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和学长奔现以后1V1

嗨!美女!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时值初夏,共和国美丽的海滨城市青门,一栋豪华的海景别墅二楼,一个身穿红色皮衣的神秘男子,痞气十足的冲他身前的大美女坏笑道。

  ‘没想到逃命的时候,都能遇到这种女神级的大美女,看来那算命瞎子果然没有忽悠我!我苏天齐今后要走桃花运了!’苏天齐一边想着,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身前只裹着浴巾的大美人。

  青丝如瀑,肤白如雪,前凸后翘,倾城倾国,真是美得让人看一眼都觉得醉了。

  倾城倾国的叶倾城,本想打开窗户吹吹海风,可是谁想到窗户一打开,映入眼帘的不是美丽的夜景,而是一张清秀却邪气十足的陌生脸孔,把他吓了一大跳。

  见打扮诡异的苏天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叶倾城下意识的将他看做穷凶极恶的色魔,当即双手护胸,大呼救命。

  但是‘救’字的音节都还没完全发出来,苏天齐便从窗外跳了进来,捂住她的樱桃小嘴,还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让她双手无法动弹。

  制住叶倾城之后,苏天齐兀自打量着她的闺房,见到那张豪华的大床之后,他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扬,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随即不等叶倾城使出断子绝孙脚,苏天齐便将她拦腰抱起,直接扑倒在那张豪华的大床上。

  呜——重重的一压,让叶倾城近乎本能的发出一声娇吟,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可苏天齐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觉悟,自顾着掀开被子,将他们两个完全盖住,而后才柔声安慰道:你别害怕,我是个好人!

  ‘好人!好人会三更半夜闯进人家女孩子的闺房!还把人家压在床上?’叶倾城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我叫苏天齐,只要你乖乖陪我演一场床上的动作戏,我保证不会伤害你!

  叶倾城一开始没意会过来,所谓的‘床上动作戏’是什么,但很快便从苏天齐的小动作,明白他意欲何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使得被浪涌动,像极了一场激烈的床上动作大戏。

  你练过!感受到身下的大美人,拥有远超寻常女子的气力,苏天齐颇为诧异的问道,没想到这么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竟然是个练家子。

  叶倾城被捂住嘴巴无法回答,也不想回答,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苏天齐早就飞灰湮灭了,只可惜目光杀不了人,而且她虽然练过,并且身手了得,但还远远不是苏天齐的对手,所以她的挣扎,只能让这一场床上动作大戏更加逼真。

  很快因为剧烈挣扎而又得不到畅快呼吸的叶倾城便气喘吁吁,玉脸绯红,散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气息,让苏天齐男人的欲望蠢蠢欲动,某个地方更是坚硬的仿佛要炸开。

  但就在这即将欲火焚身的关键时刻,落地窗外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让苏天齐瞬间大为警觉!

  来了吗!苏天齐嘴角轻扬,他知道是追杀他的青凤队长赶来了,所以是时候将这一场床上动作戏演得更加逼真了,否则只怕难以骗过火眼金睛的青凤队长!

  我就不信你一个女人家,还敢进来掀被子!苏天齐一边邪恶的嘀咕道,一边迅速的移开捂在叶倾城嘴上的手,让叶倾城误以为他是准备放过她了,不由得心情一松。

  可是紧绷的心弦都还没完全松懈下来,她便感觉到身上的浴巾被用力的扯下来,然后扔了出去。

  啊——叶倾城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刚刚出浴的她,身上除了浴巾之外,就什么都也没有了。

  为了避免外面的青凤队长起疑,苏天齐急忙一手按在大美人的喉咙上,一手不断的轻压大美人的腹部,让她发出引人遐思的靡靡之音,同时也不忘了做足姿势。

  幸好被窝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他现在的注意力几乎都在青凤队长身上,否则,他绝对会因为经受不住诱惑而假戏真做的。

  确认安全,此处没有发现‘阎罗’的踪迹!

