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4个一起上我 朋友的闺蜜免完整版

叶小白以前最鄙视的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只护着自己孩子的人。

  现在,她就要把这种泼妇的本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们怎么回事?眼睛往哪里长的?为什么要推我弟弟?你看看,腿都摔破了。

  她胡搅蛮缠的训斥着那两个少年,指着楚晏那只擦破了一点点皮的膝盖,说的极其严重。

  在街上碰瓷的人,也没她这么不要脸的演技。

  楚晏全程看着她,也没有阻止。

  只是一脑袋的乱码,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那两个少年争辩道:阿姨,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推他了?你是不是瞎了?

  但是叶小白就是不管他们说什么,就认定了是他们欺负了楚晏。

  那两个少年最后恶心的受不了,直接拿着球跑了。

  叶小白还在后面喊着:喂,别走啊。你们还没道歉呢。

  两个少年跑的更快了。

  叶小白确定,这两个人下次再看见楚晏的时候,绝对是避之唯恐不及,绝对不会跟他有更多接触了。

  太好了!

  尽管心里被人鄙视了,但是少年,姐姐可是救了你们啊。

  她弯腰,扶着楚晏起来,有些惭愧的说:你别怪老师。老师刚才只是太紧张了,怕你受伤,才那么激动的。

  楚晏微微笑着:老师,没关系。只是,刚才不是他们推我的,是我自己跌倒。

  这个女人,好像泼妇一样。

  果然很蠢!

  不过,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他竟然觉得,刚才她还挺帅的。

  挺帅的?

  叶小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孩子竟然觉得她不讲道理维护他的样子很帅?

  这个年龄的孩子见到有人这样做,难道不是应该觉得丢脸吗?

  她想了想,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也对,看到大人做出毁三观的事,会觉得丢脸的,那是三观正常的人。而这个孩子,三观早就歪到天上去了。

  老师刚才的样子很丢脸,是不是?她做出很愧疚的样子问道。

  楚晏腼腆的笑了笑,只是心里却不觉得丢脸。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光觉得这个蠢女人刚才的样子很帅,心里还有种奇怪的感觉。

  似乎,从来没有人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维护过他,就连他的父母也不曾这样做过。

  叶小白一瞬间,终于找到了他的弱点。

  这孩子缺少关爱,所以对别人的关心很在意也很渴望。不管那关爱到底是不是会对别的人造成伤害,会不会违背这个世界的道德规范,他都不在乎。

  他本身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介意周围人的目光。

  叶小白知道,自己可以从这一方面做突破点,给这孩子换一个爱好。

  没想到自己的泼妇之举,竟然带来了意外收获,真是赚到了。

  楚晏的腿上根本没有什么伤,但还是任由她把自己扶回去。

  这个女人的手很暖,身子很娇小,还不如他高大。虽然没有擦任何护肤品,但是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清香气味。

  楚晏想着,这大概是妈妈身上特有的气味。

  叶小白看见了妈妈这两个字,有些无语。

  她只比他大八岁而已,怎么就成了他的妈妈?

  而且,她本身长相清纯可爱,不管谁看见了,都觉得她很萌好吗?这种萌萌哒的小仙女可是她的特有标签,怎么就成了一个熊孩子的妈妈了?

  不过,又想了想,妈妈就妈妈吧。最起码,这孩子对她的印象已经有了些改变。这对她来说,是十分有利的。

  两人回到楚晏家,叶小白问医药箱在哪里,她好帮他消消毒。

  虽然只有很小的擦破皮,但还是消消毒比较好。

  楚晏指了指书架。

  她过去拿了医药箱,要打开的时候还迟疑了一下。也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在里面藏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这个?为了确定,她还是问了问。

  楚晏点头说是,她才打开看了看,才拿过来。

  幸好,打开后里面是很平淡的医药箱,没什么特殊的。

  打开碘伏瓶子,直接拿着棉棒在里面搅了搅,给他涂在伤口上,就这么抹了几圈。

  楚晏一直微微笑着,对她表示感谢:老师,其实我自己来就行,真是麻烦您了。

  气泡上却在骂着她蠢蛋,连消毒都不会。这么蠢的女人,究竟是怎么长大的?

