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心尖上起舞po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元弘新连拨了几次都没通,这才意识到对方可能把他拉黑了。于是他用秘书的手机去打,依然是没有接通。

靠!简昭!

元弘新恨啊,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立即给简昭发了一条邮件过去。

收到回信之后元弘新才打电话过去,接通之后,口气依旧没那么好:简昭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

元弘新深吸几口气,觉得自己快气炸了,满目阴狠:简昭你要是再胡闹,我们就解除婚约。

本以为这一次的威胁还会奏效,却不想简昭直接说:嗯。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把元弘新的怒火点到了顶峰:我在帝都咖啡厅等你,我们见面聊。

好。感觉手痒,想打人,送上门的不打白不打。

简昭写了个便签纸贴在桌子上,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帝都咖啡厅是帝都集团旗下的餐饮行业之一,现在手续办完也有简昭的股份在里面。

简昭到的时候元弘新已经喝了一杯咖啡,然而俊美非凡的脸上焦躁不减。

这个气运子真的不行,这一方位面管理者和天道怎么选的气运子,太水了。

【小姐姐,你知道有位面管理者?】小姐姐知道的好多,什么来历?日常怀疑自家宿主小姐姐的来历,感觉自己一不小心绑定了一个大佬。

为什么不知道?

【……】小姐姐无比强大,嘴还严。

简昭,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元弘新见简昭坐下,立即说话。

她双手环胸,一条腿搁在另外一条腿上面,显得有几分吊儿郎当,然,气质是无比尊贵。

你就一定要我和作对?元弘新面色阴沉,几乎在暴怒的边缘。

尽说些废话。

《大业》版权。简昭已经不想和他废话。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买来的版权,你上来就要,谁给你的自信?元弘新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特别想弄死简昭。

自己给自己的。

……

你是看上那个小白脸就要和我这个未婚夫作对,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元弘新额头上青筋直跳,修长的手死死拽住,简昭想如果不是因为公众场合元弘新可能会打她。

我为自己艺人争取资源有错吗?你和我那背后捅刀的闺蜜滚在一张床上,你问我是不是要和你作对?你怎么不问问死了的简昭?

而且我为自己任务目标争取资源有错?

有错?

【小姐姐没做错,做错的是他,是他。】赶紧拍马屁。

嗯。

这年头防火防盗防闺蜜。

元弘新气得拍桌而起,桌上的咖啡撒出杯子,随着元弘新的动作还晃了晃。

好凶,他这是在吓我?吓死我了。

【……】小姐姐你这面无表情的,有半点被吓着的样子吗?

简昭,你在这样下去,我们解除婚约,白家不需要你这样的当家主母。

你说的有道理,所以版权你到底给不给,不给的话……说着,摇了摇手机,很显然,元弘新如果不给,这黑料就会席卷整个网络。

元弘新气啊,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想想自己公司,一个不知道会不会火的小说版权,和那么多个一线明星比起来,孰轻孰重?

好,给你,但愿你不要后悔。把黑料全部销毁。

简昭十分淡然的从包里取出合同,元弘新见此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他气得差点没把纸戳烂,快速的签了合同。

简昭当着元弘新的面把手机里的黑料销毁了,不过简昭内心里是吐槽的:这真的是气运子?我能找出第一次难道找不到第二次?好蠢。

简昭刚刚起身,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昭昭?

白莲花。

简昭看都没看她一眼,面无表情的擦身而过。冯容岂会让她就这样离开,立即把人拦了下来,面带微笑说:昭昭,我们也好久没见了,你今天找弘新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们好一起吃个饭。

弘新,你们这是闹矛盾了吗?弘新你也是,昭昭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我们得多担待。冯容拢了拢耳边碎发,成熟婉约的气质倾泻而出。

元弘新原本是很生气的,但是面对冯容,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气就消了不少。

我和她已经解除婚约了。元弘新可不想和简昭虚以为蛇,他是星宇传媒CEO,白氏集团太子爷,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从小到大就没不顺心过,除了这桩婚事。

冯容一听,心下暗喜,但表面上还是温温柔柔的,用撒娇的语气劝说道:弘新,婚姻大事怎么可以说解除就解除,更何况这还是你们父母上一辈定下的婚约。你们俩如果有什么矛盾,我今天就做个和事佬,化干戈为玉帛怎么样?

