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艳情 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 公车小说林蔓蔓

榕城,郊外乱葬岗。

  墨绿得近乎黑色的树木高大参差,碗口粗壮的树木上栖息着几只闭目养神的昏鸦。

  一根黑色的羽毛打着旋缓缓地从半空中飘落下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女子染满了鲜血的白色长裙上。

  一时间,红的更红、白的更白、黑的更黑。

  只见一名长相绝伦美艳的女子狼狈地躺在挖好的土坑中。

  墨色的长发被风吹得凌乱,一团糟的披散在脑后,映衬着那张惨白如纸的小脸狼狈而唯美。

  千娆啊千娆,没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说话的女人穿着一袭圣洁如雪的婚纱蓦然出现在这暗色阴沉的天地中,令人眼前一亮。

  白色的头纱如花一般拖曳在她身后,从树上掉落的枯叶偶有几片顽皮的落在上面,装饰着她的完美女神气质。

  只是婚纱与乱葬岗,怎么看也不太搭。

  千娆却是注意到这是陆南城送给她的婚纱!

  上面一共九百九十九颗,代表着他对自己至死不渝的爱。

  冷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姐姐,咬紧了绯红的唇,对上了她幸灾乐祸的目光,不可置信的开口。

  姐姐,你快放了我。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和爸妈!你别忘记这些年来是谁在一直给你输血,捐给你一颗肾脏的!

  要不然她现在只怕都还在医院躺着当个废人呢!

  闻言,千雪简直笑出了眼泪来,脸上挂上十足讽刺的笑容,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目光里充满了同情。

  啧啧啧,你还真是愚蠢得可怜啊,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吧,千家真正的千金是我!

  爸妈养你的原因只不过是当个免费的移动血库使用罢了!还有肾脏移植……这都是爸妈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

  她话音落下,千娆的脸色瞬间煞白一片,喉咙中干涩疼痛,发出来的声音变得嘶哑低沉,不……这不可能,怎……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千家的小姐?

  而千雪这个假千金才是真千金!

  更让千娆崩溃大哭的话语还在后面,千雪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同情的在她耳边宣布: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南城哥哥今天正式成为陆氏集团新任总裁。至于那个瞎子……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千娆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她用生命热爱的陆南城早就和她的好姐姐千雪勾搭在了一起!

  听到她提起那人,千娆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血液滑过她白皙雪腻的下巴,最后尽数落在黑色的泥土中。

  轰……

  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传来,

  她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目光僵硬的看着远方的树林入口,一辆墨绿色的越野车缓缓进入她的视线中。

  引起千娆注意的是汽车后面的那抹白色影子。

  一名身材高大清瘦的男人被一根绳子捆住双手,绳子的另外一端系在了汽车后面,随着车子的前行,他的身体撞击在路面的石头上。

  隔着老远,似乎都听到了男人身上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定很疼吧。

  终于,越野车在千娆的泪水模糊中停了下来,被绳子捆住的男人生生地撞在了一旁的墓碑上。

  嘭!

  一抹斑驳的血色映衬着青白森冷的墓碑,刺痛了她的眼睛,喉咙滚动,微张檀口无声的吐出三个字——陆浔晏

  伤得奄奄一息的男人忽然抬起了头,狭长的凤眸中流下了两行血泪,声音低哑而深情的喊着她的名字。

  娆娆……

  在看不到任何光芒的情况下,他只能用一双骨节分明、满是鲜血的手上朝着她所在的方向,一步一步的爬来。

  娆娆,是……是你吗?别怕,我……来了。

  娆娆,我不相信你死了,他们骗我的对不对。躺在停尸房里的那个人不是你……

  全世界的人都说你死了,可我不相信!

  一字一句都深深地扎入了千娆的心里,她泣不成声的道:死瞎子……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我们离婚了,你明明可以不用管我的!

  撕心裂肺的哭声传到了陆浔晏的耳朵里,他却是高兴的扬起薄唇轻轻一笑,庆幸万分的回答:我就知道我的娆娆不会死……

  千娆心口更是剧烈疼痛起来,她到底是有多蠢才会一次次的伤害真心爱她的陆浔晏。

  此时车门打开,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出现在她的眼前,面容俊美阴柔,唇红齿白,无疑是张令所有女人都难以招架的帅气容颜。

  看着来人,千娆一时间忘记了哭,转为怒瞪着男人,厉声咆哮。

  声音仿佛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陆南城,你怎么对得起我!你个禽兽!不得好死的畜生!!!

