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软(校园)po 掌中之物坐上来自己动

冯容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心里一个恶毒的想法升起。

容姐,简昭真是太过分了。她以为自己是谁啊?这么拽,真是气人。冯晴很生气,说完之后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于是她拉了拉冯容的衣角,问道:容姐,这个弘新是谁啊?她和这个弘新有什么关系吗?

冯晴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冯容勾唇一笑,轻轻柔柔的为所有人解答:弘新是昭昭的未婚夫,我也没想到昭昭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冯容的第一句话让人浮想联翩,第二句话让人心生意见。

自然也有少部分人看得出来这是冯容的软刀子,对冯容的行为感到不屑。

关于弘新是谁这个问题不仅仅他们有疑惑,郁行的心里也盘旋着这个问题。

一开始他被人误会是简昭的男朋友,心里竟然升起几分雀跃,而紧接着的话,又让他坠入谷底。这个弘新是谁?为什么说如果他是简昭男朋友就是对不起他?他和简昭有什么关系?

简昭为人低调,关于她和元弘新的婚约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外人好奇也不足为奇。

郁行满腹疑惑,想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问。简昭又是个话少的人,于是一路上静谧无声。

最终还是简昭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她问道:想吃什么?

啊?郁行被这么一问反应有些呆,然后他看了看手上名贵的手表,确实到了吃饭的时间,说道:你来选吧。

简昭也没拒绝,开着车到朝阳酒店。

这是一个中等价位的中餐店,味道不错,郁行来过一次,凭借他本身的背景,也来不了几次。

在这等等。说着关上车窗,把车子停好之后才过来。

朝阳酒店包间的装潢非常的好,古色古香的,给人很舒服的感觉。简昭把菜单递给郁行,然后就双手环胸靠坐在椅子上。

你不点?郁行看了看没有坐姿的漂亮女人,没有得到回答他也不矫情,选了些喜欢的菜和简昭喜欢的菜就交给了服务员。

两个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小姐姐你不觉得任务目标有点不对劲吗?】999觉得自家小姐姐非常的迟钝,有必要提点一下。

简昭暗搓搓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郁行,在心里说道:没觉得。

999猝。

【小姐姐你不觉得任务目标太安静了吗?】999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优秀的系统,非常非常有必要提醒自家宿主。

然鹅,简昭压根儿没当回事。

999抓狂,自家小姐姐实在是太不上道了。不仅如此,还特么暴力,一想到这里999就忍不住瑟瑟发抖,惹不起惹不起。

郁行吃的都比较清淡,吃相相当的优雅矜持,如同古老贵族的用餐。比起郁行的优雅,简昭就要随性许多,倒也不显得粗俗,颇有几分出尘的气质。

这顿饭我来付钱吧,权当是我感谢简昭第一次的出手。他眉眼清润,却又有几分心不在焉的感觉。

……

【小姐姐不要拒绝,不要拒绝!】

好。简昭放下筷子,头也没抬的说。

郁行松了一口气,生怕简昭会拒绝他的提议。

他站起身,刚走两步,突然脚下一滑,郁行下意识去抓身边的椅子。

【小姐姐!接住他!】

简昭连忙伸手把人接住,然后顺势把人抱在了怀里。

郁行没有摔倒,但是此刻的他却觉得更加难熬。纤细的手臂一手搁在他的腿弯,一手揽着他的背,夏天的衣服比较薄,透过薄薄的布料,他感觉浑身发烫。

白皙的脸瞬间染上红霞,连耳垂都红的要滴血。

面前的人和自己挨得很近,几乎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软可爱的绒毛,视线微微落下,微敞的领口露出精致美丽的锁骨,带着禁欲系的诱惑。

郁行呼吸一顿,热气直冲脑门,手紧紧的抓住椅子,强迫性让自己的目光移到别处,脑子里却依旧是那样一副春光。

小心点,地上有油。简昭清清泠泠的声音很好听。

而郁行只看得到她饱满莹润的唇一张一合,诱惑至极。

好想……好想亲一下。

郁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一向清冷的目光此刻有些慌乱和闪躲。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去,结账。说着,挣扎跳下简昭的怀抱,但由于着急没再次注意脚下,又溜了一下。

