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受当宝宝一样养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男人刚走,千雪就立刻变了一副阴毒的嘴脸,和刚才那可怜兮兮的小女人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她优雅地踩着高跟鞋,双手抱胸的走到了水塔旁,弯下腰,目光朝里面探了探。

  太黑了。

  根本看不到千娆的身影。

  不过这么半天没有声音,人应该已经被淹死了吧。

  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这个猜测,千雪随手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朝水塔里面丢去。

  过了大约一秒,传来了一道噗通的水声。

  人要是还活着,被石头打到怎么可能不出声?

  她对着水塔吐露着自己的得意畅快,千娆啊千娆,你早就该死了。看着你可怜,我不妨让你做个明白鬼吧。

  没错,我和南城哥哥早就在一起了,我是故意让你去粘着他的,只有他足够讨厌你,我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

  听她说着真相,水塔下的千娆海里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许细碎的画面来。

  结婚前夕,她拖着病体亲自来化妆间送她礼物,眼泪婆娑的感谢自己愿意代她嫁给陆洵晏。

  娆娆,是姐姐对不起你。害得你跳入火海了,都怪陆家那边死活不答应退婚,不然他们就要让公司破产。

  我也不忍心看着你和南城哥哥就这样错过彼此!我会帮你联系他,你们跑吧,走得越远越好。

  娆娆,南城哥哥已经答应你了,他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陪你走。明晚十点在陆家后山小树林,他会在那里等你。

  娆娆,你和南城哥哥一定要幸福,这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唯一能帮你做的事情了。

  这一句句话语,在当时真的感动到了千娆。

  她想过,自己就算是抽干了全身的血液也要报答千雪对自己的恩情。

  真想却像是一根根芒刺,活生生的扎在她的心上,令她痛不欲生。

  原来,所谓爱情是假的。

  对她关怀备至的亲人也是假的!

  黑暗中,千娆幽邃黑亮的目光宛如星辰一般璀璨,灼灼地看着头顶的唯一抹光亮。

  双腿呈一字马的横跨在水塔的墙壁上,单手居高录音笔,将千雪刚才的那番话全都录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去寻找绳子的陆南城回来了,千雪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顿时吞入了腹中。

  南城哥哥……

  她的目光下移,看到他的手上怎么空空如也?

  难道是没有找到绳子?

  陆南城却是开口催促她离开,快走,马上就要有人上来了,我看到维修工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好。

  千雪皱了皱秀气的柳眉,临走前看了一眼水塔,暗道一声:再见了,千娆!下辈子投胎记得离我远点。

  刚迈出玉腿走出一步,脚腕上传来的钝痛让她差点摔倒,好在陆南城眼疾手快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一同离开这片地方。

  路过走到楼梯口时,千雪的目光突然落到了门锁上。

  她笑意盈盈的埋首在男人的胸前,闻着他身上的清冷香味,小声提醒道:

  南城哥哥……咋们还是把门关上吧,万一有人刚好看到我们怎么办?

  你来关吧。

  陆南城不着痕迹的挑了下眉头,抱着她站在门口,回应她说。

  千雪唇角上扬,抑制不住的笑意布满笑脸,尽收陆南城的眼底。

  啧啧,这女人,可真是够心狠手辣。

  不过,这才配得上他陆南城不是吗?

  像千娆那种愚蠢的小绵羊进了陆家,只会成为别人烧烤架上的美食。

  他要的,是一个能和他并肩作战的女人。

  而千雪的心智和手段都高出千娆一大截,这也是她吸引陆南城的地方。

  哐当。

  门被从外面锁上了。

  听着那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紧绷着的心,终于安稳了。

  两人离开得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未来过这里一般。

  没过一会,几名穿着浅灰色制服的维修工人带着工具走来,看到顶楼处的门被锁上时,为首的包工头发出了愤怒的疑问。

  这是谁锁的?我不是说过暂时不用锁吗?

