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万劫不复》小说主角沈毅寒韩小冷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他们好狠的心,好恶毒的计划啊。

韩小冷松了手,良久才平复了情绪,要怪只能怪她像个傻子一样,误把奸人当亲妈。

“砰。”房门打开,佣人看见是她,堆着笑脸道:“大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显然,佣人在试探她。

“刚到。”韩小冷努力表现的正常,跟着佣人的脚步跨进了别墅客厅。

她头发凌乱,神情恍惚,脖子上半遮半掩的痕迹,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此时的她,略显狼狈。

“昨晚去了哪里?怎么现在才回家,害的我和你爸爸担心了一晚上,你可不知道,我们派人找了你整整一晚呢。”宋英仍扮演着慈母,假惺惺的对她好。

他们是睡了一整晚的安稳觉,做了一整晚的美梦吧。

韩小冷直挺挺的站着,脸上是冷漠的表情,这女人真会演戏,不去做演员简直是浪费,一张伪善的外表下,藏着丑陋的心。

总有一天,她要亲手撕掉她的伪装,让他们都狼狈的滚出韩家。

“回来就好,马上午饭时间了,想吃什么告诉你妈妈,让她给你做。”韩正建从沙发上站起来,关切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是如释重负的口吻。

这一家子,都是演戏的高手。

目光对上韩正建写满慈爱的脸,韩小冷心猛地抽疼,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竟也联合这对母女来害她。

他让她觉得,过去的二十年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活着。

“是吗?我想吃满汉全席也能做出来吗?我有些困了爸,我想先上楼休息会儿,吃饭的时候你们叫我吧。”韩小冷声音冷漠,说完就上了楼。

她方才带着火药味的话,让宋英浑身不自在,抱怨道:“她对我好像有敌意,怎么感觉她像变了个人?老公她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清白之身被个瘪三占有了,是个女的都会心情不好,妈你多虑了,再忍两天我们就不用看她的臭脸色了。”韩若雪得意道,等她拿到了视频,韩小冷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她宰割。

回到卧室的韩小冷,坐在窗前整理思绪。

她现在能确定的是,昨晚跟她在一起的男人不是刘三,那么韩若雪就拿不到所谓的让她名誉扫地的证据。

这场阴谋,他们筹划了二十年,一旦刘三拿不出他们想要的东西,这群魔鬼一定会狗急跳墙。

首先要做的,是把财产保护起来,其次要从这里搬出去,还要把爷爷从医院成功接出来。

她名下所有的资产都是爷爷划分的,要是他们威胁或者强迫爷爷立遗嘱,不但爷爷一辈子的心血没了,连他的安全也是问题。

打算给顾思明打电话约他见面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了,一定是昨天晚上连同包包一起,落在了那辆黑色轿车上。

韩小冷将房产证和银行保险柜的钥匙放进背包里,换了身衣服下楼。

“小冷你这是要出门?”韩正建问着,“马上午饭就好了,吃了饭再去吧。”

“不了,我回来还没见思明呢,午饭想和他一起吃,顺便商量一下退婚的事情,若雪你帮我给思明打个电话吧,我手机丢了。”韩小冷直截了当的说着。

知道这是他们想要得到结果,索性她就来个顺水推舟,好利用顾思明把爷爷从医院里救出来。

看他们的反应,应该是对她还没起疑心。

“我这就给思明哥打电话,不过姐姐,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退婚?”韩若雪明知故问,心中窃喜,脸上却故意装出疑惑来。

“有些事情说来话长,等我和思明见过面后,再好好跟你说好不好?”韩小冷面上露出难色,欲言又止。

以前她和韩若雪,可是无话不谈的。

“小冷,婚姻大事不能草率,你要想清楚了,别一时冲动。”韩正建试探着她。

韩小冷垂下眸子,掩去脸上的厌恶:“我想清楚了爸,我和思明不会有未来的。”

“好,你的决定爸爸都支持。”得到了想要的结果,韩正建自然心中欣喜。

这样最好不过了,她主动提出退婚,保全了两家的颜面,之后若雪再跟顾思明在一起,也不会落人话柄,还算她有羞耻心。

“爸,能不能把你的副卡给我?我想去买手机,还想买几套衣服,家里的都是两年前的旧衣服了。”

“好。”韩正建应着,从钱包里掏出了银行卡递给韩小冷。

韩若雪嫉妒,这张副卡她跟妈妈都没用过一次,每次花钱都要伸手跟父亲要,别提多憋屈了。

她韩小冷一句话,就能随便用,气死她了。

“爸爸,你就不怕她乱花钱吗?”看着韩小冷走远的背影,韩若雪扭头问着韩正建。

“反正以后都没机会了,就让她再当两天大小姐,再说了,买几身衣服能花多少钱?”韩小冷从小就没有乱花钱的习惯,她这才敢放心给她卡。

拦了出租车去到市中心,韩小冷径直去了银行,将背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放进了保险箱,钥匙也交给行长代为保管,放在她手里可不安全。

从银行出来后,她打电话给顾思明,换了个就近的见面地点。

一个小时后,顾思明才到。

“小冷。”顾思明温润的叫着她,在她对面坐下来。

“思明,我们去看婚房好不好?我爸给了我钱,让我们去买婚房,我想今天就定下来。”韩小冷直截了当的说着,从包包里掏出了银行卡,摆在顾思明面前。

“怎么突然想买房了?”顾思明不答反问。

若雪明明告诉他韩小冷要退婚,让他放心准备两人的订婚宴,怎么现在成了买婚房?到底她们两个,谁才是韩正建真正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顾思明疑惑着,利益联姻,他当然要娶最受宠最可能继承家业的那一个。

“你不想和我结婚吗?还是说你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你要知道,我可是手握韩氏百分之四十股权的人。”

就是这些股权,让她被亲生父亲算计,她当然要物有所值的利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顾思明扔犹豫不决,韩小冷从椅子上站起来,挽着他的胳膊,银行卡揣进他的口袋里,“水上城的别墅不错,我们去看吧,不能辜负了我爸爸的一片心意。”

“好,我这就陪你去看,买完房子,我们就去挑婚戒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