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你的小祖宗她又在虐渣了陆妤墨司寒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第4章

说罢,陆曼丽便转身上楼,“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陆夫人当下就急了,刚想伸手去拉陆曼丽,就听到陆妤不屑地轻笑道:“还收什么东西啊?你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有什么资格拿这个家的一分一厘?还把顾璨还给我,我稀罕跟他的婚约吗?爸妈还给我?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拿什么还?不要脸!”

“陆妤!”

陆夫人气急败坏,伸手就想打陆妤,陆妤仰起头,对上她的视线,陆夫人被她这股反抗的劲儿惊了下,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陆曼丽闪过一丝错愕,倒是没想到陆夫人会在这个当口心软,她叹了口气,折回来劝架,“姐,我已经跟爸妈和哥哥们解释清楚了,我脸上的伤跟你没关系,你不要跟爸妈赌气了?妈身体不好,你别把她气病了,你昨晚没回来,我们全家都很担心你的!”

说完,她好似刚发现墨司寒的存在一般,惊讶地看向他,“这位是?”

陆曼丽看到墨司寒时,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很快就被她藏了起来。

奈何她演技再怎么精湛,依旧被陆妤精准捕捉。

啧,不愧是白莲花绿茶战斗机,委屈巴巴地打着关心她的名号,却是暗搓搓地污蔑她在外跟男人鬼混呢!

果然,陆夫人一听顿时就炸毛了,“陆妤!你现在是陆家的千金,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能给陆家丢脸,你大晚上的跑出去,还夜不归宿,现在又带个男人回家,是想气死我跟你爸吗?”

陆夫人扶着陆曼丽往沙发处走,瞪着陆妤就是一顿斥骂。

陆妤压根就不接招,她走进去坐到沙发上,还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对墨司寒说道,“四爷,我还需要处理点事情,你坐着等我会儿?”

四爷?!整个上京敢称四爷的,只有那一位。

可是……陆妤怎么会认识这位爷的!?

陆曼丽和陆夫人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纷纷看向墨司寒。

墨司寒根本就没兴趣来这里看陆家的家庭大戏,他不耐皱眉,抬眼就对上陆妤明艳的笑脸,她正笑眯眯地看着他,那眼神就好像在说:“炼丹配方”。

陆妤那副吃定他的样子,着实有些狂佞,就好像猫儿一样,露出了它的尖尖爪牙,却又是轻轻地挠你几下,让你心里不上不下的。

墨司寒就这么静静的和她对视,走到她身旁坐下。

陆夫人生怕得罪大人物,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向陆妤,“女儿,这位是……”

“墨司寒,墨四爷。”

闻言,陆夫人立马推搡陆曼丽,“曼丽,快去书房叫你爸下来!”

陆曼丽小腹还钻心的疼,却被墨司寒光临陆家这个消息炸得脑子有些乱。

陆妤真的巴上了墨四爷?

这……怎么跟计划里不一样?到底哪里出了错!

“快去啊!还愣着干什么?”

陆夫人立刻安排人给墨司寒上茶,陆曼丽连忙起身,忍着腹部的疼痛,去书房把陆政廷叫了下来。

陆政廷带着讨好的笑容,刚要跟墨司寒打招呼,陆妤就起身,站在墨司寒跟前,挡住了陆政廷。

她抬眸,目光冰冷地看着面前保养得当的中年男人。

“我要跟你们断绝关系!”

“你在说什么浑话?”

“我认真的。这个家里容不下我,我走。”

“姐!”

陆曼丽做出惊慌的样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贪恋这里的温暖,三年前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该走的,我……”

后面的话,陆曼丽已经说不下去,红着眼眶低头嘤泣。

陆妤嗤地笑了笑,“演得倒是情真意切的,那你走啊!你怎么不走?”

“陆妤!”

陆政廷平日里大多时候都很严肃,这会儿被陆妤的话震了下,又看到委屈的陆曼丽,心头烦得不行,表情更加严厉,看起来不怒自威,“误会你是我们太心急了,我可以让哥哥们来给你道歉,可你也不闹情绪跟我们断绝关系!”

“我没有闹,反正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们对我没感情护着她我理解,所以我走她留,我现在只想跟你们断绝关系!反正,从小到大你们也没养过我,这三年我在陆家的开销,我可以写欠条,回头还钱给你们。”

“混账!”

陆政廷气得不行,根本顾不上墨司寒,径自骂道:“曼丽脸上的伤也是你……”

“呵,你看到了吗?你怎么知道她那脸是我伤的?

“说什么误会了我,还不是把锅往我身上砸!

“我说她脸是自己划伤,自导自演来坑我的,你们信吗?

“就她那伤口,再过一会我都怕它愈合了!真换我动手,她能毁容!”

陆妤压根不给陆政廷辩解的机会,炮语连珠地就把矛头对准了陆曼丽。

陆曼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姐,我怎么可能冒着毁容的风险来做这种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陆夫人连忙维护道:“对啊!曼丽这么漂亮,怎么舍得划自己的脸,她都为了维护你说是自己不小心导致了,你还要妹妹怎么样?”

“哦,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她的大方?”

“陆妤,你怎么这么犟呢?你……”

“既然把罪名都给我钉死了,那我不动手岂不是对不起你们的信任?”

陆妤话落,直接把陆曼丽拽过来,抬手就在她脸颊处划了下。

她这下,用了术法,陆曼丽根本就没感觉到疼痛,脸上就立刻出现一道血口子,血口很深,鲜红的血液直接从血口冒了出来。

“啊!!!”

陆曼丽摸到满手的血,这下是真害怕了,瞬间尖叫起来。

陆妤笑了,她抬手又在自己脸上划了下,鲜血瞬间溢出,她笑容加深,看向瑟瑟发抖的陆曼丽。

“别怕,我陪你,姐妹情深嘛!我伤了你,我自罚向你道歉,满意了吗?”

陆妤的这番神操作,彻底惊坏了一屋子的人,连墨司寒都禁不住站起身来,“你这是干什么?”

陆妤扭头,对他笑了笑,甚至还眨了眨眼。

墨司寒:“……”

这一眼,便墨司寒意识到,陆妤美是美,疯也是真的疯!

实打实的疯批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