  就在苏天齐表演的正卖力的时候,落地窗外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让他顿时脸色剧变,甚至忘了要继续表演下去。

  怎么会是他!苏天齐眉头紧锁。

  老六,确认安全就赶紧去别处找,今天晚上一定要找到‘阎罗’,绝不能再让他跑了!

  我说兄弟们,咱们就别再痴心妄想了,他可是‘死神阎罗’,我们佣兵团里最强的杀手,虽然身受重伤,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我们能找到他,也杀不了他,而且还极有可能反被他所杀!

  我看与其自己送上门去找死,还不如装装样子就行了!

  嘿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在这里发现了一场岛国大片的现场直播,你们有没有兴趣过来一起恶意围观啊!

  落地窗外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一边轻轻的推开落地窗的玻璃门,一边猥琐至极的对他的同伴说道。

  苏天齐本以为能追踪到这里的,会是‘天神武装’佣兵团第一小队的队长青凤,所以才强迫叶倾城陪他演一场床上动作戏,毕竟青凤队长就算在彪悍,也是一个女人,绝不可能进来掀被子一探究竟。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苏天齐万万没想到,追来的竟然是有着邪恶趣味的猥琐老六。

  要是早知如此,苏天齐打死也不会强迫叶倾城跟他演床上动作戏的,因为猥琐老六最臭名昭著的邪恶趣味,就是恶意围观别人在床上演动作大戏,等结束之后再把人给杀了。

  所以一旦猥琐的老六闯进来,他一定会掀开被子的,到时候苏天齐不但会暴露无遗,而且身下不着片缕的大美人也会被那猥琐的家伙看光的,这可不是苏天齐想要的结果。

  察觉到老六已经闯进卧室,正一步步的接近,苏天齐的神经再度紧绷,恐怖的杀气骤然爆发,吓得身下的叶大美人忘记了挣扎。

  不过苏天齐控制的很好,并没有让杀气冲出大床的范围,所以并没有惊动老六。

  要杀老六,苏天齐有百分百的把握,在千分之一秒内结束他的生命,可是老六一死,必然会惊动附近的其他佣兵,到时候‘天神武装’佣兵团那个最强最冷血无情的女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苏天齐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有多糟糕,一旦遇上那个女人,他必死无疑,如若不然他也不用躲避青凤队长等人的追杀,因为以他恐怖的实力,就算身上的伤势再加重三成,也能将追杀他的所有佣兵全部干掉。

  杀不杀老六都会惊动那个女人,但如果苏天齐能抓紧时间,在老六通知其他佣兵之前将他干掉,并迅速逃出青门的话,那还有一线生机。

  动了杀念之后,苏天齐就像是匍匐在黑暗中的猛兽,屏气凝神的听着老六的脚步声,一把通体血红的飞刀在他的手上蓄势待发,一旦猥琐的老六掀开被子,这把飞刀必然见血封喉。

  一切都还在苏天齐的掌控之中,所以紧绷的心弦开始放松下来,可这时候,身下的大美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房内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于是更加奋力的挣扎起来,还想大声呼救,吓得苏天齐不得不假戏真做。

  因为他要腾出一只手来杀老六,无法再用两只手来控制叶倾城,让她发出靡靡之音,而一旦让老六察觉到他有可能就躲在被窝里,那以老六贪生怕死的性格,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逃之夭夭,并通知其他人,所以他不得不这么做。

  感受到苏天齐入侵的意图,叶倾城都快被吓疯了,好在这时候,老六手腕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青凤队长愤怒的咆哮声。

  老六,你要是敢再偷懒的话,老娘一定阉了你,让你一辈子都对女人不感兴趣!

