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案追凶》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徐冽林海小说阅读

这封邮件确实让我摸不着头脑,但也不排除是某个书迷的恶作剧,可记忆中我的邮箱也只有一些熟人知道。我很快编辑了回信。

【你是谁?】

在电脑前等了一会,并没有收到回信,看来这只是单纯的恶作剧罢了。洗过澡后,心情稍微好了点,我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刚写完一个篇章,电话又响了起来,我顺手拿起电话,上面写着“凌珊”的字样,我这才舒展了紧皱着的眉头,接电话。

“喂?凌珊。”我略微兴奋。

“我上飞机了,你记得来接我。”电话那头是凌珊的声音,我交代过她,飞机起飞前打一个电话给我,这样我就可以按时去接她。

虽说飞行时间有两个小时,但我已经按耐不住,放下手里的工作,带上外套和钱包便冲出门去。

凌珊是我的女朋友,同时也是我的书迷,她对我的小说很着迷,在我的第一本小说在网上发表的时候,她就开始注意我了。可以说,是她追的我,我们在社交网站上聊了很久,发现彼此志趣相投,才约出来见面,在我见到她的第一眼,便认定是她了。见面后不到一个月就正式在一起,算是网友见面的成功案例。我每次写完小说,都会发给凌珊看,凌珊喜欢第一个看,看完就删,所以我对她很放心。凌珊从我毕业后刚入社会就陪着我,算起来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凌珊依旧住在我们家乡的小镇里,这次去外地出差,M市只有一个机场,刚好离我住的市区不远,所以打算着,接凌珊到我的新住处看看,顺便住个几天。

在机场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才见到凌珊穿着红色长裙披着风衣,推着行李箱从大门走出来。这几年凌珊的变化很大,从最初喜欢喝奶茶穿T恤的小女生,渐渐变成独当一面的大人,我一直在为我们的未来规划,却时常觉得凌珊离我越来越远。

“我来拿吧。”我小跑上去接过凌珊手里的行李箱,“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恩,很顺利,这次还顺便去公司总部参观了一下,环境很棒。”

“怎么说你们公司也是有名的出版社,条件肯定不差嘛。”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凌珊的行李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尽然你工作做完了,这几天就在我的新家住下吧,M市有很多旅游景点,我都还来不及去呢。”

“阿冽,我可能后天就要回去了,手上的工作很多,领导还等着我。”凌珊无奈的看着我,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好吧,媳妇工作忙,我理解。”

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回到我的公寓,我很勤快的把凌珊的行李安顿好。

“新家不错,很适合你。”凌珊四处走了走。

“等我在这边稳定了,就把你接过来。”我从后面抱住凌珊。

凌珊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我。

刚想问凌珊晚上吃什么,我的手机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喂?布雷吗?”

电话那头传来布雷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冽哥啊,上头已经同意了,明天下午就可以去案发现场,你有空吗?”

“明天下午?好的,那我明天下午去警局找你。”我又和布雷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警局?刚才打电话给你的是个警官吗?”凌珊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是我小时候就认识的哥们,现在是警察。”

“那他为什么找你?”

我顿了顿,本来不想让她知道太多,怕她担心,但考既然她已经听到了,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太可怕了,阿冽,你还是别去蹚这浑水了。”凌珊听完后,也吓的不清。

“我觉得,这个凶手是冲着我来的,对了,我今天还收到一封奇怪的邮件。”我打开电脑,找到那封邮件给凌珊看。

“这个凶手一定是心里有问题,阿冽,你听我的,这事情别管了吧。”凌珊看完邮件,更担心了。

“丫头,凶手杀人用是我小说的内容,我还收到这封极有可能来自凶手的邮件,更何况,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官是我小时候的哥们,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尽我所能去破案,你说对不对?”我拉着凌珊的手,耐心的跟她解释。

“阿冽,你才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发生这种事,以后怎么办?”凌珊并没有被我说动,依旧很坚持的让我别管这件事。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凌珊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我,空气像是突然凝结,我无法看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我的直觉没错的话,那是一种失望。