  叶小白抬头看看他,刚好看到了他对自己的鄙视。手下微微用力,这孩子疼的皱了皱眉,但还是什么都没表示。

  只是那蠢货几个字连着出现,直接刷屏了那个气泡。

  蠢货叶小白给他消毒之后,又拍拍他的头,说:老师先回去了,你晚上要乖,别乱跑啊。

  楚晏呵呵笑着:老师放心,我不会乱跑。

  但心里却在嫌弃她像摸小狗一样摸自己的头,不知道男人的头不能碰吗?

  叶小白故意又摸了一下,气的他头上又开始刷屏蠢货两个字,才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刚好看到隔壁的大汉带了个女人回来。

  那个女孩粘着他,一直在问他一年能赚多少钱之类的,看起来更感兴趣的是他的钱而不是人。

  大汉却很得意,说了个极夸张的数字,引诱她跟自己进屋。

  叶小白摇了摇头,直接离开了。

  NPC都这么毁三观,果然是这个游戏有问题。

  当天晚上回去后,叶小白就在网上找视频,学习了正确的消毒方法。

  原来她不该把一根用过的棉棒再次插进碘伏瓶里,这样整瓶碘伏都会被污染。

  而且,消毒的时候,是由大往小范围涂抹。而不是越涂抹圈子越大,还抹的乱七八糟的。

  原来,她真的做错了那么多。要不是这孩子鄙视她,她还真没注意过这些。

  跟这孩子接触多了,倒是能学到更多有趣的知识。

  看他的医药箱整理的很简洁又实用,除了有个性的影响,想来也跟他独自生活有关。

  一个人生活,就算受了伤,也只能自己清理,所以他一个孩子才会这么多的生活技能。

  这也是她造成的,对这孩子也更多了些愧疚。

  晚上睡觉之前,看了看天气预报,晚上会有大雨加四级大风。

  她常年一个人住,每次天气不好的晚上,都会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孤立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工作一整晚,好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想了想,就给楚晏发了条信息:把窗户关好,晚上不要出门。要是害怕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楚晏收到信息后,过了好一会才回复消息:知道了,老师,谢谢。如果老师害怕的话,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叶小白回复了好字,就去睡了。

  半夜的时候果然开始刮风下雨,外面风雨呼啸,很是吓人。

  在这种陌生的环境里,她更是睡不着,干脆起来刷手机,看看这个世界都有些什么事情。

  自从来到这里,一直都在忙碌,她还没时间了解这里呢。

  看了看,跟她之前的现实世界倒是没有多少不同,只是这里的人长得更好看一些罢了。

  毕竟是游戏世界衍生出来的,人们的颜值当然更高。

  而且,这里比她之前的世界要复古了一些,保留了一些被时代抛弃的东西。

  叶小白想着,等有时间的话,去看看也好。

  看了一会,困的受不了,最终还是在风雨声中睡了过去。

  而楚晏也没给她打电话,也不知他会不会害怕这样的风雨夜。

  第二天一早,风雨已经停了,只是天气还是有些阴沉,看着随时都会把那乌云倾泻下来。

  叶小白起来吃了早饭,还多做了一份,用保温盒装了,带着去了楚家。

  虽然昨天没睡好,但她今天起的却反而早了些。

  到了楚家的时候,楚晏才刚刚起床。见到她这么早就来了,还很诧异。

  老师,你怎么这么早?

  不是怕下雨天吗,难不成是吓的睡不着?

