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体内乖吃饭h 啊使劲里面痒

游轮的头等舱,KINGSIZE的大床上,年轻的女孩正沉睡着,窈窕而玲珑的娇躯毫不遮掩地暴露在强光之下。

热,好热。

体内的热气不断地冲撞着少女的青嫩的神经,修长的双腿不自觉地相互交叠摩擦着,仿佛在寻找什么。那几乎与身下床单融于一体的雪色肌肤渐渐染上了一层银灰,像一朵正在缓缓盛开的娇花。

好难受,好难受。

夕小浅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梦境中,在梦里不断地告诉自己要醒来,可是任凭她怎么挣扎就是醒不过来,脑袋昏昏沉沉的。

周围似乎有人在说放,可是耳膜却在嗡嗡的铮鸣,完全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

爵爷。一个满脸皱纹身穿白大褂的女大夫站在一个身量极高的男人身边,神态恭敬,要不要先解毒?

灯光下男人的背影华贵而优雅,说出的话却及冷漠无情,不必,先验身。

是。女大夫走到床前,手里冰冷的仪器贴着少女的肌肤一点点扫过。而每过一处,都会从少女嘴里溢出一声嘤咛。

那娇吟轻轻痒痒地骚动了面无表情地男人。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男人烦躁地蹙了蹙眉,该死的,看来单身太久也不是好事。

正当他准备先行离开时,大夫收了仪器,神态恭敬,苍老的面容难掩激动之情,回爵爷,骨骼线闭合良好,骨骺线没有开启,处子之膜还在。爵爷,加上血样报告,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顿了顿,问,需要先解毒吗?

男人没有答话,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床前,那强悍冰冷的气势,瞬间将周围的气息都压低了下来,少女那躁动的身子仿佛在寻找冰凉的源泉竟然扭动着娇俏的身子向床边靠近。

男子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出去。声音低沉有力,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是,爵爷。老大夫躬身退下,轻轻将门关上。

夕小浅迷迷糊糊中见眼前好像有个人,可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她奋力晃脑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想要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可是眼前一道黑影袭来,她娇小的身躯,瞬间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再也无力挣扎。身体就像浮木承受着外来的侵入。

看着怀里女人俏丽的睡颜,男人皱了皱眉,飞快下床。

头等舱的长廊两旁站满了黑衣人,最前头的黑衣人面前带扔着一个捆绑结实的肥胖男子。

舱门一打开,所有黑衣人都垂下了头。领头的黑衣人走到男人面前,指着地上的人道,爵爷,抓到一个企图进舱的。

男人看了看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摄影机,睨了眼身后的舱门,看也不看地上的男人,语气冷得能淬出冰来,扔到海里喂鲨鱼。

敢打他女人的主意,当然得成全一下他的胆量。

次日一早,夕小浅是在好朋友的呼唤中醒来的。

她抱着头痛欲裂的脑袋睁开眼,就看见好友安蓉蓉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看见她醒来,安蓉蓉连忙问,浅浅,你没事吧?

夕小浅摸了摸头,没事,就是头有点疼。

她不只是头疼,身体更似像被车轮碾压过一样,又酸又痛。

夕小浅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身上还是昨晚的睡衣,又偷偷地掀了掀被子,床单除了有些皱还是白得没有一点污渍。

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夕小浅不由苦笑,看来是发春梦了。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没想到发春梦的感觉竟然这么真实。朦胧中看到伏在自己身上那个男人那银灰色的眼睛,都那么真实。

浅浅?安蓉蓉地双手在她眼前飞舞,担心地看着她,你没事吧?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能发生什么?就是发春梦了。

夕小浅脸一红,但是这种事哪好跟人说。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同室好友,问,蓉蓉,你知不知道什么人的眼睛是银灰的?怕她误会什么,又连忙补充,就是,你看有些人的眼睛是宗色的,有些是蓝色的,哪些是银灰的?

安蓉蓉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发烧啊,怎么净说糊话呢。有些鲨鱼和海豚的眼睛是银灰的,可是不是人。

鲨鱼和海豚啊~~

夕小浅苦笑着揉了揉脑袋,看来二十岁的身体确实需要男人了。

好了,好了,赶紧起床吧。下午就靠岸了,再欣赏一下海上的风光。安蓉蓉从床头拿起衣服扔给她,问,对了,有没有看到我的摄影机?

