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香喷喷 1v1 作者南安

其实大队长家也不富裕,就算进城一趟也不舍得花钱,就买了两个粗粮窝窝头,他们一人一个当午饭。

只是现在这些东西的来源她不好解释,无奈之下只能撒谎。

所幸苏锦洋他们单纯,并没有起疑。

苏槿棠姐弟来到村长家里,村长有事老早就出去了,家里只有他爱人李爱英和最小的闺女秀凤刚吃完早饭。

周婶,那锦洋今天就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了。傍晚我们再来接他。

李爱英和蔼的笑着说道:跟我不用这么客气,你和小栀去忙你们的,锦洋待在我家你尽管放心。

随后,她又看向苏槿棠额头的伤,关心的问道:你这额头怎么了?伤得怪严重的。

苏槿棠丝毫没有将张桂花的警告放心上,而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昨天下午被苏槿兰从二楼推了下来给磕的,昏睡了一晚上,今早才好些。这事张桂花她们不让说,她偏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李爱英心疼的看着她,忿忿不平的说道:难怪昨天下午就没见你。你这堂姐和大伯母的心也是真够狠的!平时虐待你们姐弟就算了,这次竟然这么过分!这脑袋都摔成这样了,也不送你去医院看看。这两天我让你周叔过去一趟,给张桂花做做思想工作。她这也太欺负人了!

周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和小栀锦洋都感谢你。只是我大伯母不让我们在外面乱说,你还是别让周叔过去了,不然到时候我们又得挨打。刚才是我不小心说错了活,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这伤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苏槿棠装出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对张桂花的惧怕。

听完她的话,李爱英更加生气了,闺女你放心,这事我让你周叔必须管,一定给你讨个公道。不给那张桂花说道说道,她就老是欺压你们姐弟,这可不行!

苏槿棠心里一阵感激,突然有些懊恼不该利用周婶的同情心,故意将这事说给她听。

可是现在仅凭她自己根本对付不了张桂花她们,她还是得靠村长一家帮忙。

这村里也就周全一家对他们姐弟比较关心和照顾,他们的恩情,她是不会忘的!

把苏锦洋安置好之后,苏槿棠和苏槿栀便朝着山里走去。

这个季节山里的野笋刚冒出来不久,味道是最好的。

只是地里有干不完的农活,大家都忙着照看庄稼,没人愿意跑这么远来掰笋。

山林里特别多的野笋,不到两个小时,苏槿棠她们便把两个麻袋都装满了,甚至有些懊恼没多带点麻袋。

不过掰太多她们两个人力气不够,也没法带下山。

苏槿棠心想,要是她的空间带有储物功能就好了。

有多少东西都能往里面塞,而且还不用花费力气。

掰笋没用多久,反倒是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

等苏槿棠她们从山里回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姐妹俩每人背了三十多斤的野笋,累得大汗淋漓。

苏槿棠把背上的野笋放下来,对苏槿栀说:小栀,你先把这些笋子蔵好,千万不能让张桂花她们发现了。明天一早我就带进城里卖了,顺便给咱哥寄封信过去,让他以后别再往家里寄钱了。

苏槿栀赞同的点头,气愤的说道:这么多年了咱哥寄回来的钱一分也没落到我们手里,全都被大伯母给私吞了。还不如让哥自己攒着以后娶媳妇儿。

嗯嗯,我会把家里的情况都告诉他的。

苏槿棠边说着,从麻袋里挑选了不少个头比较大的笋子抱在怀里,我先去周婶家接锦洋,这里交给你了。

苏槿栀点头,姐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些笋子藏得好好的,大伯母不会发现的。

苏槿棠这才抱着笋子往周全家的方向走去。

这会儿周全正坐在院子里摘菜,李爱英在厨房忙。

苏锦洋和秀凤则是蹲在灶台前帮忙生火。

苏槿棠直接走进院子里,笑着说道:周叔,我来接锦洋了,今天多亏你们帮忙照看他。

听到她的声音,苏锦洋兴奋的跑了出来。

周全连忙从矮凳上起身,你这丫头,跟我们不用这么见外!锦洋这孩子懂事,根本就没让我们操心。

李爱英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这附和道:锦洋他不仅和秀凤帮我家放了一天的牛,还帮忙割了一大背篓的猪草。要说感谢,我们还得谢谢他呢。

