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 新白洁性荡生活

从来没有人,会给他一整个羊腿,而且这个羊腿还是生的。

  不管这个蠢女人是出于什么目的送给他羊腿,但这个礼物都是他喜欢的。

  楚晏拿着散发着血腥味的生羊腿,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切割分解,而是疑惑,心里还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复杂的情绪又让他脑袋上气泡里的文字变成了乱码,叶小白根本看不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吧,我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回家。

  楚晏拿着羊腿跟着她走,还是走神了一会。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回过神来,说:老师,我们走东门吧。刚吃了那么多东西,我想散散步。

  其实是因为东门没有监控,就算有人走过,也不会被拍下来。

  叶小白无奈,这孩子,还想着骗她呢。

  好吧,那就走东门好了。

  反正就算走东门,她也有办法让楚晏打消杀她的想法。

  两人就这样怪异的拎着个羊腿,又沿着小区外面的围墙,往东门去。

  楚晏走路时不喜欢说话,脑子也跟放空了一般,只是看到什么东西,都会自动的想出这样东西的名字跟用途等。

  叶小白时不时看一眼他头顶的气泡,就好像在看百科全书一样,很是有趣。

  这会夜深人静,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

  两人安静的走着,只有叶小白时不时说两句话,而楚晏只偶尔嗯一两声,作为回应。

  好不容易进了东门,走回楚晏家,叶小白站在门口说:快进去,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再过来。注意安全啊。

  而楚晏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刚好站在她身后,挡住了她离开的路。

  他只要伸手或者用那根大羊腿砸一下,就能把叶小白砸进他家里。

  但是用羊腿砸太不具备美感了,所以他直接否定了这个方案。

  所以,他考虑的是,要不要把这个女人推进去,今晚就杀了她呢?或者把她囚禁起来,做几个实验之后,慢慢杀。

  这个女人看起来对药很敏感,是个很好的实验对象,一定能搜集到很多很好的实验数据。

  烧烤摊那里没有监控,一路走回来的路上他也看了,附近有线路在检修,监控并没有打开。

  也就是说,只有人看到叶小白来了他家,也看到她走了,却没人看到她又回来了。

  没有任何人能证明是他动的手。

  绝佳的机会,要不要动手?

  楚晏在考虑。

  这一天,他过的其实很愉快,这些愉快似乎都是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他从未在一天内发生过这么多或者有趣或者又让他烦躁的事。

  这个女人,真的很有趣。

  楚晏往旁边侧了侧身子,让开了通道:林老师,晚安。很期待明天上课。

  还是继续观察,一定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这个女人会像小幼苗一样,慢慢的长成让他杀起来更有趣的实验品。

  而叶小白笑了笑:晚安。

  接着,从他身边从容的走过去,又回头摆摆手,才走向小区门口。

  刚才楚晏的心理活动她完全看在眼里,但她什么都没有做,就是想看看这孩子最终会怎么做决定。

  很好,虽然他刚才差点就动手了,但最终还是改变了决定。

  这说明,这孩子还是很有自控能力的。

  叶小白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也没再看什么,早早的上床休息。

  跟那孩子一整天都在斗智斗勇,也是很费脑子的。

  这一夜自然是做了一晚上的怪梦,一会梦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楚晏拿着手术刀站在旁边。一会又梦到楚晏驾驶着奇怪的宇宙飞船,把整个游戏都给炸了。

  游戏界面用她最喜欢的声优大神的声音,在后面追着她叫骂。

  你毁了这个世界,还将毁掉现实世界。你是罪人!你是罪人!

  叶小白被追的无处可逃,猛然回身,一拳打在那个欠揍的游戏界面上。

  老子才没毁掉两个世界。

  可那游戏界面被打的支离破碎,还在叫嚣着:因为你歪到天际的三观,才会养出变态凶残的孩子,你的错,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

  叶小白大喊着猛然坐起身,被这怪异的噩梦惊出一身冷汗。

  坐在床上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她反应了一会,才想起来,她进入了游戏世界。必须把那个变态的孩子纠正过来,她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吓死我了。幸好世界还没毁灭!

  叶小白走到窗边看了看,悲催的看着卖早餐的摊子变成了报刊亭,郁闷的只能自己做早饭了。

  这年头,竟然还有人在游戏里设计报刊亭!

  真是够复古的!

