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个看着这么可爱又清纯的女孩会突然出手,还把一个男人给打倒了。

  而叶小白还挥舞着拳头,对那群小流氓威胁着:怎么,都想来一拳?

  那群人互相看了看,都被她这一拳镇住了,酒劲也醒了不少。

  这时候已经有人聚集过来,有些人就劝道:快走吧,别惹事了。我看见保安过来了。

  还有人说:就是啊,欺负一个女孩跟个半大孩子,算什么本事?

  那群人互相看了看,终究还是骂骂咧咧的准备走了。

  而楚晏本来想把他们拦住的,但却呆呆的看着叶小白的背影,始终什么都没说。

  他不明白,叶小白为什么要直接冲出来,这是一种什么行为?

  而叶小白看着那群人终于走了,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转身,很是庆幸的说:好险好险!吓死我了。

  差一点,那群人就要被砍了。

  而楚晏看着她的表情和表现,却是误会了。

  老师,你为什么要冲出来?他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叶小白笑了笑:当然是为了保护你啊。你可是我重要的学生,我当然要保护你。

  说着,还伸手摸摸他的头。

  她刚才出手,确实是为了保护这孩子。

  只是,是为了保护他的心理,而不是他的身体。

  当然,这些话不能说出来。

  而楚晏,这一次竟然没有嫌弃的吐槽,而是很疑惑的模样看着她。

  他似乎不能理解她的这种举动,好半天也没想明白。

  这个女人明明那么弱,为什么要出手保护他?看她的拳头,打人之后到现在还在抖,是什么给了她勇气站在前面的?

  最终,他得出了结论。

  这个女人,太蠢了!

  因为蠢,所以才会舍己救人。农夫和蛇还有东郭先生的寓言里,都是这么说的。

  他笑了笑:谢谢老师,你真勇敢。

  蠢货才勇敢!

  叶小白看到这几个字,气的很想给他一巴掌,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忍住了。

  走吧,我有些东西要买,跟我去逛一逛。

  既然这熊孩子这么会惹麻烦,那就带他来点刺激的,回报回报他。

  叶小白强硬的拉着楚晏,进了这边的大型商场,然后直奔内衣区。

  楚晏被拉着到了这边,看了看那些内衣,面无表情。

  蠢女人的胸那么平,竟然还需要穿内衣?

  叶小白故意选了又选,看了又看,拉着他在内衣区转了一圈又一圈。

  而那些卖内衣的服务员,全部都看热闹一样看着他,有几个还交头接耳,笑嘻嘻的说着什么。

  而叶小白好像没看到楚晏的嫌弃还有服务员的议论一般,就是拉着他到处走,还一会看一个,偶尔还问问他的意见。

  楚晏一直保持着微笑,一脸害羞的神情,低着头不多说话。

  就这么走了走,叶小白觉得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万一这孩子反弹就不好了。

  看折腾的差不多了,她随便买了两件,付了钱,说:走吧。有没有想买的东西?

  楚晏想了想,说:家里的菜刀不太好用,想换一把。

  菜刀?

  叶小白只能说: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这孩子的爱好是收集刀具,她已经看出来了。他家里的菜刀就有五把,各个品牌,各个型号的。

  两人正要离开,却遇到了两个女生一起走过来。

  这两个女孩看起来十五六岁,跟楚晏差不多大。

  而她们一看到楚晏就惊讶了一瞬,接着露出兴奋的神情,笑着跑过来:楚晏?真的是你?

  楚晏,好久不见了。我们给你发信息,邀请你出来唱歌,你怎么也不出来?

  叶小白看看两个充满青春气息的女孩,又看了看楚晏,瞬间明白过来。

  这两个女孩,很明显对楚晏有好感。

  不错啊,这么呆的孩子竟然也有人喜欢。

  而楚晏也笑着回应:假期里一直在忙着补课,没时间出去。

  那两个女生顿时很遗憾的表情,又问他:今天总有空吧,待会一起去唱歌吧?

  楚晏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叶小白:我明天还要上课,还是不去了。

  而那两个女生也看向叶小白,疑惑的问:这是谁啊?你姐姐还是你妈妈?

  叶小白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

  现在的小孩果然不可爱,什么叫他妈妈,她有那么老吗?

  叶小白笑了笑,跟她们自我介绍:我是楚晏的私人教师,你们好。你们是楚晏的同学吧?

  一听她是私人教师,两个女生顿时露出松了一口气,还有些嫌弃的神情。

  原来是个老女人啊!

