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女生做污事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全文免费阅读

一想到这,千娆就感到自己像是吃了柠檬一样,心里酸涩涩的。

  重活一世,她是绝对不会让上面所想的事情有机会发生。

  陆浔宴的妻子只能是她!

  如此一来,对罪魁祸首之一的秦少,千娆自然也就没有了好脸色。

  撅着红唇暗骂了一句——坏蛋!

  察觉到小嫂子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时,清澈的目光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可爱又萌。

  秦泽舟连忙端正了坐姿,挺直了腰杆,用力地咳嗽了一声,伸手拽了拽自己的西服衣角,将领带摆正。

  最后往自己的两只手掌心各哈了一口气,矫揉造作地摸向自己鬓角两边的头发。

  动作油腻得像是七八十年代那种港风电影里面那种手拿大哥大,脖子上戴着金项链的大哥一般。

  偏他还自以为很帅气的对着千娆露出了一个灿烂得宛如花般的迷人笑容,邪魅至极。

  不可否认他长得不错,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

  笑起来时唇边还有连个小酒窝,映衬着那双桃花眼,足以魅惑众生的姿态。

  要是一般的女人,或许会因为他这天人之颜而为之倾倒,可到了千娆这,让秦公子倍感疑惑了。

  是不是他最近的魅力下降了?

  不然为什么小嫂子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转过了头去,之后就再一个正眼都没有给他。

  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在她转头的那一瞬,眼角流出了一抹真实的情绪。

  厌……厌恶!

  这下轮到一向自恋的秦公子彻底石化了,他在心里打满了问号。

  他这是被小嫂子厌恶了吗?

  为什么?

  秦泽舟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笔挺的鹰钩鼻,自我夸赞的一笑。

  没有想到小嫂子竟然听说过我的名字。也难怪,毕竟我是榕城四少之中长相最帅气,也是性格最好那个。

  千娆敷衍的假笑了两声,唇角微抽,丝毫不留情的啪啪打脸他的蜜汁自信。:

  秦少您实在是多虑了,我认识你只是因为你上次和某女明星当街搂腰亲吻,上了报纸头条而已。

  对了,你那个小情人是我的敌人,她抢我剧本,所以我看她不爽很久了。

  所以,连带着也看他不爽是吗?

  三爷听到自家的小朋友被欺负时,周身顿时弥漫出了一丝冰冷阴沉的气息,空洞无波的眼神看向了好兄弟秦少。

  虽看不出一点波澜,可从那黝黑的眸子中,秦少感受到了他传达出的威胁之意。

  他无语了好半天,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急忙澄清自己和那位小明星的绯闻,小嫂子,您可真是误会我了。是她假装摔倒,我出于绅士礼貌所以抱了她一下,谁知道她会突然偷亲我帅气的脸蛋。

  当时的他也不甚在意,因为有美女主动献吻这种事情她已经习以为常了,在他看来完全是因为自己魅力值爆棚。

  直到后面新闻爆出来了,他才知道自己是被那个心机女利用了。

  胆敢利用他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立刻让公司的宣传部拟稿,解除了代言合约。

  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丢人,所以秦少没有对外宣传,这也就导致那心机女恬不知耻的顶着秦少新欢的头衔在娱乐圈里耀武扬威了好一阵子。

  甚至抢走了千娆已经到手的女主角戏份。

  两人就此结仇。

  而秦少,则是无辜的被千娆连坐了。

  他立刻让公司的宣传部拟稿,解除了代言合约。

  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丢人,所以秦少没有对外宣传,这也就导致那心机女恬不知耻的顶着秦少新欢的头衔在娱乐圈里耀武扬威了好一阵子。

  甚至抢走了千娆已经到手的女主角戏份。

  两人就此结仇。

  而秦少,则是无辜的被千娆连坐了。

  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后,坐在一旁刚才一直没有发言的陆浔宴突然轻启了薄唇,一张口就是让秦少仰天狂吐一口老血。

  娆娆,你先给秦少敬一杯茶。昨天秦少有事忙没有到场,今天也算是你们第一次见面!

  敬,敬茶???

  千娆用眼角的余光,好奇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亲亲老公,突然明白过来了他话语里的意思,乐滋滋的沙发上站了起来。

  动作轻快的伸手拿起了桌面上那只景泰蓝镶金丝花艺的茶壶,倒入了玻璃杯中,双手捧着,客气十足的送到了秦少的面前。

  声音里含着压抑不住的笑意,樱桃般红润的唇角上扬着一个甜美可爱的笑容,晃得秦少眼睛都直了:秦少,请喝水。

  虽说朋友妻不可欺,但是看看总可以吧!