苏槿棠侧目看了看身旁的苏锦洋,随后将怀里的笋子递给李爱英,周婶,这是我和小栀刚从山上掰回来的笋子,还新鲜着呢,送点过来给你们尝尝。

李爱英看了眼新鲜的野笋确实心动,但还是推脱道:你们这么辛苦掰回来,就留着自己吃吧,等忙过这阵子我再和你周叔进山掰去。

我们掰了很多,明天准备去趟县城看看能不能卖出去。周婶,你就别和我见外了,平时你和周叔没少帮我们,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苏槿棠说完,直接抱着笋子走进厨房,放在角落装菜的竹篮里。

李爱英赶紧说道:那你回去叫上小栀,今晚你们在我家吃晚饭。我这菜已经做上了,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苏槿棠轻笑着拒绝,小栀已经回去做晚饭了,我们还是回去吃吧。

她担心到时候张桂花会闹到这里,给周叔他们带来麻烦。

李爱英还想再劝两句,周全出声打断她,行了,既然小棠她们不方便就不勉强她们了。

张桂花的泼辣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要是闹上门来,遭罪的还是小棠姐弟。

听完他的话,李爱英只好作罢。

似想起什么,周全看向苏槿棠说道:小棠,你明天要是进城的话我可以去和你赵大伯说一声,他刚好进城办点事,可以捎上你一起。只不过他去得早,天不亮就得走。

闻言,苏槿棠神色骤然一喜,她感激地说道:那周叔就麻烦你了。

她正愁不知道明天怎么把那些笋子运到县城里去。

现在能搭上赵大伯的马车,就省事多了。
周全爽快的应下,行,我吃过晚饭就去他家说一声。

苏槿棠再三道谢过后,便带着苏锦洋离开了周全家。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李爱英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眼眶微微泛红,这三孩子也是命苦,爹死了娘跑了,又摊上这么一个心狠的大伯母。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你看小棠额头上那伤,就是让苏槿兰给推下楼摔的。幸好没摔坏脑子,不然这后半辈子就毁了!

周全也是深叹了一口气。

李爱英对自己丈夫说道:你找个时间去张桂花家里和她做做思想工作,别人她不放在眼里,对你她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这事就算你不提,我也会去的。

苏槿棠回来时,发现只有苏小栀在厨房,正准备生火做饭。

二楼张桂花母女的屋子黑漆漆的没开灯,也没有动静。

平常张桂花去赶集都会在太阳落山前回来,苏槿兰也会在晚饭前就到家。

而今天这个点了,两人都不见踪影,有点出乎意料。

苏槿栀也觉得有些奇怪,她问道:姐,大伯母和堂姐这么晚了都没回来,会不会有什么事?

管她们做什么,她们不回来正好,今晚咱们做顿好吃的,改善改善伙食。

苏槿棠压根不关心她们的死活,要是她们在路上出现了意外,那只能说是报应,她不但不会同情,还会拍手叫好。

晚饭是苏槿棠做的,炒了盘土豆丝,还有韭菜炒鸡蛋,以及煮了素豆角。

鸡窝里刚下的那几个鸡蛋,她全给炒了,一个也没留。

苏槿栀和苏锦洋刚开始还不敢吃,生怕张桂花回来会挨打。

可是后面也架不住美食的诱惑,把一切担心都抛之脑后,狠狠的吃了两碗苞谷饭。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饱过了,这次居然还吃撑了。

下湾塘生产队到县城里有十几里路,就算赶马车也得不少时间。

第二天公鸡刚打鸣,苏槿棠便摸黑起了。

张桂花母女昨晚没回来,倒是让她们吃饱喝足睡了个好觉。

她点着煤油灯,将藏在小树林里的笋子刨出来。

刚费力拖到路口,赵大伯就赶着马车出现,帮她一起把笋子搬上马车。

早饭也顾不上吃,便急着赶去县城。

紧赶慢赶,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县城。

这会儿估摸着才七八点,大街上稀稀落落的,没几个人。

这个年代的县城还没发展起来,街道也都很破旧。

个体经营还没搞起来,买东西都是去供销社和代销点,在街上摆摊卖东西的人还很少。

苏槿棠之前跟着大队长来过几次县城,知道哪儿的人流量比较多。

赵大伯帮她把笋子卸下来后,指着几十米处的地方说道:小棠,下午四点无论你的东西卖没卖完,到时候去前面那棵大槐树下等我。过了这个点,你要是还不走,我就不等你了。

苏槿棠点头应下。

赵大伯又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你自己小心点,现在城里抓得比较严,你这些东西太显眼,小心被当成投机倒把分子抓去。