  叶小白没管他心里的吐槽,只是也明白了,看来他是不害怕风雨交加的夜晚的。

  我闹钟定错了,就早起了些。我做了早饭,看看喜不喜欢。

  既然这孩子把她当成妈妈一样的存在,那她就暂时当好妈妈般的老师这个角色,一点点的改变他。

  或许,这样的关心,能改变楚晏偏激的心理。

  而楚晏看着她带来的三明治跟煮鸡蛋,笑了笑:谢谢老师,看起来就很好吃。

  完全忽略了他头顶上显示的对这早餐的嫌弃想法,叶小白把早餐塞进他怀里:喜欢就多吃点,老师中午做好吃的给你吃。

  进了屋,趁着他去洗漱和吃早餐的时间,她帮着他把楼下客厅跟餐厅打扫了一遍。

  楚晏的家里很干净,打扫起来也很容易。

  他坐在餐桌边,看着那堆早餐,拿起一个吃了一口。心里满是嫌弃的想法。

  能把早餐做得这么难看,这也能算个女人吗?

  还有这鸡蛋,都煮裂了,真是破坏了美感。

  这三明治里夹着的是什么,生菜吗?谁会在三明治里夹上生菜?

  尽管他在心里疯狂的吐槽着这些早餐,但还是在叶小白慈爱的目光中,把他们全都吃掉了。

  叶小白还夸了他两句,又故意伸手摸摸他的头:乖!

  这孩子,要是把心里的想法全都说出来,也会是个极其毒舌的孩子。

  还是现在这样把吐槽的话憋在心里,最可爱了。
上午的课依然过的很快,叶小白在努力做一个好老师。

  而楚晏在努力做一个好学生。

  他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成绩不顶尖,也不会太差。错的题目很少有因为马虎错了的,偶尔能做出最难的题目,有时候又故意装作不会做。

  而且,他在听讲的时候总是特别认真,时不时的给予回应。

  这让教他的人,都会有种成就感,一种被恭维的感觉。

  相信他的老师,应该也都很喜欢这样省事的学生。

  学习成绩不算差,也不会闯祸惹老师操心。这样存在感少的孩子,哪个老师不喜欢呢?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假象。

  楚晏一边听她讲课,一边在心里嘲笑她。

  一会嘲笑她解题用的办法太老套了,一会又讥讽她的字写的太丑。大概是压抑了太久,所以他内心活动丰富的让人应接不暇。

  叶小白故意凑的距离他近了点,好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字写的是丑还是潇洒。熊孩子,行书都不认得,竟然敢说她的字丑。

  可是,当她靠近后,楚晏的神情顿时僵硬住。

  叶小白疑惑的抬头看去,刚好看到他头顶上两个字:好香!

  本以为他是觉得自己身上的体香气味好,可谁知道,接下来的内容就吓得她躲远了点。

  不知道她的血液是不是也这么香。女人的血跟男人的血是不是气味也不同?真想打开她的静脉血管,慢慢的闻一闻。

  这个熊孩子,又犯病了。

  叶小白做出有些累了的样子,说:你先自己想一想,我去一下卫生间。

  说着,就直接起身走了。

  关上卫生间的门时,还能看到他头顶气泡里写着:真可惜,还是下次吧。

  好吧,这孩子的病是间歇性的,又躲过一次。

  从卫生间出来,决心不再离这孩子太近了,免得他又研究她的血管或者肌肉等。

  又过了一会,已经是中午十一点。

  叶小白起身说:你先把这两套试卷做了,我去买菜,中午做好吃的给你吃。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楚晏笑了笑:谢谢老师,我自己做饭就好,或者叫外卖也行。

  他心里想的是,这女人做的饭能吃吗?看她长得虽然不错,但是活的太糙,肉都切不好,做得饭会不会有毒?