  别说,小嫂子还真是越看越漂亮,没有化妆都比娱乐圈里那些化了妆的女明星都要出色。

  瞧瞧这皮肤水灵灵得,满脸的胶原蛋白。

  阿晏这瞎猫还真就碰到了一只好耗子。

  沉迷在千娆的美色中并且无法自拔的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接过了茶杯。

  杯子拿到手里的一瞬间,秦少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清醒异常。

  噗通!

  膝盖一弯,男人清瘦如松柏的修长身躯眨眼间就从沙发上滑落了下来,他直直地跪在地上,五官分明的俊颜上都是肉痛的神情。

  别,这茶我不能喝!小嫂子您这样客气我可是要折寿的。求求你们了,真的,我今天出门没带钱!

  看他这着急上火的模样,千娆却是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她不满的撅起了红唇,哼了一哼。

  嗯?嫂子给的茶你敢不喝?

  我是的真没带钱?

  他欲哭无泪的将自己的西装裤上的两个口袋翻了出来,给她看,果真是一毛钱都没有。

  小嫂子明鉴,真没带钱。

  千娆见状,目光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感情他穿着天价西装,结果兜比脸都干净。

  好歹也是榕城赫赫有名的富家公子怎么就混成了这幅模样?

  就在秦少内心一喜,以为自己今天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千娆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声音冷峭着宣布道:那行,我只好允许你先打个欠条咯。

  嘎?

  欠条?

  秦少懵了,那双迷人的桃花眼里尽是朦胧可怜的水雾,有心不甘心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能这样操作?
他这磨磨唧唧的动作让陆浔宴有些不耐烦了,他面容平和的再次丢出了一记惊雷。

  打什么欠条?这要是传出去秦少连五百万的红包钱都给不起多丢人。要想兄弟感情好,微信还是支付宝?

  秦少:……

  我擦,既然如此,那从今天开始咱们就不再是兄弟了!

  千娆两眼一亮,星星眼挂满了细碎的光芒,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老公。

  她从不知道陆浔宴竟然还有这么腹黑又幽默的一面,老公不愧是生意人,这头脑就是聪明。

  秦少仰天长啸,万分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要主动跑上门来送钱?

  挣扎无效后,他选择妥协了。

  也不得不妥协。

  微信吧。

  不然按照阿晏这笑面虎的性子,不扒下他的一层皮是不会让他轻易离开的。

  千娆动作迅速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她发誓自己就是打电竞比赛的时候手速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快过。

  不到两秒钟,她就点开了自己的微信,并且添加了秦少的好友。

  看到他微信头像的那一刻,千娆眼底的鄙视更甚了。

  不愧是榕城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连取网名都是那么的骚包。

  他的网名竟然叫做——此奶特长。

  而头像也是网上那种性感十足的健身女网红的比基尼照片。

  图片上的外国妞金发碧眼、丰臀肥ru的姣好身材看得千娆满脸的黑线。

  在心理默默地握起了小拳头,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以后一定让自家老公离这衣冠禽兽远一点,不然阿晏被他带坏了怎么办?

  她心里的想法全都在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秦少一看她那小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气得捶胸顿足。

  他发誓,自己也就是嘴上花花一点。

  不像阿晏,他那才叫深藏不露的骚。

  怎么小嫂子就觉得是他会带坏阿晏呢?

  明明是阿晏带坏了他才对。

  果然,有一句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黑了心肝的阿晏现在又娶了一个护短狡猾的妻子,岂不是如虎添翼?

  唰……

  钱到账的声音传到千娆和陆浔晏的耳朵里,十分悦耳。

  千娆眯起了一双圆圆的杏眸,含笑地拿着手机一看,自己的微信钱包余额里多出了五百万啊啊啊!

  高兴得她都合不拢嘴了,笑眯眯的同秦少说着客套话,多谢秦财神,感谢秦财神,祝秦财神长命百岁,身强体壮,桃花多多!

  她得了便宜当然嘴甜了。

  但是秦少实在是笑不出来,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扶住自己的额头。

  让他缓缓。

  顺便哀悼一下他逝去的五百万。

  陆浔晏也在用心地感受着妻子欢笑的声音,绯红的薄唇也跟着轻轻勾起了一个上扬的优雅弧度。

  怕被她察觉到,又很快压抑了下去。

  侧首,看向了秦少的方向,漆黑如墨的眼睛里依旧毫无半点焦距,一片空洞,脸上带着如沐春风般温柔的笑容,嘴里却是绝情的下达了逐客令。

  让秦少破费了,我家里还有点事情,今天就不留你了,改天再约吧。

  话音落下,秦少刚从地面起来坐在沙发上的屁股,再次从沙发上滑坐到了地上,冰凉的地面刺激得他一个激灵。

  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动作有点太猛,导致他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了

  什……么?

