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粗大高潮白浆 强壮公的弄得我次次高潮(赵明)

想……

不太敢表达自己想法的人怯生生的盯着他,明明害怕得要死,却还是鼓起勇气,坚持看着对方那双不似常人的金色眼睛。

夜凤栖敛眸看着自己的祭品,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被眼泪洗的很干净,就像雨后还藏着点点星辰,又能够包容一切的夜空,而自己,正住在这片夜空里。

被这样专注的注视着,心脏似乎都升起了一种让他觉得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温度。

微凉的指腹轻轻的摁了摁她还沾着泪滴的眼角,放在唇前,舔了一口。

月绮歌被他这样的举动吓的背都挺直了,难道他要开始吃自己了吗?

夜凤栖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你不哭了,我们就出去。

我不哭不哭!月绮歌连忙动手想要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结果却被他捧住脸,柔软而冰凉的嘴唇像是呵护什么一般轻轻的碰着自己的眼角,然后顺着泪痕一点、一点的吻下去。

不带任何情欲的轻吻让月绮歌羞红了脸,双手僵硬而不自然的搭在他的肩头,你、你别亲我。

夜凤栖沉迷她身体散发出来的温度,亲昵的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虽然你的眼泪也能让我感觉到温暖,但那种暖却在灼痛我的心。

你是我的祭品,作为主人,我不允许你哭,听见了吗?

低沉而缓慢的语调带着强硬的命令,让月绮歌觉得有些害怕,却也……有些心跳加速。

不愧是妖界的王级妖精,太会撩了!

那我不哭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你先乖乖的把饭吃完,我让常玄安排。夜凤栖抱着她坐在餐桌旁,拿起筷子为她夹菜,夹着夹着,就变成了喂食。

我、我可以自己吃……

嗯?

谢谢你喂我吃饭!嘤……

作为一个什么特殊能力都没有的人类,月绮歌只能努力乖巧的配合,以防他突然改变主意,不出门了。

当夜凤栖把要出门的事情跟常玄简单的吩咐了一下时,这位忠心的管家直接把吃人的视线落在了让他主子服侍的人类祭品身上。

月绮歌打了个寒颤,不自觉的往夜凤栖的怀里缩了缩。

夜凤栖喜欢她这样依赖的举动,摸摸她的头,对常玄说道:去办吧。

常玄又瞪了一眼月绮歌,恭敬的回着他主子的话,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在外候着的天纵天闲见管家出来了,连忙跟了上去,里面的话他们自然也是听见了,天纵很不放心的说道:这天寒地冻的,会不会让王爷体内的寒毒发作?王爷已经疗养了这么久,万一发作了,那这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王爷决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轻易更改,就照王爷说的办吧。

常玄皱眉,让那两匹火焰马来拉车,车里多备一些暖珠,黑熊族送来的毛毯也多垫几层,派人出去把要经过的道路上的雪都清干净,连树桠上的积雪也要扫下来,还有,让街边的那些商贩都精神点,省的那个傻子觉得不热闹就折腾我们王爷。

暂时就这些了,你们跟在马车外,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随机应变,只要不让王爷吹到寒风就行。

是!

目送天纵天闲领命离开,背对着寝殿的常玄头稍稍往右偏了偏,听着那傻子祭品高兴的声音,变成竖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

真是个麻烦!
马车里,月绮歌跪坐在厚厚的绒垫上,两手扒拉在类似于被玻璃材质挡住的窗户边往外看,眼睛里充满了对新奇事物的好奇。

这里的街道就跟古装剧里演的差不多,只是少了高声的吆喝,来往的人也并不多。

可能这里不属于特别热闹的街区吧……

也可能是因为有个王爷坐着奢华的马车出现,把那些人吓的不敢出门也说不定。

纵使车厢里被布置的很好,多放了许多暖珠,却怎么也不可能抵得上寝殿。

体内有着寒毒的夜凤栖嘴唇有些发白,双手捧着暖炉靠在一旁,眉目透着沉沉的倦意看着他的小祭品。

妖界自那场大战后,不管是建筑、称谓、职介,还是吃穿用度,都在效仿着人界。

虽然很多大妖都不屑人类,可是在阶级制度上,却又不得不佩服。

高位,有能者居之。

自从有了职介和律法,那些总喜欢挑事的族群老实了很多,妖界也不需要整天陷在战火中,他们不是魔族,没那么喜欢天天都打个你死我活。

那个……夜凤栖?

被自家小祭品连名带姓叫也不去纠正错误的男人懒懒的投去一个眼神,嗯?

我、我想去、去……车厢内的温度让出门时被勒令多穿了一件袄子的月绮歌脸都热红了,去小解。

夜凤栖挑眉,屈指在车窗上叩了叩。

马车停下,不等天纵询问,月绮歌就打开门冲了出去,没想到离地面意外的高,对上天纵带着一些诧异的眼睛,道:我要小解,卫生……公厕?茅房在哪?