  为了证明自己做得饭没有毒,叶小白也一定要做饭给他吃。

  别吃外卖了,总是吃外卖对身体不好,包装也污染环境。

  说完,就拿了钱包开门出去了。

  还是去小超市买了菜,回来的时候,隔壁那个很闲的大汉就坐在自己院子里,斜眼瞄她。而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正在帮他按摩,按的他一脸享受。

  叶小白直接当做没看见,轻松走了过去,进了楚家。

  先把米饭做上,然后洗菜切菜。

  两个菜一个汤,很快就做好了。

  叶小白不是不会做饭,只是懒得做而已。她做得饭菜味道也还不错,不是很好吃,但也绝对不会难以下咽。

  只是,当楚晏过来,站在桌边的时候,气泡里显示的是满满的嫌弃。

  菜切的那么丑,肉切得好像疯子砍的一样,这个女人是认真的吗?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点。快尝尝老师的手艺,不喜欢的,下次就不做了。她拉着楚晏坐下,然后把筷子跟碗递过来。

  楚晏只能坐下,接过碗筷,然后笑着说:老师太客气了,辛苦啦。

  然后看了看那两菜一汤,伸着筷子,犹豫了一下。

  西兰花跟切得乱七八糟的肉都不是他喜欢吃的,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吃西兰花。

  最起码这个菜的卖相还可以。

  叶小白一直盯着那个气泡,故意在这时候说:多吃点肉,你一个男孩子长这么瘦,得多补一补。

  说着,就拿着公筷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有肉还有菜,营养均衡。

  作为一个温顺又听话的孩子,楚晏只能接了那些菜,然后还要笑着说:谢谢老师。

  然后,艰难的夹起最近的一块肉,像吃毒药一样塞进嘴里。

  接着,机械的嚼了嚼。

  意外的,味道还不错。虽然卖相实在惨不忍睹,但是味道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下咽。

  叶小白看到他的反应,笑道:怎么样?还可以吗?

  楚晏笑道:味道真的很好,老师你真贤惠,以后谁娶了你,一定很幸福。

  呵呵,才怪!这种笨蛋,谁会娶?

  叶小白看着他在心里吐槽自己,又夹了他最不喜欢的西兰花过去,让他多吃蔬菜,营养均衡。

  尽管心里对这顿饭菜疯狂吐槽,在心里嫌弃不已,但是楚晏也一直没停下筷子,竟然还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等吃完饭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吃撑了。

  这种事情太奇怪了!

  而且,自从这个蠢女人来了之后,他似乎就没再吃过外卖之类的东西。

  吃过饭,楚晏帮忙把碗筷收回厨房,客气的说:老师,我来洗碗吧,你去休息休息。

  叶小白也真的没客气,依然习惯性伸手摸摸他的头:好啊,我先去看看你做得试卷,下午好给你讲解。

  等她走到客厅坐下了,楚晏还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不是要好好表现吗,怎么不客气着说自己洗碗了?

  叶小白才不要做那么多,要是让这孩子觉得她做什么都理所当然,那他就感觉不到她的好了。

  对这孩子的好,就是得若即若离的,偶尔好一点。要不然习惯成自然,就没有什么效果了。

  楚晏洗过碗,叶小白也把试卷改完了。

  而桌上还放着一盘水果,切的很漂亮,上面还插着牙签。

  这样吃起来很干净,不会弄的满手都是果汁。

  这对有强迫症跟洁癖的楚晏来说,是最好的食物。

  吃点水果,然后去休息一会。说着,把盘子往他那里推了推。

  楚晏吃了一块,心情果然也好了一些。

  这个女人,还算有点眼色。

  下午上完课,叶小白也不敢提议出去散步了。她真怕这孩子再看到别的人,会把那些人设定为解剖储备资源。

  倒是楚晏自己提出来:老师,我们出去慢跑吧。这样可以锻炼身体。我觉得昨天出去散步后,身体轻快了很多。

  气泡里却显示,他想出去侦查整个小区的环境和人,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做解剖后备资源储存起来。

