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玩弄同学麻麻

祁宝儿带着人离开了咖啡厅,祁小染知道这次她赢了。

祁小染弯下腰将散落在桌上的小强书和本一样样的收拾好码整齐,装进被祁宝儿他们扔在地上的书包里。

她收拾的很认真,把被扔地有些褶的书页都抚平。

染染。小强拉了拉她T恤的衣摆,试探性地叫着。祁小染背对着他,他有些把不准她是不是生气了。

没事。祁小染没有回头,拉好了书包拉链,然后拿起墙边的扫把,认真地扫着地上被她砸碎的酒瓶渣子。

那个,没有关系,我明天收拾就行。三十来岁的老板在一旁讪讪地说着。刚才祁小染砸碎酒瓶子那干脆利落的手法让他知道她不好惹。

没有关系,我弄的,我来收拾。祁小染收拾好垃圾,又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损坏,陪了一只酒瓶的钱后,方才对老板说道,我弟弟从今天以后就不来上班了。如果您一时找不到人,我可以替他上班,直到您找到人为止。

染染。小强一听急了,忙道,我想上班。

不用不用。老板连忙道,小店而已,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很好。

祁小染点了点头,拉着小强就往外走。

她的速度很快,小强几乎是踉跄着跟着她走的。

染染,染染你放开我。小强叫着她,她丝毫不为所动。

祁小染,你放开我。小强重重地甩开她的手,吼道,你生什么气?该生气的人是我才对吧。

祁小染停下脚步,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些年你不让我做这不让我做那,我说过什么吗?现在我只是想找一份工作,你凭什么自作主张替我辞职?小强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不问我意见自作主张,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你为什么……

为什么?祁小染指着咖啡馆的方向道,就是因为我不像你遇到像今天晚上这样的。我想让你活地有尊严,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可以活地昂首挺胸。

小强哀伤地看着她:那你呢?你在祁家人面前抬过头吗?你在学校抬过头吗?你在……

够了。祁小染打断他,就是因为我知道抬不起头的感觉,所以才不希望你也这样。我们两个,有一个低头就够了。

可是我是男人。小强难过地看着她,我不想一直被保护,我成年了,我想……

祁小染:你才十四岁。

我十八岁了,你知道的。小强笑了笑,眼底很温柔,我只是小时候被装在花瓶里……

够了,不要说了。祁小染尖锐地打断他。她看着眼前身体瘦小,头大的出奇,身高只有十四岁模样的小强。心口堵地厉害,嗓子发涩,艰难地告诉他,你,现在,法律上,就只有十四岁。我不管……

染染……小强心疼地看着她,你没有过去是不是?其实我没事,我已经过去。我不乎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可是你没有过去是不是?你不让我工作不是怕我被欺负,是怕我再次被拐走,怕我再遇到那些人。你不让胖婶领养我,你说胖婶也是人贩子……你就是过不去。是不是染染?

不要说了。祁小染转过身直接往外走,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答应你去上班。除非你不认我。

好!小强在她身后喊,只要你答应我不嫁给储墨凡那个疯子,我就不上班。否则我明天还出来找工作。你忘记了小王子,我没有忘。我要等他回来,我要告诉他……

储墨凡不是疯子。祁小染再次停步,转头,看向小强,一字一顿地说,小强,我们都是不被家人,不被社会接受的人,我们和储墨凡没有什么不同。而且……祁小染想到储墨凡那傲慢护短的样子,笑了笑,也许,他所经历的,是我们无法想像的过往。我也没有忘记小王子,有一天再见时,我会告诉他,我答应他的我做到了,我用他给我的鞋子跑出了那片荆棘地。

储墨凡静静地站在昏暗窄巷的阴影里,定定地看着无处那个女孩,一动也没动。她的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地落在他的耳内,砸在他的心底。

他所经历的,是我们无法想像的过往。

一句话,仿佛从黑暗天空垂落的一道光,温暖又明亮。

嗳,好像出事了。

前方的大头小强突然脑袋重重地往地上栽去。欧颜的叫声还没有落,身旁的人影已经冲了出去。

小强刚刚倒在祁小染怀里,就被一只大手抢了过去。

祁小染警惕地抬头,在看到是储墨凡以后,挤出一抹笑:储少……

储墨凡直接把小强递给追过来的欧颜:带回去。

祁小染:……谢谢啊。

星墅二楼的大厅。

真的很大。

祁小染坐在沙发上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吐了吐舌头。这个比她的小木屋还要大两三倍的大厅,竟然只摆了三把单人沙发椅,其余,就是黑的地毯,白的墙壁和一整面墙的落地玻璃。

