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大结局免费阅读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最新章节列表

刘佩佩痛过了一回,重新坐在那尊岩石上,拿起那把靠在石壁上的二胡,伊伊呀呀地拉了起来。

海风轻拂,吹来一丝丝伤感,她拉响的是一曲《不再为爱哭泣》:

我已经锁上了你所有的昨天

作好了准备

撕去你的誓言

从此谁也不欠谁……

她专心沉浸在音乐里,没有觉察到不远处有一胖一瘦的两人不怀好意,他们躲在沙滩上的一尊高大的礁石后偷窥她。

胖子惊叹:“哇,仙女下凡,美,真美,咱哥们艳福不浅。”

瘦子对着刘佩佩直抛媚眼:“我等不及了,还等什么?上!”

他们从礁石背后一冲而出,站到了刘佩佩面前,刘佩佩站了起来:“你们想干什么?”

胖子歪着头,痞着脸,眼里闪着邪光,说:“我们来点歌,请你给我们唱一首《千年等一回》。”

瘦子嘻嘻笑笑,吐出歌词:“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断肠也无怨,雨心碎,风流泪,梦长眠,情悠远,西湖的水,我的泪,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

胖子笑得更带劲:“小姐,你快点唱完这首歌,和我俩化作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吧,把这大海点燃。”

刘佩佩观其貌,听其言,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今天是风筝节,海边人很多,我随便一喊,就会来很多人,你们敢在广庭大众之中动邪念?是不是太放肆了?”

她一说完,就往她的车停歇的方向走去。

胖子拦住她,掏出一沓钞票,说:“你别走,想要多少钱?尽管开口,我们不会亏待你。”

瘦子奸笑:“我们把身体倒赔给你,本来是你贴钱给我们,我们反过来贴钱给你,我们是多么有爱心,这是爱的奉献,这是心的呼唤。”

刘佩佩望着胖子,提高声音,没好气地说:“把钱给我。”

胖子把钱递过去,讪笑着,嘿嘿嘿嘿……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刘佩佩一手握着二胡,另一只手使劲拍去,把他手中的一沓钞票拍落在地,厉声吐出一字:“滚——”

“女神,别敬酒不喝喝罚酒。”胖子恼羞成怒,一把夺过刘佩佩手中的二胡,往海水里一扔。

二胡落在远处的海水里一漂一漂。

瘦子也不甘落后,一把抱住了刘佩佩,把她推倒在沙滩上,撕扯她的衣服。

刘佩佩的双手挣扎。

胖子按住了刘佩佩挣扎的双手,哈哈大笑:“我的爱赤-裸裸,我的爱赤-裸裸,你不能让我太寂寞。”

刘佩佩何曾想到自己会遇到小流氓,她大声呼救:“来人,来人啊,抓坏人啊——”

轰隆隆——

一架直升飞机从远处穿过白云,突然飞来,旋转着螺旋桨,像一只蜻蜓,朝刘佩佩所在的沙滩直线下坠。

直升飞机一停,舱门打开,两人从机舱内一闪跳出。

这两人是谁?一人是驾驶着主人的劳斯莱斯撞到了刘佩佩车尾的保镖队长王兵,另一人是劳斯莱斯的主人傅仁,显然,他也是直升飞机的主人。

傅仁一边向两名歹徒冲来,一边叱咤:“住手——”

王兵不愧是保镖队长,他一闪就跳到了两名歹徒前,飞起一脚,把胖子两百多斤重的身体踢得横飞几米。

噗通,胖子落到海水里,海面溅起好大一朵水花。

接着,王兵抓住正按住刘佩佩的瘦子,像阉割匠拎小鸡似地把他一提而起,朝远处重重一扔,瘦子的双手划动着,张牙舞爪地落到比胖子更远的海面上。

两人落水,沉沉浮浮,嘴里呛入了不少盐水,大喊:“救命,救命——”

且不管猥琐男落水。

傅仁只关心刘佩佩,他走到她身边,看着她躺在地上,上身的外衣已被剥开了,他一阵怜惜,赶紧把她扶起来。

他回头看见了海水里漂浮的二胡,命令王兵:“你跳下水,把那把二胡捞上来。”