  之所以一个人不去,是因为在大白天,每天独自一人出去闲逛,太容易引人瞩目。而晚上出去,外面却没什么人了。

  所以,趁着下午跟叶小白一起出去,是最好的选择。

  叶小白差点捂住脸,暗骂自己蠢蛋。

  都怪她提议出去散步,竟然給这孩子找到了新世界的大门,成为他寻找可杀目标的途径。这解剖储备库,竟然还扩张了。

  而楚晏今天为了出去跑步,下午休息后下来的时候,还特地换了运动装。这会儿他自己去门厅换了运动鞋,一副准备就绪的模样。

  叶小白正在想办法阻止他,看到他换鞋,立刻说:可我今天穿的皮鞋,没办法跑步。

  而下一秒,楚晏已经从柜子里拿出一双鞋:老师,这是我之前买的鞋,买错了一直没穿。应该跟你的鞋码差不多。

  那是一双偏中性的鞋,男女都能穿。

  叶小白无奈,只能换了鞋,然后跟他一起出去跑步。

  看来要阻止这孩子,还真是任重道远。

  她得想办法做各种坏事,阻止别人跟这孩子接触了。最起码,在他彻底改变爱好之前,得阻止他单独跟别人相处。

  出去慢跑本来是很让人愉快的事,据说跑步的时候,血液加快循环,人的心情也会变好。

  这一点,在他们两人身上都没得到体现。

  叶小白一路心惊胆战,不断观察着他的想法,免得他产生了杀人的欲望,或者是看上了哪个好杀的目标。

  而且,还要时刻准备着化身泼妇,把那些潜在目标给赶走。

  这孩子长得温润又随和,给人第一印象很好,也很容易就能把人骗回自己家。

  只是,跑了一路,也没遇见楚晏满意的目标。

  他暗自打量着遇到的每一个人,不是嫌人家瘦了切起来手感不好,就是嫌人家胖了,切起来油太多。

  后来遇到一个不胖不瘦的,他都打算上前去跟人攀谈了,却又觉得那人有狐臭,切起来太臭。

  感谢那人有狐臭!

  叶小白本来都打算化身泼妇了,看到楚晏又接着往前跑,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着这孩子已经意兴阑珊了,她在后面说:楚晏,我们回去吧。第一天跑,不要跑太多,免得肌肉适应不了。

  楚晏闷闷的嗯了一声,就转回来往回跑。

  然后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闻到了她身上微汗味。

  即使跑出汗来,这个蠢女人身上依然是带着淡淡的清香味。肌肉依然年轻有弹性,看起来不会太干瘦也不会太油腻。

  选来选去,果然还是林菊花杀起来最舒服。

  楚晏眼里快速闪过野兽般的光芒,接着又低头掩饰住。

  而叶小白心里警铃大作,完了,这孩子被刺激大了,又开始想杀她了
  回到楚家的时候,叶小白正在换鞋,楚晏就在客厅里喝水。

  等换好后,她准备回家,却听这孩子说:老师,后天就是周末了,我想出去郊游,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这倒是好事!

  叶小白很赞同的说:好啊,出去转转也好。到时候注意安全啊。

  楚晏却是看着她,双眼有神,眸子黑的发亮:可是,我没什么朋友,一个人去太没意思了。老师,你周末如果没事,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他心里想的就是让她答应,所以叶小白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对劲的。

  想了想,便回答:好啊,刚好我也没什么事做。

  刚好跟着这孩子,免得他出去杀了人或者砍了人,惹下大麻烦。

  而楚晏又接着说:我知道一个山庄,风景很好,还可以垂钓,也很清幽。老师,我们就去那里吧。到时候,老师穿的休闲些,我们要在山里走一段路的。

  山庄!山里!

  叶小白顿时警铃大作,那不就是个偏远的地方吗?

  可不就是绝佳的杀人地点吗?

  她笑着说好,又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好的地方的?风景真的很好?