  男人不可置信的叫声响起,高昂到破音,一阵刺耳。

  三爷皱起了浓密的剑眉。

  而千娆则是嫌弃的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秦泽舟感觉自己肺都快要气炸了,感情他花了五百万,结果连饭吃不上一口的么

  冷静,冷静。

  秦少小声的劝说着自己。

  双手抱胸,咬牙切齿的盯着千娆的手机,像是恨不得将那五百万抢回去一般。

  千娆护食的将手机塞到了袖筒中,仰着一张白皙若梨花般皎洁的小脸,点漆明亮的星眸里都是拒绝。

  她可是天生属貔貅的,但凡钱进了她口袋里,都是只进不出的!

  秦少委屈得像是一个一百多斤的孩子似的,不满的小声嘀咕了一句:阿晏,你未免也太黑心了,我可是花了五百万。

  还想让他出血,做梦吧!

  而三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声音宛如无风的水面一般,不起波澜的回答他的疑问。

  那不是你给你嫂子的见面礼吗?我可是记得你连份子钱都没有随,还想吃饭?

  话落,秦少的脸色黑得像是土生土长的非洲居民。

  抠门如他,每一分钱那可都是镶在肾上的。

  所以对于他来说,五百万已经是割肉了。

  让他继续割,那不如杀了他算了!

  三十六计,先走为上!

  这样啊,那你们忙,我也有事情,我先走了。

  他借着阿晏看不到自己,一边说着话,脚一边悄悄的朝着大门口挪去。

  本是兴致勃勃的来看新娘的,最后却是狼狈的捂着自己的钱包大步离开。

  速度之快,仿佛身后有什么恶犬在追他一般。

  秦泽舟恨不得自己能像玄幻小说里的男主一样,瞬间消失就好了。

  他暗想道:陆家真不愧是媒体亲封的龙潭虎穴,他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他这仓皇离开让千娆在心底直呼爽快!

  原来坑人的感觉这么爽,而且坑的还是她最讨厌的人,这种感觉更是爽上加爽!

  陆浔晏能从她的心跳频率和呼吸中感觉到她的情绪,淡淡的笑了笑,声音温柔的问道:开心吗?

  那娆娆你现在是不是该告诉一下我,为什么要逃跑?

  他突然坐了过来,高大的身体就贴着她身旁的位置,微俯下身子,将头凑到了她的耳边。

  猝然拉近的距离,专属于他的男子气息,扑面而俩。

  清凉的薄荷味道。

  带来一丝好闻的凉爽气息的同时,也驱逐了夏天的炎热。

  他说话时,不徐不慢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白嫩的耳垂上,一片温热。

  轰隆隆!

  千娆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耳朵酥了、身体麻了、脑海更是空白了……

  很快,她整张白皙的小脸就红了,温度滚烫,似天边的彩云一般瑰丽梦幻。

  她愣住了两秒,两只眼珠子咕溜溜的转向了别处,同时快速的在心里想着如何应答关于逃跑的问题。

  最后,千娆决定了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试用一下美人计
她主动的弯下身躯蹲在他的面前,一只白嫩柔滑的小手赫然牵着他的大手。

  用自己温暖的掌心握住了他的大手,温度从她的掌心传递出来,蔓延到他的肌肤上、血液里,迅速的刻入了灵魂深处。

  陆洵晏一语不发,用心的感受着这份她给的温度。

  真暖和。

  像是小太阳一样。

  他想,就算这只是千娆为了骗他而故意给的甜头,他也认了。

  毕竟,她那么甜,他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耳边响起了少女娇滴滴、清丽甜糯的声音,她似是一只爱撒娇的小奶猫一般,不断的用自己滑嫩的脸颊去蹭他的手背。

  触感滑滑的、有些微凉,像是果冻一样。

  相比之下,三爷的手显得有些粗糙了,千娆很快就感到了脸上有些微微的ci痛。

  老公,人家真的不是故意要害你担心的。我只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待着太无聊了而已嘛,你又不在家陪我。

  哪里有新婚第二天就忙着去公司的,哼!