容儿,这事情我会和我爸妈说的。相比较以前清汤寡水的简昭,现在高冷强大的简昭,元弘新还是喜欢冯容这种妩媚可人的类型。

你们说完了吗?简昭冰冷的双眸冷寂无声,却给人强大的压迫力。

渣男贱女,天生一对。说完,绕开冯容就走。

冯容立即一副着急的模样想追简昭,然而身后的元弘新却不耐烦的拉住了冯容,不悦的说:容儿,我跟她没有可能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容儿我知道你是一番好心,可是她不会理解,如果她像以前那样听话,或许我还可以放她一马,但是她现在处处与我作对,你觉得我还能放过她?

冯容皱了皱眉,依偎在元弘新的怀里,伤心的说:弘新,我不是圣母,在你和昭昭之间,我选择你,但她好歹也是我多年的闺蜜,我不想看见你们自相残杀。

傻丫头。元弘新叹了口气,爱怜的抚摸冯容的头发。

二人都以为简昭已经离开,却不知道她来到咖啡厅的办公室,找到负责人在监控室看了一出好戏。

简昭心里冷笑,脸上却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

简小姐,你打算做什么?负责人冷汗淋漓的看着身边这个年纪不大气场碾压所有人的大美女。

调出这个监控,回头发我邮箱。

负责人立即让人去做,目送这个刚刚上任的股东离开
郁行进了剧组,这段时间简昭迷上了做美食,外面的事情几乎没怎么去管,这天简昭突然接了个电话。

昭昭啊,你好久没回来了,你……爸爸想你了。打死不说是自己想的君母。

……简昭想了想剧情的发展,于是说道:嗯。

电话那头的君母君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自家乖乖巧巧的闺女什么时候说话是这个语气了?

简家在京城豪门中虽然算不上顶级豪门,也算是上等的那种,别墅占地面积也十分的大。

简昭驱车回去的时候,一路上受到无微不至的待遇。

原主在简家的确是个小公主,可惜了。

简昭回到简家的时候,君父君母高兴坏了,但是君父表现的极为明显,父母俩人高兴的和简昭说话,但全过程基本上都是他们在说,简昭在听。

昭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君母终于发现问题,自己女儿从进家就没笑过,是受了什么委屈吗?

是元弘新那小子吗?

君母想了想,最近元弘新打电话过来有说解除婚约的事情,他们很不高兴,两家长辈定下的婚约,他家女儿都没说什么,一个臭小子就一天蹦跶。

婚约解除了,另外我想接手简氏集团。这算是简昭来到简家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昭昭不喜欢的话解除就解除了,自然有大好青年。至于公司,昭昭有把握吗?君父觉得简昭还有点年轻,到底是祖上传下来的公司,不能草率。

简昭点头,木着脸。

君父见此,心疼坏了,觉得自家闺女儿受了委屈,立即说:好好好,不就是一个公司吗?只要乖女儿想要,天上的星星爸爸都想办法去摘。

君父说完,立即打电话让人去办,很多东西其实早就办好了,他们本来就打算把公司交给简昭,只是没打算是现在而已。

闺女儿要留下吃个饭吗?

简昭想了想点点头。

简昭是在感冒灵警报声中吃完饭的,简单的来说就是任务目标又出问题了。

走之前君父拉着自家闺女儿说:明天去公司开个会,我宣布一下就好了。

好。说完转身就走,突然想到什么,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君父,说道:混着温水,1比5的比例,喝了,不可多饮,一滴足矣。你和……妈妈都要喝。

说完就走了。

【小姐姐那是什么?】感冒灵表示非常好奇。

普通的水而已。

【……】我信你个鬼。

简昭不喜欢说谎,那的确是普通的水,只不过她往里面加了点东西,他们喝了之后会强身健体而已。

她不喜欢扰乱一方秩序,万事万物顺其自然。

……

郁行呀,快给我们元影后敬杯酒。《大业》导演见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是一个都不想得罪,只能在其中做和事佬。