  然后,就见气泡上显示,那竟然是他之前偷偷用压岁钱买下来的私产。那个山庄在个偏僻的小山里,平时没有人去,旁边还有个大湖。

  湖很深,扔点什么东西进去,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出来。

  那简直是杀人抛尸的最佳地点。

  这个熊孩子,竟然真的准备对她下手了!

  果然,处于叛逆期的熊孩子,耐心几乎为零。亏的她还以为自己近期内是安全的呢。

  楚晏还笑着说:那是我无意间发现的,去过一次,那次旅行的经历至今回想起来,都念念难忘。

  叶小白猛然想起,有一次他出门,拍回来的照片就好像是个鬼宅一样的地方。

  那里跟他说的地方很像。

  而且,那座山附近有个小村子,因为偏僻,是处于半与世隔绝的状态。

  当时发生了一件凶杀案,警方过了很久才派人去草草调查了一番。后来尸体没人认领,似乎就随便埋在了山上。

  当时他拍的那些残肢断臂的尸体,莫非,就是在那座山上拍的?

  怪不得对那次旅行的经历念念不忘呢,可不就是让人印象深刻吗?

  看她不回答,楚晏的眸子更加深邃,轻声问道:老师,你不想去吗?我以为,你喜欢跟我一起去郊游的。

  说着,一脸受伤的神情,好像一头受伤的小兽,又被人抛弃了一般。

  这孩子演技一流,极其擅于伪装。这种眼神跟神情,对这个年龄的女性最有杀伤力。

  只是,对叶小白没什么作用。

  她还在考虑,去还是不去。

  去,说不定就挂了。

  万一这熊孩子到了那里不伪装了,直接把药剂和各种解剖大法都用上,她未必是对手。

  可要是不去,好不容易跟他建立起的一点信任感,就会都消失的荡然无存了。

  权衡再三,叶小白还是心一横。

  必须去!

  不把楚晏看好了,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老师当然喜欢跟你一起郊游啦。我只是在想到时候我们怎么过去。这样吧,你把地址给我,老师来做攻略,到时候也省事一些。

  叶小白和蔼的笑着,想顺手摸摸他的头,又忍住了。

  楚晏倒是大方的摆摆手:老师别担心,我有钱,到时候我们打车去。

  这么远,打车去,不太好吧?

  有钱的小孩真讨厌啊!

  有钱人家的小孩还是无所谓的说:没关系,我零花钱很多,不缺钱。

  于是,缺钱的叶小白只能任由他花钱包车了。

  本来她打算在去的路上做些手脚,现在也做不成了。

  而且,地址也没问出来,她想做点准备也什么都准备不了。

  回去后,把当时他拍的照片努力回想了许久,可也没想出跟那个地址有关的信息。最后想的头疼,只能颓丧的去休息。

  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也忘了问问这里的系统,如果她在这里被杀了,在现实世界是不是也就死了。