  为了美味的早中晚餐加宵夜,还有她的动漫周边等现实生活,她也得早点把那孩子纠正过来。

  洗漱换衣服,吃早餐,终于忙活完,坐上公交车去给楚晏上课。

  这次按门铃才一分钟,楚晏还没开门,不远处的那个大汉倒是开了门,还跟她热情的打招呼。

  美女,又来看那个小崽子?

  小崽子?

  叶小白微微笑着:他是我的学生,很礼貌的孩子。

  大汉却根本没看出她生气了,还在说着:这个年龄的小孩,看起来乖,可其实很讨厌。我有时候看见那孩子,总觉得他笑的奇怪。你没觉得吗?给他上课很累吧?

  呵呵!叶小白只看着他笑,只是眼里满是冷意。

  这位自来熟先生,还真是一点都不会看人脸色。

  她回头看了看,要是让楚晏听到了他这些话,会不会产生杀了他的想法?

  千万别!她没有保护这种猥琐大汉的功夫。

  大汉说着说着,又指了指自己家:美女,有空一起喝一杯啊?我带你去兜风,新买的跑车,花了我三百万呢。

  呵呵,再说吧!叶小白敷衍了两句,心想熊孩子为什么还不开门。

  而大汉还在邀请着:走吧,别上课了。你赚多少钱,我给你啊。

  叶小白正想说她不稀罕这种钱,却听身后门响了。

  楚晏依然笑的阳光:林老师,你来了?快进来吧。

  这个蠢女人,连那种猥琐的骚扰都不会拒绝。是真的笨,还是欲擒故纵?

  叶小白对着他笑了笑,这孩子来的还真是及时,正好帮她解围了。

  进了门,把那大汉的窥探挡在门外。

  而楚晏关了门,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站在那里看了几眼。

  叶小白看了看他头顶的气泡,差点捂住脸。

  这孩子竟然在分析那个猥琐大汉的肌肉,想着从哪里分割最合理,用什么刀最方便,切出来的纹理最细腻。

  他还觉得,杀个猥琐犯,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警方应该感谢他才对。而且,那种猥琐的男人一定树敌很多,他不会成为怀疑对象。

  叶小白无奈走过去,也往外看了看:在看什么?

  楚晏随口说:老师,那个人经常带女人回家。我爸妈说他不老实,你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要是这个蠢女人毁在别人手上,杀起来就不好玩了。

  据说被占了便宜的女人会想死,他不想杀没有生存欲望的人。那样太无趣了。

  叶小白微微笑了笑,虽然关注点奇怪了点,但也算是关心她了。

  老师知道,多谢。不过那人你别看长得壮,其实没多少肌肉,肥肉居多。这样的人要是去抽脂,估计能抽出十几斤油。

  这孩子有点强迫症,还追求所谓暴力美感。

  所以,杀一个满身肥肉的人,流出来那么多恶心的油脂,对他来说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果然,楚晏听了她的话,又深深的看了那个壮汉一眼。

  老师,你怎么知道他满身油脂?

  这孩子,上钩了。

  叶小白无奈的说:老师可是女人,女人最关心的当然就是身材了。我减肥的时候,专门研究过这些。

  楚晏哦了一声,心想这女人还不算特别蠢。

  接着最后往外看了看,说道:老师,你的身材不算很胖,你不用减肥。

  虽然打消了杀邻居大汉的心思,但这孩子也太不会说话了。

  什么叫不算很胖?

  她本来就不胖!

  好了,别管别人了,来上课。对了,你早上吃的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

  楚晏也走了过来,说:吃了煎蛋三明治,还有鲜牛奶。老师你呢?

  人家吃的这么丰盛,而她只拿着面包随便夹上蛋而已。在健康生活这方面,还不如个孩子。

  老师吃了水果牛奶还有三明治,呵呵。

  楚晏倒是想了想,说:老师,你吃的什么水果?

  叶小白没想到他还要问,就随口说吃的橘子。

  楚晏头顶上立刻出现了蠢货两个大字。这让能清清楚楚看到的叶小白很不爽。

  老师你知道吗,橘子跟牛奶一起吃,会影响牛奶的消化与吸收。长期下去,不利于你的身体健康,还浪费了牛奶本身的营养。

  没有营养,太干瘦,就容易生病,那样杀起来的感觉就太不好了。

  呵呵,是吗?谢谢啊,下次不这么吃了。

  被这么奇怪的关心了,叶小白为了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还只能保持身材好,能让这孩子觉得杀起来有趣。

 找出楚晏所有的课本,叶小白根据他自己表现出来的学科缺点,开始给他设置课程表。

  既然这孩子想在她面前做出好孩子的样子,那她就满足他,也当个好老师。

  我们先把这些知识点都过一遍,遇到重点,再着重讲解。以后就按照这个课程表上课,一周六天,休息一天。怎么样?

