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爱液体流出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医生看起来四十多,一脸被生活和现实摧残的悲催模样,估计上辈子的小情人都跑来投胎好几年了。

  医生诧异的看着她。

  楚晏也诧异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是多饥渴?二十多岁的女人,果然如狼似虎。

  叶小白看到他的嫌弃吐槽,差点一巴掌打在他头上。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万一被这孩子知道自己能看到他的想法,估计就会完全防备她了,那她还真是彻底完蛋了。

  呵呵,我就是随便问问,您别介意。她尴尬的笑了笑,想着现在情况这么尴尬,这医生应该也不会愿意再来楚晏家了。

  但那医生竟然一本正经的说:我还年轻,还没有女朋友。不过我正打算考虑成家的问题。这位小姐,你,有意向一起喝杯咖啡吗?

  叶小白把他这段话来回想了想,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然后,她笑的极其礼貌的问:医生,您贵庚啊?

  医生笑了笑,很是骄傲:三十二!

  呵呵,呵呵!果然很年轻。

  叶小白摆摆手说: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我刚才问,只是想知道你的鞋是不是你女朋友给你买的。因为看起来,很好看。

  医生还很遗憾的看着她,也笑了笑,然后就没心情跟她聊了。

  而楚晏时不时看叶小白一眼,心里说着这个女人简直是脑子有坑,怪不得23了也没有男朋友。

  楚晏的感冒并不严重,开了药,医生又嘱咐了好好休息好好吃药,就起身离开。

  而叶小白去送他出去,跟到门口要关门的时候,他却又转身,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那种眼神,就好像在挑猪肉。

  这位小姐,如果你男朋友跟你分手了,我觉得我可以考虑一下你。

  说的很认真,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

  叶小白呵呵的笑:谢谢,等我跟他分手了,我会考虑你的。

  说完,就嘭一声关上了门。

  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看起来好像四十岁,其实只有三十二岁的年轻医生,竟然还想撬别人的墙角。

  回头的时候,看到楚晏正看着她,一脸的疲惫笑容。

  可其实心里正在遗憾,觉得好好的一个后备资源这么快就跑了,真可惜。

  跑了才好!

  叶小白笑着走过去,帮他倒了一杯温水,又把药分好,递了过去:吃药吧。吃完药,好好睡一觉。

  楚晏接了药,很痛快的就吃了:谢谢老师。

  叶小白又帮她裹上毯子,说:上楼去睡吧,在沙发上睡不舒服的。

  楚晏就听话的跟着她上楼去,看起来确实虚弱的很。感冒药有催眠的作用,他现在看起来已经昏昏欲睡了。

  到了二楼,叶小白送他回卧室。

  开了门,就发现这孩子的卧室真是干净的吓人。

  上次起火的时候,她匆匆忙忙就走了,都没仔细看。

  这孩子的卧室不像其他青春期男孩子的房间那样脏乱差,到处都是脏袜子跟跑鞋的汗味。

  整个房间充满了干净过度的气味,还有些干冷的感觉。每个东西都整理的井井有条,看着干净整洁的好像给机器人准备的房间。

  哇哦,你的房间也太干净了吧?你一定是理性思维,是不是处女座?她诧异的问道。

  楚晏笑了笑:老师,人的性格跟星座的关系其实没那么大。还有,谢谢,我不是处女座。

  这么蠢,还相信星相学,一点科学根据都没有,真是蠢到家了。

  叶小白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让他快去休息吧,又贴心的帮他盖上被子。

  楚晏闭上眼,很快又睁开,眨眨眼看着她:老师,今天不能上课,您可以休假的。我不会跟爸妈说的。

  不说,就不会扣她的钱,这个女人不就是为了钱才对他这么好吗?

  叶小白只是帮他把被子盖好,说: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我还是在这里照顾你。生病的人不能一个人独处,会病的更严重的。

  生病的时候人最脆弱,也更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万一这熊孩子放任自我,真的上街随便找个人杀了,她不是要悔的肠子都青了?

  楚晏也没再阻拦,慢慢闭上了眼睛。

  而叶小白起身,看了看他那书架上的书,随便抽出一本,翻着看了看。

  这孩子的书特别多,种类也是五花八门,看起来也很有意思。

  接着,转头看了看,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叶小白坐在床边,发现他头顶上的气泡在睡着的时候,竟然没有了。

  也就是说,她根本不可能知道他梦里的内容,只能等他清醒的时候,还得是面对面的时候才能看到。

  真是遗憾啊!