  听着她对自己的谩骂,男人只是轻笑了一声,单手挽住了千雪的肩膀,睥睨的看了一眼浑身狼狈的千娆。

  可笑!从来都是你这个女人恬不知耻的缠上我,虚情假意的情爱也只有你这种愚蠢的女人才会相信,我爱的人是至始至终是千雪。

  他情深意切的模样看得千雪一脸的幸福,她小鸟依人的靠着陆南城,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城南哥哥,你小叔怎么办?

  昔日榕城首富、也是陆南城的亲叔叔,她还真不太敢下手。

  陆南城目光阴鸷的看了一眼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十指相扣的模样让他心底莫名的烦躁。

  很快,这异样的情绪便被他掩埋在了心底,薄唇轻启,下达了最后的死亡通牒——一起活埋!这是我这个做侄子送小叔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好好珍惜吧。

  随即,陆浔晏被人一脚踹到了坑中。

  即便身陷泥潭,他还是用自己单薄残破的身躯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从刺鼻的鲜血中,千娆嗅到了一丝他身上的冷冽莲香,慌乱的心渐渐沉静了下来。

  单薄瘦弱的身体朝着同样奄奄一息的陆浔晏靠去,汲取最后的温暖。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靠近他。

  很可惜……也是最后一次。

  眼泪无声的从脸上坠落,闭上眼睛任由泥土一点点的将她覆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隐隐约约听到了陆浔晏虚弱的声音。

  可眼前一片漆黑,意识渐渐溃散并未听得真切。

  陆浔晏,下一世就换我来爱你!
  痛!

  怎么回事?

  一阵钻心的钝痛感从脚踝处传来,千娆痛苦的溢出了一道轻微细弱的呼声,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睛。

  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轮残月挂在深蓝色的幕布上,星子分布稀疏。

  微风吹来,松木的香味在鼻息间蔓延,而不是令人作呕的泥土腥臭。

  这是哪里?

  她不是和陆浔晏一起被活埋在了地下吗?

  忽然,万籁寂静的树林中响起一道甜美清丽的声音。

  若不是你忽然闯进我生活,我怎会把死守的寂寞放任了……

  千娆很快就看到在她的不远处,摔落在地上的手机发出一缕幽蓝色的光亮。

  视线猛然地定格在了屏幕上,来电显示——陆南城!

  那三个字,刺痛了千娆的眼睛,滔天的恨意迸发。

  她刚捡起了手机,伸手扶着旁边的树木缓缓地站起身来,一道道刺目的白光从身后不远处射来。

  茫然的回首看去,只见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正朝着她的方向追来。

  不知道是他们之中的谁大喊了一声找到夫人了!

  当即吓傻了千娆。

  她呆呆愣愣地盯着显示屏上的时间看,瞳孔为之一震。

  2018年4月5日!

  这一天,是她嫁给陆浔晏的第一天!

  可是她做了一件惊动A市的事情——私奔!!!

  借着手机发出来的微弱光芒低头一看,果然,她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婚纱……在逃跑的过程中高跟鞋早就不知道掉到了哪里去。

  长长的裙摆不小心挂在了树枝上,害得她跌了一跤,所以才伤到了脚。

  这一切都虚浮得像是梦境一般,千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回到了五年前。

  她哆嗦着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

  真疼!

  她真的重生了!!!

  一定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知道她心有不甘、所以给了她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重活一世,她誓要将千雪和陆城南这一对狗男女碎尸万段,方能解除她心底的恨!

  思忖间,千娆被保镖团团地围在了中间。

  黑暗被光明驱散,炙白微冷的灯光齐齐地照在她的身上,刺眼十足。

  刚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她,还无法适应这样的强光,忙举起一双白嫩纤细小手挡住眼睛,这才好了些许。

  夫人,还请跟我们回去,三爷很担心你。

  为首的保镖单膝跪地的请求道。

  三爷结婚原是一场喜事,他和兄弟们还以为今天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结果酒没喝两口就接到消息说新娘子——跑了!

  众人不由在心里吐槽千娆,这新来的小夫人真是能够闹腾的。

  他口中的三爷两个字听得千娆眼眶微热。

  她的脑海里刚想到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身后就传来一记微响声,皮鞋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沙沙作响。

  那一抹孤寂而高大的黑色身影缓缓走入她的视线中。

  剪裁合宜的西装映衬着他白皙的深刻的面容气质非凡、精心梳理的发型搭配他的气质,俊美和刚毅的比列恰到好处。

  男人绯红的薄唇紧抿着,显然有些生气,声音冷得吓人的道:千娆,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陆浔晏?

  只可惜,你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这辈子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是我陆三爷的人!

  千娆瞬间泪目。

  陆浔晏,你也重生了吗?