  她想着自己上学的时候是怎么学习的,就把这个方法直接套用在楚晏身上。

  楚晏想了想,还仔细看了课程表,才答应下来。

  叶小白开始给他上课,先讲解了昨天做的几套试卷,把他的错误都讲了一遍,又出了几个习题给他做。

  楚晏一边应付着她的课程,看起来听的很认真。但其实在做题的时候,总是走神,一会想着手术刀的型号,一会又想到了侦查学里的内容。

  叶小白觉得光是盯着他头顶的气泡看,也能增长不少知识,简直太丰富多彩了。

  忙碌的一早上很容易就过去了,叶小白停下来的时候,就发现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半。

  不知不觉的,真快啊。该吃午饭了。

  楚晏还在做练习题,但却在想,午饭有什么,不就是一个人对着饭桌?

  一个人?

  叶小白看看这偌大的别墅,满屋的书籍,确实清冷的让人感觉孤寂。

  这孩子,过的也挺苦的。

  她决定留下来陪他吃饭:你想吃什么,老师给你做。今天让你尝尝老师的手艺。

  楚晏抬头说:不用了,老师。我昨天把那个羊腿切了,打算今天吃火锅涮羊肉。老师一起留下来吃吧。

  那条羊腿切起来确实不错,他切了一个小时,真是美妙的夜晚。

  叶小白想着那血淋淋的场面,都觉得恶寒。

  不过想到涮羊肉的召唤,点头:好啊。那你在家里,我去小区的超市里买点青菜。

  说着,又想起来昨天还欠了他很多钱,就从钱包里拿出钱来还给他。

  楚晏看了看,说:老师不用客气,我不缺钱。

  钱对他来说,跟废纸没什么区别。

  叶小白给他设定的是家里很有钱,但却缺少父母的陪伴。因为她不喜欢处理人际关系,所以也懒得在游戏里给他设定朋友等。

  从这一点来说,他会长成这样,也是她害的。

  叶小白对这孩子有了一丝愧疚感,把钱收了回来:那好吧,我留着。以后来的时候,我会帮你买菜买肉来,免得你吃太多垃圾食品。

  楚晏笑着说谢谢老师,还很客气的说:老师,你对我真好,比我妈妈对我真好。

  他的那个所谓的妈妈,可是好几年也没回来看过他了。

  叶小白看着他,更加愧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你父母是爱你的,他们只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帮你成长。

  楚晏不以为然,但还是笑着说他明白。

  这样总是伪装的样子,想来也是很累的吧。

  叶小白没再说什么,先去把火锅底料煮上,然后出门买菜。

  小区里的超市不大,但是各种菜品很齐全,她很快就选了好几个种类的菜,还买了几个酸奶。

  去收银台付钱的时候,超市老板还说:没见过你啊,新搬来的?

  叶小白就笑道:我是来做家教的。

  那老板就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这时候,楚晏家隔壁的猥琐大汉也过来买烟,刚好看到叶小白,双眼一亮。

  妹子,来买菜啊?你还得给那个小崽子做饭?太辛苦了吧。走,跟我走,哥哥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都行。

  说着,还要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叶小白皱眉,轻巧的躲开了。然后拎着菜就走,不想跟他多纠缠。

  可是那个大汉却很执着,扔下烟钱,就跟着她往回走。

  妹子,别走的那么急啊。东西很沉吧,哥哥帮你拎着。

  不用了,谢谢。

  叶小白忍住了不耐烦,看看四周。如果这个人再这么纠缠下去,她就只能选择报警了。

  可那人还是很执着,自以为很潇洒的跟她炫耀着自己的钱财跟身材。

  在叶小白看来,他的钱财跟身材,都没什么看头。

  就像她跟楚晏说的,这人一身的肉,却全都是肥肉,看着就让人想吐。

  想着楚晏那说到肥肉就满是恶心符号的内部想法,她就突然觉得很想笑。

  那孩子,也比这个大汉有趣多了。

  大汉看她笑,还以为自己终于引起了她的兴趣,伸手就来拉她的胳膊。

  叶小白皱眉,看看四周无人,冷冷的说:放手!