  现在的小孩果然不可爱。

  叶小白立刻说:楚晏,走吧。待会还要回去休息呢。

  楚晏也说好,要跟那两个女生告别。

  而其中紫色长裙的女生却是拦住了他们,有些高傲的看了一眼叶小白,接着对楚晏说:跟我们一起去唱歌吧?跟着私人教师有什么好玩的?

  而且,今天可是周末,难道也要上课吗?私人教师而已,管的也太宽了点。

  真是不可爱的女孩子,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

  叶小白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楚晏,让他自己选择。

  又想了想,要是楚晏也能变成说话这么恶毒的熊孩子,肯定就不会整天都想着砍人解剖尸体了。

  所以,要是他愿意跟着两个女孩去玩,她也不会反对。

  因为她在那个气泡里,没看出他有要杀这两个女生的想法。

  好像是因为嫌弃她们太瘦了,骨骼也太小,杀起来手感不好。

  而楚晏听到那两个女生的话,却是脸色微冷,声音也有些不悦:这是我的老师,请尊重她。还有,我不喜欢唱歌。

  说完,竟然主动拉住了叶小白的手,说道:老师,走吧。

  叶小白哦了一声,很遗憾的看了看那两个女生,跟着走了。

  真是可惜啊,这两个女孩子要是说话好听点,她就帮她们一把了。

  两人走出去一段距离后,楚晏的脸色才变回平时的模样,有些羞涩的说:老师,对不起,我的同学说话不好听,我替她们道歉。

  叶小白笑了笑:没关系,我不介意。等她们以后大了,再回想今天做的事,估计就会觉得自己很傻了。

  谁年轻的时候还没二过啊?

  接着,又好奇的问:那两个女孩子很漂亮,其实她们也不坏,只是因为喜欢你才对我恶语相向。你难道不考虑考虑?

  要是能谈一场恋爱,这孩子说不定就能转移注意力了。

  不都说,爱情使人盲目吗?

  而楚晏还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小声嘟哝道:小女生,太烦了。

  叶小白诧异道:你说什么?

  楚晏意识到自己说漏嘴,接着纠正道:我是说,学生不能早恋,那样会影响学习,会很麻烦。

  可其实想的是,跟那种叽叽咋咋的嘴巴毒还不可爱的女生恋爱,呵呵,真是太麻烦了。

  想到这里,他倒是转头奇怪的看了叶小白一眼。

  这种女人?做个保姆还不错,恋爱的话,看哪个男人倒霉会找她吧。

  叶小白被当成了保姆,还只能认命。

  想了想,她不就是这个熊孩子的保姆吗?这个熊孩子还是她养到这么大的呢。

  两人又在商场里逛了逛,叶小白想去买一套化妆品。因为之前被这个熊孩子鄙视活的太粗糙,所以打算改变改变。

  但是走到化妆品专柜,看了看,悲催的发现,太贵了。她现在的身份之前太宅了,存款不够多,所以买不起。

  叶小白捏了捏钱包,还是扭头就走。

  要是需要在这里长期生活下去,或许该考虑做个兼职。

  她在现实生活中,是接设计活来做的自由职业者。虽然通宵改稿子很让人崩溃,但是时间自由,而且收入也不错。

  来到这里,真的做了保姆,还成了穷光蛋。

  真是悲剧!

  为了钱包能鼓起来,还有现实中的生活,叶小白觉得还是早点完成任务的好。

  而楚晏看了看她喜欢的那套化妆品,又转头看了看她。

  两人又去超市里买了一把菜刀,还有一些新鲜的食材。买肉的时候,楚晏很明显比平时兴奋的多。

  他看着那些新鲜的肉块,两眼放光。

  其中一个摊位的肉切的最是漂亮,他看了看那个卖肉的大妈,更是差点露出崇拜的神情。

  大妈被他看得奇怪,拿着大刀问:小孩,买肉吗?

  楚晏指了指最大的那一块:要这个!

