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逃妻完整版全文阅读 宋岚傅谨行小说 大结局

宋岚被送到了一个海边别墅,周围用高高的铁艺栅栏围着。

这是傅谨行名下的一个宅子,地理位置极为隐秘。

管家带她去了一楼尽头的房间,与傅谨行的房间相邻,并说少爷不常回。

宋岚整个人轻松起来,想着生下孩子后,带着母亲离开这座城市,开始新生活。

某天中午,门口的一阵说话声将她吵醒。听声音有些尖锐,似乎是一个女人。

不过片刻,她的房间门就被人重力打开。

一个长相娇艳装扮时尚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阴狠的视线紧紧攫住了宋岚的小腹。

“就是你勾引了谨行?”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嗤蔑,一巴掌甩了过来,“敢惹我沈嫣然的男人,胆子够大的!”

宋岚生生挨了一巴掌,门口的佣人却没有一个吱声的,看好戏般地立着。

沈嫣然的指甲又猛地扣住她下巴,眼神仿佛淬了毒:“你以为我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么?”

宋岚心中一紧,奋力扯掉沈嫣然的指甲,擦拭着留下血痕的皮肤:“这件事你跟傅先生商量好再来跟我谈。”

“小**,不要以为有了孽种就想着攀高枝,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冷笑着转身离开。

当夜,沉睡中的宋岚再次被撞门声惊醒。

她起身,见傅谨行缓步来到床边,深邃的黑眸靠近她,声音透着意味不明地暗哑:“什么时候还债?”

“傅先生,咱们不是说好了……”酒气冲鼻,宋岚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步步往后退。

他打断了她,臂膀轻轻松松攫住了她的身子,往怀里一勾。呼吸炙热得几乎要烫伤她雪白的脖颈,手指不安分地挑动着她前襟的纽扣。

“要不现在就还了。”

他笑得有一丝无奈,似乎是在自嘲:“你的身体居然让我有点想念。”

那晚的记忆,在酒后愈加清晰。仿佛滚烫的潮水般放肆汹涌着,逼得他有些疯魔。

感受到胸前大片的凉意,宋岚慌促地把衣服合上,急声道:“傅先生,请你自重!”

“当初来找我的时候,想到了这一层么?”他嘲讽地笑看着她,手指间的动作并不停歇,又像是哄慰孩子般,“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

“啪”地一声,巴掌响亮地打在男人脸上。

“傅谨行,说好给你生完孩子就放我离开,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男人的醉意似乎被这一巴掌打得消散了许多,黑眸却在逆光中冷沉下来,锐长的丹凤眼微微眯了眯,嘴角笑得阴鸷:“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上我的床么?”

他不由分说地将她覆在身下,单手将她的双臂捆束在头顶,身上的动作透着凌厉的霸道,更像是一种报复。

宋岚挣扎许久,力气耗尽。眼角闪着泪花,心底却莫名升腾出一种异样情愫来。

她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排斥这个男人。

凌晨时分,傅谨行从浴室里出来,看了一眼蜷缩在床角的女孩,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怜惜和愧疚,只一瞬又恢复冰冷,一字一顿道:“有些男人碰不得,惹上我,你就该付出代价。”

泪干了,宋岚也彻底清醒了。

她这是上了什么贼船?这男人简直就是恶魔!

后来几个月里,傅谨行没有再来。

宋岚松了口气,可近来脸色一直不好,本以为是怀孕反应,就去花园散散心。走到一处角落,听到有两个女佣在小声说话,身形鬼祟。

“你小心点,沈小姐吩咐了,这药量一次不能太多,不能让那个女人发现。”

“沈小姐为什么之前不拿,非要在足月前拿掉孩子?”

“你懂什么,她就是想让那小蹄子知道,快到手的骨肉和荣华富贵一下子都失去是什么滋味!等着吧,最多还有一周,孩子就会变成死胎。”

宋岚身形一僵,后脊倏地发凉。她猛地护住了圆滚滚的肚子,惊慌地回了房间。

傅谨行拿她当玩物欺辱,沈嫣然要她孩子的命,就算有幸保住将来也不会厚待孩子,这可是饮着她的血肉辛苦怀下的孩子啊!

不行,她要逃!带母亲和孩子逃得越远越好!

她用仅有的一些钱收买了一个女佣,女佣这才告诉她地下车库有一辆车停着,于是她趁着夜晚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去车库提车开出了别墅。

一路上很顺畅,铁门也没有锁,这让她感觉有些蹊跷,但她没心思去理会这些。直到汽车行驶到一处转角口,才发现身后有一辆车在追赶她。

那车行驶得很快,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车身后,猛加了油门狠狠撞了过来。

宋岚这才看清,那是傅谨行的黑色迈巴赫!

管家曾经说过,那辆车是少爷的最爱。她还因为好奇多看了两眼,结果就记住了车牌号。

两车相撞,她急忙踩刹车调转方向,却发现刹车失灵了!

汽车失去了控制,急速朝盘山公路的一处山石狠狠撞去!整个车身霎时翻转朝下,在断崖边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坠下去。

车边碎片一地,浓烟四起。血渐渐染红了宋岚的眸子,她强撑着一口气缓缓地往外爬,却发现了一双黑色皮鞋站在脚边。

她艰难地抬头,颤抖着沾满血的手朝男人伸去:“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求求你!”

男人面无表情地冷道:“少爷吩咐我,杀了你和孩子,永除后患。”

宋岚猛地僵住,声音发抖:“为什么?是因为要给沈嫣然留位置吗?我说过不会给他添麻烦的……”

“他不希望傅家的血统低贱,沈小姐是名门千金,才是他这辈子的良配。”

男人伸手,毫不犹豫地将汽车推下了海。车身沉沉坠入海中,溅起大片白色巨浪,不多时,猛烈的爆炸声在海中升起。

这时,男人拿起了电话:“沈小姐,事情圆满成功。”

“很好。”那端女人满意地笑了声,“把这贱蹄子私逃出去幽会情夫的消息放给傅谨行。”

绝望的挣扎中,海中一双血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傅谨行,你好狠毒的心!不光要杀了我,还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如果有下辈子,我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我恨你!

窒息感越来越深,意识也越来越沉,她抱着圆滚的肚子,痛苦地沉下了海底……

宝宝,对不起,妈妈让你失望了……

妈,女儿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