  大汉猥琐的笑着:妹子,别装了。你做得这么辛苦,不就是为了钱吗?跟哥哥去吃顿饭,哥哥有钱。

  还真是自以为是到了极点,这种在游戏里就是个NPC的角色,竟然也这么神经又嚣张吗?

  她瞬间觉得是这个游戏出了问题,不是她的养成出了问题。

  她笑了笑,把菜换到左手上。然后猛然一拳过去,直接打在他的膻中穴。大汉嗷的一嗓子,疼的弯腰。

  而她趁机提起膝盖,给他下半身来了一记。

  大汉就倒在地上,彻底起不来了。

  别再惹我,否则,废了你。

  叶小白威胁后,又把菜换回右手,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了。

  被系统给坑了,又被楚晏那孩子刺激了一天,她一直觉得有一口气闷在心口。

  现在,终于爽了!

  回到楚家,屋里已经有了火锅的香气。

  看楚晏还在做习题,似乎没动过,她还是去检查了一下那锅底料汤。

  刚才走的时候,她吩咐了楚晏千万不要动锅。然后,在锅盖上洒了很少的一些淀粉。只要他动过这个锅盖,她就能看出来。

  仔细看了看,那些淀粉上一点痕迹也没有,他应该是没动过锅盖。

  什么时候开的?你看过锅里的水吗?她一边洗菜一边随口问着。

  没有!

  很好,心里想的跟说的完全一样,看样是真的没动过。

  叶小白这才放下心来,把菜都洗好切好,装在盘子里,一一摆在餐桌上。

  全都弄好后,叫他过来吃饭。

  又问他羊肉在哪里。

  在冰箱冷冻层!

  叶小白去冷冻层找了找,然后看到了在保鲜盒里放的整整齐齐的肉片。

  他切的肉纹理细腻,薄如蝉翼,而且每一片都是按照肉的纹理来切的,看着就像是艺术品。

  怪不得这孩子看不上烧烤摊上的肉串,跟他的手艺比起来,那烧烤摊上的肉串简直就是对肉的亵渎。

  这是你自己切的?她问出来后就后悔了,差点暴露。

  楚晏说:不是,是机器切的。现在网上有卖各种东西的,只要有钱,都能买到。

  这个蠢女人根本不网购,肯定不知道网上到底有卖什么的。

  叶小白点了点头:现在科技真发达。下次我也买一个,省的我自己切羊肉了。

  好啊,下次我帮老师买。

  至于这下次是什么时候,那就不知道了。

  叶小白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当然也不会追问,喊着他快点过来吃饭。

  楚晏迟疑了一下,才走过来。

  看了看桌上摆的两副碗筷,有些疑惑。他不太习惯家里有两个人,其实是很不习惯跟人一起吃饭。

  已经很多年了,他都是一个人,从没想过另一个人的陪伴。

  即使是吃饭,他也很不习惯。

  叶小白见他迟疑,更是感慨这孩子孤单太久了,都不会跟人相处了。

  伸手直接把他拉了过来,让他坐下,她就开始往锅里放羊肉。

  而楚晏一开始还在抗拒,可是看到她下夹羊肉的手法,顿时就忍不住了。

  他忍了忍,脑袋上蠢材几个字一直闪个不停,最终忍不住把肉跟筷子拿过去。

  我来吧,老师,你等着吃就好。

  说着,就拿着筷子一点一点往锅里放肉片。

  这个蠢女人把肉都夹断了,还真是笨啊,难道看不出这些肉漂亮的纹理都被她破坏了吗?果然,这些蠢人根本不了解解剖的艺术是什么。

  叶小白就看着他一边夹肉一边在心里嫌弃他。

  她很喜欢看到这孩子露出除了杀人之外的心理活动,觉得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是她可以利用挖掘,并加以改善的。

  肉只煮了几分钟,楚晏又快速的拿筷子把他们全都捞起来,放在叶小白的碗里。

  叶小白疑惑道:这肉熟了吗?

  楚晏的动作顿了顿,才说:熟了,这样吃味道才最好,老师尝一尝。

  不光不会下肉片,连怎么吃都不懂,蠢的太过分了。

  吃肉的艺术,就应该是还带着肉本身的血腥气才好。

  叶小白当然知道肉片怎么吃最好,她故意这么问,只是想看看这孩子有多少生活技能罢了。

  只是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喜欢吃有点生的肉。

  对血性的爱好已经延续到饮食中了吗?

  叶小白不好拒绝,只能把那些肉吃了,然后拿着公筷帮他夹菜。

  可是刚把菜送过去,楚晏却是微微皱眉,神情顿了顿。

  劣质烟味!

