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各种明星的综艺h版小说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叶暖是被饿醒的。

她回房间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打算歇息一会就下楼,没想到会直接睡着。

什么时候了?

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她便伸手去床头摸手机。

直至把整个床头柜都摸索完,叶暖才想起来,她的手机昨天被摔坏了。

屋内漆黑一片。

叶暖躺平看了好一会天花板,按开了床头的灯。

她走到门口,刚拉开门,就听见楼下传来了女人宠溺的说话声。

这次的书画比赛,还没你上次参加的等级高,放宽心就行,问题肯定不大。

这个时间段的书法比赛,好像只有一个汉锦杯。

这个比赛,她记得……

几乎确定楼下有谁在了,叶暖伸手推开了房间的门。

楼下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她这边的动静,说话声立马停了。

走完一小截走廊,叶暖出现在楼梯口。

她还没开始下楼梯,楼下就有一道目光看了过来。

一如既往的傲慢。

女人特地咳嗽了两声,似乎是炫耀般的加大了音量。

我明天就吩咐下去,这些天书画室都给你一个人用,你要准备比赛作品,这可是正事。

楚天阔有点不耐烦了,妈,没必要。一个小小的汉锦杯而已,我随随便便就能拿下第一给你看。

不愧是我叶琴芝的儿子,有叶家血脉在身上,就是不一样。不像某些人,只会吃白饭,书画这么高级的东西,怕是欣赏都不会。

你也太扯了,还扯上叶家血脉。

觉得好笑,楚天阔说着说着,才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人。

下午被摔的那一下,如电影镜头一般在眼前回放。

缠着绷带的腰,像是出现了应激反应,又开始隐隐泛疼。

不知不觉,他扶着腰,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叶……叶叶暖。

没想打搅这副母慈子孝的画面,叶暖下楼的动作很轻,所以楚天阔一直没察觉,直到那声叶家血脉的出现。

都被点名了,也没有办法。

叶暖低敛眉眼,不咸不淡的回了句,我饿了,去厨房找点吃的,你们继续。

叶琴芝凤眸瞥了人一眼,丝毫不遮掩心中的嫌弃,血液里是低贱的,再带在身边养了这么多年有什么用,照样不成器,没规矩。

走到厨房门口得叶暖停了下来。

她转身,目光意味深长的在楚天阔身上停了一眼,才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

两汪清水似的眸子,有种说不出的明澈。

血液,流动在人血管和心脏中的不透明黏稠液体,只有血型之分,没有贵贱之别。

都二十一世纪了,您多读点书。

说完,叶暖的视线又落回到了楚天阔身上,她笑着问到,你说对吗?

恐吓,绝对是恐吓!

有了阴影的楚天阔,二话不说,用力的点下了脑袋,对!对!

肚子是真的饿了。

叶暖没多耽搁,进了厨房。

坐在沙发上的叶琴芝,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人走了小会,才回神。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站在一旁的楚天阔,这臭丫头出个车祸把胆子撞大了?居然怼我
楚天阔抬手在头上抹了把冷汗。

怼你都是小事了。

这车祸估计还撞通了她封闭的任督二脉,没动手就很给面子了。

什么意思?下午你去医院那会发生了什么事?

楚天阔有苦难言。

总不能说他想强行欺负人家没成功,还被揍了吧?

他可没这个脸。

什么事都没发生!

叶暖在厨房里找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两个剩下,没被处理掉的桃酥饼。

勉强也能填饱肚子了。

没再走客厅出去回房间,她直接从厨房后门绕去了书画室。

靠着墙,掰着小块的桃酥往嘴里放,叶暖的视线紧盯着窗外蜿蜒的青石板小路。

做戏得做全套,也该来了。

话音落定,一个身影出现在院子里,撑着伞正沿着青石板小路正往这边来。

楚天阔走到回廊上,回头踮脚张望了好久,确定没人跟着才松了口气。

他平时玩都嫌时间少,哪还真会花时间捯饬来这些无聊玩意儿。

参加那些比赛反正只用交作品,也不用现场画。

真麻烦,又得花笔冤枉钱。

翻着白眼,扭头看了一眼书画室,立刻又转了回去,楚天阔站在了门口,根本没进去的打算。

都要参加比赛了,佛脚都不打算临时来抱一下?

