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衿北渊尘书名叫什么_摄政王的重生宠妃

苏子衿几步走了过去,“您是方丈吧?”

前世的她确实锋芒太露,几乎不知道“妥协”两个字如何写?

她十五被封右将军,乃是苏家第二位将军,更是唯一的女将军,自然也有她的傲然。

但经历过前世使得她今世多了几分谨慎。

“您方才所说为何意?”

方丈似是沉默片刻,这才带着她走向旁边的,“苏姑娘,可知如今天下局势?”

苏子衿点头,“略知一二。”

他又看了她一眼,“苏家民心所向,苏姑娘若是锋芒太露,只怕不好。”

话落至此,多的他便不说。

苏子衿若有所思,“多谢方丈提醒。”

她离开之后去后山待了一会便回到大殿之外,恰巧苏木儿与沈夕月两人一同从里面出来,苏子衿立马走过去。

待两人回到家中时,苏韫之已经回府,且都聚在大堂中,她略有疑惑之时便有府中下人领着她们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李公公到了。”

李公公这会来府中做什么?她眼底不解加深一层。

大堂中,苏家众人都到了。

苏韫之招呼着苏子衿两人过去,李公公见人到齐了便直接拿出圣旨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闻苏将军苏韫之之女苏子衿才貌双全,能文会武,与摄政王甚是相配,现赐予摄政王作正妃!三个月后择良辰吉日完婚。钦此!”

李公公的话一落下,苏子衿便错愕的抬起头,心道:“赐婚?怎么会是赐婚?而且还是和这素未蒙面甚至于没有过半点交涉,见都没见过几面的摄政王?”

一时间有些走神,李公公倒是笑着看向苏子衿,“苏将军,苏姑娘,还不接旨?”

沈夕月碰了一下苏子衿,她方才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的敛下眸中异样神色,“麻烦李公公跑一趟了!”

“可是恭喜苏姑娘,您这下可就是未来的摄政王妃了!”

苏子衿嘴角扯了扯,露出一抹略带生硬的笑容将李公公送了出去。

手上紧紧攥着这圣旨,攥得手有些发疼,皱着眉,脸上满是不解,“爹爹,这皇上怎会赐婚于我?”

她这才刚退婚,转眼又被赐婚,这次若是推了那可就是违抗圣旨了!

苏韫之脸上也有些疑惑,“皇上从未与我说过赐婚一事!”这来得突然。

若说这摄政王北渊尘,那可就是这天凤皇朝最不能惹的一人。

权倾朝野,却从未想过对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动手,不过就那么替皇上守着,未见半点逾越,早在皇上十二岁之时便将这皇位还给他,只是他造成的影响却没法让人忘记。

听闻这摄政王之位还是先帝驾崩前的最后遗言。

此刻,前来宣读圣旨的小太监可是停在了摄政王府之外,单看这四个字,他的腿就有些发软。

硬着头皮被带进去时,抬眼瞧见摄政王正随意坐着,侧靠着椅背,磕着双眸,薄唇微抿,浑身散发出的气场让人停在三米远,不敢再靠近一步。

“奴才参见摄政王殿下!”他腿一软,整个人直接跪了下去,膝盖与地板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他的冷汗瞬间渗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