夕小浅边换衣服边回答,没有啊,你昨晚去赌场没带上吗?

安蓉蓉摆摆手,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张,我怎么可能带着摄影机去赌场。

蔚蓝的海岸一望无际,辽阔而遥远。

夕小浅紧紧地盯着那些追着游轮飞蹦的海豚,好像要看看他们的眼睛是不是银灰的。

喂,是不是又想你的乔韩生啦?安蓉蓉端着一只红酒杯,故做优雅地晃了晃,安啦,马上就靠岸了。你马上就见到你的韩生哥哥了。

夕小浅头也没回,不以为然道,他说他有个重要的会,就不来接我了。趴在栏杆上,两眼直直地盯着海面,拍了拍安蓉蓉,指着海豚围绕的地方,蓉蓉,那个是不是你的摄影机?

安蓉蓉探过头去,果然七八只白海豚中间有一台黑色的摄影机随着海浪浮浮沉沉。

安蓉蓉不自然的挥挥手,哎哟谁知道是不是呢,摄影机都长那个样子。喝了一口酒,转开话题,,嗳,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韩生哥哥可能不是在工作,而是在陪别的女人呢?

陪别的女人么?

她从高中开始就在父母的授意下跟乔韩生交往了,到现在四年。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毕竟,下个月,他们就要订婚了。

但是现在,安蓉蓉不是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摄影机么?毕竟之前她分明很紧张的样子。

夕小浅眨了眨眸子,看着眼前的安蓉蓉有些心绪莫名。
一个月后某个风和日丽的中午,S城的五星大酒店顶楼,贵客云集,衣香鬓影。

这是本市地产商林栋生大女儿夕小浅和DB集团太子爷乔韩生的订婚典礼现场。

这两家都是在本市数得上号的人物,宾客们早早到齐,等着吉时两位主角的到来。

客人多女人就多,女人多八卦就多。

林总姓林,怎么她女儿姓夕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林总这个女儿是跟前妻生的,离婚了后就跟着前妻姓。

哎哟,还有这回事啊。林总成功也十好几年了,他要离婚那动静肯定老大的,我们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说话人因为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而得意洋洋,却还是有所顾忌地压低了声音道,听说这个林总的前妻都怀着孕了,还背着林总偷人,才被林总赶出家门的。

啊?那,这个大女儿可能还不是林总的孩子啊?啧啧!

那可不,要我说林总可真善良,还能帮她办这么盛大的订婚典礼。

就是说啊。

台上音乐响起,台下众人都渐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翘首看向前方的同时,没有人发现刚刚在泄秘的贵妇已经悄然退场。

休息室里,夕小浅一身洁白的婚纱礼服,上面点缀着一朵朵刺绣蝴蝶,是母亲夕若依亲自绣上去的,光影下仿佛有生命般翩然起舞,令她原来秀丽的气质更显灵气。

夕若依看着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有些过意不去,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但是你爸爸不同意邀请你的朋友。如果不是我……

刚刚从正厅过来,贵妇们议论的话她都听到了。

夕小浅并没有理解到这层意思。只道是父亲不想让自己的穷朋友给他丢脸。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当初乔韩生莫名其妙的看上了自己,这个父亲恐怕也不会允许自己进入到这样高级的场所。

不想母亲伤心,夕小浅轻笑,我本来就没有几个朋友,蓉蓉已经出国留学了,杜秋要忙自己的生意呢,走不开,让她来她也不会来的。

夕若依拍了拍她的手,没有说话。眼里思绪纷杂,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对于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她真的满意的没话说,可是,偏偏因为自己当年的事没有办法让她过上大小姐的生活。