  这个蠢女人不吸烟,她跟男人接触过。

  楚晏微微低头,掩饰住眼里的探究。
 她不动声色的把碗递回去,让他吃。

  楚晏谢过她,过了一会,才问:林老师,待会要不要休息一会,再开始下午的课?

  叶小白想了想,又看看时间,说:好啊。你也睡一会,不能太累了。对了,等下午上完课,我们出去打球吧?也不能总在家里闷着。

  适当的体育运动,能发泄这孩子多余的精力,让他没这么多时间组织他的杀人计划。

  楚晏的神情僵硬了一瞬,直接拒绝了:老师,等这个假期结束我就要上高二了,必须抓紧时间学习。打球太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打球又累又臭,机械的运动和野蛮人的表现,蠢货才去打球。

  叶小白无语了,这孩子竟然这么排斥打球,还找了这么正当的理由。

  就是因为上高二了,才更得有一个好身体。你不趁着这几天多运动运动,等以后忙起来,生病了怎么办?

  她还是劝说着,就是要让他累起来,发泄他那多余的精力。

  而且,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开学了,她必须抓紧时间才行。不然把这孩子放回人群,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楚晏很明显排斥运动,甚至都不愿意掩饰这种排斥。

  叶小白本还着急劝说他,但是也怕引起他过激的反应,就说:你不喜欢运动过度的话,我们可以从散步开始。一会我们去小区外边的公园走一走,也当是锻炼了。

  他想了想,怕引起她的怀疑,才最终同意。

  可心里想的却是,真是个爱管闲事又一意孤行的蠢女人。虽然觉得杀起来很有趣,但也很烦人。

  楚晏又开始矛盾,想着是早点杀了她,还是再等等。

  对于他这种纠结矛盾的心理活动,叶小白看太多,都不在意了。

  只是愉快的吃着涮羊肉片,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免得他真的下定决心杀她,她也好做个准备。

  一顿涮羊肉吃下来,两人吃的浑身都热乎乎的。

  亏得家里的冷气开的大,她才没出一身汗。

  楚晏似乎很怕热,家里的冷气开的很大,弄的家里的温度好像停尸间一样。

  而且,他也很排斥出汗这种事,就连吃火锅,都要等凉了点才肯吃。

  这已经算是强迫症到一定程度的了,看来他就是喜欢冰冷的东西,比如冰冷的尸体之类的。

  吃过饭,楚晏就习惯性的去收拾桌子,刷碗刷锅。

  但是叶小白直接抢了过来,还拿着筷子顺手在他手上敲了一下,说:快去睡吧,我来收拾就好。

  楚晏被打了一下,却没生气,而是愣住了。

  他脑子里似乎有了那么一点遥远的记忆,就是小时候,爸妈还在家里的时候。那时候他很小,想要收拾碗筷,妈妈也是这样拿筷子打了他的手。

  小晏,你去玩吧,妈妈来收拾就好。

  叶小白还在忙着,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他想起了妈妈。

  她有那么老吗?

  这孩子!是不是想妈妈了?

  叶小白有那么一刻动容,这孩子一个人孤单长大,应该是很缺少爱和关怀的。也许她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老师,我去睡了,麻烦老师了。

  楚晏最终没再坚持,上楼去睡了。

  叶小白把厨房收拾好,又看了看冰箱和柜子里的东西。还好,虽然垃圾食品居多,但是只有食材跟调料,并没有什么药剂之类的可怕东西。

  看来这孩子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她去小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也没有睡着,只是闭目休息了一会。

  在楚晏的家里,她可不敢睡死了。谁知道那熊孩子会不会趁机干掉她,或者是给她下什么药?

