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蛇的吻痕_攵女h

佚名 2023-01-25 11:25:04

雷建泽立即说道:“没错,云总,正是如此啊,黄粱大酒店和开心小厨、黄粱卤煮店这些,就不用说了,都是黄梁村的产业,耳东超市也是黔阳的企业,去年开心小厨去金阳发展的时候,也和耳东超市联手做过活动。他们显然就是一伙的了。”

“云阳面馆选择和他们一起做活动,估摸着,肯定也是和他们约好了,想要一起对付云家。云总,咱们这边,得及时制止啊。要不然,等他们成了气候,我们真的就回天乏术了。”

杨宽也一个劲地说道:“对啊云总,人家这都打到云家的脸上来了,必须要采取一点特殊的手段干预了。”

在说“特殊的手段”这几个字,他特别的加重了读音,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云欢微微皱眉,说道:“你们也知道,我们云家现在的所有重点,都是放在了‘思凝’上,不论是我们云家的酒店,还是你们几家店,对我们来说都只是小投资而已,和‘思凝’这动辄几百上千亿的生意,是绝对没法比的。”

杨宽说道:“云总,你们云家在春城,那绝对是一把手啊,就算是春城的几大富豪,号称排行榜前列的几个,也要看你们眼色,你们只需要动一动手指,随便发号几句司令,弄死黄粱大酒店啥的,非常轻松啊。”

妈蛋,难道你不是因为我们生意做得好,这才强行入股的么?现在怎么回事?

可别我们赚钱的时候你们强势入股,出问题的时候,你们这啥都不管啊。

雷建泽附和道:“对啊云总,你们这完全可以联合其他的酒店,还有春城其他的餐饮店,联合起来打压开心小厨、黄粱大酒店啊。甚至于,你们这完全可以安排相关部门出手,一举将这些黔阳来的外来户,给赶出南滇省。你们云家,完全是有这个能力啊。”

云欢苦笑了一声说道:“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树大招风吗?我们云家这个大树,看着很是庞大,但实际上,也是要步步为营的。”

“我们云家,在军政都有人物,可也是如此,经商这一块,就必须要格外的低调了。”

雷建泽等人对视了一眼,都微微点头,这个道理,他们也是明白的。

云欢继续说道:“以前嘛,我们干了也就干了,但是现在不行。我们云家现在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中,如果是好事,例如捐款,做慈善,那就没问题,再高调都可以,但是坑别人,就不成了。

云宁的事情,才一个多月呢,京城那边,也还有人在看着我们云家,我们云家军政方面的人,都下达死命令了,一定不能在这个特殊的关键时刻,干什么龌蹉的事儿。这也是我们能够在合理的范围内,稍稍的对黄粱大酒店,或者开心小厨出手,但是最终,也没有啥威力。”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南滇省这边的领导们,也不支持这个干。

“或许,只是我们想多了。”云欢对其他人说道,“我们南滇省和黔阳省本来挨在一起,不论是黄梁村,还是耳东超市,都是想要朝着我们这边发展,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除了我们之外,川蜀那边,他们的发展也很快很猛啊。”

“可能他们这只是正常的发展而已,并没有针对我们云家的意思。”

雷建泽连忙说道:“云总,您这边真的别报这样的心思啦。您看看,这是我这边最近两天做的数据图,您看看,这是开心小厨、黄粱卤煮店,还有云阳面馆新开的店,您看看,这些新店,几乎是围绕在云家的‘千万家’,‘饭来了’,‘喝彩火锅店’而建的,这意图还不够明显吗?”

云欢看着屏幕上的对比图,眼中更是纠结万分。

雷建泽继续说道:“云总,您看,这里也没有别人,我就掏心掏肺的和您说两句吧。云家这边,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思凝’上,没错,这个思路没问题,这也能让云家的利益最大化,可是,对于您来说,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啊。”

“哦?”云欢目光闪缩,紧紧落在了雷建泽的身上。

“以前的您,在云家还是比较有地位的,毕竟这餐饮,也是一个肥差。可如果餐饮这一块给丢了,云家虽说利益仍旧是最大化,可您在云家,该如何自处?云家别的人会怎么看您呢?又或者说,您觉得,失去了餐饮这一块,以后家主,还会给您安排什么好位置?”

云欢浑身一颤,“雷总,你说的没错,这黄梁村,分明就是报仇来了,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