浅浅,准备好了么?该我们出场了。乔韩生一身白色西装礼服站在休息室门口,看着一身白衣仙气袭人的夕小浅有些发怔。

姐,韩生哥,到你们入场喽。一个娇俏的身影撞门而入,俏皮地冲乔韩生挤了挤眼睛。

乔韩生神色一闪很快镇定下来,轻咳一声,浅浅,走吧。

典礼开始,夕小浅挽着乔韩生的手,缓缓走进大厅。在主持人的指导下,一步步完成所有步骤。

乔韩生握着她的双手,往叠了九十九层的香槟杯里倒酒,两人的身后是策划团队精心为他们准备的VCR,播放着两人如何相识,相知,走到现在。

音乐美好而浪漫,夕小浅平静地像在执行任务。任由乔韩生的双手引导着自己,完成所有动作。

好了,现在,请我们的王子和公主亲吻,留下此刻最美好的瞬间。主持人打鸡血般高亢的声音引来一阵起哄。

看着乔韩生缓缓靠近的面容,夕小浅脑海中飞闪过一双银灰无邪的眼眸。她心里没由来一阵紧张,身体僵硬成一条直线,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

跟乔韩生交往四年,除刚开始他还会在约会时情动要索吻,但是拒绝了几次后,乔韩生就再也没有对她有过任何过分的要求。

上了大学后甚至连约会都很少了,像今天这样的牵手,对夕小浅来说都有些陌生了,别说要当众亲吻。

亲吻,亲吻。台下的看客起哄身越来越大。就连乔韩生都笑了,再不亲我就要强吻喽?

夕小浅索性闭上眼,嘟起唇不管不顾地向乔韩生凑过去。

突然,人群发出一阵唏嘘声,夕小浅咻地睁开眼,看到乔韩生的头已经转向了身后屏幕的方向。她缓缓回过头去,只见原本该播放着两人相亲相爱的视频画面已经变成男女艳照的合集VCR。

屏幕有整整一面墙壁的大小,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每个人的神情相貌。照片上男男女女果逞相拥,姿势极度不堪。艳照中的男人们高矮胖瘦不同,而女人,都是同一个,竟然是她,夕小浅。

不……不可能,这根本不是她!

这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她污蔑她。她根本没有过这种生活经历,更不认识照片里的男人。

夕小浅怔怔地看着那不断转换的艳照锦集,小脸因羞辱而涨得通红,胸口也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样恨透了自己要这样毁了自己。

哎哟,这个真是,不堪入目。没想到林家大小姐的私生活这么混乱。

你刚刚没听说啊。她妈妈怀孕还出去偷男人呢。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哎哟,真是可惜了林总这么个大善人,到最后还被前妻利用。

呵呵,这种破鞋还想嫁入豪门。以为自己做得隐秘就没有人会知道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呀。

耳畔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辱骂声,夕小浅仿佛什么都听不到,她只是木然地站着,怔怔地看着乔韩生,一字一句地问,韩生哥哥,你相信那是我吗?

韩生哥哥?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

乔韩生心中一颤,眼神有些悲悯地看着她,仿佛看着脚底下马上就要饿死的乞丐。

眼前的夕小浅纤瘦而单薄,仿佛来自森林的精灵,只要风轻轻一吹就散了。这一刻,乔韩生突然有些后悔了。

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要让韩生哥哥怎么相信你。林珊珊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也是一袭白色长裙礼服,站在乔韩生身边,仿佛他们才是一对。

夕小浅抿着唇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最后怔怔地看向乔韩生,身体冰凉,声音带着一丝震颤,相信我么?
林珊珊从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到乔韩生面前,姐,这是你的体检报告,报告显示你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其实昨天晚上就出结果了。我本来想等过了今天再拿出来。现在……为难地看了一眼大屏幕,事到如今,你,你就好好跟韩生哥哥道歉吧。

怀孕?怎么可能?!

夕小浅一把抓过体检报告,难以置信地看着划着红线处,惊恐地睁大了眼睛,HCG212.4,正常怀孕!

怎么会?夕小浅一遍遍核对着体检报告上自己的名字、年龄,体检日期。真的是自己,怎么会是自己?

抓着体检报告的手一松,脑袋一阵眩晕。此时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个春梦,是真的。

乔韩生只一垂头就可以看到飘落在脚边的体检报告,看着脸色苍白的夕小浅,心潮翻涌。他往前一步,扶着夕阳浅狭窄消瘦的双肩,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相信你,浅浅,只要你说没有,我就相信。

啧啧,乔大公子也太痴情太傻瓜了。为这种女人不值得。

看客们已经嚷嚷上了,原本站在最后一排的媒体记者们早已扛着机器冲到了人群前对着夕小浅一阵猛拍。

豪门丑闻啊,这么狗血,一定卖座。

如果说那些艳照夕小浅敢肯定不是自己的,那这份体检报告,她真的没有办法解释。

体内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持续了一个多星期,例假推迟了快半个月,最近每天清晨呕吐……是她自己一直在心存侥幸,一直不逃避着不愿意去接受春梦的真实性。