三把椅子她坐了一把,储墨凡坐在正中黑色的椅子上,欧颜半蹲在她身前为她处理伤口。

储墨凡盯着她架在木凳上的腿,眸光微沉。

她腿上的皮肤是一种常年不见光的白,灯光白的发光。也因此脚踝处那一片漆黑的流着脓血,皮肉外翻的伤口显得狰狞恶心。应该是从二楼跳下去被地上的电网拉伤还电到了。

欧颜替她消了毒,给她打预防针:我要切掉你伤处的腐肉,会很疼,我给你打一针麻醉……

不用。祁小染摇摇头,麻醉了影响走路,我想去看看小强。

欧颜扬了扬眉,有点意思。

手起刀落,欧颜手法利落地切掉她伤处的腐肉,而祁小染,只是偶尔微微皱眉,中途并没有叫过一声疼。

储墨凡脸色微沉,她竟然为了见小强忍受着这样的疼痛。心底又有一丝羡慕,这世上又有谁愿意只为见他一面而忍受着刀挖之痛。
腐肉被剔除干净,女孩只在最后消毒上药的时候闷哼了一声。储墨凡看着她的手放在小腹前死死地握成拳,脸色有些发白,额头沁着密密麻麻的细汗,却始终没有叫出声来。

储墨凡皱了皱眉,莫名地在欧颜要给她包扎的时候突然出声:用他命。

啊?欧颜有些没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储墨凡,无声地问,确定?

储墨凡微微一颔首。

祁小染敏锐地察觉到他命不同寻常,立刻问:他命是什么?

欧颜从药箱里取出一只精致小玻璃瓶,低笑:他命可以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所有的伤口愈合,一点疤都不留,甚至还有美容的作用,可以让你以前的疤痕痘印都消失无踪。

祁小染下意识问:这么厉害的药一定很贵吧。

那当然。欧颜低下头,取出注射器取药,低笑,这药,以往就只有凡用过。如果不是你是他的女人,怎么会舍得给你用。

他、的女人……

祁小染莫名觉得一股热血从脚底冲上了天灵盖,烧的两颊发红。她微微用余光扫了一眼储墨凡,见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心底莫名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毕竟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太丑了走出去丢的还是他的人。

药从伤处最近的静脉注射,药水进入血管的瞬间,祁小染觉得那注射的不是药,而是一颗颗的小钉子,细细密密地扎在她周身的血管里,痛地她想要打滚。

祁小染咬着牙,痛的牙齿上下直打架,差点咬到舌头:怎么,这么疼。

她敢保证,这个储墨凡绝对是在报复她,什么去疤,美容,肯定是在骗她。但是现在,她还不敢跟他闹翻,连质疑都得龇着一分笑意。

疼就出声,想哭就哭,笑的恶心。储墨凡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站了起来。他厌恶她面对他时的笑容,虚假、恶心。

祁小染内心在咆哮:要是打死你不用负法律责任我能打死你一百次。

你不是很耐痛么?欧颜站起身看她,凡十一岁第一次注册他命的时候都没说过一个疼字。

十一岁?为什么要注射这种东西?祁小染有些意外,小小年纪打这种美容针,太要命了吧。

欧颜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告诉她:十分钟分疼痛就会消失,你可以去看你弟弟,他应该醒了。

祁小染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痛过了,也很久没有这种每一分都是煎熬的感觉。

刚开始的时候她就缩在沙发上,努力把自己放松,任由身体去感受疼痛。痛的时候不哭不闹,不对抗,是她早年总结的方式,有时候还能够在疼痛作用下的疲惫中睡去,醒来后就不再痛了。

后来她的注意力就被身体神奇的反应转移了。她小腿上受的伤竟然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甚至连皮肤都在快速地长出新肉。

祁小染揉了揉眼睛,抬手摸了摸伤处长出的新肉。

真实!

