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宠妻:嚣张嫡女要逆袭!左素若段祁稹小说全文阅读

第4章

思及此,左素若不禁有些激动地捏紧了手中的帕子,后面段祁稹与洛君昱说了什么便没再听了,脑子里想的全是明天见了段祁昌自己该做些什么。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洛君昱忽而起身,左素若这才回神,见他一拱手:“既如此,我们便说好了。”

段祁稹亦起身回礼:“明日寿宴,你我依计行事。”

洛君昱颔首,便要告辞,段祁稹亲自送客,左素若见状赶紧跟上去,洛君昱却回身阻止道:“不敢劳烦段嫂相送,请留步。”

左素若登时愣住,她自然看得出洛君昱对自己的警惕,倒有些猜不透这是为何,在她的印象里,上一世的她明明与洛君昱没有太多交集,便有些踌躇地看向段祁稹。

“王妃且回,今日之事本王便作罢,若是再犯,定不饶你。”段祁稹思量片刻,心知洛君昱有话要说,终究道。

左素若垂眸,不由得有些失落:“妾身谨记。”

她止住步子,望着洛君昱与段祁稹的身影愈来愈远。

到了王府门口,洛君昱果然再忍不住,拉着段祁稹皱眉道:“段兄今日什么情况?”

“洛兄所问何事?”

“你莫要跟我装了,你明知我问的是左氏!”

段祁稹面不改色:“若儿是本王的王妃,有什么问题?”

“……可,你明知她很有可能是间谍!之前便有传言说左氏倾慕皇上,虽然这种话自她嫁于你后便消失了,可正所谓空穴不来风,更何况上次你军中线报泄露,此事若不是她还会有谁?”洛君昱眉心愈蹙愈紧,眸子里尽是忧虑与不解。

其实他最不解的,是段祁稹身为血统尊贵的三王爷,又是先帝亲封的镇国大将军,为何会偏偏瞧上一个侍郎之女?

谁不知道所谓的兵部侍郎虽说是正三品,但事实上就是个空无实权的虚衔,这朝堂上哪有人真的看得起左沛之和左家的女儿左素若?

不过这话他却绝不能问出口。

段祁稹却是抬手在洛君昱肩上拍了拍:“本王知洛兄是为我好,她是不是间谍,我心中自有判度,这话以后还是莫要再说了。”

他说着,宽慰里已然带了一丝警告,洛君昱心中的隐忧不减反增,然知不能再劝,只得叹息。

“段兄保重,洛某告辞。”

“不送。”

望着洛君昱渐行渐远的身影,段祁稹的眸中却也泛起幽澜。

无人知晓,今日之事他心中也并非全然相信左素若,所以才刻意让她听自己与洛君昱的谋划,等到了明天与段祁昌见了面,若是她没有向段祁昌通风报信,那么从此以后,他便信她,若是她通了风报了信……

段祁稹垂下眸子,那双布满厚茧的掌紧紧地、紧紧地握成了拳。

……

翌日。

皇帝寿宴于申正时正式开始,群臣却在未时初便已纷纷赶到。

段祁稹携左素若一路乘马车入了宫,只见自承天门至保和殿一路张灯结彩,保和殿外搭着各色彩棚,棚里安置的皆是文武百官精心准备的寿礼,另有戏台若干,台上锣鼓宣天,正筹备着专为祝寿的吉祥戏。

保和殿内则挂满了寿幛、寿联,红光耀眼,左一句“帝握贞符禹甸尽归沧海贡”,右一句“天开景运尧封常祝紫宸宫”,奉尽了对段祁昌的赞美与贺颂,左素若见了却只觉得恶心,跟在段祁稹身后目不斜视。

没一会儿,众臣发现段祁稹来了,纷纷上前见礼、交谈,左素若对这场面却是不甚习惯,面上挂的笑时间长了僵得像石头似的,段祁稹似是发现了她的窘迫,许她到旁处歇息。

“本王记着你出嫁前与礼部侍郎陆崇凡之女陆鸢儿交好?不若去找她说说话吧。”他面上淡漠着,状似无意地道。

这话却叫左素若眸子一凝,眉宇间透出抹意外,未曾想到段祁稹竟连自己的这点小事都知晓并记得?

一时间,女人心头仿佛被什么撩拨了似的泛起圈圈涟漪,从眼眶里沁出微热:“王爷……”

她欲言又止,段祁稹已然迈步拉开了距离,仿佛懒得听她多说什么,左素若却是望着男人笔直的背影暖暖地扬起了唇角。

但她并没有去找什么陆鸢儿,她深知今日自己入宫,段祁昌定会找上她打探段祁稹的消息,便孤自待在角落里,果然没一会儿便见一位公公蹑手蹑脚地凑到自己身前。

“三王妃万安。”那公公恭敬地一问了好,便立即凑到左素若耳畔低语道,“王妃娘娘,皇上正在长煦宫等您。”

左素若的眸子霎时一亮,露出既欣喜又羞怯的神色,急切道:“快,烦请公公带路。”

“是。”

公公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左素若便顺着指引的方向而去,她却没看见那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的公公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鄙夷。

纵然左素若这般是为了皇上做事,可她到底是辗转在两个男人之间,实属不忠不贞之荡.妇,哪怕他一介奴才也是瞧不起的。

而此时,一直在保和殿中央与众官交谈的段祁稹却突然感应到什么一般,蓦地转了身,直瞥见左素若最后一片衣角消失在保和殿的大门之外!男人的眸子刹那便微微敛起一分,深潭一般的漆黑里翻涌着无限的幽暗……

若儿……

不要,让我失望……

那边厢,左素若却还思量着只离开片刻应当不会有人察觉,并未意识到自己已被段祁稹抓了个正着。

转眼入了长煦宫,段祁昌背对着左素若,长身玉立,手中执笔挥毫,似在描摹什么。

“皇上,三王妃到了。”那公公通报过后便默默退下,安静的宫内只剩了左素若与段祁昌二人。

段祁昌这才放下笔回了头,只见他眉若远山,目似朗星,端的是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姿态。

望着这张脸,左素若的身体激动得几乎颤抖起来,却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

那上一世的欺骗、背叛、杀害再次一幕幕地呈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