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到点上大叫 每走一步楼梯就撞到最深处

还好现在处于冬季,一副都是厚重的冬装,她身形干瘪,往衣服里塞一个巴掌大的小毛团倒是也看不出来。

林菀拍了拍胸口的位置,小猫在里面睡的满足的打着小呼噜,胸口暖呼呼的,小家伙还充当了小暖炉。

林菀揣着小猫又开始了她日复一日的烧火工作,也许是被她昨天嚎啕大哭的样子吓到了,原本每天都爱找茬的长脸嬷嬷今儿个倒是没敢往林菀的身边凑挑刺。

一觉睡的香甜,小猫咪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拉长了身子避着伤腿伸了个懒腰。

咦,不对,这地方怎么这么小,它都伸展不开身子了!

小猫疑惑的按了按爪子,软乎乎的,还挺暖和的。

林菀正卖力的往炉子里添着柴火,忽然表情有些古怪起来。

那小家伙踩到了她的胸脯上!不过林菀倒是没怎么在意,毕竟不过就是一只小猫而已,踩两脚也不妨事。

不过,反应过来之后的小猫则是身子僵硬,一动都不敢动了。

本宫,本宫居然踩了……女人,你是不是有预谋的!

心口处的小猫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姿势不动弹了,林菀有些奇怪,抬手隔着衣服摸了摸小猫,压低了声音安抚小家伙。

乖一点,你还受着伤,我不放心把你一只猫丢在房间里,就带着你一起了。我怀里有你昨天没吃完的小鱼干,你这么聪明,小心一点自己吃,别弄脏我的衣服了,冬天衣服洗了很难干的,我昨天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呢!

林菀说完之后感受了一下,小猫还保证着那个诡异的姿势一动不动,林菀有些担心,难不成是被憋坏了?

不可能啊,就怕闷着小家伙,她特意就放在外衫里,就隔着一层衣服不至于闷着……吧?

林菀等了又等,怀里的小猫还是没有反应,就在林菀忍不住想要偷偷看看小猫是不是昏过去了的时候,僵硬了半晌的小猫终于动了动,默默的用爪子勾过放在一旁的油纸包,掏出一个小鱼干嚼了起来。

林菀察觉到小猫的动作,终于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怀里的那只小猫,虽然不是闷的,此时却也浑身红了个通透。

好在有一身绒毛的遮掩下,表面上倒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哼,蠢女人,你肯定是故意的,就是想要本宫对你负责!不过看在你照顾本宫这么尽心尽力的份上,本宫还是可以考虑一下……

哎哎,你听说了没,前天东宫那儿出事了。说是有个秀女偷偷摸进了太子殿下的寝宫,结果发现寝宫里没人,还被太子殿下养的花猫挠了满脸的血痕,都破相了,现在正要死要活的呢。

旁边一个小宫女正跟长脸嬷嬷蹲在一起择菜,小声嘀咕着八卦,正在嚼着小鱼干的小猫听到几个敏感词,弹了弹耳朵凝神细听。

长脸嬷嬷得意的看了一眼小宫女:嘿,你这消息就有些落后了,太后宫里的翠儿今儿个过来给太后端雪莲羹,就跟我说起这事儿了。那丫头是陈尚书府的嫡亲小姐,长得那是一个貌美如花,偷偷收买了几个宫人,就趁半夜的时候摸进了东宫。
小宫女啧啧有声:这人呐,就是分不清轻重,这每三年一次的大选,每次都有多人美人进宫,太子殿下愣是没看中一个,也不知道这尚书府的小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

长脸嬷嬷嘿嘿笑了几声,语气里满是恶意。

不就是仗着她爹是尚书,自己长得又不错么。不过这次长得再不错也没什么用了,我听翠儿说,那小姐脸上全是血印子,御医说了,肯定会以留疤的。

小宫女倒抽了一口凉气,林菀也有些心肝颤。

挠花了脸……嘶,真是想想都觉得脸疼。

不过……林菀还是抓住了重点。

太子殿下这么多年身边居然没一个美人?居然这么坐怀不乱?

小猫傲娇的在林菀的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端正了坐姿。

那是,本宫的眼光可高着呢,那些庸脂俗粉,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每次只要一靠近它就不停打喷嚏,香的熏死个猫!

林菀啧啧两声,声线愈发压低:难不成,这太子殿下深有顽疾?不是不想要接近美人,其实是……不行吧?

林菀嘀咕完自己就憋不住笑了,哼哧哼哧笑了半天。

然而此时的林菀还没有意识到,这三年一次的大选,送进宫的秀女,可都是送进来给皇帝当妃子的。

然而眼下却有一个秀女摸进了太子的宫殿内,被人拿着名头,可是完全能往太子的头上盖一个大不敬的名头!