  不知道。

  不是我。

  他们只好用铁质的大钳子将锁拗断。

  一行人走到水塔边,围上去刚想要动手抽回时,水塔里的水花突然迸溅了起来。

  恍惚间,大家看到了一抹黑色纤细的人影,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脸,宛如海藻一般贴在她曼妙的曲线上。

  浑身湿漉漉的,赤脚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啊!!!鬼……有鬼啊!

  耳边尖叫声不断,被吓了一跳的包工头脚上一软,双膝突然跪在冰凉的地面上,他连连磕了三个响头

  哭爹喊娘的声音颤抖的在她耳边响起,害怕到了极点,一个命的往自己同伴身后躲。

  水鬼大人,求求你了。我是无辜的,您不要拉我当替死鬼,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个三岁的孩子正在上幼儿园。

  我回去后一定请个法力高深的道长给你超度亡魂。你说,你要哪个牌子的香烛,就是跑断狗腿我也给您找来。

  他越说越是离谱,千娆听得脸色都黑沉了,樱桃般莹润的小嘴微微扯了扯,无奈的下垂了嘴角。

  随后,她伸出一双纤白的玉手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拨开一头黑乱的长发,露出那张惊为天人的脸来,看呆了他们。

  好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这……

  现在的女鬼都长得这么年轻漂亮的吗?

  真是可惜了,年纪轻轻又长得花容月貌的,就这么惨死阴曹地府,难怪她死不瞑目,大白天的也要出来找替身。

  随后便听到那女鬼冷哼了一声,声音悠悠地道:喔?你看上去都像是三十多岁了,八十岁老母……难道你母亲快要五十岁了才生了你?

  啊……这。

  包工头带着恐惧之色的脸上唇角微抽,尴尬得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电视上可不都是这样说的,他也只是顺口照搬了而已。

  视线突然落到了地面上。

  影子?

  她有影子!

  鬼会有影子吗?

  当然没有!

  所以,站在他们面前吓唬他们的是活人!!!

  一想到自己刚才在兄弟们面前下跪求饶、哭爹喊娘的样子,他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吓坏了,真是丢人呐。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便看到那小姑娘赤脚踩在了栏杆上,身轻如燕的便跳了下去。

  动作迅速

  快抓住她!

  这可不能开玩笑。

  教学楼可是足足有十层高,从顶楼摔下去,就算是大难不死也会落下残疾。

  她这看上去才十七八岁左右,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想不开?

  一行人惊慌失措的走到栏杆旁,俯身看去。

  只那抹纤细窈窕的身影宛如一只蹁跹飞舞的小蝴蝶一般,抓住水管,滑到了七楼的阳台上。

  双腿先屈着落地,双手同时支撑在地面上,身子朝前面翻滚了一圈,毫发无伤。

  这……

  那几人看傻了眼。

  这人竟然是练家子!真是深藏不露、后生可畏啊!

  而其中一名稍有见识的维修工突然开口惊讶地吐出了一句。

  古……古武者!
要是让千娆听到肯定会高兴得偷笑,这哪里是什么古武。

  不过是她天生身体柔软,骨骼韧性好。

  别人要花时间,费力的去拉韧带、下腰什么,她随随便便上去就可以做到满分标准。

  她的舞蹈老师曾说过,她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这幅柔韧性灵活,肌肉协调的身体,不管是跳舞还是学散打都可以超越其他人。

  赢在先天条件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完这番话后,母亲再也不让她去学跳舞。

  在千娆成功脱逃的同时,榕城最金碧辉煌,也最出名的富人别墅圈——御景天下,现在乱成了一锅粥。

  所有保安和佣人全体出动。

  因为——小夫人她,又又又跑了!!!

  早上三爷刚走不久,女佣按照管家的指示去给她送食物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地板上被丢弃的铁链孤零零的躺在那,倍感可怜。

  找到了吗?