  她没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保镖们却是一个个吓得不轻,大家都是跟了三爷多年的老人了,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三爷远非表面上那般云淡风轻,温润优雅。

  他的动怒后的手段阴狠,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这世界上能让三爷动怒的事情可不多。

  上一次三爷生气,还是因为一位兄弟拿了敌人的好处在三爷的酒水里下毒。

  面对多年好兄弟的背叛,三爷也只是皱了下眉头,笑着让他自己喝了那杯酒。

  事后,厚葬了他。

  还给了他的家人一大笔补偿金,对他的家人解释说他是因公殉职的,是位英勇的好人。

  看,三爷就是这么的完美,总是能在恶魔和天使之间切换自如。

  大家不由得在心里好奇这位企图给三爷戴绿帽子的小夫人将会受到何种惩罚?

  气氛一度的冷凝了下来,周围的温度都叫降低了好几度。

  就在他们以为小夫人会做最后的挣扎时,眼前忽然一阵白影飘过,女子身上甜美的香味四溢。

  银色的月光下,白纱飞舞在半空中。

  是小夫人的头纱。

  千娆光着脚,不顾一切的奔向陆浔晏,激动的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颈,轻轻跃起,两条修长纤细的小腿也顺势挂在他的身上。

  一颗黑乎乎的小脑袋压在他的颈窝处,湿哒哒的眼泪珠子一颗一颗砸在他的衣领上,声音哽咽。

  老公,我回来了!

  带着哭腔的甜美声音在陆浔晏的耳边响起,听得他俊颜一怔,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

  你……你叫我什么?

  老公呀!

  咱们两都结婚了,我叫你老公不是很正常吗?

  千娆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不放手,满眼灿烂如星河般的星星眼里倒影着的都是他的身影。

  可惜,双目失明多年的陆浔晏看不到这唯美的一幕。

  听到怀中的小丫头撒娇的叫他老公时,那颗沉寂了多年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

  一切都好像是场梦一般。

  就在昨天,千娆才冷眼冷语的警告他不准娶她,因为她真正爱的是自己侄子陆南城。

  果不其然今天千家人压迫着她同自己拜堂时,千娆任性的大闹了婚礼现场,害得他堂堂陆三爷在公众面前丢尽了脸面。

  唯美浪漫的婚礼现场变得鸡飞狗跳,也给了媒体很多炒作的素材。

  好不容易捱到婚礼结束,他在外面接待宾客,突然接到女佣的消息——新娘,不见了!

  陆浔晏正头疼该如何面对千娆的冷眼时,没有想到她竟然主动的抱了自己,还甜甜的在他耳边叫他老公。

  事情反常必妖。

  向来疑心病很重且不相信任何人的陆三爷此刻也满心怀疑自己眼前的人不是她。

  亦或者,她学聪明了,又想出了什么新的把戏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陆浔晏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阴冷,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她,风轻云淡的问道,为什么逃跑?

  他的周身更是弥漫着一股子不怒而威的气势,叫人不敢直视。

  咯噔……

  千娆心虚的低下了小脑袋,目光茫然地看着自己的鞋尖,心里慌乱的想着如何解释私奔这个问题。

  她清咳了一声,随后用结结巴巴的声音小声回答:没……怎么会…我只是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太闷了,所以出来看看月亮它又大又圆……

  话落,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人的无语和震惊。

  千娆抬首看了一眼漆黑的天空。

  脸上火辣辣的疼。

  因为深蓝色的夜空中挂着一轮弯月,哪里圆了?

  她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是吗?

