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天花》初一凡上官爱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第8章

那五根手指跟黑爪子一样,要是被抓中一下,我这英俊帅气的脸庞怕是直接就要破相了。

千钧一发之际,根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左手就像是有人控制一样,迅疾无比地抬起,砰的一下又抓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打的她仰面摔倒在床上,然后我扑了上去,迅速用身体将她死死压住。

上官爱这回动弹不得,不断哀嚎挣扎,力气大得可怕。

我们两个现在的姿势有点暧昧,不过我却丝毫感觉不到香艳,因为身底下这家伙,此时根本不是人啊!

她不断反抗,身子拼命往上拱,力气也是越来越大,我渐渐有点控制不住了,正打算喊人帮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心里。

“笨蛋,你再不动手,那东西就跑了。”

这个声音……是她,我媳妇!

“动手,怎么动手?”我在心里问。

“简单,把它从这个女孩子身体里抓出来就行了。”她回答我。

“可是我不会呀。”

“你师父给你留了一道符,难道你忘了?”

我这才猛地想起此事,一只手死死按住上官爱,回头大喊:“来个人,把我包里最底下那张符拿过来。”

其他人早都看傻眼了,胡助理第一个反应过来,几步跑过去,抓起我的包,从里面翻出了师父留给我的那张符。

不过这家伙在情急之下,把我包里东西都倒出来了。

这时候我也没时间顾得那么多了,接过那张符就要往上官爱脑门子上贴。

但是她手脚不停乱动,根本没法贴,急中生智,刚好她现在下巴被我卸了,嘴一直张着,我也没客气,直接就把那张符给她塞嘴里了,然后又往上一抬,把她下巴给合上了。

上官爱顿时脸色大变,就像吃了什么毒药似的,也不咬我了,拼命地用手往嘴里抠,但那张符也不知是什么做的,仿佛入口即化,她抠了半天也是没抠出什么东西来。

这时候,我脑袋里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真浪费,这道六丁六甲镇煞符是要化水服用的,看来还是得我出手……”

这声音说完,我的一只手就不停使唤了,似乎有人在控制着,直接探向上官爱的脸前。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这么干的,此时上官爱剧烈喘息,胸脯不住起伏,一双恶毒的眼睛盯着我,眼睁睁看着我的魔爪伸过去,却似乎已经无力反抗了。

见此情景,杨林在外面忽然喊了一声:“你干什么,住手!叔叔,这小子……”

不等他说完,只听杨老先生低声呵斥:“住口,不许对你师爷无礼!”

我忍不住好笑,但动作丝毫未停。

就在我的手距离上官爱的胸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随后,一股莫名的力量从我的手中探了出去。

于是我就眼睁睁的看到了,一只雪白又好看的手,无声无息地探入了上官爱的体内。

只一瞬间,便缩了回来。

我的身体也像是不受控制,往回一拉,便拉了一个浑身布满黑气的东西出来!

这东西似人非人,怪模怪样,我吓了一跳,反手就给了这东西一个大耳光。

说实话,这个动作完全是无意识的,我自己觉得,这纯粹是受到惊吓时候的自然反应。

但这个浑身黑气缭绕的东西,居然就被我一巴掌扇出去两米多远,趴在地上,浑身哆嗦个不停,然后慢慢呈现出了一个女人的形状。

这是个女鬼啊?!

我的小心脏也开始怦怦乱跳,从小到大,虽然经历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事,但直接出手抓鬼,我这还是第一次。

虽然害怕,但此时后面有一群人看着,我也只能咬牙硬扛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害人?”

我指着地上的那个东西,大声喝问。

周围鸦雀无声,房间里安静得几乎只剩下我自己的呼吸声。

那东西忽然缓缓抬头,本该是眼睛的位置,射出了两道怨毒的目光。

“我是来报仇的。”

她说。

但她这一开口,我顿时就觉得一股森森寒煞之气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重的煞气!

就在这时,一股更寒冷的气息从我的体内冲出,眨眼间便化作人形,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形象,穿着一身白衣,脸上罩着一层轻纱,看不清模样,但身材却是极好。

我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这是我“媳妇”!

