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劫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沈兰翎墨玦)

第3章

“你……!”

如果不是在医院,程橙恨不得用针扎死他。

苏骁看着病房里水火不容的两个人,赶紧打圆场道:“哎呀,程医生,别听墨玦胡说,他脸皮薄,房事这一块肯定不是很明白。再说,夫妻之间有些小癖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看病例明明就不是……”

还没等程橙说完,苏骁已经将她推出了病房:“好啦好啦,这事情不归我们管。你刚刚打了病患家属,要是墨玦追究起来,你就完了。”

……

沈兰翎在医院住了三天,就被墨玦带回了家,交给私人医生看护。

这两天,沈兰翎一直在做一个梦。

梦里,她总是看见一个白衣女人,她看了好久,才看清楚那个白衣女人正是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

惊愕之下,她睁开了眼睛。

看着周围欧式风格的装饰,沈兰翎愣住了。

自己怎么会在墨玦家里?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带起一阵令人生寒的风。

一身黑色西装的墨玦走了进来,一双深邃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她。

墨玦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像极了当年那个令人心动的美好少年。

只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看着**什么?你这副假装无辜的样子,我看了就觉得恶心。”

沈兰翎突然笑了。

“是,我是恶心,但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你口口声声爱兰心,却在她死后,对她的姐姐做出这样的事,你就不怕以后到了阴曹地府见到她,无颜面对她吗?!”

女人突如其来的话让墨玦一愣。

他走过去将沈兰翎拽了起来,警告道:“沈兰翎,你要是敢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其他人,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墨玦这是认定了是她,所以觉得她活该被这么折磨吗!

沈兰翎冷嗤了一声:“墨玦,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也会让你觉得不安?”

“不安?”

墨玦脑海中忽然闪过兰心临死前的样子。

他扯松了领带,骨节泛白的手捏的死紧。

“沈兰翎,你一个自私自利的杀人凶手,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沈兰翎背挺的很直,眼神固执而倔强:“我最后再说一次,那一晚我没有看见沈兰心!”

这彻底惹怒了墨玦。

“事到如今,你还在我面前演戏!”

他暴怒似狼,朝着她洁白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你放开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

沈兰翎只觉得脖子一阵吃痛,浑身似火烧般难受,她死命推开了他。

“墨玦,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啪——”的一声。

沈兰翎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两人都愣住了。

趁着墨玦愣神的时间,沈兰翎裹着被子缩到床角,手掌**辣的疼。

墨玦松开手,转身面无表情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两粒药含在嘴里,扯着沈兰翎的后颈,强行吻住她冰冷干燥的唇,将药塞进了她嘴里。

“你给我吃了什么?!”

沈兰翎提着一口气,想把药吐出来。

可是那药早已经顺着喉咙,流进了胃里。

一股不好的预感,霎时令她头皮发麻。

墨玦刀刻般的绝美五官上,露出轻蔑一笑。

“墨玦,你,**……!”

沈兰翎捂着被子缩的更紧,脑海里不自觉回忆起墨玦那欣长完美的身材。

“**?你忘了,我们可是举行过婚礼的,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墨玦双手枕着头,戏谑地看着她。

沈兰翎的意识开始模糊,她本能的想慢慢靠近墨玦。

可强烈的意志力,让她紧紧拽住了自己的真丝睡衣,窝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多动。

脑海里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声音。

不行,这样绝对不行!

沈兰翎,你没有错,绝对不能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买单!

就算你曾经爱过这个男人,你也不应该这么做!

墨玦看了眼既可怜又好笑的沈兰翎,视线渐渐模糊。

自从兰心去世之后,他整夜整夜的做噩梦,吃了安眠药也无济于事。

不过今天晚上,躺在沈兰翎旁边,他觉得格外疲惫。

他不自觉闭上了双眼,只等着沈兰翎自己爬到他身边。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

沈兰翎精神恍惚,红晕渐渐爬上了脸颊。

盯着身边的墨玦,沈兰翎不断的吸气呼气,踉踉跄跄扶着墙走到浴室里。

她连衣服都没脱,直接打开淋浴,将自己置身于冰凉的水下。

此时已是深秋,水管里的水,放在往日,能把她骨头都给冻裂。

可是今天淋到她身上,她竟然觉得有点烫。

沈兰翎狠狠的搓了一把脸,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模糊的视野里,仿佛隐约看到浴室门口斜靠着的墨玦。

他笑得又狠又得意。

“我死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沈兰翎死命的搓着自己的脸,再睁眼,门口的身影消失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墨玦会变成这样。

可她不能变。

她不能妥协。

当初妈妈就是在第一次发现沈政勤出轨时做出了妥协,后来沈政勤才会变本加厉,有恃无恐。

最后妈妈被逼死了。

……

她浑浑噩噩地走到浴室门口,拿起果盘里的高脚杯。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高脚杯摔得粉碎。

颤抖的捡起玻璃渣,往自己烧红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

皮肤被割裂的痛楚,让她起伏的胸口平静下来。

她太累了,浑身像脱了力,玻璃碎片不知觉从粘满鲜血的手指之间滑落。

她渐渐睡了过去。

清晨,一道刺眼的白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到了墨玦的眼皮上。

他打了个哈欠,惯性摸了摸身侧的被子,看着身侧平整冰冷的床单,有些怔愣。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怕她趁着自己睡觉的时间跑了,赶紧下床在房间里四处找人。

打开卫生间门的那一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瞬间灌入他的鼻息。

“沈兰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