  大妈看看他,再看看那块肉,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给他装了起来。

  楚晏拎着肉,心情相当愉快。

  这种愉快都表现在脸上了,看得叶小白觉得新奇不已。

  买了块切割漂亮的肉就高兴成这样,这孩子有时候也是很容易满足的啊。

  买了东西出来后,楚晏说要去厕所,让叶小白在这里等着。

  叶小白就找了个椅子坐下休息一会。

  过了一会,就见楚晏拎着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回来了。

  那包装正是叶小白之前看的那套很贵的化妆品。

  老师,送给你。
  叶小白看着那套化妆品,再看看他的脸,又看了看那个气泡。

  上面什么都没显示,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叶小白发现:当他想的事情不是那么具体的时候,气泡里也没办法显示,这时候就会显示省略号或者是空白一片。

  有时候,当他的想法没那么强烈的时候,字迹跟颜色也一样会很浅,有时候甚至会看不出。

  同样,他的想法越加强烈的时候,字迹跟颜色就会越加清晰。

  叶小白也可以通过字迹大小跟颜色来判断他现在感情的强烈程度。

  这倒是方便的很!

  现在,应该就是他想法很淡的时候。

  送给我?她下意识的问。

  楚晏:嗯。老师,你这段时间照顾我太辛苦了。我爸妈说让我代他们买份礼物送给你,感谢你的照顾。

  叶小白直接拒绝了: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你拿去退了吧。

  当涉及到金钱之类的东西时,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变的没那么单纯。她希望能成为楚晏的朋友来改变他,而不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简单私人教师。

  楚晏直接说:退货要有发票,我刚才买完顺手扔了。

  好吧,不能退,放着不用更浪费。

  叶小白有些感动,这孩子,倒是会关心人了。而且,也很细心,知道她想买却暂时买不起,所以就直接送给她。

  知恩图报的孩子,还是有很大可能改造好的。

  谢谢楚晏!你是好孩子,老师平时照顾你,一点也不辛苦。她笑着接过来,倒是没想到第一次收到化妆品,竟然是自己的学生送的。

  而楚晏依然笑的阳光:老师,记得每天用啊。

  好。

  叶小白笑着应下,不经意的抬头看了看他头顶的气泡。

  然后,就差点气了个倒仰。

  这熊孩子买化妆品给她,竟然是为了让她的皮肤更好一点,这样以后切起来的时候手感更好。

  她就知道,这孩子怎么会那么快就改了性子,原来还是把她当成了解剖储备资源。

  叶小白摸了摸脸,觉得自己的皮肤最近确实是差了很多。

  都是被这熊孩子气的,光是整天想办法缩小他的解剖储备资源,她都操碎了心啊。

  叶小白拿着那套化妆品一点都不觉得愧疚了,心安理得的拎着就走。

  楚晏在后边跟着,问:老师,我们回家吧,我有些累了。

  已经快到中午,人越来越多,他已经受不了人群中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的刺激。

  叶小白说:好,刚好买了很多菜,回去做饭。

  说到回家做饭,楚晏在后面跟着说:老师,我也需要多练习自己照顾自己。所以,可以让我自己切肉吗?

  叶小白不用回头看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孩子是嫌弃她切的肉太难看,所以想自己切。

  好啊。她笑着应下。

  回到家里,叶小白就准备去洗菜做饭。她们走了这么久,早就饿了。

  楚晏则是去拿了医药箱出来,又说:老师,先等一下。

  怎么了?她转头疑惑的问。

  楚晏指了指旁边的位置:你的手,我帮你包扎一下。

  叶小白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手上有点小伤口。那是打那个小混混的时候伤到的,其实没什么问题,她自己都忘了。

  其实……刚要说根本没什么要紧的,但是又突然想起来,难得这孩子会体贴人,还是鼓励鼓励的好。

  叶小白改了口:其实,真的挺疼的。那人看着瘦,可骨头还挺硬的。

  说着,就不客气的坐在他身边,然后伸出手。

  不用看也知道,这个熊孩子现在一定是在骂她蠢货。明明怕疼,还要不知死活的冲上去。

  叶小白被吐槽的多了,已经习惯了。就当他这是另类的关怀人的方式好了。

  楚晏先认真的看了看她的手,因为用力过猛擦破了一点皮,还有些红肿。

  他拿出棉棒跟碘伏药水,认真的帮她消毒,然后贴了个创可贴。

  手法确实专业多了,也更认真仔细的多。

  叶小白也是第一次注意到,原来这孩子的手指很细长也很灵活,适合做精细的工作。

  你消毒的水平比老师可专业的多了。她由衷的夸奖道。

  楚晏笑着说:谢谢老师。没什么的。

  随便找个人的消毒包扎水平,都比这个女人专业的多。

  叶小白直接忽略他的吐槽,接着问:你长大了以后想做什么?

