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宝来袭:全能妈咪狠嚣张》苏念司夜寒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第6章

看着面前对自己深深鞠躬的女人,司夜寒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他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就是有种想要上前扶起苏念,然后轻声安抚她的冲动。

意识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荒唐念头的司夜寒剑眉轻拧,一开口就是足以将周遭一切冻住的冰寒语气。

“我只是看在辰辰的面子上。”司夜寒撇开眼,刻意的不去看苏念,“他很喜欢你,希望你不会辜负他对你的喜欢。”

苏念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不辜负司辰对自己的喜欢吗?

怎么可能不辜负!

她进入司家,接近司辰,可不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吗?

眼下这一切都不过是她为了达成目标,所计划的一部分罢了!

可她对司辰生出的情感……真的只是冷冰冰的计划二字吗?

司夜寒见苏念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她是知错了正在反省,眼眸中的寒霜渐敛。

“你走吧。”司夜寒再次开口。

苏念猛然抬头看向司夜寒,从内疚中缓过神来,轻蹙着的秀眉中满是隐忍的愤怒。

“司先生,你刚才明明说过只罚我一个月工资,不会赶我走的!”

司夜寒回头看她。

“做人不能出尔反尔!更何况是像司先生你这样的成功人士,更不可以欺骗员工的感情!”苏念说得振振有词,脸上满是即将被突然辞退的愤懑。

看着那张气得涨红的小脸蛋,司夜寒突然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

“即便我出尔反尔,你又能奈我何?”

“我当然是……是……”苏念‘是’了半天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司夜寒剑眉微微上挑,“是什么?”

是什么?

呵……

苏念松开被司辰紧握着的手,一步步朝着那矜贵的男人走去。

司夜寒配合地后退,那模样看上去颇有几分‘良家少男’要被‘地方豪绅’强行逼迫的错觉。

后背很快抵在冰凉的墙面上,司夜寒挑眉垂眸,看着面前娇小可爱的苏念。

苏念见司夜寒被自己逼得退无可退,腾出一只手抵在司夜寒的身侧,将那个比她高出整整一个头的高大男人壁咚在墙角。

苏念仰着头看司夜寒,唇角勾起一抹略带邪魅的笑,“我当然是要将你变为我的男人了!”

“虽然我很讨厌苏依柔那个女人,但不得不承认……”

苏念的另一只手缓缓抬起,食指轻轻勾住司夜寒的下巴,微微仰起头,只要她稍微垫下脚尖,就可以亲吻到这个冰山美男轻薄却红润的嘴唇。

“她挑男人的眼光还真是不错。”

苏念突然想起前不久在这个男人身上占到的便宜,不由得想再尝尝看这男人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苏念总觉得跟司夜寒并非初识。

司夜寒垂眸看着苏念那一张一合的红唇,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吻下去!

的确,他嫌弃苏念太吵了。

然而想要阻止这吵闹的方式,居然不是让她滚出去,而是——亲吻?

他,是疯了吗?

“司先生。”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此时危险处境的苏念,踮起脚尖一点点靠近司夜寒,“你真的不考虑换一个未婚妻吗?”

理智告诉司夜寒,应该推开这个女人。

可事实上,他的手就垂在身侧,丝毫没有要推开身前女人的打算,甚至……

“你这是在?”

司夜寒突然出手,一手搂住了苏念细软的腰肢,另一手撑着墙壁,将两人的位置在瞬息之间转换过来。

“毛遂自荐?”

苏念显然是没有想到司夜寒会突然出手,一时间有些惊慌,放大的瞳孔更是在无声的诉说着她此时心中的无措。

怎么办?怎么办?打死这个男人吗?

可要是真的打算他的话,就不能复仇了!

见苏念在自己的怀里居然还敢出神,司夜寒学着她刚才的姿势,也伸出一只手钳住了苏念精巧的下巴,强迫她只能看着自己。

眼看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在一点点放大,苏念胸腔内的小心脏也不由得跟着‘噗通噗通’狂跳了起来。

两张逐渐靠近的脸,近到连彼此的呼吸时喷洒而出的温热气息都可以感受得到。

苏念有些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她还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靠得这么近,哪怕是跟未婚夫韩明东,也从未有过这么近的距离相处,这样亲密的举动。

倘若眼前的男人换做是其他人,苏念早就把人打得鼻青脸肿,爹妈都认不出来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苏念居然没有想要动手打人的冲动,甚至隐隐有些期待即将发生的事情。

“爸爸,苏姐姐,你们在干嘛?”

身后忽然响起的稚嫩童声,打断了即将发生的一切,也将苏念从方才莫名的情愫中拉扯回现实。

苏念急忙推开司夜寒,低头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没,没什么。”

本以为司夜寒会跟自己一样着急撇清关系,可让苏念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他居然一反常态!

只见司夜寒悠悠的看着苏念,脸上丝毫不见被亲生儿子撞见自己出轨的尴尬,反而十分坦然地应道:

“差点就有什么了。”

苏念:“……”

司辰虽然聪颖,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对于男女之间的情感并不太懂,此时迷茫的看着两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被司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苏念忙找了个借口说道:

“辰辰乖,好好听你爸爸的话,姐姐还有点事要处理,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说完,也不等司辰回答,苏念已然逃似的离开了病房。

司辰从床上坐了起来,不高兴的瞪着自己的父亲,那眼神像是在责怪他把苏念吓跑了。

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司辰一个眼神,司夜寒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司夜寒收回目光,在沙发上坐下,淡然解释了一句:“我没有犯错。”

虽然不喜欢苏依柔,但她毕竟是司辰的母亲,是他的未婚妻。

别人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他儿子误会自己是个薄情寡性的男人。

“你可以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