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至尊废太子》裴景程裴连君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无妨,本王心中已有沟渠,这一次能够在躲得过,本王一定亲自动手。”

王德林诧异的看着一脸阴险的裴景宁,心中长叹,这宫中岁月到底是把这人给染污成了这个样子。

不知,为了所通往的结局,究竟会是如何。

但现在最为重要的还是,裴景程这个烫手的山芋。

王上本就偏爱他,这一次他一改以往奢靡无度的作风,定会成为君王心中涅槃之凤凰。

待时机成熟,裴景程从新回到太子之位,这天下间还有他们的活路吗?

王德林一脸小心谨慎的询问:“不知宁王想要怎么做?”

在听到王德林的询问之后,裴景宁的双眉微皱,声音又冰又冷。

“现在那些人应该已经到了。”

看着裴景宁的神情,王德林知道恐怕他的爷找了杀手,想要对裴景程下手。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毕竟这样的事情,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也说不一定。

……

裴景程一脸阴翳的看着将他帐篷包围的黑衣行人,冰冷的声音如同过境冷风。

“说说吧!究竟是谁如此大费周章,不惜要你们来对付我一个平民?”

那些人在听到裴景程的话之后,为首之人淡漠的声音缓缓的在这个寂静的帐篷内响起。

“公子得罪了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日无法走出这里了。”

说话间人已经飘然而至,冷锋泛着微茫,直指裴景程的颈项。

裴景程转头看向那冷厉的长剑,勾起一抹冷笑来。

“可,你们若真的在这里杀了我,只怕你们也没有命走出去了。”

那人对此,不置可否。“公子还是不需要替我们担忧了,能不能出去就是我们的事情。”

就在此时,帐篷别人的幔帐别人所掀开,一个锦衣华服的浪荡公子走了进来。

精致的五官噙着淡淡浅笑,一脸玩味的看着眼前一切。

“裴景程啊裴景程,你这究竟是得罪了多少人,竟然有那么多人都想置你于死地。”

在听到这话之后,裴景程无奈的笑笑。“元辰,你来此处不会就是为了损我来的吧?”

元辰微微摇头,一脸无奈的摊开双手。“我可是认命来给你做打手的,损人只是附带而已。”

裴景程双眸微眯,一脸严肃。“既如此,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别说,要不是从小到大太识得你的本性,我都以为你是他人假冒的呢?”

虽是玩笑之语,却仍旧是让裴景程起了戒心。

看来凡事不能太过,否则定会过犹不及。

元辰的话并不影响他动手的速度,只见说话间他已经如同提线木偶般直接来到裴景程的身前。

那为首的黑衣人,带着一丝怒意的说道:“竟然是蹈空虚步。”

在听到这话之后,元辰点了表示赞同。口中夸赞道:“不错不错,竟然还识得这功法。”

瞬间换了神色,厉声呵斥道:“既然知道,你们还不走?难道要等着我来将你们打走不成?”

“不知阁下为何要帮着人人唾弃的草包,不过既然是阁下要保护的人,我们自然是不能动的。”

说话间那为首之人已经将自己的长剑撤回,对着身后的众弟兄挥了一下手。

所有人鱼贯而退,看到这一幕,裴景程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看来元辰还真的是厉害,只是…随即,一个疑惑在心中升起。

裴景程转头看向元辰,眼中带着浓浓的疑惑,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解。

“你怎知我有危险?又怎么会如此及时?”

元辰诧异的看向裴景程,眼中带着浓浓的震惊。

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我说太子爷。您的疑心病是不是也太强了?你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需要我特地做这场戏吗?”

裴景程微微点头,随即更深的疑惑袭向心头。“我现在已是平民之身,还有谁如此看不惯我?想要让我永远没有办法,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元辰一脸无所谓的瘫了摊手,随即条坐在作案之上。

一边晃荡着双腿,一边戏谑的说道:“这个谁知道呢?毕竟你实在是太会得罪人了。”

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元辰那张俊逸的脸庞直接出现在裴景程的面前。

“说到这个,我倒是听到了一个消息。”

裴景程有些厌恶的向后退了一步,声音中带着一摸漫不经心。“什么消息?”

毕竟他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在思索着究竟是谁想要他的性命。

这一次,只是刚巧袁晨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那下一次,自己岂不是再接难逃?

“你那娘子大人,要来这里看你了。”

毫无疑问,元辰的话,彻底拉回了裴景程的注意力。

皱起的眉头,代表了主人的情绪。方开谢?她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说,她特地过来嘲讽我的吗?”

元辰一脸嫌弃的挥了挥手,再度坐回到书案之上。

“人家哪有那个闲情逸致过来特地嘲讽你,人家只是来给自己的祖父上坟而已。”

“说起这个,方开谢的祖父却是入皇陵陪葬。”

“所以啊!人家过来,给祖父祭祀有什么问题?”

裴景程一头黑线,心中暗道。

人家过来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但你这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却是问题很大,只是现在与元辰追究这个并没有意义。

裴景程换了一个话题问道:“既然你来了,那么元侯爷应该也到了吧?”

听裴景程提起自己家那个威严的父亲,元辰的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

“拜托!能不能不要再气氛这么好的时候?提起他来。你知道的,只要一提起他…”

“一提起我就怎样?”

帐篷外传来了一句颇含威严的话,让元辰吓的直接栽倒在地。

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换上了一张笑脸。“爹,这不是一提起您来,我就敬佩的不得了嘛!”

元侯爷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家儿子那谄媚的笑容,不屑的冷哼一声。

转头看向裴景程的眼中,带着一丝敬畏。

一脸恭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