  看了一会书,又下楼去,熬了一些粥,为中午饭做准备。

  而楚晏中午的时候也没醒,她上楼去看了看,发现他睡得很沉,看起来累的样子。

  叶小白就下楼来,自己吃了午饭,还给他留了饭。

  看了一会书,也是累了。又上去看了看,见他还在睡。想了想,还是没叫醒他,而是坐在他的书桌边,眯着眼睛休息。

  过了一会,楚晏就慢慢睁开眼睛。平日里明亮又阳光的眸子此刻微微眯起来,更多了些阴暗和邪魅的光彩。

  即使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也是警惕的看看四周,最后把目光放在叶小白身上。

  本以为她肯定早就走了,可没想到她竟然还在。

  而他本来打算只是歇一会就起来,因为天生警惕的他,不会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

  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在这个女人身边睡着了。

  叶小白睡着的样子,显得更蠢了。

  嘴巴张着,眼睛也微微掀开一条缝,本来青春可爱的容貌,现在看起来却更傻乎乎的。

  楚晏嫌弃的看了看,小心的起身穿衣服,去了洗手间。

  而叶小白在他走开后,眼睛就迅速睁开,眼里快速闪过狡黠的光。

  在这个熊孩子家里,她可不敢真的睡熟了。当他起来的时候,她就醒了。幸好,当年装睡骗老妈的功夫,现在还是很管用。

  还很倒霉的看到了他头顶上那个气泡凭空出现,接着每一句都是对她吐槽的话。

  这孩子,现在没别的事可想,就只会吐槽她了吗?

  这种爱好的改变,算好事吗?

  叶小白起身,故意弄出些声音,喊道:楚晏,楚晏你去哪儿啦?

  楚晏从卫生间里喊道:老师我在这里。你醒了?

  她就在外面说:你还好吗?没事吧?

  他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有些闷闷的:老师,我很好。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叶小白就说:那就太好了。饿了吧?我去帮你把饭热一热。

  说完,就下楼去了。

  楚晏过了一会才下来,她还在厨房里忙着,又帮他炒了一盘菜,才把饭菜都端过来。

  睡了一大觉,肯定饿了。先喝点粥。

  她说着,就俯身过来,在桌子那边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

  楚晏的神情顿住,抬头看她认真的感知着自己的温度。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这样总是随便碰一个男人,是不对的。

  叶小白看到他脑海里男人两个字,差点没笑出来。还男人呢,十五岁的小屁孩竟然也敢叫自己男人?

  好了,看样温度已经降下来了。看来那个医生虽然节操不太好,但医术还可以。

  她把手收回来,让他先吃饭,然后自己去找了温度计。

  吃了饭,再测量一下体温,看看具体温度。

  楚晏说:谢谢老师。我没事了。其实,老师你不用这么照顾我,我是男人,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被一个蠢女人这样照顾,也是够丢脸的。

  叶小白就故意摸摸他的头发,还使劲揉了揉:一个小屁孩,还男人呢。等你拿了驾照再说男人的问题吧。

  这孩子的头发一直都梳的很平顺,一看就是个乖乖少年。

  但是头发凌乱后,倒是多了些不羁的气质。

  而他在刘海的掩盖下皱眉,眼里闪过嫌弃的神色,都被叶小白看在眼里。

  这孩子,表现出本性的时候,倒是意外的更帅了。

  叶小白还认真的又拨弄了一下他的头发,说:因为你生病,我们明天也不能去郊游了。不如,我带你出去理发吧。

  说着,还更加认真的又仔细看了看他:你换个发型就英俊多了,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

  楚晏伸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又变回之前那个乖顺的模样:老师,早恋是不对的。我现在是高中生,应该以学业为重。

  谁要被那些只知道叽叽喳喳讨论明星跟化妆品的女生喜欢?看着就觉得厌烦,还不如这个女人看着顺眼。

  虽然这个女人也是蠢了点,但是好好调教调教,应该还有得救。

  叶小白笑着看他,还是让他去理发。

  这孩子,竟然会觉得她顺眼了。

  太好了,看来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楚晏看了看叶小白,又想起了自己的计划。

  去郊游,再把这个女人杀了,慢慢解剖,闻一闻她的血是什么气味。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而叶小白看了看气泡,想着要转移他的注意力。然后笑了笑,问:要不要再添一碗饭?粥还有一些。