柔嫩又充满馨香触感从他唇瓣袭来,郁行瞪大眼睛,一张口,细滑的触感再次刺激了他。

【小小小小小姐姐,他他他他他亲你。】999结巴了,更加让它结巴的在后面。

简昭只觉得这触感不错,于是一手抠住郁行精瘦的腰,一手插入他柔软的头发,她的唇在他唇上细细摩挲。很纯,却又很暧昧的动作,简昭没有深入一步。

磨着磨着,简昭红润的唇移到他的脸上,触感相当的好。

郁行惊呆了,他很慌乱,想要挣扎却被简昭抠的紧紧的,动不得分毫。

好一会儿简昭才放开他,她柔嫩的手抚摸嘴唇,仅仅一瞬,她放下自己的手,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你,你为什么亲我?郁行白皙的脸此刻绯红一片,眼尾都带着媚色的红,相当的诱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宿主,你居然调戏任务目标!!!】999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震碎了,这是它第一次叫简昭为宿主。

简昭表面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郁行。

什么是亲?

内心很慌,但是简昭觉得自己要镇定。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表面稳重如山,内心慌如狗。

【小姐姐你刚才就是亲了人家任务目标。】999后知后觉发现自家小姐姐似乎情商为负,不仅如此,对男女之事白的不能再白,完全就像是没有情根的那种人。

他的嘴触感很好。

【小姐姐你这是在耍流氓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郁行见简昭就这么看着他,内心慌得很,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

没过多久简昭的手机就响了。

(郁行:我先回去看剧本。)

任务目标跑了。

【谁让你耍流氓的,小姐姐你的操作太骚了。
自从郁行被简昭调戏之后,这段时间一直躲着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郁行报了个舞蹈班,天天泡在舞蹈教室。

简昭也乐得轻松,当她坐在公司里打发时间的时候,一直躲着她的郁行突然打了电话过来。

他的声音焉嗒嗒的,有气无力的说:昭昭,对不起,《大业》我落选了。

简昭听出了他的压抑与淡淡的委屈,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在办公桌上,说道:嗯,我知道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把《大业》导演的电话号码给我。简昭双手环胸,一副大佬的模样对助理说。

助理小姑娘很懵,把电话号码交给了简昭。

简昭扫了一眼,打了过去。

帝泽男主是谁?简昭问的直接,开门见山。

电话那头的导演非常的懵逼,这谁这么没有礼貌,不知道打电话先报告自己是谁吗?

导演默念自己大人有大量几声,然后才微笑说道:请问你是谁?

简昭。简昭眉宇间有些不耐,一点儿都不干脆,问问问问什么问?果然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十分钟内朝阳酒店见。

导演狠狠皱眉,很不喜欢简昭这种口气,直接挂了电话。

简昭看了看嘟嘟嘟的电话,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

挂她电话,嗯,去抓人。

这样想着简昭掏出车钥匙,对助理小姑娘说:查一查《大业》导演的具体位置,十分钟内发给我。

看着简昭远去的背影,助理小姑娘差点没呐喊,自家简昭姐什么时候这么雷厉风行了?好霸气!好帅!

十分钟,嗯,要赶紧。

空旷的舞蹈教室里,偌大的镜子前坐着一个修长的人,他细碎的头发下,精致的脸透着轻轻浅浅的委屈与恐慌。

捏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目光一直锁在手机上。

昭昭会生气吗?他辜负了她的期望。如果昭昭生气了他该怎么做?

没有答案。郁行双腿屈起,脑袋埋在双腿之间,静静的坐着。

相比较纠结的郁行,简昭就干脆太多了。她开着拉风的跑车去了帝都酒店,一下车关上门,走进酒店。

帝都酒店是京城首屈一指的酒店,想进帝都酒店,非豪门不可入。

简昭作为简氏集团千金,自然是有这个资格的。

简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前台小姐保持微笑说道。

没事。伸手不打笑脸人,抬脚就走。

【任务:小姐姐请你成为帝都酒店股东。】

简昭顿住脚步,然后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

【小姐姐我觉得你要对任务目标好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帝都酒店就不错,日进斗金。】

原主钱多。

【小姐姐!我们要独立自强。】

简昭:……

简昭后退几步,走到前台前,用手敲了敲台面,说道:给你家老总打个电话。

前台小姐非常懵,为什么要给老总打电话?

简小姐要做什么?

简昭见人不动,又敲了敲。

前台小姐保持微笑说道:简小姐,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经理。

简昭依旧是面无表情,说道:给你家老总打个电话。

最后前台小姐没办法,她一个小小的前台,压根儿联系不到老总,只能联系经理。

经理联系总经理,最后才联系上帝都酒店的老总。

帝都酒店的老总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当他接到电话的时候非常惊讶,而简昭直接在电话里面说:我要成为帝都酒店的股东。说话拽到不行。

帝都酒店老总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谁家的小丫头这么拽?