  话音未落,苏天齐便听到老六战战兢兢的应道是,队长,而后火急火燎的冲了出去。

  确认安全之后,苏天齐才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结果差点被眼前诱人的春光晃瞎了眼,不过不等他看清楚,身下的大美人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脚将他从床上踹了下去,而后火速用被子裹住自己醉人的身躯。

  嘭——苏天齐重重的撞在落地窗上,触动内伤,脸色顿时变得痛苦而苍白。

  但他并不动怒,也没有精虫上脑,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将剧烈的疼痛压下去,而后意犹未尽的看着床上的叶大美人,用力的擦掉嘴角边的血迹,邪气十足的坏笑道:记住,我叫苏天齐,等我伤好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不等叶倾城扯着嗓子大喊救命,苏天齐便潇洒的从二楼阳台上一跃而下。

  站在别墅的围墙上,看着茫茫夜色,苏天齐眉头微皱,自言自语的喃喃道:那死女人连自己最得力的心腹青凤队长都派出来了,肯定是铁了心要杀我!

  苏天齐料定,天神武装佣兵团肯定会精锐尽出,此刻,青门市肯定至少有近千名身经百战的佣兵,在对他进行地毯式的搜寻,如果不赶快离开的话,肯定迟早会遇上他们,那可就麻烦了。

  身为天神武装佣兵团的一份子,苏天齐当然也具备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但就在他准备潜入茫茫夜色中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在别墅四周巡视的那四个保镖被人放倒了,而且这时候他还隐约听到别墅二楼传来打斗的声音。

  警察!不等苏天齐在黑暗中展露出阎罗的狞笑,只见三辆警车悄悄的驶入别墅
 待苏天齐从阳台上跳下去之后,叶倾城以最快的速度关上玻璃门,拉上窗帘,在最短的时间内穿好衣服之后,扯着嗓子大喊道:救命啊,抓色狼啊——

  别墅内外有十个军人出身的保镖,他们不但身手了得,而且其中三个手里还有枪,虽然苏天齐确实身手不凡,但就算他再厉害,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叶倾城就不相信,面对三把枪和十个保镖的围攻,苏天齐还能来去自如。

  砰——话音未落,叶倾城的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了。

  对于保镖们的反应速度,叶倾城很满意,可奇怪的是,在房门被踹开的时候,门外竟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叶小姐,您没事吧!

  你是谁?叶倾城一脸愕然的问道,因为在第一时间冲进来的,并不是她的保镖,而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男,额头上还纹着一条滑稽的黑龙,更可笑的是这么一个三大五粗的中年大汉,说话的声音竟然像个二八少女,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真不愧是津海市第一美人,果真是美得祸国殃民!要是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光头男手中握着一把沙漠之鹰,有恃无恐的盯着叶倾城,毫不掩饰眼中浓浓的欲望。

  虽然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个光头男能光明正大的闯进来,就说明她那十个保镖已经无力在保护她了,她必须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

  叶倾城娥眉微皱,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光头男,虽然这光头男一看就是在道上混的亡命之徒,而且手中还有枪,对她的威胁远远高于苏天齐。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反倒很快镇定下来,并不像在面对苏天齐的时候那般由衷的惊慌,很快便拿出叱咤津海商界第一女强人的气势,沉声叱问道:是谁指使你来杀我的!

  光头男一脸狰狞的笑了笑,并不回答,慢慢的举起手中的沙漠之鹰,叶大小姐,您是乖乖的配合我,在临死之前好好体验一场欲仙欲死的激情呢,还是等我一枪毙了您之后,再和外面的兄弟一起慢慢享用呢!

  叶倾城神色微变,她当然知道光头男意欲何为,所以难免有些恐慌,但她知道越是危险越是不能让敌人看出自己的恐慌,所以强作镇定的说道:只要你放了我,你想要多少钱都不是问题,而且我保证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青门!

  叶倾城一边试图用钱来收买光头男,一边思索着要如何脱身,以她的身手,如果光头男的手中没有枪的话,那就算是十个光头男也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光头男不但有枪,而且还是火力极强的沙漠之鹰,所以叶倾城没什么把握,能避开光头男的子弹并将他击倒。

  叶小姐,我知道您很有钱,非常有钱,但我黑龙哥可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在道上,谁不知道我黑龙哥是最讲信用的!您想用钱买通我,那您是打错主意了!