在安蓉蓉去赌场一夜的傍晚,有人潜入了她的房间。

可是她要怎么解释自己被强B的事?她连那个男人的样子都看不清楚。

夕若依站在人群中几次要冲上去都莫名的被身边的太太们紧紧拽住,包围着,甚至竟然还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悄然带离。

阴谋,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陷害。

浅浅……乔韩生看着她的样子,眼眸里闪过一抹痛楚。

夕小浅是什么样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没做过的事情打死都不会认。她现在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只能说明一件事,她,真的跟别的男人有过了。

乔韩生眼里闪过一抹暴戾,眼里的温柔瞬间消失,以及快的速度整理好情绪,面向媒体的闪光灯,面向诸位看客,各位,先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让大家看到了这样不堪的画面。我和夕小浅小姐相识四年,交往四年。她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也是因为我工作太忙对她关心不够吧。

他淡淡地看了眼仍然呆若木鸡的夕小浅,对不起。再次转向众人,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想我恐怕都没有办法再跟夕小浅小姐继续下去。向众人深深的鞠躬,对不起,各位,今天的订婚仪式作废,有劳大家跑一趟,现场有自助,大家随意。

他说态度诚恳,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谅解了夕小浅的出轨,立刻让所有人都视他为真绅士。同时舆论也就全部倾向夕小浅。

真不要脸啊,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还要出去鬼混。

小小年纪需求这么大,竟然找这么多男人。

夕小浅木然地走出了酒店,那指责的手指都指到了她的脸上,那刺眼的闪光灯都贴到了她身上,她都仿佛没有知觉。

她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游荡,双腿沉重的迈不动步子,她才倚在路边的树上,慢慢地滑下了身体。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那天晚上到底是谁,那双蓝银灰的眼睛的人,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要那样害自己?为什么?

泪水模糊了视线,明明是盛夏,身体却冰冷刺骨。夕小浅将紧紧地抱着双腿,抱头埋在双腿里。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嘎。一辆轿车停在了夕小浅面前,两个男人跳下车,将瘫坐在地上的夕小浅架了起来。

夕小浅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们想要干……话还说完,夕小浅只觉得后颈一疼,眼前一黑,就再也没有知觉。

两人把夕小浅扔进了车里,同时车一阵风地消失在马路上,快的仿佛不曾出现。

夕小浅醒来的时候,发现好像在一张大床上,周围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光。

这是哪里?

她被绑架了吗?

夕小浅摸索着下床,像个盲人一样摸到墙壁上,企图找到开关,把灯打开。

醒了。一个男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声音冷的没有一点温度,甚至连语气都没有一点起伏。简单的两个都分不清是问话还是陈述。

夕小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紧紧地贴着墙壁,屏住呼吸,竖着耳朵去听声音的来源处。

啪!开关声响,光线瞬间填满所有黑暗,整个房间亮如白昼。刺眼的强光让夕小浅不由自主的抬手挡住了眼睛。

等她适应眼前的光线,就对上了一道如鹰隼般的目光。

男人站在她面前,身量笔挺而掀长,白衬衣的扣子只松松的系到胸口,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看起来十分性感。再往上,是一张英俊得能让人窒息的脸,深邃的仿若雕琢出来的五官,剑眉下有一双大海一样蔚蓝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张开,有种致命的诱惑。

虽然这个男人好看的不像话,但夕小浅也不是花痴。她深知越美的东西越可怕。特别是这个男人的眼睛,凌厉的好像能把全世界吞噬。夕小浅咽了咽口水,问,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湛储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完全无视她的问题,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傲慢地看着她,冷声问,怀孕了?嗯?目光缓缓扫到她肚子的位置,蔚蓝的眸子闪了闪,似乎有些得意,一夜就怀了,倒是意外。

夕小浅看着他那我还真厉害,一夜就让你怀了的得意模样,心里恨出血来。冷冷地盯着他,半天才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那天夜里,那个人是你?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而是憎恨,她那质问的话语抖得不成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