  老管家朱叔穿着一件黑色标准制服,跑得满头大汗,急得他嘴上都快要起水泡了,干燥起皮。

  站在他面前的几位年轻貌美的女佣们齐齐地摇摇头,欲哭无泪的回答道:

  没有。

  我这也没有。

  我们把花园、走廊、后山小树林甚至是三爷养宠物的地方他们都找遍了,都没有发现小夫人的踪影。

  听完汇报,朱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吩咐道:在事情没有变得更糟糕之前,只能通知三爷了。

  女佣们吓得花容失色,齐齐地低下了头,看来这回她们少不得要被三爷责骂了。

  *

  陆家后山小树林,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一抹娇小的身影悄悄摸摸的从外面溜了进来。

  明亮闪烁的星眸宛如盛夏夜的星空一般璀璨,左顾右盼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发现没有人,小姑娘精致漂亮的白皙小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可爱的笑容。

  随后,她弯下了柳叶细腰,伸手将篱笆下面的那一团杂草拨开。

  身体趴在地面上,先将自己的手上的棉花糖丢进去,然后才一点一点的往那小小的狗洞爬去。

  在她为了自己的聪明才智所倾倒的时候,殊不知这一幕已经被站在不远处的年轻男子尽收眼底。

  清澈如泉水击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侃的传来,不难听出其中的笑意。

  阿晏,你知道吗?你的新婚小妻子竟然市从狗洞里爬进来的哈哈哈。

  她还担心棉花糖压坏了,先把糖塞进来,真是可爱到我了。

  说话的青年男子约莫二十四、五的年纪,着一袭白色手工剪裁的高定西装,搭配着足以亮瞎人眼的粉红色衬衫,暗金色的领带。

  西装上衣的口袋里还风骚十足的别着一枚大红色的玫瑰花,映衬着那张妖艳如花的阴柔脸庞,丝毫不觉得突兀。

  你最好闭嘴!

  陆洵晏薄唇轻启,冷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脑海里也在勾勒着了千娆爬狗洞时的可爱模样,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懊恼自己看不到这一幕。

  却叫好友看去了。

  转过身,继续冷声吩咐道:

  朱管家,你马上叫人去把这个狗洞处理了!

  是!

  朱管家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发现小夫人到失踪,他们一直找到了现在。

  怪不得他们翻天覆地也没有找到人,监控录像那里也看不到小夫人出入的纪录,原来她是从狗洞里钻出去了。

  哎,好歹也是个千金小姐,怎么能做出钻狗洞这种出格的事情来。

  要是老夫人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这位新进门的小夫人还真是个兴风作浪的主。

 这边,千娆费了一番力气,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她的肚子突然卡在了狗洞口。

  不应该啊!

  她刚才出去的时候可是如浪里白条一般,轻松自在。

  现在咋回事?

  千娆憋着一口气,撑在地面上的双手用力,收起小腹往狗洞里面继续爬。

  小脸通红,云蒸霞蔚,煞是好看。

  她可爱十足的撅起了樱桃红唇,深吸了一口气,让肚子扁下去。

  眼看着自己就要顺利通过,成功的希望就在眼前时,一件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汪汪汪~

  汪汪~

  两道洪亮的狗叫声,一前一后的传来,声音顺着一阵淡而无力的风吹到了千娆的耳朵里。

  下意识的心弦一紧。

  精致如同洋娃娃般的小脸刹那间变得苍白,撑在地上的玉白小手开始不受控制的发颤。

  加快了爬狗洞的动作。

  她小时候被狗咬过,现在还害怕这玩意。

  来不及了。

  一只威风凛凛,毛发旺盛的中华田园犬已经迈这四条粗壮的狗爪子来到了她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抬起下巴,用两只圆溜溜的眸子看着她。