你住在哪?

你是谁家的小丫头?想做什么?苍老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简家简昭,一会儿我去找你。

老爷子喃喃自语,还没等他说话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

简家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拽了?老爷子疑惑。

简昭挂了电话得到帝都酒店老总的住址然后大步朝电梯走去。

三楼五号房间,简昭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没过一分钟门就开了。

你是谁?我们没叫服务员。开门的是一个瘦弱的男人,他上上下下打量简昭也不觉得眼前的这个气质卓然的女子是服务员。

简昭不管其他,直接挤了进去。

唉唉唉,你做什么?谁允许你直接进来的,你有没有礼貌?男人追上去皱眉说道。

这话刚刚说完,一个气质沉稳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语气惊讶:简昭?

还没等他询问什么,一边在给冯容夹菜的元弘新立即抬起头,重重的放下筷子,冷声说道:简昭你怎么会在这里?谁允许你过来的?!

冯容见此,轻轻扯了扯元弘新的衣角,柔柔的说:弘新,应该是昭昭想你了带过来的,你就不要生她的气啦。

元弘新眼中满是嫌恶,嫌弃的说:恶心。

简昭眼神都没给两个人,直直的对中年男人说:帝泽的扮演者是谁?

《大业》导演冷汗沥沥,万万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的跑过来。

他故作镇定的说:简小姐,郁行不适合……

我问你帝泽的扮演者是谁?!听不懂人话?

【小姐姐请温柔。】暴力的小姐姐,抱紧自己的小胳膊,嘤嘤嘤。

中年男人被简昭冷寂的目光看的浑身一抖。

元弘新看见这样一幕,就觉得给自己丢脸,一下子拍案而起,怒道:简昭你在胡闹什么?谁允许你这种口气说话的?

简昭目光幽幽的看过来,突然走过来,一扯桌布,桌上的吃的全部屏里哐啷掉下来。

众人被吓了一跳。

这姑娘看起来漂亮极了,人咋就这么粗鲁呢?

简昭!元弘新额头上的青筋直跳,恨不得直接把简昭给拖出去。

嘭——

简昭一脚把桌子踹翻,冷声道:吵什么吵,不想死就闭嘴。

好凶!

凶巴巴的。

我再问一次,帝泽的扮演者是谁?

这一下子都给吓懵了,谁知道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会这么暴力。

是我。细微的声音突然传来。

简昭目光落在说话的人身上,只见他穿着白色衬衣,生的有几分姿色,但气质不行,唯唯诺诺,和帝泽国师的气质截然不同。

简昭又是一脚踹到桌子上,冷然道:原作者呢?

白总买断了《大业》的版权。

原本帝泽的扮演者已经定了,就是郁行,谁知道白总不同意,给他施加压力,逼迫他换人,还买断了《大业》全部版权,他也是没有办法。

再给你一次机会,帝泽的扮演者是谁?

【小姐姐你太暴力了,如果说任务目标的确够不着那个角色呢?】

我要护着的人,必须是最好的,就算够不着!用钱砸也要给我砸出来!

【小姐姐突然觉得你好帅哦~】
帝泽原定艺人就是他?简昭次啦一声拉开椅子,坐下来,翘起二郎腿。

面对凶巴巴的简昭,导演额头上的汗一直在滴,深怕简昭再做出什么事情来。

导演顶着强大的压力,硬着头皮说道:原定是郁行。

双手环胸的简昭又问道:为什么改了?突然换人给她添了很多麻烦知不知道?

导演顶着几方压力,是白总说要换人,不换人就撤资。他也是没办法,如果元弘新撤资,《大业》就拍不成了。

简昭扫了一眼元弘新,冷冰冰的说:他投资多少?

三千万。导演已经感受到来自元弘新恶狠狠的目光,心里一片凄凉,心想这戏是来不成了,咋就遇上这么个糟心事?今年是流年不利!

三千万你就换了我的任务目标?

生气,想弄死。

【小姐姐社会主义价值观,富强民主自由……】

简昭:……面无表情拿起电话,一句话简单交代一下:给《大业》剧组注资三千万。

挂断电话之后看向导演,面无表情却给人凶巴巴的感觉:现在帝泽扮演者是郁行了。

导演懵逼,回过神来表情复杂的点头。

事情还没那么复杂,毕竟官宣还没出来,换人很简单。

这年头一个经纪人都这么拽这么有钱?他做导演这么多年咋就这么穷?