  楚晏没注意她在说什么,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她就直接拿了碗,又去帮他盛了一碗粥。

  轻轻放在他面前,还把菜往他那里推了推,微微笑着,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

  她虽然比这孩子大了几岁,但是因为长相可爱又清纯,所以笑起来的时候更像个只大一点点的姐姐,而不是个老师。

  这是她最有亲和力的一面,也是曾经对着镜子练习过很多次的。她还曾经找人试验过,绝对杀伤力十足。

  而楚晏这个小男生,虽然心理变态了点,爱好特别了点。但是论起跟人相处的经历,那可就少的太可怜了。

  她就不信,改变不了他。

  而楚晏看着饭菜,又抬头看了看她,就看到了她这副纯良的笑容。

  谢谢老师!

  低头,吃饭!

  真蠢!这么蠢的女人反正也跑不了,倒不如让她多照顾我一段时间,省的每天要面对油烟。

  这孩子,是把她当成煮饭婆了。

  不过,也再次打消了杀她的念头。

  还真是个善变的孩子!

  叶小白笑着说:那就说定了,明天我带你去理发。我们顺便出去逛一逛,多出去走走,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

  她也看得出来,这孩子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却很喜欢她的照顾。所以,她要多陪伴他,一点点的改变他。

  而楚晏说:老师,我已经十五岁了,可以自己去理发。不用麻烦你了。

  叶小白坚持说:还是我陪你去。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万一你被人拐走了怎么办?而且,你感冒也没完全好,还是有人陪着比较好。

  楚晏表面上当然说不过她,也没再坚持。

  但是心里想的是,要让这个蠢女人跟着去理发,明天一定丢脸死了。

  叶小白只当没看见气泡里的内容,依然笑的很温暖。

  在这里待了一天,楚晏吃过饭后,她陪着他看了一会书,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聊。

  不管说什么,楚晏都能接上两句,跟他聊天也是挺有趣的。

  叶小白几次想套他的话,让他的本性显露出一些,但都没成功。

  这孩子警惕心很重,看似漫不经心,但其实一直都在演戏,演技也挺精湛的。

  他以后要是不做杀人狂,倒是可以去当演员。

  吃了晚饭,又帮他把家里收拾干净了,她才准备离开。

  楚晏送她到门口,让她回家注意安全,看着她走远了,才关上门。

  又是一夜乱七八糟的梦,叶小白第二天依然起了个大早。

  来到这里后,作息调整的很规律,她觉得精神都好了很多。要是以前,这个时间,她是绝对起不来的。

  还是早早的出门,在楚晏家小区外面的早餐店买了两大份早餐,才往他家里去。

  这两天她来的都很早,楚晏这时候也是刚刚起床。

  进门后,习惯成自然的又摸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发给挠乱了,显得更可爱了很多。

  早啊,楚晏!

  因为她每天都这样摸,这孩子显然已经习惯多了。虽然依然在心里嫌弃吐槽,但已经能忍住不暗地里翻白眼了。

  林老师,早啊!他还是礼貌的说着。

  叶小白熟门熟路的去厨房拿了餐具,把早饭摆好,等他下楼来,一起吃早饭。

  楚晏对吃的东西很挑剔,尤其在乎美感。

  而叶小白只在乎味道,至于美感,差不多就可以了。这是吃的,又不是拿着看的。

  所以,每次一起吃饭,她都会微微抬头往这边看着。看这孩子是怎么在心里吐槽她带来的早饭,看他嫌弃的境界能高到什么程度。

  吃过饭,楚晏已经能自觉地去收拾餐桌,顺便把餐具都洗干净擦干,放回橱柜里。

  而叶小白就帮他打扫打扫沙发,然后准备好了出门。

  你有喜欢的理发店吗?我们可以先去你喜欢的店。她检查了一下包,看要带的东西有没有都准备好。

  楚晏说: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我一般都是在学校附近,或者在小区外面的理发店剪头发。

  对于他来说,表面上的外形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喜欢的,还是肌肤的质地跟肌肉的纹理性。

  叶小白说:那我们就先去小区外面的理发店看看。要是技术不好,再换一家店好了。

  他们这个小区不远处就是一条商业街。这个小区也是闹中取静,位置极好,所以房价也是高的很。

  楚晏没什么意见:好,那就麻烦老师了。

  等他过来的时候,拿了自己的包也准备出门。

  而叶小白直接把他拉过来,然后伸手,摸上他的额头。

  她身上的馨香气味,闻起来让人很舒服。

  楚晏跟她个子差不多,还稍微高一点,微微低头,刚好看到她的眼睛。一双很清透,很漂亮的眼睛。

  这个女人也就只有一双眼睛还能看了。

  只是,总这样随便摸他的头,把他当什么了?