  想要改变他的爱好,总要做些适当的引导。或许现在就给他一个他喜欢还能为之奋斗的目标,他会生活的更有意义一些,也就会克制住要杀人的欲望。

  楚晏想了想说:爸妈希望我以后能去做公务员,或者继承他们的家业,做生意。

  很是中规中矩的答案。

  但是他最想做的,其实是开膛手杰克那样的连环杀人犯。

  叶小白无奈的笑着说:我是问你想做什么,不是问你爸妈想让你做什么。你总有自己的爱好吧?

  自己的爱好?

  楚晏的神情顿住了,低头握住她的手。

  叶小白看他不说话,还握着自己的手,有些尴尬。

  啊,那个……

  楚晏抬头笑了笑:我帮你按摩按摩,不然明天手会肿的更严重的。

  肿起来的话,肌肉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原本的弹性跟色泽度,会影响切割的质感。

  好吧,叶小白任由他给自己恢复肌肉的质感跟弹性。

  楚晏给按摩了一会,突然说:老师,我能有自己的爱好吗?

  叶小白看他想谈话了,想了想说:当然可以,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爱好。你是一个独立的人,不用只听你父母的。

  反正那对父母被她设定的从来没关心过这孩子,对于教他们的孩子反抗他们,叶小白做得没有丝毫愧疚感。

  楚晏过了一会,又说:那如果我的爱好不被人接受呢?如果大家都不喜欢呢?

  叶小白明白他这是在说自己喜欢杀人跟解剖尸体的爱好,还是认真想了想,才回答道:只要你的爱好对别人没有造成影响,没有危害到社会,那就没关系。

  楚晏哦了一声,还是过了一会,才又有些疑惑的接着提问。

  为什么危害社会伤害到别人就不可以?很多人不都在影响别人吗?化工厂往外排废弃物,汽车每天排废烟,这些不都对别人造成了影响吗?

  说到这里,叶小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苦思冥想后,才说:你看那些化工厂污染严重的,有些不是被罚款了吗,还有些因为污染太严重被抓起来了。

  楚晏接着说:所以只要不被抓到,就没问题了?

  叶小白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或者是这孩子哪里理解的错了。

  再次想了想才说:如果影响到别人,在道德方面,自己的心灵也会受到谴责的吧?还有,人是群体性动物,如果不被公众所接受,是很难生存的。

  楚晏再次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过了一会,才说:所以,只要爱好不被人发现,就不会被公众排斥,也就可以合理的存在了。

  好吧,这孩子好像还是误会了什么。

  叶小白觉得是自己嘴巴太笨,竟然怎么都解释不明白了。

  她只能转移了话题,说:所以,你最喜欢什么?爱好是什么?

  楚晏想了想,说:我喜欢做研究,还有……包扎!

  虽然隐瞒了,但也说了一部分事实。

  叶小白就顺着说:你可以做医生,或者做研究。你知道,就是那种整天做实验啦那种科学家。还有,法医,你喜欢吗?看你刀工不错,解剖的时候肯定能用上。

  这孩子不可能完全抛弃现在的爱好,所以如果正确的引导,肯定能让他打消杀人的念头。

  喜欢解剖没什么,喜欢把人切开也没什么,做医生和做法医都能做到这一点。只要最后还能把人缝起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楚晏倒是认真的想了想,说:好像,也还不错。

  法医倒是更好的选择。

  给叶小白按摩好,他收了医药箱。

  然后,楚晏切肉,叶小白洗菜煮饭,两人配合着倒是很快就把饭做好了。

  楚晏切完肉就没什么事做,坐在沙发上往厨房里看。

  叶小白一直在忙碌着,脸上还始终带着笑。这个女人,虽然蠢,但是似乎总是很快乐,不管做什么事,脸上都带着笑。

  她为什么有这么多可以高兴和感兴趣的事?

  楚晏很好奇这一点,突然又很想打开她的脑袋,看看她的大脑构造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

  老师,等过几天,天气好了,我们再去郊游吧。开学前,我想放松放松。他走到厨房门口,对着里面说道。

  叶小白正在炒菜的手一顿,然后转头笑了笑:好啊,是得放松放松。这样,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来做攻略,还有三明治之类的路上吃。

  楚晏说:这些我会准备好,就不用老师费心了。老师整天照顾我,那么累,要好好休息休息。

  说完,他就又回了餐厅,坐在那里找了本书来看。

  发现自己又要被杀了,叶小白转头,郁闷不已。

  这个熊孩子还真是一天变好几次,她要不是心理素质强大,早就被他吓死了。

  不过她也不怕,就算这熊孩子做好了计划,只要她说几句话套一套,总能明白他在想什么的。

  楚晏自认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可其实在叶小白面前,他就像是被打开还带了说明书的福袋,一切都一清二楚。