苏槿棠感激的说道:我会小心点,大伯你先去忙你的吧。

赵大伯走后,苏槿棠并不着急把笋子摆出来。

而且在附近溜达了一圈,问了一下这边的物价。

等街上的人逐渐多起来之后,她这才把笋子摆出来。

只是等了好半天,连个问价的人都没有,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摆错了地方。

还是城里人都不爱吃竹笋?

正在她打算要换个地方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随手拿起一根笋子闻了闻,又用手指掐了一下,随后问道:小姑娘,你这竹笋怎么卖?

苏槿棠连忙回答道:五毛一斤!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这么贵?

大叔,这是刚从山里掰回来的野笋,还新鲜着呢,每一根都很嫩,可比自家竹林里长出来的那些好吃多了,而且营养价值更高。不瞒你说,我也打听过了,自家竹林里掰的那些竹笋都要卖四毛一斤,所以我这个价格已经算是便宜的了。

苏槿棠一边说着,赶紧剥了根笋递到男人面前。

中年男人问道:确实挺嫩,只不过这剥了皮就没多少了。这我要是全部要了,价格能再少点不?

苏槿棠心下一喜,没想到来了个大单子。

她思考了几秒后,不急不缓的说道:叔,这价格不能再少了。但是斤头上可以给你少算点。你看我为了掰这点笋也不容易,搞得浑身都是伤。我还指望这点钱去医院买点药呢。

男人看了她的额头一眼,下意识的认为这伤是掰笋弄的,便不再忍心还价,你这小姑娘倒是挺会做生意的。行吧!这些我都要了,我去找个人帮忙拉回去称一下给你结账。

等这些野笋都被拉到国营饭店后门厨房时,苏槿棠这才知道跟她买笋的中年男人叫刘勇,是国营饭店的厨师。

刘勇对面前的小丫头印象不错,笑着问道:一共72斤,小姑娘上过学吧,自己算算我该给你多少钱?

苏槿棠是上完了初三的,这点算数根本难不倒她,说好给您少算点重量的,那就算60斤吧。您给我30块钱就行。

刘勇原本以为她只会少算那两斤,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大方,直接给他少算这么多,一时间对她又多了几分好印象。

其实苏槿棠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别人照顾她的生意,她当然也得适当给人一点优惠。

更何况刘勇还是国营饭店的厨师,指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苏槿棠接过钱后,主动问道:叔,这点笋我看也就够吃两三天的样子,您还要再买点吗?

刘勇想了想问:你还能送来多少?

苏槿棠见有戏,赶紧说道:你要多少有多少,只不过为了保证笋的新鲜都是现从山里瓣的,需要花点时间。

刘勇说道:那再给我准备个一百斤左右,三天后直接送到这里。也是按照今天这个价格,我先给你十块钱定金,你看行吗?
说完,刘勇又拿了十块钱递给她。

苏槿棠连忙接过钱,激动的说道:那可太行了!三天后,我一定把笋子送过来!

走出国营饭店后,苏槿棠看着手里的四十块钱,别提多开心。

这是她这辈子的第一桶金,一定要好好规划才行。

将钱小心翼翼的收好,她把早些时候啃剩的半个馒头吃完垫了垫肚子,转头又去了专门卖水果的小店。

空间里的那几棵苹果树都挂满了果,要是全部找到销路卖了,也能赚不少钱。

整个县城里就只有几家卖水果的,苏槿棠全都问了,其中一家有专门合作的批发商,另外两家给的价格都很低。只有最后一家给的价格比较合理,但是需求量不大,只要几十斤。

苏槿棠一番衡量之后,最后决定还是和最后一家合作。

虽然空间里的苹果少说也有几百斤,但不能太贪心,全都拿来换钱了。

不然到时候被人举报抓了起来,没法解释。

最后苏槿棠找了个无人的地方从空间里摘了三十斤左右卖了出去,拿到了二十二块钱。

总的来说,今天的收获还是很不错的。

紧接着她又去供销社买了点东西,这才朝着邮局走去。

只是一路上她太过兴奋,忙着清点剩下的钱和买的东西,以至于没看到从拐角处冲出来的自行车。

骑自行车的人也没想到苏槿棠会从胡同巷里突然冒出来,根本来不及踩刹车。

眼看苏槿棠就要被撞上,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她拉住。

下一瞬,苏槿棠便撞逬了一个宽厚的怀抱,头顶传来一道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小心!