“好了,我们别纠结这件事了,你一定也饿了吧?晚上我们出去吃吧。”为了缓和气氛,我还是先开口了。

凌珊点了点头,依旧不语。

到了第二天下午,一吃完饭我就告别了凌珊到警察局去。

布雷开车带我到了凶案现场。

是一栋破旧的公寓,死者住在三楼,开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破旧的床,墙壁上满是裂痕,一台老式电视机,电视柜是绿色的,墙上挂着钟,下面一个圆饭桌,两把板凳,化妆台和床铺面对面摆着,上面摆满了散乱的化妆品,饭桌上有很多空的打包盒,里面还有食物的残渣,地板也像是很久没擦过,整个房间都是一副老旧脏乱的景象。

“死者当时就是躺在这里。”听到布雷从浴室里发出的声音,我慢慢走过去,浴室很小,一个破旧的马桶,洗手池,镜子,马桶边上就是莲蓬头,地上有用粉笔画的人的框,血迹还在地上,已经干了。

我到处看了看,没有什么发现,又走到洗手池边。

排水口有一个按钮,大概是那种按一下就可以下水的吧。

“布雷!过来一下!”排水口的异样让我感到不对劲。

布雷走进浴室里,我用手指着排水口示意他

“冽哥,排水口有什么问题吗?”

“你刚才看过这个女死者的家,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并没有打算马上解释他的问题。

“恩……我觉得女死者应该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吧,客厅和卧室的摆放都很乱,当然这有可能是凶手为了找某样东西而弄乱的,但是桌子上的泡面盒和很多已经发臭的食物可以说明她确实是一个生活比较粗糙的人,也或许是因为打工很忙没时间整理。”

“可是这样一个乱糟糟的女生,洗手台却没有头发?而这个下水口的盖子,和整个水池相比起来显然更新。”

布雷恍然大悟的“嗷!”了一声,赶忙戴上手套将洗手台的按钮旋开,下水口里面的头发也少的可怜,女死者那样一头长发,不掉发是很难的。我打开手电筒照进去,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闪闪发亮,我示意布雷用镊子伸进下水口,将里面的东西夹出来。从布雷费劲的样子可以看出来,戒指应该处在比较深的位置,一两次失败后,布雷又从外面拿来一个长一点的镊子,这才把东西取了出来。

是一枚戒指,很大,上面有一个笑脸的图案,像是婴儿的脸,仔细看看却有点毛骨悚然。戒指圈是银色的,上面凝固有少量血迹

“鉴视科的同事也太粗心了。”布雷说着,用镊子举起戒指,我用手电筒照着。

“上面还有血迹,死者是个女生,这么大的戒指应该不会是她的。”

“这是属于凶手的?”布雷问,“可是怎么会掉到这里?”

“我想,应该是凶手处于什么原因把这枚戒指放在洗手台上,但没想到戒指不小心滑下去,掉进下水口,由于戒指处的位置较深,凶手只能先一点一点把里面的头发清理出来。”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但是,你也看到了,连你用镊子把它取出来都很费劲,我想,凶手大概一时间也取不出来,只能先把盖子旋好逃离现场。”

“所以这边的印子原来是放这个下水口的盖子的,后来被凶手拿来装上。”布雷指着洗水池边上的一处圆形的印子,因为周围都布满灰尘,所以中间的印子特别明显。

“我想之前应该是死者觉得盖子盖着下水太慢,所以拆下来放在边上,所以这盖子才会这么新。”我摸了摸嘴上的胡子,“总之先把这个戒指的来历查清楚吧,一枚凶手即使戴着手套也要戴上的戒指,一定有什么意义。”

“可是这样的戒指大街上到处都有,不好查。”

我没有再说话,在现场巡视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我们也就离开了。

“有时间吗?喝杯咖啡?”下了楼,布雷先开口说道。

“不了,女朋友昨天来看我,明天就走了,我想多陪陪她,改天吧。”

“女朋友?谁啊?”布雷显然来了兴趣。

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笑着回了一句“小屁孩就别管那么多了。”布雷自觉没趣,也就没再多问。

关上车门前,我突然想起那封邮件的事情,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决定把它告诉布雷。

“对了,布雷,之前我收到过一封奇怪的邮件。”

布雷正打算离开,见我叫住他,又回过头:“邮件?什么邮件?”

“我把它转发给你。”我拿起手机,一边说,一边按下转发键,“虽然这封邮件和案子没有什么联系,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

“好吧,我知道了。”布雷点了点头,“那么,我先走了,冽哥。”

在布雷离开后,我手机的屏幕突然又闪了一下。我随手点开。

【你的第二个孩子,马上要来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