  那眼神要多鄙视有多鄙视仿佛自己是个森林王者一般。

  恶狠狠地龇牙。

  森白尖锐的牙齿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看得千娆头皮。

  而大黄狗的屁股后面跟着一条比它体型小了一半多得白色斑点狗。

  刚好一只眼睛黑,一只眼睛白,像是海盗船长杰克一般,蒙住了一只眼睛。

  且叫它杰克吧。

  相比较大白凶巴巴的模样,杰克比较温顺些。

  它只是好奇的围绕着千娆原地打转了两圈,伸出一只穿了黑色丝袜套着小白鞋的爪子扒了扒千娆的头发。

  低头嗅了嗅。

  千娆瞪圆了一双杏目,丝毫不敢动,同时屏住了呼吸。

  她想起熊瞎子在享用美食前都会用鼻子闻一闻。

  所以在森林中的旅客要是不小心遇到了熊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原地躺下来——装死。

  就比如现在的千娆这样。

  闻吧闻吧,反正她昨晚洗头了,也没什么异味。

  见她一动不动,那条斑点小白狗就更是过分了,它竟然盯上了千娆手上的棉花糖。

  隔着塑料包装袋,用爪子去抓。

  千娆的手更是握紧了棉花糖不放。

  发型可乱,棉花糖不可丢!

  汪汪~

  狗子急了,肉乎乎的梅花肉垫拍在了千娆的手背上。

  力度不大,但是她害怕狗子抓到自己,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情急之下,都忘记自己是在装死了,这突然诈尸可吓坏了两条狗子。

  大黄当即炸毛了,一个漂移上前,护在了斑点狗的前面,冲着千娆一阵狂啸。

  汪汪汪~

  仿佛是在警告她一般。
 千娆吓得身子往狗洞外面挪了挪,脖子缩回衣领里,吧啦吧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快速求饶。

  狗大哥,狗兄弟……狗哥,我错了。杰克是您的基友还是老婆?应该老婆吧,呜呜,我真没有凶它的意思。

  汪汪~

  (就是你欺负我老婆。)

  斑点狗双爪并用的抢走了她手里的棉花糖。

  末了,还炫耀似的翘起尾巴在,在千娆的面前摇了摇。

  千娆:……

  傻狗得志!

  你给姐等着,迟早要拔了你的毛做成围脖,再割下你的肉煮成火锅。

  眼睁睁的看着那条傻狗将她买的棉花糖叼走,拆开包装后用舌头舔了舔。

  尝到了甜味,它贱嗖嗖的眯起了圆润的眸子。

  大黄就像是一名宠妻狂魔一般,一脸姨夫笑的看着杰克吃棉花糖。

  杰克也不自私,它借花献佛的将棉花糖叼到了大黄的面前。

  两狗你舔一口,我舔一口的将棉花糖快速吞下腹中。

  这画面美好得就好似两个谈恋爱的小青年一般,要不是千娆还卡在狗洞里,一定会祝福它们恩爱到白头。

  转眼看到篮球大小的棉花糖就快要被它们嚯嚯没了,千娆气得脸都青了,委屈巴巴的怒喝。

  你们两个狗男女,倒是给我老公留一口啊!

  这可是她辛辛苦苦的从外面集市上带回来准备给陆洵晏吃的。

  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

  那两傻狗才不理会她的大呼小叫呢,把竹签子留在了原地,大有一种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架势。

  它们跑远了,千娆才灰头土脸的从狗洞里爬了进来,伸手拍了拍自己裙子上的草屑和泥土。

  转身离开。

  她刚走两步,身后的树林里突然发出了一阵爽朗夸张的笑声。

  连带着树叶都沙沙……的从树上坠落。

  打着旋,落在了青年的肩膀上,他浑然不居然。

  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狗男女是这样用的!

  哎,阿晏你刚才听到了吗?你那小媳妇竟然叫狗嘴留情,给你剩一口吃的!