  叶小白把手收回来,笑道:好了,今天没发烧。不过我看你吃饭的时候,动作很慢,是不是嘴巴里还有些发炎?

  楚晏愕然了一瞬,接着点头说:嗯。

  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细心。

  叶小白把他的消炎药找出来,让他吃了消炎药,降温药就不必吃了。

  楚晏也很乖顺的吃了药,一点都不反抗,还很享受的样子。

  两人一起出门,很快就走到小区外面。

  这时候,理发店也才刚开门没多久,理发师还在外面打扫卫生等。

  楚晏指了一家理发店,说:我上次就是在这里理发的。还买了会员,充了一千块。

  一千块?叶小白咋舌,看看他,再看看那个正在外面摆放广告牌的理发师。

  一头杂毛,那头发看着就分叉很久了,好像一堆杂草,用最拙劣的技法胡乱堆在头上。

  那一千块,你用了多少啦?她问道。

  楚晏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用了五十块!

  叶小白把卡拿来看了看,说:就当是把钱拿去喂狗了吧。这个店,别再进去了。

  这种店,完全就是坑人的。也不知道这么精明的孩子,是怎么被人骗了的。

  楚晏把卡收回包里,很是乖顺温和的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接着,却是转头看了看那家店,脸上露出遗憾的神情。

  真可惜啊,本来办这张卡就是为了去那家店套近乎,好储备资源的。现在不能进去,只能过段时间再去了。

  叶小白看到了他的本来想法,吓了一跳。

  好险,要不是她非要拉着他出来理发,刚才那个艺术家造型的理发师可就惨了。

  走,我们换家店理发。

  叶小白赶紧拉了他的手,大踏步的往前走,往热闹的商业街去了。

  那边的店铺林立,而且店铺更迭非常频繁,不容易成为楚晏的解剖储备资源。而且,那边人员众多,这孩子也不好下手。

  叶小白觉得自己为了这些不认识的人,也真是操碎了心。

  她简直比超人还要忙。

  去了商业街,很快找到一家看起来干净清爽,没那么多花哨噱头的理发店。跟店主说了,帮楚晏把头发理的阳光又活泼一点。

  店主找出杂志,让她选发型。

  她看了看,选中了两款,然后让楚晏自己选一选。

  楚晏看了看,还是选了稍微内敛的那种发型。看着很老实,也很平常,中规中矩的。

  叶小白看了看,跟店主悄悄说了两句话,又指着照片做了解说。

  店主果然是个有经验的,很快听明白她的意思,就开始动剪刀了。

  很快,发型做好。楚晏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微微皱眉,并不是很满意。

  这个发型,有那么点张扬,前面的头发飞起,看着很外向。

  而叶小白走过来看了看,赞叹道:很好看,很帅气。楚晏,这个发型很适合你。你觉得呢?

  这个发型确实适合这孩子,只要他不隐瞒本性,那就是最贴切的发型。

  带出了他长相中阳光向上的一面,给整个人增添了很多的光彩。

  但这不是他喜欢的,楚晏只能笑了笑:很好。

  理了发出来后,叶小白还想带着带他在外面走走,免得他回去后,又一个人钻研那些解剖之类的东西。

  这时候,逛街的人也多起来,街道上开始慢慢变的拥挤。

  楚晏喜欢给自己找一些储备资源,好用作以后解剖。但却不喜欢跟人接触,更不喜欢人群中的那些各种混杂在一起的气味。

  于是叶小白就在他身边,时不时看看那个气泡,看着他矛盾的心思。

  一会,看上了哪个人,觉得可以杀杀看。

  一会,又觉得人家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杀起来没意思。

  后来又回头看看她,觉得还是叶小白杀起来最是有趣。

  这孩子,太挑剔了。

  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免得他再次下定决心杀了自己,叶小白只能帮他找点事情做。

  那边有娃娃机,我们去抓娃娃吧?