这,太神奇了吧。

十分钟后,疼痛消失,她脚踝周围那一块被铁丝拉伤被电网电焦的伤口竟然就这样恢复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

还真是……神药。

祁小染飞快地跑到二楼顶头的客房。

小强已经醒了,大大的脑袋凹陷在蓬松的枕头里,看起来很难受,但在看到祁小染的时候,他温柔地笑了,挣扎着要坐起来:染染。

祁小染替他放好靠枕,扶着他坐了起来。然后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监控后,才把当保镖的事跟小强说了一遍,末了道:储墨凡有一种药,叫他命,可以很快治好人身上的伤。我想,你这段时间就在星墅住下,然后找机会让他帮你看看。

小强从一岁半开始就被人贩子装在花瓶里当奇迹观赏卖门票,被解救出来后因为生长期骨骼被限制,一直长不大。医生没说能不能治好,只说没有特效药。但是他命,让她看到了希望。他命有这么快速的治伤效果,说不定也会有其他类似治骨骼的神药。

小强摇了摇头:染染,如果你觉得储墨凡可以帮助你,如果你觉得当他的保镖比打拳好,我都不再反对你,我都支持你。只是我必须要回去,因为我是你的经纪人啊。如果他们要找衍行怎么办?如果被发现你就是衍行怎么办?像他这样的上位者,一定认为你在有意骗他,到时候说不定怎么报复。

他们都是在残酷环境上长大的孩子,他们看到太多人性的恶,所以遇事首先想到的就是有可能面临的危险。他们的过往,并不曾给过他们乐观的机会。

祁小染没有说话,小强接着道:如果你还要保留衍行的身份,我必须回去。相信我,染染,这是最安全的方式。

祁小染摆了摆手:先不说这个,要走也得等你身体好了再说,这里伙食好,先在这养两天。

话才刚说完,小强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是天衍。

两人连忙禁声,祁小染飞快地跑到门口,通过猫眼往外看,确定外面没人,才冲小强比了OK的手势。

小强开了手机的变声软件,这才接通电话。

两分钟后,小强挂了电话,跟祁小染分享了来电信息。

电话是蓝子蘅打来的,告诉他以后跟他联系的人换成欧颜,以后欧颜会安排衍行每天的工作内容和时间。、

小强说:他们让你明天上午十点去星爵酒店,顶楼总统套房。

又是那里!

祁小染脸色不自然地变了变。

星墅三楼的书房里,欧颜看了看手机信息,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储墨凡,神色难得严肃:子蘅已经联系好了衍行,明天他陪你去星爵见他们,我就不去了。

储墨凡从文件堆里抬头看他,眸光犀利:你怕他们?

欧颜苦笑:我只是,还不有准备好。

储墨凡把一份文件扔到他的面前:最新消息,已经确定陈家和许家就是欧氏的产业。现在正在往欧迪名下过户,还没准备好,欧就要掌控欧氏了。

欧颜:我要的从来不是欧氏。你知道的。

好。储墨凡拿回文件,我要欧氏。略一沉默,身子往旋转椅上一靠,有件事,明天你去做。

欧颜:什么?只要不见他什么事都行。

储墨凡:你亲自去趟S大,告诉陈博士和院长,储氏基金能否再跟他们合作,全凭祁小染
哦?欧颜惊地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你,这是给她送人情吗?你不会是……

储墨凡粗暴地打断他:不会!

欧颜又恢复了平时嘻嘻哈哈的模样: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就不会。

储墨凡:要么滚,要么明天去星爵。

欧颜:我选择滚!

祁小染十分有寄人篱下的自觉,也为了跟储墨凡拉进感情,好问有没有治小强的药。她第二天就起了个大早给一大家人准备早餐,等储墨凡下楼之后,就看见餐厅的桌上和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锅。

这是什么?储墨凡站在台阶上,站在餐厅门口,浑身都是嫌弃。

您不是说三餐都由我来准备吗?这是我准备的早餐。祁小染十分狗腿地迎上前去,站在他身边指着地上的八口大铝锅介绍,这是粥,我问过罗西了,咱们这个别墅里连你和保镖一共八十四个人,我算过了,这些粥足够一人吃两碗。不过不用担心粥喝不饱没力气。一指桌上的四小锅,这里面全是馒头,一人一个。

祁小染小跑着从小锅里取了只馒头递给他,讨好地说:这是你的馒头,里面放了糖。有营养。

储墨凡看着手里那只触感坚定,造型奇特的多边型固体,凉凉地问:这是馒头?

是的。祁小染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你试试。

刚刚下楼的小强一见储墨凡手里的馒头,立刻捂住眼睛不忍直视。

储墨凡面无冰铸,语音冰冷:有营养?

祁小染看着他的神情,有点犹豫:是,是吧。

毕竟对于她来说红糖是很营养的东西了,但是对于有钱人来说……也不知道男人吃不吃燕窝。可能下次应该还是放点燕窝。

小强也是察言观色的人,一瞧储墨凡神色不对,立刻上前解释:储少,染染从小没做过饭,家里都是我做饭。她是第一次做,做的不好,您不要生气。不如,我重新给您做一份早餐吧。

祁小染一脸茫然地看向小强:做的不好吗?

