼服,希望到时候你能光彩照人来着……

  你误会了,我们这儿不比你们乡下,观念很开放,而且只是件礼服而已,不会有人戴有色眼镜的……

  录音里,季娇娇并没有否认这件礼服是她准备的。

  额……众人一时间无语。

  这就微妙了。

  明明是自己准备的衣服,季娇娇却非说是云笙逼她穿上的,这倒打一耙的功夫修炼的炉火纯青啊。

  不过也有人完全不在意,那又怎么样?

  衣服是谁准备的,跟云笙在上面做手脚有什么关系。

  我还以为要拿出什么关键性的证据呢,就这?

  是在搞笑么,到最后也没给一个清楚的解释啊,就算衣服是季娇娇准备的,这件衣服也经过你的手了,谁在上面做手脚还不一定呢。

  某个身着粉色洋装的女子从一开始就对云笙颇有微词,现在抓住了她的小辫子,更是不愿意轻易放过。

  在她刻薄的话语之下,大家对云笙的印象非但没有变好,还更差了。

  云笙这回是真的陷入了泥潭中。

季娇娇看着她也松了一口气,一开始,她以为云笙真的有什么证据呢,结果只拿出来这个。

到底是个没什么见识的村姑,以为成了季家大小姐就可以耀武扬威,殊不知,自己反手就能让她万劫不复。

呵,真是自不量力。

她看好戏一般,望着云笙成为众矢之的,嘴角那抹笑意怎么都压不下去。

  只是……这身上怎么越来越痒了?

  季娇娇忍不住的想动手去挠,不经意的低头一瞥,胸前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一大片红疙瘩!

  密密麻麻的还带着水泡,原本娇嫩的肌肤变得像癞蛤蟆皮一样。

  季娇娇光是看着,就忍不住头皮发麻,惊叫出声了。

  啊啊啊!这怎么回事!

  众人被她的尖叫声引过去一看,季娇娇已经忍不住把自己的皮肤挠的出了血!

  雪白的肌肤遍布红痕,破裂的水泡流出脓液混着血水,看起来触目惊心!

  啊!这是……

  这是鬼针草中毒的症状啊!

  人群中有人出声,惊诧之余,带着浓浓的不忍。

  鬼针草的传说,大家都听说过,这是一味含有剧毒的中药材,其汁液带有腐蚀性,沾到皮肤上会瘙痒难耐,最后皮肤寸寸溃烂,遭受百般痛苦而死!

最重要的是,鬼针草没有解药,传说中唯一能解的玉灵膏,药方早在几十年前就失传了……

季娇娇听到鬼针草这三个字,吓得白眼一翻,就要晕倒。

怎、怎么会!

  这症状,确实是鬼针草中毒,我当了几十年医生不可能看错,只是这种毒草极为稀少,怎么会被用在你的身上……季小姐,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季娇娇目光涣散,三魂七魄早就去了一半。

云笙、是云笙……
 她瞪着云笙,目眦欲裂!

  一定是她害我!

  而云笙却耸了耸肩,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你了,有证据吗?这毒草那么稀少,我一个乡下来的村姑,又哪里能有?

  而且,你们都说衣服是我割坏的,我要是有下毒的本事,早在回到季家第一天给她安排上,现在都是季娇娇的头七了,还用费这种心机,让她走光?

  众人听到这话,突然缄默。

  是啊,看云笙这样子,也不像能搞到鬼针草的。

  可是只有季娇娇明白,她这鬼样子,就是拜云笙所赐!

  云笙明明知道是她剪坏了礼服,却自愿背这个黑锅,不是心虚是什么!

没想到,这个傻子远比自己想的阴毒!

  自己只是想让她走光,名声扫地而已,她却想要自己的命!

  季娇娇看着自己那身皮,有的地方已经血肉模糊,想到会皮肤溃烂而死,她就又惊又怕,已经在止不住的哆嗦了。

  抬头的时候,又撞见云笙对她露出挑衅的笑,气的牙齿都在打颤。

  分明就是她!

  爸爸!真的是云笙!是云笙害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季娇娇哭的涕泗横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季明山头都大了。

  一方面,季娇娇变成这个样子,他是真的心疼,可明眼人都清楚,云笙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孩子,不可能有鬼针草这种名贵罕有的药材。

  娇娇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可你冷静点,云笙跟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云笙剪坏礼服的事情我自会罚她,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把一切都迁怒到她头上……

  不是的!你们都被她给骗了!

  季娇娇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吼叫出来!

  剪坏礼服的是我,自愿穿上坏礼服的也是我,为的就是要嫁祸给云笙,她全都知道!可是现在,却愿意背这个黑锅,就是为了掩饰她在衣服上抹毒的事实!

  这个礼服,从头到尾只有我们两个碰过,除了她还能是谁!

  爸爸!云笙是为了报复我才这样做的!可是也太狠了,我只是想让她出丑,可她竟然想要我的命啊!

  季娇娇声泪俱下,把实情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大家听完她的话直接傻了。

  尤其是刚才,站在季娇娇那边,帮着怼云笙的那些人,感觉耳边响起了啪啪的打脸声。

  好、好疼……

  季娇娇带着三分惊惧七分发狂,痛到脑子不清醒的她,已经不在乎说出真相之后会遭遇什么了。

  只想着,如果能拿到玉灵膏治病最好,若是得不到解药,死也要拉着云笙垫背!

  相比于刚才的热嚷,知道真相的众人出奇的沉默。

  他们之中,很多都帮衬着季娇娇骂云笙来着,事情的真相揭露之后,但凡还有三分脸皮,都说不出什么话了,只觉得尴尬。

  就连季明山也是一脸青黑,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

  好好的一场成人宴,竟然变成了这样的闹剧!一想到明天季家发生的事情会成为A市大街小巷的八卦素材,他就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在场的只有季深义愤填膺,怒火中烧盯着云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