  陆浔晏勾起了绯红的薄唇,声调上扬的笑了,声音低沉而充满了磁性却听得众人毛骨悚然,头皮一阵发麻。

  若不是千娆此刻正在想着如何和他解释私奔这个问题,一定会称赞一下他这幅完美的嗓音,简直是上帝的杰作。

  娆娆,今天阴历初六喔。

  千娆尴尬的低下头,努力的想要装作没听见,小手握紧了自己的手机。

  滴咚……

  微信信息提示音在这万籁寂静的时刻响起,她慌乱的小手一不小心便点开了陆南城发给自己的语音信息。

  【娆娆,你在哪里?我一直在后山的树林里等你。如果你不来,那我们之间也就到此为止了。】

  沙沙~

  晚风迎面吹拂而来,月光之下一股松木的自然清香混杂着男人身上那股冷冽的薄荷味道袭面而来,吹得千娆浑身一个激灵。

  神清气爽之余更是心底犹如猫爪子在抓一般,欲哭无泪的惨笑回。

  这……这个,都是误会!我说我在和朋友们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你信吗?嘿嘿……

  银白色的月光照亮了男人完美无缺的半张脸,另外一半隐匿在暗夜中,以山根为分界线,泾渭分明。

  映衬得他的五官更为立体硬朗,空洞的眸子虽然毫无焦距,可千娆却是从中感受到了滔天的怒火。

  她下意识的将小脑袋往衣领里缩了缩。

  就在这时,一抹清瘦单薄的人影缓缓从树林的昏暗之中走来。

  皮鞋踩在枯叶上,发出细微而沉闷的声响。

  月光渐明,照亮了来人的脸。

  少年约莫十八九岁的模样,身高一米接近一米八,比陆洵晏稍矮一些。

  面容却与他三分相似。

  飞扬如入鬓的剑眉下是一双冷淡安然的丹凤眼,鼻梁高挺,不厚不薄的唇瓣此刻微抿,表情晦涩不明的看向千娆。

  看到他的这一瞬,千娆的脑海里空白了一瞬,记忆勾起了仇恨的火焰,直勾勾的看着少年。

  咬牙切齿的在心底浮现出了一个只是想想都会让她愤怒的名字。

  ——陆南城!

  千娆的目光让少年微微讶异,他行到陆洵晏的身旁时,恭敬十足的弯下腰,沉声喊了一声三叔!

  陆洵晏一直没有叫他起身。

  少年也不敢擅自动作,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额头上浸出了两滴紧张的细汗,唇线紧绷。

  气氛一阵凝固,夜风的吹拂速度滞缓些许。

  温和却也严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更是吓得少年脸色发白。

  南城,你是三叔唯一的侄子。你告诉三叔,你和她计划了私奔是吗?

  少年膝盖弯曲,当即跪到了地上,开口解释道:三叔,对不起!我也是一时糊涂了,都是千娆求我带她离开。

  说着,他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出了千娆给自己发的短信。

  【南城哥哥,你带我走好不好?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让我嫁给那个瞎子,我宁愿死!今晚十点半,我在树林等你,南城哥哥,娆娆非你不嫁。】

  铁证如山,大家看向千娆的目光也纷纷变了。

  真是个不识好歹的蠢货。

  他们家三爷那可是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榕城里赫赫有名的黄金单身汉。

  而她千娆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草包,来历不明的假千金!

  三爷看得上她,那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竟敢在新婚夜和别的男人私奔,让三爷丢尽颜面,这样的她真是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千娆看着他手机上的那条短信,苍白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和无措。

  她一把抢过了手机,看着上面的联系人那里是自己的名字时,紧握双拳。

  不是这样的,老公你听我说,这短信真的不是我发的,更没有说过那种话!

  她越是生气,就显得越是心虚。

  少年冷冷地抬首看了她一眼,轻启唇瓣,讥讽一笑,不是你发的又是谁?那上面写的可是你的名字,号码也是你的。

  千娆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小小的插曲片段。

  今天早上,在家里等待陆家的迎亲队伍的时候,她的婚纱不小心被女佣洒了些水上去。

  随后她前往卧室去换衣服,手机就放在了外面的梳妆台上。

  当时,只有千雪在里面。

  至于佣人,她们可没有那个胆量。

  是千雪!我知道了,是她发的!老公,我真的没有发这条短信。

  千娆话语刚落,陆南城对她的厌恶更是深切了,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诬陷小雪。千娆,这就是你,恶毒又自私,你这种人只是活着都令人恶心。

  他的话音刚落下,一道清亮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

  天地间刹那安静了下来。

  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年脸上的五指印记,在这银白的月光下肿起了一片。

  陆洵晏风轻云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薄唇轻启,带着警告与威胁的道:她是你的长辈!

  言下之意,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三……三叔,对不起。

  陆南城捂着自己红肿的脸,低头垂眸的瞬间,眼底的阴翳无人察觉。

  千娆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陆洵晏竟然为自己撑腰,她刚感动得眼眶微红。

  下一刻,陆洵晏清冷的声音又令得她心弦一紧。

  阿晏,我知道错了。

  那双空洞的眸子虽然毫无焦距的看着她,异常冰凉,是吗?可是娆娆,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他温柔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自嘲一笑,那笑容里的薄凉令人心疼。

  我知道你不是自愿嫁给我的,就是因为你看不上我是个瞎子!

  千娆内疚的低下头,声音哽咽,是。

  可那是她前世的想法。

  话落,陆洵晏大手紧握着成拳,倏然露出了一抹危险的笑意,不在乎的道:那就恨我吧!

  来人,把夫人请回去!

  转身,背影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