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乱情榆树湾情事 花核肿胀无法闭合

突然,传来一道空旷的声音,滴!空间已成功开启!智能管家为你服务!

您当前空间等级为零,仅支持购物功能!紧接着,苏槿棠便察觉到四周的气温变了,凉飕飕的微风拂过。

她猛地睁开双眼,四周变得亮堂起来,却不见有人。

她放眼望去,竟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大鱼塘前。

鱼塘里什么都没有,旁边有几颗果树,都挂满了诱人的果实。

不远处有一块足以五六亩的空地,地已经耕好了,里面同样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哪里??

苏槿棠被眼前的一幕搞懵了,她刚不是在下湾塘生产队大伯家吗?

怎么突然就到这种地方来了?

智能管家的声音再次响起,您现有的资产为一片没有鱼的鱼塘,一块没有作物的地,以及几棵果树。

苏槿棠呆呆的愣住了,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整个人还处于蒙圈和游离状态。

眼前突然跳出一个大屏幕,跟电脑页面一样,就这样悬在空中。

屏幕上弹出一行字:签到领取今日奖励。

下方是一个签到的图标。

苏槿棠愣了几秒后,下意识的伸手点了一下签到按钮。

智能管家:今日签到成功,恭喜获得5个积分。

苏槿棠打小就聪明,上学的时候经常是班里前三名。

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不仅重生,还意外开启神秘空间,获得金手指的事实。

并且在智能管家的科普下,对这个神秘的空间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个等级的空间只有购物系统,里面都是一些在二十一世纪比较常见的物品。

有各种食物,药品,书籍……

这里面需要用积分来买东西。

而赚取积分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每天进入空间进行签到,另一个则是由她的财富值累积转换。

现实世界的10元钱就可以换取1个积分,并且这钱如果在现实世界里花掉之后,空间里的积分也不会减少。

这简直不要太爽!

正在她沾沾自喜的时候,智能管家发出了声音,该购物系统除了出售以上商品以外,还出售寿命!1万积分/年。

苏槿棠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出售寿命?

突然想起些什么,她激动地问道:任何人的寿命都可以购买吗?

如果真是这样,只要她为死去的父亲购买寿命,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活过来了?

还有她哥哥,是不是就不用英年早逝?

似猜到了她的心思,智能管家干咳了两声,一本正经的科普道:这又不是阎王殿的生死簿能掌管所有人的生死,你想要谁活就让谁活。这是你的空间,所以只能购买你自己的寿命。

听完智能管家的话,苏槿棠心一沉,有些失望。

智能管家继续说道:温馨提示,您目前所剩寿命为1年。

什么?苏槿棠的脑子轰地一下炸开,有些无法接受。

她竟然只有一年的寿命?!

这不是坑她嘛?

智能管家:所以,要想续命,你必须努力赚钱!

可是这价格也太贵了吧?

相当于要10万块才能购买一年的寿命。

别说是在这个物资匮乏,做什么都不容易的八十年代,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一年的时间要赚十万块钱对她这样的普通人来说也不容易。智能管家:本空间所有物品明码标价,谢绝还价!

哎——苏槿棠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要想活命,必须得暴富啊!

智能管家:检测到您当前的体温高达38.5咒,建议先行购买强力退烧药。

随后,苏槿棠面前的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了一瓶强力退烧药,并标价3个积分。还特别贴心的展示了这款药的说明。

思考了几秒后,苏槿棠点击了确认购买。

前世她就是因为高烧了两天,导致反应迟钝,记性不好。

现在她可不能再烧坏脑子了。

支付成功后,退烧药便掉落在她的脚边。

苏槿棠弯腰捡起,按照说明上的药量吞了两片退烧药。

剩下的2个积分她买了一瓶医用酒精,给额头的伤口消了消毒。

空间里最便宜的东西大概就是白面馒头了,1个积分能买两个。

这积分也太不经用,一下子就用光了,看来她得赶紧想办法赚钱才行!