  黑龙哥一脸自豪的说着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的鬼话,而就在他说话分神之际,叶倾城果断抓住时机顺手将身旁的台灯砸了过去,并在台灯脱手而出的时候,一脚踢向黑龙哥的喉结。

  她很清楚自己这样做,成功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一,要是在商场上她是绝对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的,但现在形势所迫,她不得不冒险一试。

  结果,砰的一声枪响,黑幽幽的枪口绽开了刺眼的火舌,一颗子弹破膛而出,击碎了台灯,射向叶倾城的喉咙。

  听到枪声,叶倾城就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因为她的速度就算再快,也绝不可能快过子弹。

  但就在这命悬一线的电光石火之间,铿的一声,火花飞溅,叶倾城非但没有感受到冰冷的子弹射穿自己的喉咙,而且还一脚踢中了黑龙哥的胸膛,让黑龙哥连退好几步,重重的撞在墙上。

  怎么回事!叶倾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一时间竟然忘了要趁这个机会,踢掉黑龙哥手中的枪,让黑龙哥有再次扣动扳机的机会。

  砰——

  铿——铿——

  子弹才刚从枪口射出,便被一道妖异的红芒打偏了弹道,而黑龙哥也没有第三次机会再扣动扳机,因为在红芒击中子弹的同时,另一道红芒击中了他手中的枪。

  有鬼!看着沙漠之鹰脱手而出,黑龙哥下意识的想到,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快太诡异了,除了有鬼他实在是想不到更合理的解释。

  就在他们两个都错愣住的时候,一个玩味的声音陡然从阳台的方向传来,嘿——娘娘腔!你是想杀我老婆吗!

  叶倾城和黑龙哥猛然转过头去,只见去而复返的苏天齐,懒散的倚在那本应该是关着的玻璃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黑龙哥,一把通体血红的飞刀在他的指间旋绕。

  你老婆?黑龙哥下意识的问道,他记得那份关于叶倾城的资料中,明确写明她是未婚,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丈夫来。

  对啊!她就是我老婆!苏天齐指着叶倾城应道,表情和语气都自然得让人生不起半点疑心。

  鬼才是你老婆!苏天齐话才刚说完,叶倾城便气急败坏的吼道,虽然这死流氓救了她,但在她心里,苏天齐跟黑龙哥都是一丘之貉。

  美女老婆,难道你不是人,是鬼吗!苏天齐面露戏谑之色,吊儿郎当的调戏道。

  你才不是人!叶倾城杀气腾腾的横了苏天齐一眼,没好气的骂道。

  被晾在一旁的黑龙哥,见苏天齐和叶倾城只顾着‘打情骂俏’,便悄悄的将视线转移到那把被击落的沙漠之鹰上,而后找准时机猛然扑了过去。

  唉!没想到你宁愿做鬼,也不愿做我老婆,那我又何必自作多情的救你呢!苏天齐故作伤心状。

  哼!谁要你救了!叶倾城想都不想便顺口冷哼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自作多情了,再见了,美女!

  按理说苏天齐来都来了,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惨遭毒手,所以叶倾城难免有恃无恐,可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苏天齐竟然说走就走,直接转身跃下阳台。

  大跌眼镜的叶倾城,忍不住骂道:小气鬼,不是男人!

  而这时候,黑龙哥已经扑中了那把沙漠之鹰,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黑龙哥在第一时间将黑幽幽的枪口对准叶倾城,阴恻恻的冷笑道:再见了,叶大小姐!

  不好!叶倾城顿时脸色大变,这才想起房内还有一个想要置她于死地的黑龙哥。

  黑龙哥用力的扣动扳机,想要一枪杀了叶倾城,可是扣动食指之后,预想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

  难道是颗哑弹!黑龙哥下意识的想到,随即又一次扣动食指,这才发现,本应该在他手中的沙漠之鹰,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而本应该对准叶倾城的枪口,此刻正对准他的眉心。

  喂!娘娘腔,你很喜欢枪吗!苏天齐拿着沙漠之鹰,没好气的问道。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见本应该已经离开的苏天齐,竟然奇迹般的出现在黑龙哥的面前,叶倾城和黑龙哥都震惊得异口同声的问道。

  既然你不正面回答,那我就认为你是默认了!苏天齐的眼角闪过一抹寒芒,嘴角微微扬起,邪气凌然的冷笑道:你那么喜欢枪,那我就如你所愿!