  说着,就直接把人拉着过去了。
 游戏厅里各种游戏机都有,很是热闹,挤满了放假出来休闲的年轻人。

  叶小白拉着楚晏进去后,一点也不突兀。

  而楚晏一直微微皱眉,显然很不适应这样嘈杂的环境。

  要不是叶小白一直拉着他,恐怕他早就冲出去了。

  叶小白喜欢玩游戏,更喜欢的是抓娃娃机。她玩起来很有一套,曾经把屋里摆满了抓来的各种玩具。

  后来因为觉得收拾房间太麻烦,就把那些娃娃全都拿去送人了。

  楚晏被她拉着过来,看着那里面奇形怪状做工拙劣的玩具,心里很是厌烦。

  但是叶小白拿了游戏币,塞进机器里,让他抓一个试试。

  老师,我不会!他拒绝了,不想碰那个被很多人摸过的操纵杆。

  叶小白就让他站在一边:我给你做个示范,你肯定会喜欢上的。你才十五岁,不能只学习啊。放松放松,我们明天再努力,行不行?

  楚晏看她一脸热情的鼓动自己,心里暗骂着蠢女人,但还是点了点头。

  叶小白还伸手摸摸他的头:乖!这才对啊。

  然后,就抓着操作杆,开始慢慢的移动方位。

  楚晏在一旁看着她认真的脸,倒是觉得比那娃娃机还有意思。

  她很少会露出这么认真又轻松的样子。

  就算她掩饰的很好,但是他看得出来,在他家里的时候,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很紧绷的。

  她在担心着什么。

  楚晏想了想,毕竟是在雇主家里,应该是怕做的不好被解雇。

  就在这时,叶小白惊呼一声:差一点就抓出来了。

  刚刚还夸下海口给人家做师父的人,第一次就可耻的失败了。

  楚晏的气泡里写着大大的两个字:真蠢!

  叶小白的倔强劲被激发出来,非要抓出个娃娃不可。总不能在这个熊孩子面前丢脸。

  游戏币再次扔进去,操纵着方向感移动,找准位置,下手。

  啪!

  再次失败!

  不行,再来!

  是这个机器有问题。

  叶小白被这里的机器气坏了,连着换了十台机器,游戏币花出去一大把,可一个娃娃都没抓出来。

  看着手心里最后一个游戏币,她觉得是这个游戏厅跟她有仇。

  楚晏的气泡里已经不屑于说她蠢了,直接是一串省略号,代表着对她的鄙视。

  叶小白郁闷不已,看着手里唯一一个游戏币,很是不甘心。

  她把那个游戏币递过去:给你玩吧。

  楚晏看着那个被她抓出汗的游戏币,并不想拿。

  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个男人戏谑的声音在后面传来:美女,你想要娃娃,我帮你抓啊。我最擅长抓这个了。

  叶小白回头看去,发现是个年轻男人,大概二十多岁。

  长得本来还不错,但却带着吊儿郎当的气质,给那个好相貌生生减掉了一半的分。而且,身上还有些酒气。

  偏偏他还自认为自己很帅的对着叶小白挑眉:来,我帮你。

  说着,伸手去拿叶小白手里的游戏币。

  这年头,竟然还有跑到游戏厅里追求女孩的。而且,还是用这么生硬的开场白。

  叶小白还没想到怎么拒绝,那个游戏币却被楚晏拿走了。

  我试试吧。

  他顶着一串蠢女人的嫌弃吐槽,走到一个娃娃机前,就那么把硬币给塞了进去。

  那个年轻人有些生气,大声说:小子,你想帮你姐姐,也得早点出手。我就不信你能抓出来。

  楚晏本来没理会他,这时候突然转头迅速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嘴角扬起一抹笑。

  这笑看着很浅,却带着说不出的怪异。

  那个年轻人被看的愣了一下,小声嘟哝:小屁孩看人真不舒服。

  而叶小白看着这个不知道要怎么死的男人,也是无奈的很。

  楚晏看他那一眼之后,气泡里就显示了他对这个男人的身高体重还有脂肪比率的分析,还有对他身上气味的判断。

  然后,得出了结论,这个人,可以杀!

  去掉酒味后,倒也没那么难闻。

  幸好只是个陌生人,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她倒是不用担心楚晏会把他当成储备资源。

  而楚晏此时正认真的操纵着操作杆,一点点的找准位置。接着,迅速下手。

  就在叶小白诧异的目光中,那个娃娃竟然被抓了起来,顺利的到了出口。

  哐当一声!