  做好了饭,叶小白招呼他吃饭,顺手把筷子递给他。

  楚晏也很自然的接过来,然后突然愣住了。

  他看了看对面的叶小白,又看了看桌上热乎的饭菜。

  这个家,一直冷冷清清的。好像,从这个女人来了之后,就变的热闹起来。

  他不喜欢这个女人切的肉,刀工太差。也不喜欢她总伸手摸自己的头,那种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的感觉很讨厌。

  也不喜欢她总是像个管家婆,把靠近了他身边的人都给赶走。

  但却挺喜欢她总是照顾自己,有那么点讨好自己的好。

  楚晏从来没在任何人身上感受过这种像太阳一样,有些暖的,对他来说有些讨厌的感觉。

  但却不舍得让这种讨厌的感觉离开。

  也许,该把她留下,等以后再杀了她。

  或者,还是早点下手,那样生活就会恢复以前的那种冷清的感觉了。

  他喜欢冷,也喜欢家里都是消毒水的气味,而不是她身上那种女人才有的馨香。

  楚晏想通了,端了碗沉默着吃饭。

  而叶小白在他对面,给他盛了一碗汤:多喝汤,你的感冒还没完全好,肠胃弱,还是多喝点汤。

  然后,递了过去。

  楚晏把碗接过来,温度刚刚好。

  他不喜欢太热,所以一般都不喝热汤。

  叶小白就是了解他这一点,才把汤的温度放的刚刚好之后,才盛给他。

  看他还不喝,还催促道:快喝吧,太凉了就不好喝了。

  楚晏这才缓过神,低头喝汤。

  味道不错,很清淡,滋味也不错。而且,温度刚刚好。

  这个女人,做什么事都那么蠢,只有做汤这一点,还不错。虽然距离很好还差的多,但也算有进步了。

  叶小白喝着汤,看着那个气泡,就当他是真心实意在夸奖自己了。

  接下来,那气泡里出现的就都是些乱码或者没意义的话语了。她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了。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楚晏突然说:老师,我们换个地方郊游吧。地点你来定。

  叶小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头:好啊。

  这小子,又改主意了。

  还真是一天三变!

  接下来,楚晏没再说什么,两人沉默着吃了饭。

  叶小白在这里待到晚上,才离开。

  楚晏站在门口送她,还说:老师,那个化妆品里有个特别的小礼物,专门给你定制的。你要好好看看啊。

  看他的神情,总觉得那个礼物似乎不太寻常。

  叶小白带着疑惑回了家,就把化妆品礼盒打开了。

  一整套,很精致,正是她选中的那种气味的。

  在盒子里找了找,就很悲剧的找到了楚晏给她的特别礼物。

  一小瓶赠送的香水,瓶子很小但是很精致,好像一个艺术品。但是,那瓶身上还用不知什么材质写上了她的名字。

  林菊花!

  她这些天都故意把这个名字忘记了,谁知道又被那个熊孩子给提醒起来了。

  叶小白拿着那个瓶子进卫生间,努力的冲水,想把字迹冲洗掉。

  但是,那些字迹就跟刻上去的一样,怎么都洗不掉。

  可恶的熊孩子!

  叶小白试了各种洗涤剂,都失败了。那三个字看起来还更清楚了,就好像在嘲笑她一样。

  很显然,那个熊孩子就是故意不让她把名字清洗掉。

  看着那瓶香水,明明是她喜欢的香型,却因为瓶子太膈应,让她不愿意用。

  对于稍微有点强迫症的她来说,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楚晏!要不是她现在必须改造这个熊孩子,真恨不得过去掐住他的脖子,问问他知不知道破坏了女孩的化妆品,是多么大的罪过。

  叶小白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点。又不能删号重来,也不能揍他,只能当没见过这瓶香水了。

  想扔了香水,又舍不得,最后只能找了个角落藏起来。

  只可惜,第二天去楚晏家的时候,这个熊孩子用很天真的脸问:老师,你怎么没用那瓶香水呢?那是专门定制的,刻上名字,就是为了表示那是你独有的。

  叶小白笑了笑:既然是特别的,就要在特别的日子用啊,对吧?

  她的拳头在身后打开又握紧,差点就打在这熊孩子的脸上。

  楚晏点了点头:是啊。不如郊游的时候用吧。相信一定能让老师心情愉快的。

  呵呵,好啊!