有人舒坦自然有人不舒坦,简昭刚刚起身要走,身后就传来冯容恶劣的声音:简昭你这是带资进组。眼看事情不妙,冯容也顾不得自己的人设,赶紧说道。

哦。轻描淡写的。你之前不也是带资进组吗?我咋就不行?

元弘新气不过,咽不下这口气,简昭什么时候对自己这样的态度?

杨导,我注资四千万,男主必须是季响。

元弘新死死的看着简昭,他就不信一个豪门千金还能和他这个白家掌权人比财力。

简昭宛如看死人的目光落在元弘新身上,琢磨着要不要干脆弄死,简单明了。

【小姐姐,做掉会导致任务失败哦。】

简昭深吸气,平复情绪,面无表情的说:五千万。

五千五百万。元弘新死死的盯着简昭,就是不认输。

六千万。简昭看到对方嘴巴动了动,连忙说:六千五百万。

简昭你真的要跟我对着干?元弘新大步走过来,目光锐利,如黑夜中的孤狼,颇具威压。

七千万,凑个整数。简昭没搭理元弘新,自顾自的说。

元弘新气得浑身发抖,七千万对他来说是不算什么,但是投资一部剧,而且还是不知道能不能火起来的剧,他觉得不值得。

这个时候元弘新和冯容的感情还没那么深,自然也做不到一掷千金的做法。

导演见此,哪里还不明白。本来他也不愿做这个恶人,郁行的表现是他目前最满意的选择,有这样的结果他再满意不过,于是满面笑容,对简昭说道:那麻烦简小姐告知郁行明天的开机仪式。

简昭点点头,起身就走,压根儿就没在意元弘新和冯容两个人。

元弘新看见关上的房门,一脚踹在椅子上,捞过一旁的外套,大步离开。

冯容赶紧追上去,她可不能丢了元弘新这棵大树。

一场闹剧,最得利的居然是《大业》导演,这是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没想到的事。

当郁行接到简昭的电话的时候非常意外,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转机。郁行坐在地上,看着镜子中生的芝兰玉树的人,他轻轻咬唇,心里的情绪很复杂。

这件事情,和她有关吧。

这段时间以来,郁行都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中一般,梦醒了自己要面对的依旧是残酷的现实。

她为什么突然要签约他?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没有丝毫的预兆。郁行不认为自己那么幸运能够遇到一个伯乐。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他的声音干涩,鼻子有些泛酸。

哦。简昭应了一声,挂断电话,然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白皙修长的手打在方向盘上,简昭有些烦躁。

为什么一定要成为帝都酒店的股东?很麻烦!

999一下子冒了出来:【小姐姐,你刚才就花了七千万,还不知道钱的重要性吗?】

可是我拿什么东西去成为帝都酒店的股东?

999幸灾乐祸:【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md!想弄死你。

抱紧自己的小胳膊,我不出去,看你怎么弄死我,哦嚯嚯嚯。

烦躁的简昭打着方向盘,朝目的地而去。

帝都酒店的老总是风老爷子,这居住的地方恰好是简昭父母住的别墅群里面,简昭进了别墅群没有回家,而是直奔风老爷子的家去。

下车之后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站在门边上,附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礼节,说道: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问来人是简小姐吗?

简昭面无表情的额首。

简小姐里面请,我家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他微微侧开身体,以请的姿势请简昭进去。

简昭自然是毫不客气,气场大开,如大佬巡视一般。

给我调取风老爷子的资料。

999非常麻利的开始调取资料,然后快速的传入简昭的脑子里。

【看吧,本系统还是一个好系统,别太感谢我。】

简昭:……这孩子是在做梦吧。

风家别墅主园林建筑,所以进入这里给人感觉相当的好,让人眼前耳目一新。简昭非常喜欢这个别墅,给她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她原来的位面。

简小姐,这边请。我家老爷就在里面。

简昭大步走进去,没走多久就看见一个着红色刺绣唐装的老爷子坐在垫子上,自己和自己对弈。

管家走上前,轻声说:老爷,简小姐来了。

下棋的风老爷子落下椅子,抬起头看向简昭,目光掩不住的惊讶,笑呵呵的说:我倒是没想到简家丫头真的会来。本以为只是说说。

你认识我?简昭走上前,不客气的坐在对面,语气依旧是冷冰冰的。

风老爷子笑呵呵的说:你这丫头估计是不记得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抱过……想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