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言很肉到处做 女配娇软绝色

少年约着一件白色的立领衬衫,外罩着学校统一的黑色小西装制服,搭配着枯黄色的长裤,踩着小白鞋大步而来。

  晨风吹拂起他的一缕栗色短发,映衬着他冷漠如霜雪的凤眸,俊美非凡。

  陆南城。

  全校女生为之疯狂的对象。

  同时,也是她的未婚夫。

  喔不,应该是——前未婚夫!

  因为她现在已经是陆浔晏的妻子了。

  榕城首富陆二爷的宝贝儿子,今年刚满十八岁,身高一米八五,摩羯座。

   他有着摩羯座的一切特点,性格冷静、强大、理智而又专注。

   再加上超乎常人的智商和那高贵的出生,毫无疑问的坐上了榕城第一中学校草的宝座!

  前世的她就是喜欢陆南城这华而不实的俊美面容,喜欢他对自己冷若冰霜的态度。

  她以为陆南城冷漠的外表下面其实藏着一颗孤独的心,他是需要被温暖的。

  她想做他的小太阳,温暖他的灵魂。

  可她错了,摩羯座性格里的另外一面是冷漠而自私的。

  这才是真正的陆南城。

  只可惜她明白得太晚,害得自己万劫不复不说,还无端连累了陆浔晏身首异处。

  这辈子再次见到陆南城,千娆心底的那点子好感荡然无存,迸发而出的是滔天恨意。

  恨不得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她还记得,自己双手双脚被绳子捆住时,只能任由自己面前的人无情的往她身上覆盖泥土的绝望滋味。

  她还记得,乱葬岗里不止有墓碑,还有那片森林因为阴气太重所以鲜少有人踏足,年复一年的枯枝落叶在地上堆积、腐烂、发酵后的臭味。

  她还记得,千雪是如何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而他——陆南城,抱着那个女人耳鬓厮磨的甜蜜画面。

  她更记得,在自己生命即将终结的最后一刻,是陆浔晏浑身是血的爬到了她的身旁。

  伸出脏兮兮满是血迹和污泥的大手牵住了她的小手,十指相扣,紧紧不放的深情模样。

  他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这一吻,竟是宠溺至极。

  他说——

  娆娆你别哭了,因为我会心疼。

  从那些撕裂的画面中回过神来,千娆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开始沸腾起来。

  藏在袖子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凸显,尖锐的指甲都嵌入了白嫩的掌心中。

  一阵钝痛。

  她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冷气,强迫的让自己快点冷静下来。

  报仇这种事情,需要一点点来,从长计议。

  因为想要令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就从今天开始,从这里开始,她要一点点的将这一对狗男女亲手推入地狱!

  垂眸时,微风吹过曲长的睫毛,也掩去了千娆眸底的光亮。

  陆南城如约而至,淡漠至极的目光轻轻落在她的身上,不到一秒便转开了。

  随后,他不耐烦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少年她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

  千娆,我要和你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喜欢的人不是你,是你的姐姐千雪,我是不会和你私奔的!

  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的地点,一样的表情和口吻,连话语也是一样的。

  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只是她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已,还以为这是陆南城为了拒绝自己而编造的借口。

  因为她的好姐姐千雪一直在她耳边灌输,陆南城喜欢她,只是不善于表达的别扭形象。

  千雪也一再的保证过,她身体不好,不会喜欢陆南城这样太过强势的男生。

  事实上早在这个时候,千雪就已经和他勾结在一起。

  她这个傻子却被他们两人蒙在鼓里,耍得团团转。

  千娆深吸了一口气,唇角勾起一抹轻笑,为了不让陆南城那么早的就发现自己的不同,她故意装出和从前一样的性格。

  漂亮空灵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颤巍巍的禁伸出一双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胳膊,面色惨白得令人心疼。

  娇滴滴的甜美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被风吹散到他的耳边。

  南……南城哥哥,昨晚,你为什么要那样说?私奔的事情,难道不是咱们一起商量好的吗?