请问我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积分也花光了,空间里暂时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再探究的,苏槿棠想要出去,可是凭她怎么操作,眼前的屏幕都无法消失,她也没法出去。智能管家幽幽开口:集中精力,用意念。

苏槿棠闭上双眼,按照它的指示操作。

果不其然,再次睁眼时,她又回到了张桂花家里。

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还能看到墙面上的挂历。

手里还多了一瓶退烧药和医用酒精。

她起身将药藏进破旧的五斗柜里。

不然等张桂花发现了,她没法解释,肯定又少不了一顿骂。

重新躺会床上,苏槿棠在想要如何赚钱,最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还雾蒙蒙的。

昨晚吃了退烧药,现在好多了,也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

苏槿栀和苏锦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了。

这会儿厨房里正传来张桂花窸窸窣窣的咒骂声。

苏槿栀眼眶通红的端着两个瓷碗走进来,大姐,给你留了早餐,你先吃点吧。

一个瓷碗里盛着半碗苞米面糊,另一个碗里则是半截煮熟了的红薯。

苏槿棠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关心的问道:你和锦洋吃了吗?

苏槿栀饿得肚子咕噜噜的叫,她咽了咽口水说道:锦洋已经吃过了。大伯母不知道你醒了,所以没让做你的早餐。这是我特意留给你的。

听完她的话,苏槿棠如鈍在喉,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虽然也饿,但到底不忍心将苏槿栀的早餐吃了,于是强忍着饿意说道:你吃吧,我不饿。

苏槿栀看了一眼她说道:可是你从昨晚就没吃。

苏槿棠为了让她安心,不得不继续说谎,我现在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你快吃吧

苏槿栀犹豫了半天,这才狼吞虎咽的将白瓷碗里的面糊喝了。

她手里那半截红薯还没吃完,张桂花便骂骂咧咧的出现在门口,今天我进城一趟,你把村口那块菜地里的草除了。再去割两背篓猪草,回来把外面的苞谷棒子脱了。天黑之前不把这些事做完,你们今晚别想吃饭!

我知道了。苏槿栀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于是低头应了下来,不敢说半句不。

张桂花看到苏槿棠醒了,心里嘀咕了一句,还真是命大,伤得那么严重竟然没摔死。

见苏槿棠还坐在床上,磨磨唧唧的,没有要下地干活的意思,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快步走过到床边,猛地一把掀开苏槿棠身上的被子,骂道:你这个砍脑壳的死丫头,既然醒了就赶紧下地干活。你别以为伤了脑袋,就可以偷懒!又不是瘫了没法动,你给我麻溜的起来。

说着,她甚至直接上手将瘦弱的苏槿棠从床上拎了起来,就要松手将人摔在地上。

苏槿棠强忍着疼痛,顺势用力抓住了张桂花的手臂不让自己摔倒,目光寒冷的盯着她,大伯母,你别太过分!念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暂时不想和你计较。要是真把我惹急了,当心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若是以前的苏槿棠被骂了绝不敢顶嘴,可是现在苏槿棠已经不是原来的苏槿棠了。

她不会再做受气包,任由别人欺负。

张桂花对上她的眼神心里咯噎一下,瞬间反应过来后,怒视着她咬牙说道:死丫头,做人要知足,你可别忘了要不是我们一家,你们姐弟过的是什么日子!那一下没把你摔死,反倒让你长脾气了是不是?竟然还敢威胁我?!

张桂花气得就要抬手打她。

我当然不会忘!苏槿棠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齿的说道。拜她们所赐,他们姐弟才会过得如此凄惨。

她的恩情,她当然不会忘。

不仅不能忘,日后还得慢慢讨回来。

张桂花怒瞪着她,气得脸色铁青,小贱蹄子,你还敢还手?!

苏槿棠毫无惧意的直视着她,冷声警告了一句,有本事你就打,最好是把事情闹开了,让大家都知道苏槿兰把我推下楼,你们蓄意谋杀不成,这会儿又准备对我施虐。我倒要看看村委知道后,会不会管这事……

她这话刚说完,推着自行车出现在门口的苏槿兰脸色顿时一片惨白,你……苏槿棠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蓄意谋杀了?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从二楼摔下来的,别想污蔑我……

这年头杀人是要被抓进监狱里去改造的,情节严重的还会被判死刑。她还这么年轻不想去吃牢饭。

苏槿棠不紧不慢地冷声说道:苏槿兰,你以为你不承认就代表没做过吗?小栀和锦洋都是目击证人,他们可是亲眼看见你把我推下楼的。到时候我进城报案处理,你少说也得关个几十年!

苏槿兰被她的这番活吓得脸色无比难看,苏槿棠身上的气势更是让她害怕,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憋出半个字。

张桂花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却是恶狠狠的瞪了苏槿棠一眼。

理直气壮的警告道:别跟我扯什么谋杀不谋杀的,摔破脑袋那也是你活该!你这个当姐的,没教育好弟弟,让他尽学些偷鸡摸狗的事。

我这是在替你死去的爹管教你!长辈教训不听话的晚辈是天经地义的事,警察还能插手不成?昨天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让大家看笑话,你还得挨顿打!