苏槿棠顿时浑身一震。

这声音……

她缓缓抬头,当看到男人的脸时,整个人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祁……祁大哥?

这张脸,早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几十年,她不会认错的!

真的是祁淮左!

她终于再见到他了!

可是,她记得上辈子他们是在下塘湾生产队遇到的。

那个时候祁淮左下乡探亲,半路遇到暴雨,连人带着自行车翻到了沟里,受伤很严重,是路过的苏槿棠救了他。这才有了后来的交集。

可是……这辈子他们怎么提前遇到了?

难道是因为她的重生,所以有些事也随之改变了吗?

苏槿棠一时间想不清楚,也不再去想。

她神情激动的伸手抱住祁淮左,将头靠在他的怀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祁大哥,能再见到你真好!这一世的祁淮左还没娶苏槿兰,也没有为了赶去医院见她而发生了事故。

他还好好的活着!!

这次她不会再错过他了。

祁淮左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僵站在原地,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这个年代的女孩子都很害羞矜持,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胆大的女孩,抱着他就不肯撒手。

可奇怪的是,他并不抵触。

缓了好几秒,祁淮左这才开口说道:这位女同志,你能不能先把我松开?咱们有话好好说。

这会儿街道上人来人往的,他们这样子太引人注目,影响不好。

闻言,苏槿棠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一时间没控制住情绪,竟然主动抱了祁淮左,而且还抱得那么紧。

她赶紧把祁淮左松开,往后退了两步,小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的说道:对不起……我刚才……刚才不是故意的。

他这会儿肯定会觉得她是个神经病吧?!

两人保持了安全距离之后,祁淮左这才有机会将眼前这个胆大妄为的小丫头仔细打量一番。

她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旧家布做成的碎花衣裳,身上到处是补丁。

模样倒是生得比一般人标致,就是太瘦了,明显的营养不良,额头还带着伤。

那双眸子异常的晶亮,眼眶微红还闪着泪花,她的眼神里似乎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对上她的眼眸,祁淮左的心底莫名的划过一丝异样。

原本对她无礼的举动是愤怒的,可这会儿却怎么也生气不起来,就连语气都不自觉的缓和了些许,我们认识?

他确定不认识面前的人。

只是刚才看见她有危险,出于好心帮了她一下而已。

可是看对方的反应,似乎对他很熟的样子。

苏槿棠暗自懊恼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激烈,迟疑了几秒后,她小声说道:我……我和你表舅周全是一个生产队的。我在他家看见过你高中时期的照片……刚刚是我一时间太激动了,所以才会……

祁淮左帮她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递给她,原来是从下湾塘出来的小丫头,那我们也算得上半个老乡了。

只是他前些年也去过下湾塘表舅家几次,怎么对眼前的女孩一点印象都没有?

苏槿棠连忙接过自己的东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谢谢。

祁淮左没说什么,只是转身打算离开。

见状,苏槿棠急声叫住他,祁大哥!

祁淮左转过身来,眼神疑惑地看着她,还有事?

苏槿棠紧张的攥了攥自己的衣角,最后鼓足了勇气走到祁淮左面前,轻声说道:我想请你吃顿饭!刚才要不是你及时把我拉住,我这会儿可能已经被送去医院了。所以我想感谢你!

她没想到这一世再相遇,竟然是祁淮左救了她。

她本不是个主动的人,可是为了他,她想要勇敢一点。

请他吃饭不过是个借口,她只是想和他多待会儿。

祁淮左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相信换了任何人看见这种情况都会出手帮忙的。感谢就不用了,下次走路记得看路就行。我还有事要去邮局一趟,先走了。

苏槿棠眼神骤然一亮,这么巧?!我也要去邮局,那我们一起吧。到时候等你办完你的事,我再请你吃饭。

祁淮左:……

他怎么突然有种被眼前这小姑娘讹上的感觉?以他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和这种人打交道的。

可是在对上苏槿棠那双真诚的眼眸后,他的那点原则,瞬间消失不见。拒绝的话,硬生生被他给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