  没,没有!感受到苏天齐眼中凌然的杀意,黑龙哥吓得连话都结巴起来,可是不等他说完,枪声响起,而后应声而倒,眉间多了一个小拇指粗细的血洞。

  杀了黑龙哥之后,苏天齐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

  叶倾城知道苏天齐是要出去解决黑龙哥的手下,有这个可恶的臭流氓在,她除了有贞洁不保之忧,并不会有性命之虞,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报警呢!

  你是要报警吗!如果是的话,那大可不必多此一举,因为条子就在楼下!叶倾城才刚拿起手机,便听到苏天齐玩味的说道。

  你怎么又进来了,难道那些人都被你解决掉了?叶倾城一脸诧异的看着正倚在墙上的苏天齐问道,从他走出房门到现在还不足三十秒,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一下子将黑龙哥的手下都解决掉。

  当然,几个小喽啰而已,能费多少时间?苏天齐不以为然的应道。

  你把我的保镖也一起解决了吗!叶倾城微微皱起了眉头,现在房外安静得鸦雀无声,要是她的保镖没有遭到苏天齐的毒手,那怎么可能如此安静。

  这样比较省事!

  哼!叶倾城冷哼一声,这个臭流氓实在是太混蛋了,竟然敌我不分。

  美女老婆,我都说了条子就在楼下,你干嘛还要多此一举!见叶倾城仍要打110,苏天齐甚是不解的问道。

  我报警抓你,不行吗!叶倾城瞪了苏天齐一眼,没好气的应道,一时间竟没注意到苏天齐对她的称呼。

  报警抓我!苏天齐一脸玩味的笑了笑,语气显得相当的不屑,可是不等叶倾城拨通电话,他又突然冲到叶倾城身旁,将她拦腰抱起。

  啊!你想干嘛,快放开我!

  我不是想报警抓你,我只是想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些事情!叶倾城误以为苏天齐是担心,她报警抓他,所以才将她拦腰抱起,急忙解释道,可苏天齐却置若罔闻。

  快放开我,不然我喊救命了!

  闭嘴,条子已经上来了,我们得赶紧走!苏天齐一边严声厉色的喝斥道,一边抱着叶倾城从二楼阳台上跳了下去。
 苏天齐之所以会去而复返,便是因为在离开的时候看见楼下的那批警察。

  刚开始苏天齐非常的困惑,就算叶倾城报警的速度再快,警察也绝不可能这么快赶到!

  不过苏天齐很快便发现,这些警察并不是为他而来,因为他们竟然对别墅周围那四个倒在地上的保镖视若不见,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在等待什么。

  出于雇佣兵的直觉,苏天齐一下子便意识到叶倾城有危险,于是赶紧折回。

  突如其来的坠落感让叶倾城忍不住尖叫起来,生怕惊动警察的苏天齐下意识的要捂住她的嘴,可是一时间却腾不出手来,于是他便用自己的嘴封住她的樱桃小嘴。

  呜呜——意识到自己被苏天齐强吻了之后,叶倾城双脚一着地,便猛然将苏天齐推开,羞愤得瞪着苏天齐怒叱道:警察来了你自己跑,拉我做什么?你怕警察我可不怕!

  怕警察!苏天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身为国际佣兵界最强的杀手,他会害怕警察,这可真是一个天真的冷笑话。

  你走吧!我不会跟警察透露你的行踪的,如此我们便算两清了!叶倾城没好气的说道,虽然苏天齐对她有救命之恩,但他不仅把她看光了,而且还夺走了她珍贵的初吻。

  你确定不跟我走?那些警察可是早就已经到了!苏天齐别有深意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叶倾城转过身来问道,她这才隐约意识到,一个黑道大佬为何敢带着一帮手下,闯进她的别墅行凶,而且还不为金钱所动,敢情是有白道上的人在支持他,或者说是指使他。

  但叶倾城还是不大愿意相信,这群人民公仆会知法犯法,所以下意识的向苏天齐求证,可是苏天齐却懒得回答。

  你有车吗?

