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天子主角张晨周若曦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你爸那个睁眼瞎,临死还要害我们母女,给你找了这么窝囊的男人。不行,你必须尽快跟他离婚,否则我们母女都要被他害了。”

“妈,我何尝不知他是个窝囊废,要不是爸爸临死前非让我答应他嫁给这个废物,我哪瞧得上他。”

“那你是同意离婚了?”

张晨放下挑山的扁担,屋里的交谈,他早已习以为常。

推门而入,近两年以来,听到的话都大致相同。只不过今天,多了离婚二字

屋内,交谈的母女二人对张晨的推门而入并不意外,倒像是那些话故意说给他听的。

餐桌上,放着两份残羹剩饭。岳母刘氏对张晨毫不掩饰的鄙夷与厌恶。

“哟,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在山上摔死了呢。”

如此刻薄,张晨却只是笑了笑,走进厨房拿来碗筷打算吃饭。他的不理不睬,正在气头上的岳母理解成了无声的挑衅。

“你就知道吃,靠你一天挣不到两百块还想吃,想饿死我们母女不成?”

刚坐下,愤怒的岳母拽起桌布,仅剩的两份剩菜打翻在地。

坐在一旁的周若曦吓得站起来,看着打碎的碟子,不忍的脸色,立即变成了失望。

张晨双手一僵,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零钱,加在一起也就两百左右交给岳母。

“岳母,这是今天挣的钱,明天你带若曦去买套衣服吧。”

看着被汗水打湿的零钱,刘氏非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怒不可遏。

啪!

“废物,你就是个废物。如果不是你这个废物,我们母女岂会沦落到这个地步。隔壁那个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孩子都比你强,你若还是个男人,就赶快离婚,滚出周家。”

看着被打落在地的钱,张晨弓腰一张一张的捡起来,这更加让周若曦失望透顶。

父亲病逝前,对她们母女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答应张晨入赘周家。从开始的抗拒到后面的失望,今日,则是绝望。

不是母女俩犯贱,哪怕是张晨敢反抗一声,她们也要高看这个废物一眼。

“还敢捡,区区两百块钱,就让你弓腰驼背,天下的男人都被你丢尽了脸面。”

“废物,废物,我周家怎么摊上了你这样的废物。张晨,你怎么不去死?”

“你就算羞愧而死,也能为男人留下一点脸面,你这样的废物,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刘氏打定了主意要**张晨,后天就是周家分红大会,再不赶走这个废物,家族扣了两年的分红,别想再拿回来。

岳母的羞辱,张晨不过是笑了笑,将捡起的钱放在餐桌上,拿起扫把清扫地上的残羹剩饭。

七窍生烟的刘氏抢过扫把扔在一旁,怒斥道“张晨,世上怎么有你这种一无是处的废物,气死我了。”

气急败坏的刘氏恶毒的瞪了张晨一眼,跺着脚就要出门。

张晨转身对周若曦示以安慰的眼神,拿起扫把继续扫地。

周若曦毫不掩饰厌恶之色,痛苦的摇着头。

她出身高贵,无论是姿色还是能力,都远近闻名。非富即贵的年轻追求者踏破了门槛,哪一个不是人中之龙。

可两年前,周家突然招了一个凭空冒出来的无名小卒入赘,可谓是惊掉了下巴。

满城都在等着这个吃到天鹅肉的癞蛤蟆一鸣惊人,奈何,癞蛤蟆就是癞蛤蟆,彻底成了天大的笑话。

张晨,早已成满城的下饭菜。饭前不打趣几句,似乎食欲都不振。

张晨也成了满城的典型,无数父母教育孩子,无不以他做反面教材。

她,曾是人中之凤,是洛城豪门周家的女强人。最巅峰时,家族大半企业都由她管理。

可随着听从病入膏肓的父亲招了这个废物上门,随着父亲过世,短短两年,非但被家族收回了所有的管理权,连挂在家族名下的住宅也被强制收回。

更别说,全家人的收入来源,被家族以莫须有的罪名扣下。两年来,靠着刘氏存下的存款,虽不至于贫困,但与曾经的优越,简直是贫困户与白领的比较,天壤之别。

“我,曾是周家的天之骄女,是家族的骄傲,是人尽皆知的女强人。可自从你上门,我先失去家族权限,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

“原先我以为,是我习惯了优越,可我连份最基本的工作都找不到时,我明白了。”

“张晨,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明天,我们去把婚离了。”

恨其不争的周若曦,两年来对张晨还是第一次说过这么多话。

张晨懂她的意思,周若曦两年来找不到工作,是她背后那个家族在搞鬼。

张晨情绪微微激动,但也仅是一闪即逝。“若曦,岳父让我照顾你,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够了,别在跟他废话了。后天家族会议上,他不离也得离。”

快到门口的刘氏听不下去张晨的由衷之言,转身恶毒的瞪了一眼。

“以后你不要做这些了。”

正当张晨以为周若曦放弃离婚念想时,周若曦紧接着补充道“我宁愿地上堆满垃圾,看着也比你这个废物要顺眼,懂了没?”

张晨脸色一痛,苦涩道“若曦,是我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家族以后不敢在扣留你们的分红。”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多说半个字,我听着恶心。明天离婚,谁也别想阻止我。”

周若曦满脸厌恶的转身,见拿着扫把愣在原地,刘氏一股厌恶之火又蹭蹭冒出。

“一个四肢健全的大男人,赚钱不行,做家务倒挺能耐。你上辈子,难不成是奴隶投胎来的不成。”

对这种诛心之论,张晨一笑置之,继续清扫。

又一次被无声挑衅,刘氏本就压制不住的怒火更加可怖,谩骂着上前,抢过扫把剁了几脚。

“废物、怂蛋、垃圾,你除了扫地还会干什么,有本事你倒是扫点钱出来啊。若曦的爸爸,问就看上了你这种一无是处的怂蛋。”

发泄完火气的刘氏感觉口干舌燥,再也懒得跟这个废物多说半个字,转身打开房门。

“请龙主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