  陆洵晏宽厚、冰凉的大手落在了千娆的唇上,指腹温柔的摩挲着,动作缓慢而优雅。

  只是他声音冷得出奇,周身更是弥漫着一股子不怒而威的气息,这样的他真叫千娆心里一阵忐忑。

  她暗自在心理给自己鼓舞士气。

  不要怂,阿晏是不会伤害我的。

  陆浔晏怒极反笑了,他的娆娆还真是一只聪明的小狐狸。

  什么时候竟然还学会了恶人先告状了。

  乖宝,对不起。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呆在家,自己去公司的。

  事实上,他去公司也是为了给她准备惊喜。

  只是,这份惊喜现在还不适合告诉千娆。

  从没有想过高高在上、看似温柔优雅实则冷血骄傲的陆浔晏竟然会给自己道歉。

  上一世,就算是她砸光了房间里的摆设,大吵大闹,他也从没有底下高贵的头颅同自己解释过。

  更别说是道歉。

  千娆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是因为那时的自己太过任性胡闹,所以陆浔晏才会用那样冷漠的态度对自己吗?

  就在她梦游太虚之际,陆浔晏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

  乖宝,你告诉我,你今天……是不是去见陆南城了!

  咯噔。

  他的话音落下,千娆心底那根紧绷的琴弦发出了一记响亮的铮铮高音。

  瞳孔一震。

  他怎么知道的?

  千娆抬起雪白玲珑的下巴时,倏然撞上了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像是大海一般神秘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干笑了两声,放在膝盖上的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衣裙。

  没有,我没有去见陆南城,我发誓。

  明知道她在撒谎,他还是继续询问下去,大概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想要试试吧。

  真的?

  陆浔晏的手下移,突然掐住了她漂亮纤细的天鹅颈。

  虽然他没有用一点力气,可千娆还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杏眸,气鼓了腮帮子。

  他怎么能掐她的脖子呢?

  所以,爱会消失是吗?

  乖宝,你撒谎的时候身上的气味会不一样,心跳也会加速,你知道吗?

  陆浔晏的声音冷得彻骨,没有半点光亮的凤眸里,更是酝酿着点点寒芒。

  裂成无数冰刃。

  千娆忙认认真真的举起了三根白嫩的手指,对天发誓道:

  我没有骗你!这都是真的!比珍珠还真,要是我撒谎的话就罚我吃饭被噎死……呜。

  要是从前的话,千娆肯定不会在说着种话的时候有什么负担。

  可她已经死过了一次又重生了。

  对于这种玄幻的事情内心还是保持了一点敬畏之心。

  所以在她一边发誓的时候一边在心里后怕的解释道:

  我这都是善意的谎言,求路过的玉皇大帝、观音菩萨、耶稣上帝们不要当真,打雷时候不要劈我……

  小妻子竟可爱到发毒誓,看来真的是被自己吓到了。

  怎么办?

  他本来还想在小妻子的面前先伪装一下自己月朗风清的美好一面的。

  握住她脖颈的大手挪开,陆浔晏身躯俯下,极为温柔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

  千娆的身体顿时石化在了原地。

  他怎么不打一个招呼就突然吻了她的额头?

  虽然上一世也和他做了不少负距离接触的羞涩情事,可这样宠溺温情的额头吻还是第一回。

  至少在千娆记忆里是第一回。

  膝盖上那双紧握的粉拳缓缓地松开了。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千娆听得整个人都软了,后知后觉的伸手去摸了摸额头。

  被他吻过的地方。

  仔细回味,其实她并不讨厌阿晏的吻。

  听人说,如果一个男人吻一个女人的额头,则是代表着——珍惜。

  蓦地的两眼一亮。

  阿晏将她当成了珍宝一样,所以才会吻了她的额头。

  想到这,千娆的眼眶湿润了几许。

  这么内敛而又深情的他,叫她怎么忍心生他的气?

  算了算了,本小姐大度一点,就不计较你昨天用链子锁住我,刚才又掐我脖子的事了。

  虽然他并没有用力。

  可是女人生气是不用讲理智的!

  很快,他的唇离开了。

  陆浔晏不着痕迹的轻叹了一息,眸色黯了黯,一本正经的教训她道:童言无忌,小朋友不要乱说话。

  娆娆,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信。

  所以,你不需要发毒誓。

  他机关算计才让千娆来到自己身边,生怕她会离开自己。

  所以,哪怕是一丁点的未知风险都不能存在。

  就算是发毒誓也不行!

  万一……就成真的了呢?

  千娆抿着红唇傻笑了两记,阿晏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分明就是害怕自己受到伤害。

  老公,我好爱你!最爱你了,我刚才出去玩还给你带了棉花糖呢。

  听着她对自己的表白,那四个字不仅仅钻到了陆洵晏的耳朵里,更钻到了他的心上。

  心跳的规律都为之乱了节奏,血液滚烫沸腾了。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刚才好友现场直播了一幕,自然是知道她买的棉花糖被狗叼走了。

  俊美的脸上破天荒的带上了一丝调侃的笑容,明知故问:喔?娆娆真乖,那问题来了,你给我带的棉花糖呢?

  提到这个,千娆颓丧的垂下了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