  有,在车库里!

  如果你不想死在这的话,那就跟我走吧!

  别墅二楼,当警察局长带着刑侦大队的队员冲进叶倾城的房间时,楼下的车库内突然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不好,有人要逃!局长慌忙向客厅的窗户冲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辆红色宝马叉六冲破车库的铁卷门,撞开两辆警车,蛮横的向别墅外冲去。

  快拦下他们!局长一边对楼下放风的警员大吼,一边掏出配枪,对准红色宝马连开好几枪,可惜没一枪命中,而楼下的那些警员都被红色宝马的狂野吓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林局,叶小姐并不在房内,而且黑龙被人枪杀了!刑侦大队长赶紧将现场的情况告诉林局长。

  这么说,逃走的不是黑龙,而是叶小姐!林局神色慌张的嘀咕了一句,而后大声的咆哮道:那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去追,要是让叶倾城逃出青门,我们都得进监狱!

  在场的刑侦队员都知道,这是一场赌上自己职业生涯的豪赌,赢了可能会辉煌腾达,要是输了,那就得在监狱里蹲一辈子,所以在场的刑侦队员全都争先恐后的冲了出去。

  红色的宝马叉六就像是一匹狂野的猛兽,在市区内横冲直撞,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倾城已经被苏天齐疯狂的驾驶方式,吓得玉脸苍白,心脏狂跳得都快堵住嗓门眼了。

  大美女,你要去什么地方?冲过翔安隧道的收费关卡之后,苏天齐脸不红心不跳的问道。

  津海市!直到苏天齐的驾驶方式温柔下来,叶倾城才吐出憋在心头的那口气。

  你也要去津海市!那我们正好同路!苏天齐有些惊讶的应道,脸上洋溢着不怀好意的期许,而后一脚油门到底,引擎轰鸣,强有力的推背感让叶倾城的脸色又苍白了起来。

  你走错了,我们要上沈海高速!见苏天齐拐下翔安大道,叶倾城急忙提醒道。

  上高速?难道你想被人瓮中捉鳖!要是在高速上被拦下来,那他们可就插翅难飞了。

  避开电子眼拐入一条黑漆漆的土路之后,苏天齐掏出他的户外三防手机,拨通手机内唯一一个号码。

  死神老大,是您给我打电话吗?对方试探性的问道,语气显得十分的激动。

  废话!苏天齐没好气的应道,而后开门见山的说出他打这个电话的意图,根本不给对方打鸡血的机会。

  我把钱老怪给杀了,还把他的人类未来实验基地给炸了,现在天神武装佣兵团正在全力追杀我!你帮我个忙,让天神武装佣兵团的人相信,我已经死了!

  啥?钱博士死了,人类未来实验基地也被炸了!不等苏天齐把话说完,对方便震惊得好像他听错了一般。

  死神老大,您可真是牛笔的让我五体投地啊!这还不到一年,您就把钱博士给干掉了,他可是让各国首脑都头疼不已的怪博士啊,而且还把号称连核弹也伤不了的人类未来实验基地给炸了!对方对苏天齐的崇拜,那简直犹如同江水一般绵绵不绝。

  对于别人的崇拜,苏天齐和所有人一样都十分的受用,但与众不同的是,他只喜欢美女对他的崇拜。

  要是叶倾城能扑闪着那雪亮的大眼睛,一脸崇拜的望着他,那他一定会兴奋得荷尔蒙爆表的,可惜对方不但不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大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大老爷们,甚至比他帅那么一点点。

  光想想一个比自己帅一点点的美男子,跪在自己面前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苏天齐都觉得恶心,所以没好气的冷哼道:小黑,你到底能不能帮我的忙,要是不行的话,就别废话了!

