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熟女小说啪啪 男的扒女的内衣

佚名 2022-04-06 11:22:17

天空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今天是个好日子。

结婚的好日子。

一大早,鸣凤县最大的府邸——子曰齐府门前,大红灯笼高高挂,红绸飘飘,欢乐声阵阵,人们进进出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齐老板,恭喜你儿子娶了媚娇娘。恭喜你。”一个身着绛红色长衫,微胖的中年男子向站在门口的齐豫做了一个祝贺的动作,眼睛眯成一条线,弥勒佛般老实的脸上挂着微笑,真诚,却又装模作样,让人看不清真相。

“呵呵,谢谢陈老板。”齐羽声笑呵呵地说着,那细小却充满活力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他伸手揽住微微有些发白的胡须,点点头说道。

“听说你儿子和你媳妇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陈老板继续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亲切。

“嗯。”齐豫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变。

“而且听说你媳妇精通琴棋书画,能歌善舞,人人称奇。呵呵,有这样的媳妇真让人羡慕。”陈老板站在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人,说着假话,却依旧笑容灿烂。

“呵呵,谢谢陈老板的夸奖。”齐苍金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他看着大宅,眼里闪过一道光,说:“陈老板,去喝一杯吧。你看,里面的人都差不多到了。”

这样的恭维,一个接一个,层出不穷。

总之很热闹。

婚礼队伍很长,坐在骏马上的男子,穿着鲜红的衣服,很不常规。反而让他帅如天神,帅如老乡的五官,野如老乡的气质,让所有看他的女人都感到心痛和傲慢。他很漂亮,也很疯狂。此刻,对着街道周围的人群微笑更是迷人。

淡淡的唇瓣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像春风,深邃迷人的眼眸里充满柔情,如水,醉人。

等了好久,若儿终于是他的了!

向队伍致意,继续前进...

风吹来,幸福散不开。

夜色染黑,与忙碌的主怀隔开的幸福房,安静雅致,窗棂、梳妆台等很多地方都贴上了鲜红的喜字。在鲜红色的床罩里,坐着一个戴着红色盖头、穿着鲜红色连衣裙的人,但他们没有动。不,你仔细看,可以发现她的手一直在抖,应该是害羞又开心。

这是错觉吗?

门外有脚步声,杂乱的,接着是一波又一波暧昧的声音。“大哥哥,小心。我说虽然做爱值一千块钱,但你不用这样等。你看,走路都走不稳。”

“是啊是啊。嫂子绝对惊艳。我的弟弟们一定要去看看。”

笑声虽然无声,却让屋子里的人微微颤抖,双手紧紧抓着衣襟。

但是,渐渐地,声音变小了,过了一会儿,Xi房间的门开了。

齐天穿着鲜艳的红色,喜欢他。虽然他英俊的脸上微微泛红,但并不是醉了,而是因为她,她醉了。她终于是他的了,醉了他可以早上在镜子前为她画眉,醉了他可以晚上抱紧她,醉了他们可以牵手到老,深邃而美丽的眼睛微笑着,甜蜜而温柔,嘴唇上扬,醉人的幸福和深深的爱。

他,整个人都在笑,他,很开心。

一步一步向她走去,稳扎稳打,眷恋到死。

坐在她旁边,她叫道:“女士!”

她用手紧紧包住裙子,笑得像只快乐的猫。她英俊的脸很可爱,她低声说:“若儿,若儿,若儿……”

叫了一声又一声,软到骨子里。

终于,像是反应过来了,我想做点什么。我拿起如意棒,慢慢掀开红帘。周围很安静,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和喘息声。

她淡淡地抬起头,他慢慢低下头,目光在一瞬间纠结。

“若儿,你怎么哭了?”齐天爱怜地说道,手轻轻抚上她水汪汪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擦去晶莹剔透的泪水。

“是的,我快乐。”杨若儿低声说道。

眼泪越落越多,齐天如释重负,生气地说:“若儿,你不是对我不满吧?想恋爱结婚,那是不允许的。”虽然语气很凶,但是眼神里充满了柔情,那抹眼泪的手也没有停下来,仿佛把一切都倾注在里面,眼里再无其他。

突然,就在一瞬间,他的眼睛睁大了,手停了下来,不可置信地说:“若……若呃,你……你……”话还没说完,一口血就涌出来了。

一把明晃晃的刀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右上胸,鲜红的血一滴滴地流到了鲜红的嫁衣上。湿漉漉的,妖娆的,但看起来有点伤感。

杨若儿泪流满面,紧紧咬着下唇,双手不停地颤抖,不停地摇头。眼泪随着动作流了进来空,烛光下闪闪发亮。不停地说“天堂,天堂,天堂…”

遗憾的...

眼里满是悲伤,眼泪不停的流,没有停过,嘴唇苍白,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虽然,我无法忍受这种痛苦,虽然,她想抱紧他,虽然,她想大声告诉他,她爱他,虽然,她宁愿自己死去...虽然厉害,但是没用,这把刀刺进了他的胸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握紧拳头,嘴唇已经被咬出血却不自知,狠狠地扭过头去。

齐天断断续续地说,“如果...如果儿子……”他轻轻地喊着,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却叫不回她。

过了门,杨若儿转身面对着他。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冰冷。他温柔地说:“从今以后,生命和君主永不消逝。”

说完,毫不留情地离开了。

很好,周围真的很安静。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一直靠在桌子边上的齐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眼睛上打了一个洞空没了声音。

嘴角有血一滴滴流出来,胸口破了一个大洞。它在汩汩流血。太痛了,好像我的整个身体都被撕裂了,再也无法拼凑起来...

是梦吗?但是,为什么会这么痛呢?梦里会这么疼吗?不,这一定是个梦。他儿子不会这样对他。他的儿子只会围着他走,淘气地笑。他儿子会撒娇,让他和他一起疯。他儿子会傻乎乎的把两个人的头发打个结,傻乎乎的说一辈子话。他的儿子会...杀了他?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