  她在家里安逸了太久,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惊心动魄的日子,倒是觉得很有趣。

  过了没多久,就听到楚晏从楼上下来了。

  她也装作刚刚睡醒的模样,慢慢起身,还迷糊的往楼梯上看了看。

  结果,这倒霉孩子正在瞄着她脖子上的动脉,想着她的血是什么血型。

  他想看看每一种不同的血性,流出来的效果是不是也不一样,气味质感会不会也不相同。

  见到她突然醒了,楚晏立刻笑着:老师,下午好啊。睡得好吗?其实我给老师准备了房间,就在我的隔壁。

  叶小白伸了个懒腰,说:没事,这个沙发睡着也很舒服。

  她起身,把沙发收拾了一下,又去卫生间洗了洗脸,回来后就准备继续上课。

  而楚晏也洗了洗脸,很仔细的给自己的手擦了一种润肤油,才准备上课。

  叶小白看着他,他看着叶小白。

  两人都在笑,但都在心里觉得对方的行为奇怪。

  楚晏擦润肤油是为了保持手指的灵活跟精致,这样就不会把手弄的很粗糙,影响解剖跟实验时候的手感。

  他看着叶小白,觉得这蠢女人洗了脸竟然不护肤,活的简直太粗糙。

  也不知道对面的大汉是怎么看上她的,竟然还会调戏她。

  虽然长得确实小巧可爱,是很多种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但她各种马虎大意,让他对她形成了一种很深的鄙视心理。

  而叶小白觉得他一个男孩子活的比女人还精致,也是奇怪。

  趁着年轻,是得好好护肤,哈哈!叶小白说完,决定自己明天也得好好护肤,免得被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鄙视了。

  楚晏却在想着,是要好好护肤,万一这个蠢女人的皮肤粗糙了,切起来手感一定会很差。

  要不要趁着她皮肤还紧致的时候,就杀了她呢?

  叶小白又好像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不过我才二十三岁,据说女人的身体状况巅峰时期是在二十五岁。哈哈,我还有两年时间可以加油。

  也就是说,想趁着她皮肤跟肌肉最细腻的时候杀她,最好是再等两年。

  而楚晏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想了想,再等两年,或许也可行。

  等着果实成熟的时刻,总是那么令人期待的。

  下午的课程继续,叶小白讲解后,让他做了些练习题。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就说带他出去散散步。

  别总闷在家里了,这个时间不冷不热,刚好去散步。

  说着,还收起了书本,全部装进自己包里。

  楚晏表现出的是一个好学生的形象,不能直接拒绝老师,只能换了鞋,跟着她出去。

  这小区有一半是别墅区,住的人不多,但基本都是有钱人。

  两人出去的时候,很不巧的,又看到了那个大汉。

  只是这一次,他很忌惮的看了叶小白一眼,就急匆匆走了。

  走过去之后,还很不屑的往这边吐了一口口水。

  楚晏顿时皱眉,觉得恶心,离得远了些。

  只是,刚才大汉经过的时候,他明显闻到了烟味。那个气味跟叶小白中午回来后,身上沾染的烟味一样。

  这说明,她中午遇到了那人。

  看那个大汉的表情,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那人大概还吃了亏。

  这个蠢女人,也许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么蠢。

  他立刻做出好奇的样子,问:老师,那人怎么了?太没礼貌了。

  叶小白随意摆摆手,不想让他把自己想象的太能干,她还想保持柔弱的形象让楚晏轻视自己呢。

  没什么,就是他想占我便宜,刚好遇到一个帅哥,教训了他一下。

  她说着,还一脸花痴的四处看了看:也不知道那个帅哥住在哪里,我还没谢谢他呢。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楚晏就信了。

  是他把这个女人想的太复杂了,看她长得那么蠢,连言语上的骚扰都不懂得拒绝,又怎么可能会武力上的办法?

  叶小白心里呵呵直笑,这孩子,太欠打了。

  什么叫蠢女人?她是他的老师,还是他的饲养者好吗?

  两人又走了一会,在外面随意活动了活动。

  叶小白带着他去看球场,想让他感受一下运动的快乐。

  只可惜,他全程都在分析别人的肌肉跟骨骼精度,根本没看过球。

  叶小白看他的手握紧又松开,还时不时做一些奇怪的动作,想把他叫回来。

  但是楚晏突然说:老师,我想去玩一会篮球。你说的对,打球看起来确实很有趣。

  叶小白还没说什么,他已经主动的走进球场,跟那两个打球的少年攀谈起来。

  气泡里正显示着,他想跟他们先混熟了,然后以后找机会把他们骗进家里来。这些可以作为后备资源,储存起来。

  别人储存粮食,他却在储存后备的解剖对象。

  叶小白悲催的发现自己的任务毫无进展,这孩子好像还病的越来越严重了。

  怎么办?必须阻止他!

  但是改变他的想法很难,她看了看那两个打球的少年,让这两个孩子讨厌楚晏就容易的多了。

  这个年龄的熊孩子,最讨厌的就是有家长时刻跟在后边的孩子。

  让他们讨厌自己,再讨厌楚晏就行了。

  叶小白在场地边观察着,然后,等楚晏因为手脚不够灵活而摔倒的时候,突然冲了上去。

  喂,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推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