每个人都有份,每个人都照顾到,对储墨凡也特殊的对待了,还有哪里不够好吗?服务员也只有这样了。

小强看着储墨凡越来越冷的脸,冲祁小染挤了挤眼睛,让她别说话。

储墨凡把玩着手里的固体,扫了一眼祁小染:第一次做?

祁小染犹豫了一下,决定勇于承认:是。

全部倒掉了。储墨凡握着固体的手一紧,冷冷地命令,收拾干净。吩咐在一旁憋着笑的欧颜,告诉她星墅的规矩。

早餐,全部倒掉了。颜色有些泛黑的大米粥和造型奇特的馒头被一锅锅地倒进了厨余垃圾桶里。

祁小染有些肉疼,也有些无措。

她自认已经全面考虑到了,为什么储墨凡还这么生气。直到半小时候后,欧洲把一本厚厚的星别手册读完,她才明白过来。

不被主人认可的人,一律不得在主别墅用餐?祁小染睁大了眼睛,那我是被主人认可的人吗?

要是不认可又擅自跟他同桌吃饭会不会又被关起来。祁小染叹息,这个男人其他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好,就是太喜欢关人了。

应该,是吧。欧颜想了想,毕竟你是用了他命的人。

毕竟你是能够让他为你送人情的人。

他命?

祁小染想问有没有治骨骼恢复的神药,正犹豫着怎么开口。欧颜就把手册往她怀里一扔,道:手册留给你慢慢读吧。我还有事。哦,对。

欧颜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胸章扔给她:以后最好随身戴着,否则,后果很来生。

储?祁小染看着手里大大的储字徽章脑仁一阵发涨。戴着这样徽章出门肯定会被更多人指指点点吧?!

祁小染看着欧颜离开的背影有些遗憾。刚刚应该就着他聊起他命的时候问的。

小强昨晚到底还是被祁宝儿的人打了一顿,只是打在身上,当时没有发现伤处。欧颜替他做了全面检查,虽然伤的不重,但是小强体质特殊,这样的小伤也得十天半月才能恢复。

于是这十天半月,小强就被祁小染死皮白赖地留在了星墅。起码吃饭不用自己做啊,像早上,虽然储墨凡倒掉了她做的早餐,但是罗西重新做了啊,虽然吃起来跟她做地没有什么不同。

欧颜前脚走,祁小染后脚也跟着离开了星墅。她是学生,储墨凡并没有禁止她上学,所以出行很顺利。只不过一进城,她就找了个地方换了衍行的衣服,直接去了星爵酒店等储墨凡。

十点,储墨凡的迈巴赫在星爵门口停下。罗西从驾驶室下车后,从后备箱里取出了轮椅。

祁小染一怔,随后快步走上前去,协助罗西把残疾的储墨凡放在轮椅上。

储墨凡凉凉地扫了她一眼,祁小染立刻退后一步,跟在轮椅的侧后方进了星爵的大门。

大堂里,许子开跟着一胖一瘦两个中年男人同一个年青人远远地迎了过来,途中四人没有彼此交谈,但嘴巴在微微地动着。

祁小染跟在储墨凡身后十分尽职地解说:胖子说今天一定要拿下储家基金的份额,瘦的说不要操之过急让你起疑……

储墨凡没有回头,低沉冰冷的声音却带了几分兴致:会唇语??

学过一点。祁小染没有否认。衍行这个身份和祁小染不一样,衍行是自由的,可以尽情地向所有人展示她所有的优点,不怕被人算计,不怕被人威胁。

储墨凡淡道:接着说。

祁小染继续:瘦子说你既然来了S城就不会很快回去,他们会慢慢跟你磨,让你交出储家基金的份额……嗯,许子开说一定要给他报仇……喔,这位……欧少说,只要把你赶出储家,就把你交给许子开,他想干麻就干麻……

吼,想干麻就干麻……

没想到许子开男女通吃。

够了。储墨凡打断她,闭嘴。

祁小染闭嘴,让说是他,不让说也是他。这个零演技的男人,这么看起来,瘸着和不瘸着到底有什么区别?都这么变态。

凡,好久不见。领头那个被称为欧少的年轻男人率先走到储墨凡身边,向他伸出了右手。

祁小染伸手拦下了:少爷身体不好,容易细菌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