  叶小白试过好几次,想看看能不能把这里的系统面板找出来,问些问题。可她喊过,叫过,还试图偷偷的去摸楚晏头顶上的气泡,都没有任何效果。

  看来要跟这里的系统见面,只能是单向的。

  当天晚上又开始下雨,虽然不大,但也弄的空气都潮乎乎的,让人浑身不舒服。

  叶小白早上起来后,觉得有些凉,就又穿了个外套,免得感冒。

  下雨天坐公交也很麻烦,她就打了一辆车过去。

  幸好这个人设之前还有些钱,不然她都要坐吃山空了。

  到了楚晏家,开了门,却感觉屋里明显比外面还要凉。这种天气,冷气还开的这么大,很容易感冒的。

  叶小白看到楚晏正要准备做早饭,头发也没梳理,难得带了些呆萌的样子,看起来也可爱多了。

  她过去把锅铲拿过来,说:你先上去洗漱一下,我来做早饭吧。

  楚晏很乖巧的嗯了一声,又说:麻烦林老师了。接着,转身就要走。

  但是叶小白看他神情不太对,过去挡住了他,伸手摸上他的额头。果然,感觉有些热。

  你发烧了?她诧异的问道。

  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这孩子像是机器人一样,是不会生病的呢。

  印象中,别人养的宠物孩子都会生病,但是楚晏却从来没生病过。

  她一直以为,只要给他投喂就可以。

  也怪不得会把孩子养成这样。

  楚晏的神情看起来很是颓废,眼皮都抬不起来的感觉,但还是笑了笑:没事,只是有点烧,我已经吃过药了。

  谁知道,刚说完,叶小白却是一巴掌轻轻拍在他头上。

  不吃饭就吃感冒药,你的胃还要不要了?

  这孩子总是一个人生活,在生活常识方面缺乏的让人诧异。

  叶小白又拉着他去沙发上躺下,强硬的给他盖上被子,接着去把冷气拨回正常温度。

  从现在起,冷气不可以把温度调的这么低。今天不上课了,休息。

  楚晏就那么被她的大力气按住,躺在沙发上,裹上了厚厚的被子。

  有些燥热,他不喜欢这种要出汗的感觉。但是,那个女人的手也很热,可他却没有排斥。

  他也看过电视剧电影之类的,那上面有人生病了,就会被这样照顾。他从来没有被人照顾过,竟觉得这样还有些新奇。

  可就算这样,这个蠢女人也真是会多管闲事。

  发烧而已,他又不是没经历过。

  一个人躺在床上,吃了药,睡上一天一夜,就会康复了。

  叶小白忙忙活活的去熬粥,做一些病人能吃的东西,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气泡上显示的他的凄凉想法。

  虽然她给了他优渥的生活,却也导致他长期没有人陪伴,生活的异常孤单。

  这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也是因为缺少关怀,缺少爱吧。

  叶小白的愧疚心再次占据上风,觉得还是先把他照顾好才行。

  熬了粥,做了一点清淡的菜,摆好了才过去扶着他起来。

  楚晏一直没有睡,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她为自己忙碌。

  见她那么蠢的切菜差点切了手,熬粥的时候为了尝味道,还偷偷喝了一口,觉得这女人也是蠢的太厉害了。

  心里万分嫌弃着,但是坐在桌前的时候,看着那简单的做得太难看的饭菜,他还是拿起了筷子。

  叶小白让他慢慢吃,自己则是又把东西整理了一下,还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这感冒可大可小,不能随便乱吃药,我还是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楚晏的动作顿了一下,疑惑道:去医院?

  她还在找他的外套,说:对,去医院。别怕,我会陪着你。

  过了一会,楚晏才说:老师,小区里有专职医生,可以上门服务。

  叶小白的动作顿住,僵硬的回身: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小感冒也能上门服务?

  然后,这孩子果然又鄙视她了。

  这是高档社区,提供一点上门服务,不算什么。

  这女人真穷,竟连上门服务的医生都没见过。看来,就算杀了她,也不会有人给她喊冤了。

  楚晏一边嫌弃着,又喝了一口粥,微微皱眉。

  虽然不好喝,但也勉强可以凑合。在生病期间,就当她是免费保姆好了,等过几天再杀她。

  这般想着,一边把粥全都吃了。

  叶小白看他暂时取消了杀自己的计划,倒是觉得是意外之喜。

  看来这病中送温暖的举动,还是很有效的。

  按照楚晏给的电话,叫了医生上门来服务。

  没一会,医生就过来了,倒是也认识楚晏。给他做了检查,闲聊的时候问他爸妈是不是还没回来。

  楚晏心里不耐烦,闻着医生身上消毒水的气味,也觉得恶心。

  先不杀那个蠢女人,先杀了这个医生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打算跟医生开始攀谈,拉近关系。

  医生,你是……

  话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叶小白给抢了先:医生,你有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