抱歉,我不喝酒。以前是没办法,也觉得无所谓,现在有简昭在,郁行不想沾染。

坐在郁行对面的是一个身材高挑长相冷艳的女人,她有着酒红色波浪大卷,长发直垂腰际,气质卓然。

元悦宜狭长的桃花眼微挑,纤细白嫩的手拨弄着高脚杯,红唇微勾,妩媚的声线流转而出:郁行是不给我这个面子。

郁行,元前辈的酒你不接吗?说话的人是季响,本来不在这剧组的,但冯容想尽办法,给季响弄了个配角当当。

本来是男主的角色,突然被抢,再加上后面的事情,季响恨极了郁行,现在看见有机会哪里愿意放过他。

郁行清冷无双的脸上染上几分不悦,本清冷的嗓音也多了几分冷意:我说过我不喝酒。

郁行,你以为自己接了个男主的角色就要一飞冲天吗?元前辈是我们的前辈,你现在不给前辈面子,是想耍大牌吗?季响脸色拉了下来,不算特别好看的眼睛里闪现一抹恶毒的光。

真的是这样吗?我也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别你出去说我为难一个新人。元悦宜冷艳的眉宇间也有几分不悦。

当郁行进入剧组她就注意到他了,娱乐圈不缺美人,但美到郁行这样的,实属罕见,目前来看元悦宜还没看见过比郁行还美的人。

就是她这个以美貌著称的影后在他的容颜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这个男人,她元悦宜看上了。

我不喝酒,想必元影后也不会说我这个新人不尊前辈吧。郁行精致到极致的眼睛动了动,菲薄性感的唇动了一下,起身说道:导演,我累了,就先回去了。

季响见此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导演一个冷眼瞪了过去,季响可不想郁行没整到还得罪导演,于是讪笑一声闭了嘴。

既然累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导演可不敢得罪郁行,别人不知道,他知道正是因为郁行,简昭才注资好几千万,得罪不起。

元悦宜勾起红唇一下,白皙的手动了动酒红色头发,说道:我也累了,不如我送你一程吧。

郁行抿了抿唇,内心是拒绝的,但是他也很清楚有些事情有一有二不能有三。

天色不找了,元影后还是早些休息的好。郁行决定还是得罪了,影后的热度不用说,他觉得要避嫌。

元悦宜笑了一下,并不在意,起身捞起身后的小西服,往郁行面前走,说道:你住在哪?

不如我找人送郁行吧。导演又插一脚。

大家都喝了酒,不可以酒驾哟~导演。

说完,元悦宜率先走了出去。

郁行自然不会留下,依然走了出去。

出了门郁行就看见穿着红色小裙子的元悦宜靠在门上,一双桃花眼媚眼如丝,笑道:如果你和季响一样,我会给你想要的。

我不是他。郁行垂眸,精致的唇动了动,说道:元影后是公众人物,有些事情还是避嫌的好。

你是在教我怎么做?元悦宜转身,走近郁行,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得罪了我,我可以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纤细的手指即将碰上郁行如玉似瓷的下巴,他立即扭头,躲开一布,眉宇间全是厌恶。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元悦宜也是高傲的人,她哪里能不生气,伸手就朝郁行抓去
漆黑的夜幕下,灯光璀璨,一道刺眼的灯光晃花了一男一女的眼。

元悦宜硬生生止住了动作,而郁行还是下意识的避开,两个人直接错开了。

灯光过后,郁行看见车上下来的绝美女子,顿时一个激灵,非常的慌乱,清冷的眼睛里全是恐慌,一下子跑开,和元悦宜距离五米远。

元悦宜:……慌什么慌?

简昭下车就看见这样一副场景,顿时瘪瘪嘴。

任务目标不是没事吗?

【小姐姐啊,你仔细看看,那个人是元悦宜,原剧情里被任务目标杀死的那个。】

简昭目光落在女人身上,摇摇头。

没有任务目标长得好看。

昭昭。郁行大步朝简昭走去。

没事?简昭双手插在裤兜里,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郁行说道。

郁行:……我能有什么事?

在简昭出现的时间里,元悦宜升起一种危机感,她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说道:你是谁?

说着还往郁行身边靠了靠,搞得郁行又避了避。

见此,简昭直接伸手把郁行搂在怀里。

元影后贵人多忘事。说完就搂着人离开。

元悦宜这才想起来,皱着眉说道:简昭?

元悦宜是星宇传媒的影后,自然见过简昭,但是简昭可不是简昭这样的气质也没有这样强的气势,元悦宜是不怎么记得住对方的。

你是郁行经纪人?