天纵对还敞开着的车门勾了下手指头,砰的一下被关上。

天闲,带月小姐去。

原来你叫天闲啊?月绮歌对着那个见过一面的小正太笑了笑,对他伸出手,麻烦你扶我一下,我下不去。

这种在妖界就算是三岁小孩也能随便跳下的高度……

天闲伸出胳膊,让她扶着跳下来。

擅自触碰王爷的祭品是要挨罚的。

等两人走后,天纵靠近马车边缘,王爷,您没事吧?

夜凤栖掩嘴轻咳了两声,无碍。

王爷,属下有一事想不明白。

问。

王爷为何要满足那祭品的愿望?还数次为她破例?

车厢内安静了一会儿,当天纵要以冒犯为由请罪的时候,夜凤栖才懒洋洋的开口道:初见她时,她昏迷着,因好奇人类的温度所以本王碰了一下她的手,她没有结冰。

接受她成为本王的祭品,与她共枕一晚,她仍活着。

夜凤栖双指捏着一颗暖珠,他没有告诉天纵,其实‘月绮歌’在被送到床榻上那一刻,就被他身上的寒气侵蚀,没了呼吸。

而他那会儿着实困得厉害,曾经在尸海中也能安眠,身边多一具尸体也懒的计较,只是稍微为自己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感到失望而已。

可是到了第二天,她活了,他从她灵动澄澈的眼睛里看到了另一抹鲜活的灵魂,让他……仅仅只是看着,都能感觉到温暖的灵魂。

将暖珠放回原位,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风姿妖娆,天纵,本王……想要她。
天纵眼底闪过一丝疑惑,王爷的祭品,自然就是王爷的,为何王爷还要说想要那个祭品的话?

心中虽有疑惑,可天纵没有再继续提问,只是安静的静候在旁,随时听候差遣。

夜凤栖怀抱着暖炉,百无聊赖的等着他的小祭品回来。

而他想念着的小祭品,此时已经用女孩子嘘嘘,男孩子不可以偷看为由撇开了天闲,正从打扫的异常干净的小茅房里翻出来,寻找着可以逃跑的路线。

结果在落地的时候没算好距离,直接在雪地里滚了两圈,脑袋还不小心撞到了树干,直接红了一片。

揉着脑袋起身的月绮歌疼的倒抽气,不过为了不被吃掉,还是忍着脑袋上的痛开始找出路。

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发现不远处有个狗洞!

真是时来运转,天助她也!

丝毫不觉得钻狗洞羞耻的人撩起裙角就往狗洞那边跑,到地方了还记得看看四周有没有人,发现安全后,就直接蹲下去钻狗洞。

还好她体格小,就屁股那卡了一下,死命蹭也蹭出去了后,开心的笑成了一朵花!

只不过还没起身呢,就被一层阴影笼罩。

视线定在那双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绣花鞋上,然后顺着绣着牡丹的裙摆慢慢的往上看,在看清楚来人的脸后,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僵硬了,有些犹豫要不要举手问好,可看到对方眼底那几乎要化作实质来烧死自己的怒火时,她最终还是搓了搓自己的手指,选择了沉默。

月绮歌?披着一件羊裘的夜凌玲那娇俏艳丽的脸上挂着一抹冷笑看着狼狈的蹲在自己面前的人类,道:赤蛇王的那个傻子祭品?

月绮歌眼皮跳了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漫上了心头。

你胆子挺大的啊?竟然敢欺骗我?

夜凌玲得知自己婢女的小宠物被弄死了之后,心中的疑虑就越来越大,让婢女去打听了一下,赤王府近几日并没有招收奴仆,进府的也就只有那个人类祭品而已!

所以,自己那天看到的就是那让她咬牙切齿的祭品!根本就不是她以为的什么婢女!

心高气傲的夜凌玲得知自己被一个人类送来的傻子祭品摆了一道后,就一直处于暴躁状态,身边唯一的婢女被她打骂到连求饶都不会了!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抓住了这个傻子祭品,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春霞!

夜凌玲满含杀意的语气让月绮歌打了个冷颤,可是在夜凌玲那吃人的样子下,又不敢随便乱动。

她可没有忽略掉被别在她腰上的鞭子,自己要是这会儿跑了,一定会被这鞭子抽到趴下,之后绝对是一顿毒打!

衡量之下,她选择先保持安静。

小姐。早就候命在旁的婢女春霞这会儿拿着绳子现身,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赤蛇王的祭品,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主子,请小姐吩咐。

给我把她绑起来!

……是!

吃过苦头的春霞根本就不敢违抗自己主子的命令,哪怕她心中惧怕赤蛇王的王威!

在开始绑月绮歌的时候,春霞想着赤蛇王的王威都忍不住发抖,她含着泪,一边绑着,一边小小声的对月绮歌说道:对、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