  娃娃掉了出来。

  而楚晏没有拿,只是看了看叶小白,示意她拿走。

  叶小白也是醉了,她玩了这么多次都没抓出来,竟然被这熊孩子一次就成功了。

  送给我?她问道。

  楚晏嗯了一声:老师不是喜欢吗?就送给老师吧。

  叶小白很是欣喜,想摸摸他的头,又想起是在外面,还是给这孩子留点面子的好。

  笑着去把娃娃拿了起来,再次对他表示感谢。

  楚晏笑着说没什么,又瞥了那个年轻人一眼。

  不算很高,也不胖,看起来也没什么疾病,解剖出来应该可以做成很漂亮的标本。

  他在心里盘算着,想着怎么把这个人骗回家里去。

  而那个年轻人本来都觉得意兴阑珊要离开了,看到他这个眼神,顿时觉得他是在挑衅。

  他看了看叶小白,又看了看楚晏,问道:你们不是姐弟?

  楚晏嗯了一声:这是我的老师。

  年轻人再次打量二人,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师生恋啊,有意思。小弟弟,你毛都没长齐呢,应该找你的同龄人恋爱。这个,让给哥哥吧。

  叶小白就在旁边站着,听了他的话,只觉得这人真是会作死。

  他以为楚晏是个小白兔,好欺负。却不知这小白兔正磨刀霍霍,想着解剖了他怎么把不要的材料扔掉呢。

  她上前拉了楚晏,说: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

  楚晏有些舍不得,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好的材料,就这么走了,真可惜。

  而那年轻人也是拦住了他们,对着叶小白笑道:美女,这么小的毛孩子,没什么经验的。不如,你跟我去玩。我知道一个地方,好玩的可多了,保证刺激。

  说着,还挑挑眉。

  叶小白直接拒绝了:对不起,我还有事,不想出去玩了。请让开。

  她已经尽量的礼貌了,但是年轻人很明显是听不太懂别人的意思。

  别啊。这么个小毛孩子,真的没什么意思。跟我走,我带你去玩。年轻人接着说。

  然后,对着周围的几个年轻人使了个眼色。

  原来,那几个人是他一伙的。

  怪不得这人这么有底气,原来是有同伙的。

  那几个年轻人围了过来,同样戏谑又吊儿郎当的模样。而且,都是浑身带着酒气。这才一大早,就喝醉了酒,倒有可能是宿醉还没回去的。

  喝醉酒还没睡好的人,最容易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叶小白警惕的说:你们想干什么?

  那个年轻人指了指楚晏:你,识相的话就滚蛋。这个美女归我们了。别怕,我们只是带着她出去玩一玩,不会做什么的。

  他让楚晏自动离开,手几乎伸到楚晏的鼻子上。

  刚才楚晏看他的眼神实在让他不舒服。加上楚晏长得一脸好欺负的模样,就更让那人觉得很想打他一顿了。

  有的无聊的人,欺负人,就是没什么理由的。

  而楚晏看着这群人,数了数,又迅速衡量了一下彼此之间的力量差距。

  据说,正当防卫是不会判刑的。

  楚晏很是兴奋的想着,接着把叶小白挡在后面,挑衅般的说: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让开的。

  这句话其实是暗示性的话。

  里面的重点是打死我这三个字。

  这不是让人别动手,而是鼓励刺激对方打死他。

  而那几人很明显就听到了这三个字,然后猛地失去理智,就冲了过来,还喊着:那我们就打死你。

  叶小白被楚晏挡在身后,虽然看不到他的神情,但却感觉到他浑身都散发着嗜血和兴奋的气场。

  她暗叫一声惨了,这个熊孩子恐怕真的要在街上动手了。

  接着,她就看到了气泡中,楚晏的简单计划。

  原来,旁边有个卖切糕的摊子。他打算先做出被打倒的样子,然后恼羞成怒,去抢了那把刀,来做出自卫的样子。

  不过是一场很小的流氓挑衅,却要演变成流血事件了吗?

  叶小白不同情这些流氓,他们平时不知道欺负过多少人,做过多少讨厌的事。虽然他们做的坏事都构不成犯罪,但也不代表他们就是无辜的。

  但是,就算这些人应该受到惩罚,也不该是楚晏来动手。

  这个孩子的手,不该因为这些无聊的人,而弄脏。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要这孩子见过一次血,真的亲手切过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就会沉沦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叶小白这一刻也不知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解救这个熊孩子,一把拉开楚晏,冲了上去。

  嘭!

  只听见一声拳肉交接的声音,最前面那个年轻人直接被打的倒在地上。

  叶小白还挥着拳头:让你欺负我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