看着她这副嘴脸,苏槿棠倒也不恼,反倒是松开了张桂花的手腕,神情淡定地说道:那你打一个试试。

你还真以为我不敢?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小贱蹄子……

张桂花气急败坏的扬起手,就要朝着苏槿棠的脸打去。

见状,苏槿兰急声叫住她,妈!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就不等你了。

要是平时,见苏槿棠姐弟挨打,她心里无比畅快。

可是此刻,她还是会有些害怕。

她总觉得苏槿棠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哪里还有半点受气包的样子?她担心她妈这一巴掌下去,苏槿棠真把事情闹大。

她妈没文化没脑子只苏眼前,但她不得不为自己的后半辈子着想。

我这就上去把鸡蛋拎下来。听到她的催促,张桂花也顾不得教训苏槿棠,赶紧往外走。

今天她除了去县城有事以外,准备把囤了一个月的鸡蛋和纳的鞋底卖了换钱,去晚了可不行。

她走到门口似想起些什么,又回头对苏槿棠他们吩咐道:记得给我那几只老母鸡喂吃食。它们一天下多少蛋我可数着呢,这鸡窝里的蛋要是少了,我饶不了你们。

说完,她生怕耽误了苏槿兰的时间,急忙往楼上跑。

苏槿兰扭头看了一眼苏槿棠,对上她冰冷的眼神后,不由打了个寒颤,推着自行车往路口走。

颇有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等反应过来后,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苏槿棠一定是摔坏脑子了才敢跟她们顶嘴,等她脑袋好了,还是以前那个受气包。

她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苏槿兰没了之前那么心虚和害怕。

很快,路口小竹林那边隐隐传来张桂花母女俩的对话。

妈,鸡蛋你别都给卖了,给我留点。

妈知道你爱吃,所以还特意留了几个。再说咱家那几个老母鸡每天都下蛋,少不了你吃的。

不行,我得去鸡窝再摸一摸,万一老母鸡提前下蛋了被那三个赔钱货偷吃了。

86年的鸡蛋金贵,都是攒了买到城里换钱的,普通人家难得才能吃到一顿。

这家里的鸡蛋都被张桂花锁了起来,平时压根就见不着。

他们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吃上几筷子西红柿炒鸡蛋。

可苏槿兰每天都会有水煮蛋和葱油饼。

她在县城里上高中,学校没有住宿,周边租房又贵。她早上去了,傍晚才能回来。

所以张桂花每天还会给她一块钱零用
而苏槿棠姐弟,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再没摸过钱。

说着,张桂花当真跑去鸡窝里摸了摸。

没摸到鸡蛋,反倒沾了一身的鸡毛。

一旁的苏槿兰满是嫌弃,妈你烦不烦,快走吧。不然我真的迟到了,就算借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偷吃。倒是你,下次进城赶集自己去吧,别搭我的车了。每次等你我都得迟到……

你这丫头,我是你妈,平时没少疼你。你等等我怎么了?

直到两人的声音彻底消失在路口,苏槿棠的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从始至终被吓得不敢说半句话的苏槿栀这才稍微缓了缓神,她愣愣地看着苏槿棠,大姐……你刚才好厉害啊!

她姐好像真的变了,变得有点陌生。

要是以前,她姐跟她一样,哪敢跟大伯母顶嘴啊。

现在不仅敢正面和大伯母吵,还直呼大伯母的名字。

苏槿棠失笑地问道:是吗?

苏槿栀连忙点点头,眼底带着丝丝崇拜。

要是她,才不敢跟大伯母顶嘴。

看见大伯母那张脸,她就吓得发抖,话都说不清楚……

看着她的样子,苏槿棠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以前确实是她们太懦弱了,才会被张桂花母女一直欺负。

缓了好一会儿,苏槿栀这才想起藏在身后的那半截红薯还没吃,她急急忙忙的吃完后,看着苏槿棠说道:姐,你今天就别下地了,我和锦洋去就行。你在家好好休息。

苏槿棠走到斗柜前,从里翻出一块破旧的床单,用已经生锈了的剪刀利落的剪出几块布条,对苏槿栀说道:小栀,你去找两个麻袋过来。

苏槿栀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去找来了麻袋递给苏槿棠,疑惑的问:姐,你要麻袋做什么?

