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靠极品相公发家致富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顾雨晨江宏信)

第1章

顾雨晨有些无力的靠在床头,眼睛却被窗外那一片绿油油的菜地给吸引了,那一片菜地长势极好,顾雨晨好像闻到了青菜的香味,她舔了舔嘴巴,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想吃。

任何一个在末世生存了十年的人,看到那一片青菜,估计都不会比她好到哪儿去。

顾雨晨原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如何会到这个世界,来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只可惜刚过来的时候这身体病得厉害,她整个人昏昏沉沉的,除了能感知到周围的人,还能听到那些人说话,她什么都做不了,这几天除了有人喂她喝点汤水之外,她什么都没吃,她现在肚子很饿,非常饿。

可这身体大病初愈,如今手脚无力的,就是想吃自己也没有办法拿,顾雨晨好伤心,好难受。

三天的时间里面,顾雨晨根据自己听到的把收集的信息给整理了一下,这是一个不知名古代封建社会,原身的名字也叫顾雨晨,是不是一样的字她不知道,反正是这个音,今年十六岁,在三天前因为意外落水,被同村的大龄未婚青年江老五给救了上来,本来等原身病好了之后,两家就要结亲的,然而救上来之后原身病得厉害,大夫都说没救了,姑娘没嫁人死了是不能进祖坟的,甚至死后也没有人祭祀,居于这种情况下,是顾家的人找上江老五,来个冲喜,于是顾雨晨昏昏沉沉中就被嫁到江家。

顾雨晨表示上辈子母胎单身几十年,结果一到这边,直接新婚洞房,好在那个时候她是晕着的,要不然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

不过能离开那个吃人的末世,顾雨晨是欢喜的,哪怕这里又贫穷又落后,可这里有食物,只要她努力就有足够她吃的食物。

经过末世十年,顾雨晨现在的下限十分的低,她只要吃的,能吃饱她就心满意足,其他的都可以另说。

这时房间的木门吱嘎一声打开,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高高瘦瘦的,偏黑,一双剑眉下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下则是一双略薄的嘴唇,说实话这五官挺漂亮的,就是皮肤糙了点,皮肤再好一点白一点,那是妥妥的小鲜肉。

看到顾雨晨坐了起来,男人微微一笑,眼角皆是风流,让人看了心神荡漾,要是换在十年前,顾雨晨妥妥地拜倒在他的裤脚下,经受过末世毒打的她,如今能让她看在眼里的,唯有食物,食物。

“醒了?怎么就坐起来了,赶紧躺下休息。”刚走进屋的江宏信看到醒过来的顾雨晨欢喜的问着,他刚走出去一会儿,没有想到顾雨晨竟然醒过来了。

顾雨晨微微皱起眉头,小声地问,“你是?这是哪啊?”

江宏信伸手摸了一下顾雨晨的额头,确定退烧了,这才开口,“这是咱们的家,我是江家老五江宏信,之前你落水是我救的你,还有印象不?两天前咱们成亲了。”

江宏信说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起自己的名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是村子里面出名的游手好闲招猫逗狗不务正业,俗称二流子。

他小心地看了看顾雨晨一眼,就不知道新媳妇会不会嫌弃自己。

之前顾雨晨就猜测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便宜丈夫,现在可以确认了。至于二流子什么的,顾雨晨不在乎,反正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打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就两顿,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她可是试过的,她的木系异能还在的,木系异能在末世里面不强,但在这个时代还是足够用的,哪怕现在已经跌到一阶。

江宏信这时候莫名的觉得有点冷,难不成是他衣服穿少了?

江宏信这会担心地看着顾雨晨,他跟顾雨晨的婚事实在太仓促,他也担心顾雨晨不乐意嫁给自己,毕竟他名声不好,加上年龄也大,他这时候努力的笑了笑,搓了搓双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二十好几了,好不容易娶个媳妇,要是人跑了,他得哭死。

“那个,你,你有什么要说的。”江宏信纠结了一会才开口。

顾雨晨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拘束的低下头,小声的说,“我饿。”

末世十年,身为一个女子想要活得好好的,演戏已经成为本能,再说她这会确实饿了,也不算骗人,最多就是装柔弱。

江宏信看到自家小媳妇乖乖的娇娇的说饿,忍不住急忙站了起来,“那,那我现在就给你整吃的去。”说完拔腿就往外跑。

顾雨晨看着走远的江宏信笑了笑。

就目前这一点信息来看,这个男人还不错的,至少外貌什么的她都能接受,况且一个男人能在危急时刻去救人,本身就不会太坏。

至于不务正业什么的,不着家什么的,顾雨晨表示有她在,江宏信想吃作妖软饭之类的绝对没可能。

至于合离什么的,顾雨晨暂时不考虑,她没有原身的记忆,回到顾家,很容易被人拆穿的,再者就是古代都是盲婚哑嫁,她合离之后能嫁什么样的好人家,说不定更惨的,所以还不如先呆在江家。

江宏信走出房间直奔亲娘孙巧娘而去,“娘,我媳妇饿了,你给我拿点白面和鸡蛋,我给我媳妇煮点吃的。”

孙巧娘今年已经五十五岁,在这个年代算是老人了,过劳和营养不良让她看起来特别的苍老,瘦巴巴的脸上好几道皱纹,这午后的时间一家子没事,三三两两地窝着休息,她这会正跟大儿媳唠嗑,听到江宏信的话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孙巧娘还来不及说话,一边的大儿媳刘冬梅忍不住叫了起来,“娘,听听,这才刚进门就要吃白面鸡蛋,您都那么老了,都没吃过几次白面鸡蛋,都是儿媳无用,没能好好孝敬娘。”

孙巧娘本来就不悦的老脸,听到这话立马变得更加难看,吊着沙哑的声音开口,“什么精贵人物要吃白面鸡蛋,当儿媳的进门还没拜见婆婆呢,倒是会享受,成日躺在床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坐月子呢?”

江宏信听到这话脸色黑了下来,冷冷的看了一眼作妖的刘冬梅,然后转过头对孙巧娘说:“娘,我媳妇大病一场刚醒过来,身体正虚着呢,也就一点白面跟鸡蛋,家里面的人大病一场不得吃个鸡蛋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