  老大,不是小弟不肯帮您!而是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小黑十分为难的应道。

  以小黑对苏天齐的崇拜,他的话,小黑自然是奉若圣旨,这次小黑会如此为难,个中缘由苏天齐也很清楚。

  天神武装佣兵团是钱博士一手组建的,人类未来实验基地更是佣兵团坚不可摧的老巢,他有能力干掉钱博士,炸了基地,又怎么会死在共和国军人的手中呢!天神武装佣兵团的那个女人可没有那么好骗。

  老大!既然您看天神武装佣兵团不爽,那干嘛不将他们一锅端了,这样不是更省事!小黑说出了心中疑惑,苏天齐的武力值是何等的恐怖,他可是有切身的体会,别说是一个天神武装佣兵团了,就算是十个、百个,苏天齐也能将他们全部灭掉。

  但说完之后,小黑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嘿嘿的坏笑道:老大,您该不会是怜香惜玉,舍不得干掉凤王,所以才如此舍近求远吧!

  白痴,那个女人,有哪个脑袋正常的男人敢要她!苏天齐没好气的应道,凤王确实很美,美得令人窒息,如果只论冷艳的气质,那她比苏天齐旁边的叶倾城更胜一筹,犹如冰山女神一般凌然不可侵犯。

  只可惜凤王虽美,却有致命之毒,苏天齐可不想一夜风流之后,第二天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除非他能拥有金刚不坏之身,否则他是绝对不敢对凤王抱有一丝的非分之想。

  嘿嘿,说的也是,不过就算再高傲再强大的女人,小弟我也坚信,终有一天老大一定能让她臣服于胯下!

  嘿嘿,那是自然!在小黑的带动下,苏天齐也忍不住坏笑起来,眼中尽是靡靡的邪恶之色,虽然他现在不敢打凤王的主意,但是yy一下这个冷艳无情的女人,他还是有那个胆量的,并且还很爽!

  两人心领神会的坏笑完之后,小黑正色道:老大,既然您不是因为舍不得干掉凤王,那又是为何不一举灭了天神武装呢!

  在炸掉基地的时候,我受了很重的内伤!现在凤王要干掉我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才得躲着她!苏天齐对小黑完全信任,所以并没有隐瞒实情。

  对了,凤王只知道我受了重伤,但伤势有多重她并不清楚!你只要偷偷放出消息,说我是因为受了极重的内伤,才会死在共和国军人的手中,那凤王应该不会过度怀疑!

  老大,您放心!虽然任务艰巨,但小弟一定尽力完成,而且保证让凤王他们忙得焦头烂额!小黑信誓旦旦的说完之后,又赶紧问道:老大,您的伤势不要紧吧!要不要我赶去津海市保护你!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要是真遇到了高手,是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你就别来添乱了!

  我想在津海市待一段时间,你帮我弄个假身份掩人耳目吧!

  对于苏天齐的事情,小黑不但热情过度,而且好奇心强得让苏天齐有些厌烦,一听说苏天齐要在津海市待一段时间,他便喋喋不休的追问苏天齐要在津海市干什么。

  好了,告诉你就是了!我要回津海市寻回我四年前遗失的记忆!苏天齐不耐其烦的应道,再告诉小黑十几个小时之后他就会赶到津海市,叮嘱他赶紧帮他弄个假身份,然后便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苏天齐很强大,这一两年的时间内,死神阎罗致命威震天下,令世界无数顶尖高手闻风丧胆,但是却极少有人知道,死神阎罗其实只是钱博士的实验品,而且他的脑中只有最近四年的记忆。

  共和国这么大,苏天齐在杀了钱博士之后,之所以选择到津海市去寻找四年前遗失的所有记忆,那是因为他隐约记得,他是在津海市长大的。

  不过此次津海之行,能不能如愿以偿,苏天齐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因为在他脑中,四年前的记忆就像是被永久删除了一般,空白的没有一丝的痕迹,而且除了寻找记忆之外,他还得找到身上那块玉佩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