  晶莹的眼泪珠子像是一颗珍珠般从她的眼眶中滑落,顺着白皙无瑕疵的脸颊滚落到她的衣领上。

  美人垂泪的画面令人心生怜惜。

  千娆眼角的余光一直看着少年的反应,见他不语,她更是卖力的一些。

  哭声响亮。

  南城哥哥,我真的没有撒谎。你看……这是你给我发的短信。

  她一边嚎啕大哭着,一边从自己的校服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智能手机,打开了信息一览。

  将千雪昨晚冒名他发给自己的短信拿给陆南城看。

  后者半信半疑的瞥了一眼,随即俊颜黑沉如锅底灰一般,异彩纷呈。

  这短信……根本不是他发的。

  短信是在她结婚前一晚发的,内容如下:

  【娆娆,我想通了,这里的一切都不如你重要。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要嫁给我三叔的对不对,我等着你的答复 。】

  千娆就是在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以为是自己感动了陆南城,所以她宁愿抛弃这里的一切,决定私奔!

  万万没有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陆南城压根就没有发过这条短信。

  那么发短信的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陆南城显然也明白了过来,在他身边的人只有千雪。

  犹豫了一番,他终于抬起头,冷冽的目光第一次正视眼前的少女,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千娆,不管短信是真是假,我喜欢人都是千雪,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为什么?

  千娆似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般,眼泪簌簌的往下掉着,泪眼朦胧,一片水雾。

  男人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再度响起,言语之中都是不屑。

  她才是千家大小姐,而你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我们两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鸠占鹊巢?

  假千金!
就在她和陆浔晏的婚礼上,千家父母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真相——她不是千家的亲生女儿。

  他们领养了多年的假千金千雪其实才是千家真正的女儿,已经验过DNA了,证据确凿。

  当年,是他们不小心抱错了孩子,才把千娆误领了回来,而让亲生女儿在外面受那么多年的苦。

  消息一出,千雪成为了全网同情的对象。

  而她千娆,却从高高的金字塔顶端突然跌落,一夜成为世人眼中的冒牌货,鸠占鹊巢的卑鄙小人。

  她以为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未婚夫陆南城会站在自己这边,真相却是他也很在乎她的身份问题。

  千娆,你听懂了对吧。那就彼此都别浪费时间了!从现在开始,我只会是你的姐夫,千雪的丈夫。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千娆,不可否认她曾经确实是他的理想型。

  瓜子脸不到巴掌大,五官精致犹如洋娃娃一般,气质甜美而明媚,身材也纤细曼妙,身为一中校花,容城的小公主,千娆无疑是美的。

  她的美像是雪白梨花中的一朵红色海棠,娇艳富贵,足以艳压群芳。

  曾几何时,他也很庆幸自己的未婚妻如此漂亮。

  只可惜,她怎么就是个身份不明的假千金呢?

  陆家,是断不可能接受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女人。

  千娆淡定的收起了眼泪,借着低头擦泪的小动作,隔着一层布料迅速的按了一下衣服上的荷包。

  里面装着一枚录音笔。

  是她出门时候顺手带上的,此刻刚好派上了用场。

  真的只是因为我不是千家真正的女儿而已吗?南城哥哥,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好姐姐会拿到你的手机,给我发了这条误导我的短信。

  南城哥哥,你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感情,真的……抵不过一个身份吗来得重要吗?

  冷风吹红了她的鼻尖,蓄满了眼泪的眸子一片赤红,泪珠不断从白皙的小脸上滚落。

  啪嗒。

  那滴泪落在她精致的黑色小皮鞋上,晕染开来。

  委屈巴巴的声音配上这一张过分美丽的脸庞,任谁也不忍心拒绝她。

  陆南城眸中闪过一丝暗流,然而那短暂的犹豫因为另外一名少女的到来而快速隐藏在情绪中。

  他的面容清冷的伸出一只手搭在金属栏杆上,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是,想要嫁入陆家的前提是你必须是千家大小姐,没有了这个身份,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陆南城的未婚妻?陆家更不可能容纳一个假货进门!

  来人听到他的回答,白皙细嫩的小脸上笑容逐渐扩大,笑靥如花。

  下一刻,一抹高挑柔弱的身影袅袅而来。

  哒哒哒……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从不远的楼梯口传来,钻到了千娆的耳朵里,更像是踩在了她的心尖上似的。

  每一步都足以勾起她对来人的恨。

  声音渐行渐近,少女穿着一身jk的制服,长发披肩映衬着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精致脸庞,似春日里的一朵素白杜鹃花一样,端庄素雅。

  她行至陆南城的身旁,白嫩纤细的小手自然而然地搭上了他的胳膊,姿态亲密。

  声音温柔的在陆南城耳边轻语,南城哥哥,原来你和千娆妹妹在这里。怎么样?你都和千娆妹妹说了吗?