小猫的毛全都炸了,眯着眼睛,爪下狠狠的抓挠了一番。

可惜的就是此时正值冬季,林菀又是个怕冷的,虽然说烧火的时候一整天都在炉子前烤着,还是穿了厚厚的好几层,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

小猫自以为狠厉的几下教训,隔着厚厚的衣服,对林菀来说就是不疼不痒的一顿乱踩。

林菀还以为小猫这是无聊了,连忙拍了拍安抚。

乖啊,你腿上的伤口还没有好,不要乱动。等你好了之后就能出去完了,现在乖乖听话。等晚上我下班了,我放你出来透气。

小猫眯了眯眼睛,下班?那是什么意思?

不过小猫总算是安静了下来,重新恢复了端坐的姿势。

哼,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本宫的注意了,等本宫伤好了,看本宫怎么收拾你!

正往炉灶里添柴火的林菀突然一阵发冷,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难不成我这是感冒了?不行,这里可没有什么感冒药,看来明天我要再多穿几层了。

林菀自言自语的说着,又往炉灶边凑了凑,身上瞬间就暖烘烘的了。

林菀舒服的长出一口气:舒服,看来当一个烧火的宫女也挺不错的,至少不用怕冷了。

小猫高冷的舔了舔爪子,眼神里满是不屑。

果然蠢,当个烧火的宫女还这么乐呵,只要讨好了本宫,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怕闷着小白了,趁着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时候,借着动作的遮掩,林菀悄悄把小白猫从怀里抱了出来,让它出来透透气。

嘘,乖,别出声啊,可别给旁人发现了,不然她们会把你给抓去炖汤的!
小白猫冲林菀翻了个白眼,对林菀这像是哄小孩子一般的语气很是不满。

蠢货,别用那种恶心的语气跟本宫说话!

只可惜林菀完全看不出来小猫冲她甩过来的眼神里的含义,见小白如此听话的真的一声不吭,林菀暗戳戳的打量了一下四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低头在小白猫的头上亲了一口。

一脸呆滞的小白:……

蠢货!居然敢对本宫动手动脚的!居然还敢占本宫的便宜!

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这般不矜持!

再有下次……再有下次,本宫绝不轻饶你!

林菀稀奇的看着小白猫在她的怀里缩成了一团,两只小爪子抱住了自己的脑袋,那副软萌的模样看的林菀的鼻血差点喷出来。

要不是还记着眼下身处御膳房之中,周围都是人,不能被别人给发现了,估摸着这会儿林菀已经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抱着小白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而在林菀没看到的地方,在绒毛的遮掩下,小白猫翻下去的耳朵,已经是通红一片了。

林菀在御膳房里被人指挥着忙活的团团转,生怕被她一直揣在怀里的小白会产生不适,便趁着中午忙活完吃饭的时候,悄悄把小白送回到了她的住处。

你乖一点啊,在这里乖乖睡觉。下午御膳房里会很忙碌,我怕闷着你,你就在这里休息好了。

林菀说着,在小白的身上揉了几把,那毛绒绒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差点把持不住的再次扑上去对着小白亲亲蹭蹭了。

好歹林菀还记着自己眼下的宫女身份,不能离开太久被人发现,就只好在小白的头上撸了一把,就急急忙忙的转身离开了。

你先睡会儿,你腿伤还没好,不要再跑了啊,你乖乖的,等我晚上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

伴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原本趴在枕头上的小白猫蹲坐起来,琉璃色的眸子轻轻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担心小白会再跟以前一样突然就不见了,御膳房里的事情一做完,林菀揣着自己趁吃饭的时候偷偷塞在衣袖里的馒头肉片,就快速回到了房里。

一路上林菀的一颗心都提起来了,生怕回到房间的时候看不到小白猫的身影。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等她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那个趴在枕头上睡得正香的小猫,一颗心都快要软化了。

林菀美滋滋的跑上前去,看着小白猫均匀呼吸下一起一伏的小肚子,没忍住自己的罪恶之手,冲着对方的小肚子伸出了魔爪。

喵——

就在林菀的手指碰到小白肚子的一瞬间,正在熟睡中的小白突然翻身而起,对着袭来的手指就是一阵抓挠。

好在它及时看清楚了眼前正笑嘻嘻看着它的人是林菀,这才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爪子。

弹出来的爪尖只差一毫米,就要挠到林菀的手指上了,偏偏林菀就好像丝毫不知道自己方才经历了一番如何的凶险一般,成功在小白愣神的时候,罪恶的手指戳上了小白的肚子。

哇,好软啊,好舒服,热乎乎的!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