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仙主角初一凡上官爱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第7章

“崔半城,好熟悉的名字……”

上官夫人听到崔半城这三个字,却是露出一脸疑惑,似乎在寻思着,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杨林哈哈大笑:“我就说他是个骗子吧,那崔半城我也有耳闻,据说是东北有名的仙师,道法通玄,医术更是神鬼莫测。但这年头,打着别人旗号招摇撞骗的太多了……上官夫人,杨家三绝神针绝不轻出,现在你最好快些决定,如果不治的话,杨某就只好告辞了。”

杨林收起三绝神针,作势欲走。

场面一时僵持住了,上官夫人更是左右为难,思忖了一下,便跺了跺脚,咬牙道:“杨先生还请不要生气,我信得过杨家的医术,还请你现在为我女儿治病。胡助理,送客。”

她这一句话说出来,摆明了是要把我赶出去了,胡助理来到我面前,无奈地一摆手,那意思他也无可奈何。

我看了杨林一眼,呵呵一笑,转身就走。

师父让我来洛阳救人,我已经来了,但他上官家信不过我,那就不怪我了。

好歹,师父的任务我也算完成了。

我正迈步往外走,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匆匆推门而入,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威严的老者当先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瘦削老人,头发胡子都白了,两道寿眉更是仙风道骨。

胡助理赶忙站好,躬身道:“董事长,您回来了。”

原来那威严老者就是上官富。

杨林冲着那个仙风道骨的白眉老人喊了声叔叔,但那老人却没搭理他,而是和上官富来到了我的身前,上下打量。

我被他们看得浑身不自在,正要说话,白眉老人忽然开口说道:“你可就是崔半城的弟子,专程赶来上官家救人的?”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是专程从老家赶过来的,不信的话,我这有火车票……”

他并没看我拿出的火车票,而是又追问道:“但据我所知,崔半城最近这二十多年都没有收过弟子。小兄弟,你可有什么凭证?”

这白眉老人,也就是众人口中的杨老先生,显然德高望重,他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人都鸦雀无声,别说杨林,就连那上官富,也是大气都不敢喘。

听他的语气,这杨老先生似乎跟师父很熟悉,而且他的目光里,明显有一丝丝的期盼。

看来,我今天是一定得拿出点什么了。

但是,师父留给我的东西,除了那幅画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而且师父交代过,这幅画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看。

我有些为难,思忖了下,见周围所有人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我,索性豁出去了!

“呵呵呵,凭证倒是有,就看你识不识货了。”

我把背包拿了下来,伸手进去,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了那幅陪伴了我十几年的山河图。

背对着其他人,我打开了山河图,在杨老先生面前缓缓展开。

这是一幅横版的,大约一米长的画卷,虽然已经古旧泛黄,却望之令人心生肃穆。

打开之后,杨老先生忽然浑身剧震,满面惊喜,紧接着老泪纵横,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我的面前。

“不肖弟子杨守成,拜见师叔!”

什么?

拜见……师叔?!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瞬间惊呆了,我更是吓了一跳,心说这老头是什么毛病,谁是你师叔啊?

“师叔,我早知这两天您会来洛阳,却不知行程,我和上官董事长,其实一直都在车站和机场等您,但没想到,您已经先我们一步赶来了。

什么意思,他早知道我会来洛阳?

我已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迷糊了。

杨林脸色更是大变,抢步上前道:“叔叔,你在说什么,他什么时候成你师叔了,你不是跟我说过,你就见过崔半城一面……”

不等他的话说完,杨守成已经站起身来,抬手一巴掌,结结实实扇了他一个耳光。

“混账东西,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这是你的师爷,你也敢冒犯!”

这一巴掌打得狠,杨林捂着脸,又不敢还嘴,呆呆地看着杨守成,又看看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已经懵圈了。

杨守成再次对我恭恭敬敬地说:“师叔,此事说来话长,一时间解释不清,不如还是请师叔先为上官小姐疹病,我等也借机一开眼界。不瞒您说,上官小姐从打七岁发病,年年如此,但我也只能每次压制缓解她的病症,如果今天您不出手,上官小姐怕是熬不过去了……”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了我的身上。

我挠了挠头,还是没搞明白,这个名扬洛阳的国医圣手,怎么就成了我的师侄?

“好吧,既然这样,你们就在旁边看着。但我先警告你们,没有我的话,任何人不准上前,否则出了事,别怪我没有提醒。”

说完,我又看了看那四个保镖,说:“还有你们几个,也不许乱动。”

他们几个人巴不得如此,忙连连点头应声。

众目睽睽之下,我深吸口气,来到了里间卧室,上官小姐的身旁。

此时此刻,在我的眼中,她身上笼罩的那一层黑气更加浓郁了。

见我进来,她突然睁开眼睛,那目光里满是怨毒,死死盯着我,牙齿也是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上官董事长,请你拿笔墨纸砚过来。”我看着她,平静地吩咐道。

这屋子里的布置到处都附庸风雅,笔墨纸砚自然随处都是,于是马上有人送了过来,我拿起毛笔,铺开纸,毫不犹豫地连续画了四张五雷符。

没错,就是五雷符,道家降妖伏魔的法令中,最常用的一门符法。

但是不要问我是什么时候会的,我也不知道。

事实上,我只是在纸上画了个圈,里面写了五个雷字……

至于好不好使,我也不确定,反正是豁出去了。

接下来,我让人把这四张五雷符贴在房间四面墙上,这才坐了下来,伸手抓住了上官爱的手腕。

她顿时嗷的一声嘶喊,张嘴就往我的手上咬来。

我连理都没理她,另一只手托住她的下巴,往上一端,直接就把她的下巴给卸了下来。

趁着这功夫,我三根手指搭上她的腕脉,立即便察觉到她的脉搏微弱至极,但又跳动的十分诡异,并不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而是在寸关尺之间不住乱窜。

鬼脉!

我的脑海里又冒出这两个字。

不过,我虽然看出她是被鬼祟之物附身,但实际上,我并没有什么实战的经验,不由略一犹豫,手上的力道便放松了。

上官爱抓住这个机会,挣脱开来,探出五根手指,毫不客气地奔着我的脸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