“在我面前也敢放肆,跪下。”

她轻轻开口,吐出这几个字来。

那东西一见了她,浑身哆嗦的更厉害了,缓缓低下头去,竟真的跪倒在了我的面前,不敢言语。

“你问吧。”

白衣女子,也就是我的“媳妇”,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双手叉腰站在一旁,监视着那个东西。

我这还是头一次在大白天见到她,心情大好,冲她呲牙一笑,她却翻了个白眼,不理我。

“咳咳……这回你可以说了吧,你这烟魂女鬼,为什么要害人?”我尴尬地转过身,对那东西喝问道。

那东西猛然抬头,面露凄厉,咬牙一字字道:“你认错了,我是黄家的,不是什么烟魂。三十年前,上官富跟他老子进山,活活扒了我们一家七口的皮,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听到这里,我不由一愣,回头看了上官富一眼。

他们也都瞪大眼睛,像活见鬼了一样看着我。

其实我知道,此刻在他们眼里,我完全就是在跟空气对话,因为他们压根看不见,也听不到。

尤其那个杨林的表情,更是不屑一顾,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精神病人的自我表演。

我懒得搭理他,冲上官富问道:“三十年前,你跟你家里人进山,曾经活扒了一窝黄皮子的皮,有这事么?”

上官富浑身一震,点头说道:“没错,是有这么一回事,那时候家里穷,进山打猎,的确曾经遇到一窝黄皮子……”

那东西怨毒的目光盯着上官富,咬牙切齿道:“当时,点烟放火的人就是他,可怜我那几个孩子,突烟冒火往外跑,却还是全部遭了他们的毒手。他杀了我的孩子,我自然就要杀死他的孩子,这是报应!”

她喊的撕心裂肺,令人毛骨悚然,我暗叹口气,回头又对上官富说:“它说当时点烟放火的人就是你,它一窝好几个孩子,一个都没跑出去,都让你们给弄死了。”

上官富不说话了,他高大的身躯明显晃动了一下,而周围其他人的眼神里,也都纷纷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很明显,我说的半点不假,或者说,这个黄皮子并没有撒谎,的确是上官富害死了他们一家。

“这女娃七岁的时候,我就打算弄死他,但是那个崔半城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他允许我给这女娃打灾,折腾她到十八岁,但是我的孩子永远也活不过来了,她却还活着,这不公平,所以,不但她必须要死,他们上官家的人,个个都该死……”

它的声音变得极其难听,就像用铁器刮蹭玻璃一样,让人心里极度的不舒服

然后,它突然又怪笑了起来。

“你不要以为,有一个修炼真身的蟒仙给你撑腰,你就能奈何得了我,今天我就是拼了这一身道行,也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突然,它原地化作一团黑气,猛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顿觉不妙,忙屏住呼吸,同时单手引诀,喝声:“开!”

四面墙上的五雷符,同时发出一声霹雳震响,几道雷光同时闪现,尽数打在了它的身上。

一声惨呼之后,它再次瘫软在地,身体蠕动,似乎已经不行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旁的白衣女子闪身挡在我的身前,似乎要替我扛下这一击。

我冲她一乐,她再次翻了个白眼,对我说:“笨蛋,它的几个崽子还在上官爱身上,你不把它们几个解决了,这黄皮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解决,怎么解决?”我问道。

“看你喽,来武的就直接废了它们的道行,更狠点的就连魂魄也废了,要么就跟他们商量商量,如何化解这段仇怨,或者送他们去别的地方修行。”

我低头想了想,心说我虽然没正式立堂口,但规矩还是懂一些的,像这样的仇仙,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和解,否则就算灭了它们,也会损我的阴德。

毕竟,是上官家伤害它们在先,这叫因果。

“各位,现在情况已经基本明白了,但这件事上官家犯错在先,这个因果需要自己承担,所以……为了避免有人说我是骗子,上官董事长,你想不想亲眼看看,当年被你害死的那一家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