  嗯,我已经警告过她了,我和她之间是不可能的!

  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

  千雪很满意他这坚定的态度,美目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千娆时,幽邃的眸中闪过一丝畅快的得意,转瞬即逝。

  千娆只差在心里翻一个白眼了,他现在可没这个资格和她说这句话。

  真当自己是人民币吗?

  这地球上的人都要喜欢你!

  秉持着演员的职业操守,尽管千娆心里一阵恶心得想吐,可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彷如星辰的眸中染上了慢慢的震惊之色,瞳孔放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千雪挽住陆南城胳膊的那只手。

  愤懑的道:好啊,原来你们两个早就背着我在一起了是不是!

  千雪,你真的把我当成妹妹吗?你明明知道……知道我喜欢南城哥哥,你还鼓励我喜欢他那么多年,原来你一直在后面使小心思。

  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坠落,千娆气得全身发抖,目光冷冽如刀的狠狠瞪着千雪。

  大有一种想要冲上来同她打一架的趋势。

  她的这一系列反应,千雪早就预料到了。

  知道真相后只会暴怒和哭泣,这才是千娆。

  面对她严厉的指责,千雪露出一抹她怯生生的眼神,害怕的往陆南城的怀里躲了躲,声音里带着一丝内疚和委屈的回答。

  千娆妹妹,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的出现,觉得是我抢了你的位置。

  我可以不要千家大小姐的身份,可南城哥哥,我没法让给你。

  我们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的,求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她哭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让陆南城也心疼不已,他绅士而体贴的从校服口袋中掏出了一块素色手帕。

  亲自给千雪擦眼泪,别哭,你身体不好。不能大悲大恸,你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是我不爱她,而她自己也不自爱的缠着我,不关你的事。

  这么护短,她竟不知道性格冷漠的陆南城竟然还有这温柔体贴的一面。

  原来,爱和不爱之间是这般的天差地别。

  千娆轻勾起红唇,露出了一记漫不经心的讽刺笑容。

  两情相悦?

  陆南城连他们之间十年的青梅竹马的感情都能了断干净,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爱别人?

  他爱的,只是千家大小姐这个身份背后能给他带来的利益罢了。

  千娆上前几步,逼近到千雪的面前,站定,纤细白皙的小手倏然握住了千雪的胳膊,冷静的继续开口询问道,每一个问题都直指要害。

  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要给发那种暧昧不清的短信?

  要我把南城哥哥让给你也行,你放弃千家大小姐的身份。我倒要看看,你们所谓的两情相悦有多深。

  走!你现在就回去和爹地、妈咪说,你不想认回他们……将你昨天晚上做的事情告诉他们,你倒是回去说啊!

  千娆咄咄逼人的目光盯着她,说话的同时用力的拽着千雪的手朝着楼梯口走去。

  力气之大,千雪的手腕都被捏红了一大片。

  千娆的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淡笑。

  因为就在昨天,她这个容城第一小公主,高高在上的千家大小姐千娆成为了全市的笑话。
 千娆……你别逼我!我不能和爹地、妈咪说。这样的话他们会伤心的,我怎么能如此不孝。

  一旁的陆南城也看不下去了,他一个大步上前,阻止了千娆的动作。

  冷冽得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眸光死死地盯着千娆看,面色铁青一片,额头上的青筋都凸显了出来。

  在极力的忍耐着什么一般,沉声怒喝道:千娆,你放开她!有什么就冲我来,千雪她身体不好,经不起你这一番瞎胡闹。

  闻言,千娆甩开了她的手,娇俏的冷哼了一声。

  果然,她不敢。南城哥哥你看到了吗?我亲爱的好姐姐千雪还真是虚伪啊,嘴上这样说这不在乎千家大小姐的身份,说不定她心里可得意了,她才是千家的真千金,而我是假的。

  这番话听得陆南城直皱起剑眉,目露不悦。

  其实不管是千雪还是千娆,他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千家小姐。

  千雪虚伪或者不虚伪,都不重要。

  所以,他选择站在千雪这边。

  以一种护花使者的姿态将千雪护在身后,无情的叱责了千娆。

  然后呢?你能不能别再胡闹了,你现在是有妇之夫,请注意一下形象。别跟个泼妇似的到处撒泼,丢人现眼!