  叶小白把包里的试卷全都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来吧,我们今天要进行集训,这些试卷都要做。

  让这熊孩子在试卷的海洋里徜徉,一定能发泄他多余的精力。

  就算他是个天才,也受不了这么多试卷的摧残。

  做了一整天的试卷,楚晏看起来确实充实多了。

  叶小白很是满意,下午走的时候,都觉得心情很愉悦。

  过了几天,楚晏那里一直很安静,被试卷摧残的根本没有制定出什么杀人计划。

  叶小白觉得很欣慰,这孩子果然只是需要关怀。只要给他多找点事情做,让他充实起来,他慢慢就会忘了杀人的事。

  找了个日子,叶小白选了个不远不近的地方,跟楚晏一起去郊游。

  那里有一个化石博物馆,楚晏喜欢那些内脏骨头肌肉之类的,那个博物馆在别人看来或许很无聊,但对他来说肯定很有趣。

  楚晏看了看她做得攻略,倒是很意外,然后点了点头。

  老师,没想到你喜欢这些,你是学考古的吗?

  叶小白直接说:对啊。

  反正他也不会去查,那就随便编一个好了。

  这个女人,怪不得思想行为那么老土,原来是从土里挖东西的。

  楚晏表示明白,笑着说:老师的攻略做得真好,那就去郊游吧。

  于是在周日一早,两人背着包,按照叶小白设定的路程,开始去郊游。

  坐了地铁出城,然后坐了环城公交再去下一个目的地。

  叶小白带着楚晏先去了外面的大公园划船,看景,接着去了那个化石博物馆。

  楚晏很显然对博物馆的兴趣要比对划船和拍照的兴趣大的多。

  叶小白站在他旁边,都能感觉到他心情愉悦,话也比平时多了很多。

  这块骨头是假的,应该是仿制的。这家博物馆竟然也会造假。他挑出了博物馆的错误,但是心情很不错。

  叶小白看了又看,也看不出这个骨头到底哪里不像真的。

  不过,这孩子高兴就好。

  楚晏接着找出了博物馆的几处错误,虽然很是鄙视他们的错误做法,但是心情也更加的好。

  出来的时候,他还有些依依不舍的。

  叶小白在旁边笑着看他:已经中午了,去下一个地点,特色小吃店。我自己来吃过一次,确实很不错。

  楚晏问:你之前吃过?

  叶小白点头:怕你不喜欢,所以攻略上的所有内容,我都提前做过一遍了。

  这个熊孩子的不可控性太强了,她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

  果然,她说完之后,蠢女人三个字又出现在气泡里持续刷过。

  叶小白转头,不再看,先往小吃店的方向去了。

  而楚晏在她身后跟着,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皱眉。

  这个蠢女人,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做了这么多事?

  因为太蠢了?

  也对,能叫林菊花的女人,果然不会太聪明!

  楚晏在后面问:林老师,你怎么没用那瓶香水,不是说要在郊游的时候用吗?

  本来都打算把这件事掀过去的叶小白,差点就转头揍他了。

  啊,真是抱歉,我不小心把瓶子给打坏了。浪费你的心意了。她找了个理由,毫不脸红的撒谎。

  而楚晏又在后面补充说:是吗?真是可惜!不过我可以再去买一瓶,为了老师,一点钱也没什么。

  叶小白赶紧转头:别,太浪费了。哈哈,说实话吧,我不是很喜欢香水。呵呵!

  为了越过这个讨厌的话题,她决定快点去小吃店。

  转身拉着楚晏的手,就往小吃店去,一路走的飞快。

  楚晏一直笑着看她,一点都没有不耐烦。

  他似乎很喜欢叶小白恼羞成怒又不能发火的样子。这个女人,比平时表现出来的要有意思的多了。

  到了小吃店,点了餐,楚晏说:林老师,我们就要开学了,真是舍不得你。等我开了学,你周末和晚上的时候,还能来给我上课吗?

  叶小白看他这么认真的问,故意笑着说:怎么,觉得我教的还可以吗?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

  楚晏低头,做出脸红的样子:其实,我很喜欢老师。

  这个女人是他遇到的所有人里看起来最好杀,杀起来也最舒服的一个,他当然喜欢。

  虽然暂时不打算杀她了,但还是留在身边做储备资源的好。

  作为储备资源的叶小白想了想,她该感觉到荣幸吗?

  我考虑一下,然后开学前给你答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