低头玩着手机,楚天阔满脸不屑,这老古董的玩意儿,谁还真稀罕。反正……

只需要作品的比赛,和之前一样花钱买一份就好了。

清亮的女声,十分自然且顺畅的接上了后被人掐断的内容。

楚天阔浑身一颤。

这个声音是……

他猛转身,正好和叶暖的视线对上。

身材纤细匀称的女孩,穿着一身绣花的黑色长裙,与白色的墙面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少了几分甜美,多了几分飒爽。

楚天阔吓得抖了两下,立马就双手合十举过了头顶。

小姑奶奶,医院的事,老……我向你道歉,是我色胆包天,一时鬼迷了心窍,把主意打到了你身上。

你大人大量放过我,以后咱井水不犯河水,你看行吗?

叶暖没表态,兀自吃完了手里的桃酥,拍了拍手,掸掉手上的饼干屑。

汉锦杯是不是设了奖金的?

话题跳跃得快,楚天阔马上就警惕了起来,问这个做什么?是有设奖金,第一名十万。

十万,不算多,但够解燃眉之急。

叶暖不再靠着墙壁,她走到书画室中央架起的一块画板前,你不是又要找人买画?

是要买,怎么了?

楚天阔没打算撒谎,因为他以前找人买画被叶暖撞见过一次。

那时候,他还凶神恶煞的恐吓了人一番,要是敢说出去,就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他心揪了一下。

不是吧,这种的旧账,你也要算?

叶暖随手拿起了一支铅笔转了两下,然后在干净的宣纸上勾出一条圆滑的曲线。

我来画,你拿去比赛。

楚天阔停顿了几秒,确定自己是没听错。

你?我要的画可是水墨画,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汉锦杯本身就不是什么正规比赛。

有钱人的游戏而已。

每年的参赛要求,都会根据临城上面这个圈子里的各种风向变,参加的也基本都是些附庸风雅的圈里人。

叶暖记得去年好像是油画。

今年居然是水墨画。

她本来还有点心里没底,现在不用了。

楚天阔仔细的观察着女孩脸上变幻的表情,怂怂的补充,我都跟我妈夸下海口,说了要拿第一的。

眼睛在眉毛下炯炯发光,像荆棘丛里燃起的一堆火,叶暖手中停下的铅笔又来来回回动了起来。

嗯,拿第一,钱归我,奖归你。

楚天阔一口气提上来,声音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小姑奶奶,你别玩我了,这不好玩。

调整了一下姿势,叶暖俯身更贴近了画板一些。

爷爷书房正中央挂的那幅画,是我十二岁那年画的。

你画……

楚天阔的一双眼睛,肉眼可见的不断瞪大。

那幅画是你画的?

大概是在他刚上初一的那会,在学校一个不小心把校长办公室的古董花瓶打碎了。

学校说得赔钱,要叫家长来。

楚天阔当时年纪小,害怕得不行。

回家一个字都没说,就想着偷拿点值钱的东西去卖掉换成钱,然后自己交给学校去。

思来想去,他溜进了叶连城得书房,一眼就盯上了挂在墙上的那幅画。

从小耳濡目染,这些东西的价值,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

最开始,他是把那幅画当古董偷拿的。

趁没人注意,把东西从红木做成的框架里取下来,卷着放进书包就背去了文玩市场。

结果,那画并不是古董。

但不是古董,字画店的老板都直接给出了六位数的价格,说是喜欢,想买下来。

当然,东西最后还没卖出去,他就被叶家赶来的人逮了回去。

为此,还挨了好一顿罚。

叶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平和的问了句,不是去估价了?值多少?

脸上的表情仿佛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震惊,他的手都比划了起来。

六位数!你十二岁画的画就值六位数!

愣了一下,叶暖也有点没想到。

不过,艺术作品这种东西向来见仁见智,并不一定每个人都觉得值这么多,但既然有人开这个价,那至少就证明不差。

所以,你考虑好了吗?

不用花那份钱,楚天阔当然乐意得不行。

然而,他在点头之前犹豫了一下,我之前对你……反正,你没有理由要帮我啊?

这比叶暖听到她以前画的那幅画值六位数,可要来的震惊。

楚天阔的脑子居然不是摆设?

帮你?想多了。

钱给我,奖你自己留着,各取所需。

这个目的还算说得通。

楚天阔点了下头,疑惑的看着画室里还在画板上涂涂抹抹的人,你这是在外面欠人钱了吧?

手中流畅的动作一顿。

叶暖食指轻点下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她没否认。

对,欠人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