  看着少年挡在自己面前的这抹伟岸身影,藏在他身后的千雪得意的暗笑了一记。

  千娆啊千娆,没有想到吧。

  风水轮流转,从前一直都是她在羡慕千娆。

  一出生就是千金大小姐、长相在名媛圈中也是风华绝代的存在、在学校也是人人称赞的校花,还有一个那么帅气高贵的未婚夫。

  上天何其优待千娆。

  而她呢?

  明明是千家真正的千金却只能躲在暗处,每天除了学校和家里就是医院,典型的三点一线。

  外界在夸赞千娆的优秀时,提到她都只有一句病秧子,许多人甚至不理解,千家父母为什么要领养一个身体不健康的女儿。

  早就该死的千娆占据了她的身整整十八年,千家的一切,包括她的未婚夫陆南城。

  这一切 都该是她千雪应得的东西!

  就算是知道了昨晚那场闹剧的真相,陆南城处处维护着千雪,这让千娆恨得牙痒痒。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千雪,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道:千雪,你别装了。你从小就嫉妒我长得比你好看,比你有才华……你早就巴不得有这一天了吧。

  千娆激动之下没有注意到自己不小心找到了水塔的井盖边上。

  因为今天早上突然停水了,所以校方只好从天台抽水下去,盖子还没有来得及盖上。

  要是人掉下去会怎么样?

  千雪半眯起了眸子,一抹算计的光亮让那双平淡无奇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

  她的声音一改刚才的柔弱无辜,突然变得阴狠十足,是!我不想让你占据这个名字和原本属于我的人生,也包括陆南城。

  所以千娆,你去死吧!!!

  说话间,她突然伸出一只手从后面推了一把千娆,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阴恻恻的笑着。

  白嫩漂亮的五官在一瞬间变得扭曲,面目全非。

  同时,自己假装是被千娆推开的一般,整个人摔倒在了地面上。

  校服的裙子上沾上了不少泥土,狼狈十足。

  千娆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便摔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噗通!

  寒冬腊月,这井水冰冷刺骨,溅起一片水花。

  很快,千娆的四肢变得僵硬而麻木起来,失去了感官知觉。

  少女细弱的呼救声隐隐从水塔下面传来,经过了狭窄的口子传出来时,声音与墙壁之间造成了一道回音。

  在这短距离内、声音重叠在一起,造成了音量叠加的效果。

  千娆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便摔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噗通!

  寒冬腊月,这井水冰冷刺骨,溅起一片水花。

  很快,千娆的四肢变得僵硬而麻木起来,失去了感官知觉。

  少女细弱的呼救声隐隐从水塔下面传来,经过了狭窄的口子传出来时,声音与墙壁之间造成了一道回音。

  在这短距离内、声音重叠在一起,造成了音量叠加的效果。

  救……救命啊!阿宥……救救我!

  咳咳……南,南城哥哥,救我呜呜!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陆南城反应过来后俊朗的面色一变,他立刻走上前来,探身往里面看了一眼,凤眸滑过一丝慌乱。

  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

  好深。

  黑漆漆的。

  除了哗啦啦的水声什么也听不到,根本看不到她在哪里。

  见他竟然想要去救人,千雪展开双臂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一颗黑色的小脑袋紧靠在他的胸口处,哭的梨花带雨。

  南城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千娆妹妹她想要推我下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呜呜。她刚才推了我一把,结果自己就掉下去了。

  陆南城回过头来看着她裙子上的泥土,脚腕也撞到铁栏杆上肿了起来的可怜模样,眼泪汪汪的样子想来是疼得厉害。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刚才确实像是千娆先动手推了千雪。

  水塔下,声音消失了,哗啦啦的水声也渐渐的消于平静。

  陆南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狭长的凤眸不由染上了一丝淡淡的悲伤。

  不过这抹复杂的情绪很快就被千雪的哭声打断。

  南城哥哥我怎么办?要不……要不我们假装不知道。千娆妹妹,她……她是自己掉下去的好不好?

  闻言,陆南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里骇然震惊。

  转念一想,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更好的了,于是他点了点头。

  嗯。

  他答应了。

  背对着陆南城,千雪得意的看了一眼水塔的方向,唇角勾起一个薄凉浅淡的微笑。

  千娆,以这种方法死去。真是便宜你了!

   顶楼的风依旧在刮,从两人的身旁呼啸而过,冷得发抖。

  千雪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胳膊,轻声道:南城哥哥,我在这里等你,你去找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绳子,我们先把千娆妹妹捞起来。

  好,那你在这里等我。别乱跑知道吗?

  他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