没人回答元悦宜了,今天一天的事情,元悦宜气的很,但是面对简昭她多少有些忌惮。

静谧的车上,简昭没启动车子,郁行也不敢说话,莫名的心虚,虽然自己啥事都没做。

以后离她远点。

清冷的嗓音突然响起,郁行有些呆愣,下意识开口:谁?

简昭没有说话,突然转身,凑近郁行,仔细端详郁行。

我知道了。郁行咽下一口唾沫,心脏跳的极为厉害,眼睛慌乱到处看,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你心跳的很厉害。简昭伸出手,覆在他胸口上面,一本正经的说。

郁行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被简昭手掌覆盖之处像是被火灼烧一般,烫人的很,但是他又舍不得把手给她拿开。

白皙精致的脸瞬间染上红霞,耳朵也染上绯色。

昭昭。

你是不是心脏不好?跳的这么厉害,任务目标是不是有心脏病,这个位面的医疗技术不是很高啊。

【……】宿主小姐姐真是感情白痴,感觉好丢人,以后千万不能说这人是自家宿主,真的丢人。

郁行一愣,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轻轻将她手拿开,说道:没有,我心脏没问题。

没问题跳那么快,简昭表示有点怀疑。

【小姐姐,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春心萌动如小鹿乱撞。】感冒灵委婉提示麻将席。

简昭秒懂,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你喜欢我?

郁行的脸瞬间爆红,我,我……不知所措。

感冒灵很担心简昭会语出惊人,但好像一切都是他多余的想法。简昭给郁行弄好安全带,然后就坐了回去。

接下来的日子,简昭每天都跟着郁行去剧组,不是因为她有多关心郁行,主要是感冒灵闹腾的厉害。

简氏集团的事情已经全部落定,简昭现在也是一个富婆。

《大业》剧组有简昭的投资资金方面没有充足,剧组条件是一点儿都不差。

你很在乎简小姐?元悦宜穿着简单大方的古风长裙手拿小风扇走过来,挨着郁行坐下。

郁行见此,非常自觉的往旁边坐了坐,说道:你不在乎自己的经纪人?

简昭上了厕所过来就看见有人靠近自己的任务目标,顿时身上的冷气嗖嗖往外面放。

元悦宜:……我有这么招人嫌?

你喜欢简昭。这句话元悦宜是陈述语气,没有用反问的语气,你怕是不知道简昭的身世背景吧?简昭是简氏集团的千金,以后找的话也只会找门当户对的,她是绝对不会看上你的。

你不如跟了我,简昭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元悦宜说这句话的时候说的非常小声,只有他们两个听到的样子,当然简昭不是正常人,她的听力强大的很。

郁行是不清楚简昭的身份的,星宇传媒知道简昭身世的人没几个。现在乍然一听元悦宜的话,心里一酸,突然觉得他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简昭。

怎么样?考虑考虑?元悦宜歪着头,靠近郁行。

郁行陡然站起身,和元悦宜保持距离,再一次拒绝了元悦宜,与此同时,一道清冷的女音突然传来:不用考虑。

元悦宜吓得一个激灵,立即弹跳起来,形象全毁了。

郁行冷不丁也吓了一下,他抿了抿唇,非常庆幸自己刚才没和元悦宜挨着。

简昭。元悦宜拍拍胸口,美眸瞪着简昭。

你再瞪着我,明天就要上热搜。

元悦宜:……就你牛皮。

简昭帅气十足的走过来,直接坐在郁行原来的位置上,对他伸出手,说:过来。

郁行对简昭的话是绝对的顺从,二话不说就走了过来,乖巧的很。

元悦宜一见,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郁行看着手上的奶茶,非常的无语,却又感觉到暖心。

不过,她双手不是插在裤兜里吗?奶茶哪来的?郁行疑惑。

元悦宜见此,眼睛一眯,笑道:这大热天的喝什么奶茶?我经纪人去买冰镇饮料呢,我已经让他多带点。

郁行幼稚却又可爱的咬着吸管,白生生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捧着暖乎乎的奶茶说:我喜欢。

……有毛病?这大热天喝奶茶。

简昭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一杯冰可乐,喜滋滋的喝着。

郁行:……

元悦宜:……

回去的时候,郁行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口:昭昭是简氏集团的千金?

不是,我是简氏集团的董事长。嗯,没毛病。

郁行:……心上人太优秀怎么办?

他犹豫半天,在简昭快要不耐烦的时候说道:昭昭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这可把简昭问住了,她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说: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