苏槿棠熟练地在麻袋口戳了两个洞,然后将布条穿进去,做成挎包的形式,一边说道:今天咱们都不用下地干活,你跟我一起上山掰笋去。

她昨晚思考了一下,决定用山上的野笋赚取第一桶金。

可是大伯母说了,不干完活,不让我们吃饭。苏槿栀犹豫不决。

她比较胆小,又经常挨饿怕了,不敢不听张桂花的话。

不给饭吃也就算了,气急了张桂花逮着他们就是一顿毒打。

看出她的苏虑,苏槿棠开口说道:别怕,我不会让你和锦洋挨饿的。今后地里的活谁爱干谁干去,反正落不到我们姐弟身上。张桂花要真找麻烦,有我给你们挡着。

苏槿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虽然不确定她姐说的话算不算数,但心里莫名多了一些心安,愿意相信她。

苏槿棠很快就把两个麻袋都弄好了放一边,对苏槿栀说道:趁着灶火里还有炭,你去地窖里捡几个土豆和红薯炕熟了,我们带着山里吃。

这进山掰竹笋是个体力活,中午是肯定回不来吃午饭的,只能随便带点吃食去垫垫肚子。

要是被大伯母发现我们偷吃怎么办?苏槿栀还是对张桂花有所畏惧。

地窖里有多少红薯和土豆她还能挨个数了不成?少几个也发现不了的,只要我们不说,她不会知道的。再说她拿着咱爸的补偿款花了这么多年,一分钱没给我们,我们吃她几个红薯怎么了?

苏槿棠知道张桂花给弟弟妹妹留下的阴影不小,所以他们都很惧怕张桂花,想要一时间改变苏槿栀的思想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她也不着急,她会慢慢让弟弟妹妹也勇敢起来,不再活在张桂花的阴影中。

苏槿栀想了想,觉得她姐说得有道理。

于是赶紧跑到后屋的地窖里摸来几个土豆和红薯,丢进灶火炭里。

趁着这期间,苏槿棠从斗柜里拿出酒精又将额头上的伤疤清理了一遍。

透过镜子看见额头上的伤口丑陋无比,有些吓人。

想起苏槿兰和张桂花两个罪魁祸首,苏槿棠的眼底一片寒意。

她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放下镜子后,苏槿棠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过来,她用意念进入了空间。

签到完成领了积分后,她花了2个积分买了四个白面馒头放好。

从空间出来,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了隔壁的厨房。

这会儿苏槿栀和苏锦洋正蹲在灶台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里面的土豆。

见土豆烧好后,苏锦洋立即用烧火棍扒拉出来,心急的伸手去抓了一个。

被烫得嗷嗷叫唤,却还是不肯撒手。

蹦蹦跳跳的跑到一旁,用力对着手里的土豆吹冷气。

苏槿棠看了后既心疼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走过去把剩下的土豆和红薯扒拉出来,留一个给苏槿栀后,其余的都用报纸给包起来。

苏锦洋心急的解决完手里的土豆后,走到苏槿棠跟前自告奋勇地说道:大姐,听二姐说你们要上山掰笋,我也要去。

苏槿棠摸了摸他的头顶,你这次就留在家看家,以后等你长大了再去。

前两天刚下过雨,山路不好走,山里又危险,要是真带上锦洋,她反而不放心。

思考了片刻,苏槿棠觉得把他一个人留在家也不放心。

万一张桂花在她们之前回来,肯定会为难苏锦洋。

于是,进山前苏槿棠打算将苏锦洋安置在了村长周全家里。

到时候就算张桂花要闹,也不敢闹到这里来。

走到周全家附近,苏槿棠对苏锦洋嘱咐道:锦洋,你今天就乖乖待在周叔家和秀凤玩儿,别到处乱跑知道吗?等我们回来就来接你。

苏锦洋很小就懂事,大姐,你放心吧。我会听周叔周婶话的,不会给你和二姐惹麻烦。

苏槿棠把事先从空间里买的馒头和摘下的苹果塞进苏锦洋手里,轻声说道:这个慢头还有苹果你拿着,留着当午饭。自己藏好,别让人发现了。

大姐……你哪儿来的馒头和苹果?苏锦洋和苏槿栀的眼睛倏地瞪得老大,不约而同的问道。

苏槿棠面不改色地扯了个借口:昨天早上我不是和大队长帮忙运了点东西去城里吗,他给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