噗通,王兵像跳水健儿般向海里一扎,游到二胡旁,抓住它,再游回到岸边,一跃而起。

他手中拿着二胡,感觉二胡的木柄上不太平坦,他低头一看,二胡的木柄上刻着一行字迹:刘佩佩购于桂林。

他举起二胡,向傅仁炫耀:“傅总,我查出她的名字了,她的名字刻在二胡上,她叫刘佩佩。”

傅仁说:“快把二胡递给我看。”

王兵把二胡递给傅仁,傅仁接过一看,说:“不错,这把二胡是她在桂林买下的。好像有多年了,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

他把二胡还给刘佩佩,说:“你不叫无缘,你叫刘佩佩,佩佩,你真让人佩服。”

刘佩佩接过二胡,看到了停落在沙滩上的直升飞机,不久前,她看见他乘坐劳斯莱斯,劳斯莱斯和直升飞机代表了一个人的身价和身份,足以让人仰目。

不过,她对他没有好印象,他用劳斯莱斯炫富还嫌不够,还用直升飞机来摆谱,纯粹是在玩一掷千金的游戏。

有钱人追女人,常常不择手段,有时黔驴技穷,把英雄救美的小儿科游戏也搬出来。

落在海里的猥琐男会不会是他收买来帮忙演戏的同伙呢?

她对傅仁说:“之前,你的车撞到我的车,你说过一句什么,你还记得吗?”

傅仁说:“记得,我认为撞车撞出了情缘,让我认识了你。”

刘佩佩说:“你为了实现你所谓的情缘,是不是买通了水里的两人?让他们故意来作弄我,然后你及时出现,上演一曲英雄救美的好戏,好让我感激你,对你投怀送抱。”

傅仁反问:“你看我是那么阴险那么卑鄙的小人吗?”

王兵插话:“刘佩佩,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傅总喜欢你,怎么会让歹徒碰你的身子,万一他们得逞了,怎么办?只有傻子才会玩这么愚蠢的游戏。你看傅总像傻子吗?”

傅仁向刘佩佩解释:“今天其实我有很多公事要处理,我的车撞了你的车之后,王兵提醒我,今天是风筝节,我回到公司后,打算出来轻松轻松,欣赏欣赏风筝。”

王兵说:“为了更好地欣赏风筝,我开着傅总的私人专机,陪傅总上天看风筝。我们看到一只龙形风筝下面吊着一只箩筐,箩筐里坐着一对情侣,傅总当时好开心!”

傅仁点点头,说:“与此同时,我在蓝天上看到了你,我很惊讶,之后,你独自驾车到了海湾,我也没怎么觉得奇怪,不过,我在关注你,忽然……”

“忽然,我和傅总看见了歹徒侵犯你,真的,我要是骗你,天打雷劈,不知好死。”王兵接过傅仁的话茬,把他的话补充完整。

傅仁定定在瞅着刘佩佩,接过王兵的话,说:“我一看见歹徒,就叫王兵驾机火速向你这边赶来,幸好及时赶到,王兵把歹徒打落水中,他开车撞了你,是他的错,现在他救了你,将功补过,大家扯平就算了。我敢发誓,我所言句句属实。”

这时,被打落到水中的歹徒已沉浮了好多次,正发出最后的呼喊:“救命,救命啊。”

傅仁对王兵说:“把这两个家伙捞上来,狠狠打一顿,叫他们长点记性。”

噗通,王兵又跳进水中,先后分两次,把歹徒一一救上岸,砰砰砰砰,对他们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一身湿淋淋的他们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豪猪被屠宰般的嚎叫。

傅仁见他们似乎已得到了教训,就叫王兵住手,对地上的歹徒们大喝:“赶紧爬起来,滚回去换衣!”

那两名猥琐男看也不看刘佩佩一眼,夹着尾巴,逃得比野兔还快,转瞬间,销声匿迹。

刘佩佩看了傅仁一眼,说:“反正遇到你,我的恶运就开始了,我们之间是不是有孽缘?算了,我们最好不要再见。”

说完,她扔下傅仁和王兵,走到她的车旁,开车走了。

王兵对傅仁说:“她好像还不相信你。”

傅仁说:“我们撞了她的车,给她造成的坏印象不是一时能弥补的,来日方长。我们走!”

两人登上了直升飞机,消逝在云天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