  要是外面的记者知道堂堂陆家三爷,举世闻名的富豪竟然要和狗抢吃的,会不会笑破肚皮哈哈哈。

  他的笑声未断,陆洵晏风轻云淡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出其不意的一记拳头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唔~

  男人的笑声戛然而止,沉痛的闷哼了一声,龇牙咧嘴的哭了。

  故作娇柔的道抚着自己的肚子说:阿晏你真狠,这里面可是有你的孩子呀!嘤嘤嘤……

  陆洵晏听得额头上的青筋暴跳,俊颜阴沉如乌云密布的天空一般恐怖。

  闭嘴!再多说一句话我送你去泰国变性!

  好的。

  低眉顺眼,假装乖巧,一副求生欲满满的样子。

  路过大厅时,干娆意外的发现大白天的陆宅竟然是一片灯火明光。

  之前守在门口的女佣和保镖都神奇的失踪了。

  难道,是换班去了?

  这就难怪了。

  即便知道这会没人,千娆还是放轻了步伐, 猫着纤腰小心翼翼的从大厅门口路过。

  她杏眸月亮,闪过一些小雀跃的光亮。

  嘿嘿。

  陆浔晏还没有回来,太好了!

  然而乐极生悲的事情赫然就发生在下一秒!

  一道低沉而冷冽的声音突然从大厅里传来,充满了磁性,好听到令人耳朵都差点怀孕。

  站住,去哪里了?

  千娆没有回头,大脑在接收到信息的一瞬——短路了。

  扑通

  身体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四仰人叉。

  陆…浔晏?

  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千娆欲哭无泪的趴在地上不动, 她准备再次装死。

  陆浔晏虽看不到眼前发生了什么,可从声音的来源和她的心跳呼吸中可以分析出来——她摔倒了。

  忙杵着导盲杖起身,迈开修长的大长腿行到了千娆的面前,他一身白色西装, 如同谪仙降临般纤尘不染的站在她面前。

  缓缓地蹲下身子,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去扶她起来。

  指腹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冰凉的温度堪比冬日寒潭。

  千娆一个激灵,她下意识的推开了他的手自己速的爬了起来。

  心虚的不敢着向陆浔晏, 壮着胆子声音甜美软糯的低声叫了一声:老公~

  陆洵晏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她。

  在她避开他的手时,千娆没有看到他脸上的阴沉,像是一场可怕的台风正在酝酿。

  转瞬即逝。

  不愿意让他碰吗?

  那她想让谁碰?

  陆南城……想都不要想!

  要是千娆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就惹得大佬生出了这么多臆想的话,她肯定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真没有那个意思!

  冤枉啊。

  她刚才只是觉得陆洵晏的手太冰了而已,所以出于生理反应而做出来的反应。

  两人一个不动声色,一个心虚垂首的走回了装饰奢华的大厅。

  千娆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这才察觉到了大厅里多了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

  男人正闪烁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美目,笑容清雅的看着自己!

  仿佛一朵在枝头开到荼蘼的桃花般艳丽无双。

  你好啊小嫂子,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是你老公的好朋友秦~

  不等他把话完,千娆语气极为冷淡的开口回应道:我知道你,你不用自我介绍了。

  秦泽舟!

  秦家小少爷,同时也是A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别看他穿得人模狗样的看上去风度翩翩,如宫廷里走出来的贵公子优雅清朗,其实这人心肠可黑了。

  前世就是他骗着自己签下了离婚协议书,还假传消息的说陆洵晏在国外已经有了二婚对象了。

  M国皇室某公爵的千金,比她优秀,比她漂亮。

  气得千娆当场撕毁了结婚请柬,并发誓以后都不会再打听陆洵晏的消息。

  要不是自己临死之前再一次见到陆洵晏,他对自己表现出了入骨的深情令她动容。

  否则她会一直以为离婚后陆浔宴在国外过得很幸福。

  每天晒晒太阳、种种花、养只猫日子悠闲。

  等过几年,会遇到一个阳光温暖的可爱女孩子代替自己陪在他身边。

  几十年后,陆洵晏会儿女成双,承欢膝下……也会渐渐的忘记他生命中曾有一个让他头疼不已的千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