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美艳丰腴圆润/引诱出租车司机h文

佚名 2022-08-09 10:39:49

唐菀第一个走上去,一把拉起了南圆的胳膊。

“你起来。”

南圆很轻,被她一带就站起来了,“姐姐,你要……”

“嘟嘟,如果你再要说这些话做这样的事儿,就不要叫我姐姐了。”说着唐菀沉着脸拿起了自己的包包,抬脚就要往外走去。

南圆赶紧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姐姐,你怎么生气了?”

她太虚弱了,唐菀没多用力的往前走,就把她带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幸亏唐菀又折过身去一把将她扶住了。

南圆握住她的手腕,眼睛里水盈盈的,“姐姐,你真的生气了吗?”

唐菀垂眸,犹豫后摇头,“不是生气,是伤心。”

“你怎么伤心了?是因为我吗?”

“你以为呢?”唐菀气鼓鼓的,“既然你口口声声喊我姐姐,我也真的把你当妹妹一样喜欢,那我愿意当你的姐姐,你不光有我这个姐姐,还有在场的这些人,他们是你的哥哥,你的外公,姨妈,叔叔,奶奶,你觉得你一口一个自己活不长了,我们听了不会伤心?”

唐菀这一番话说完,别人还没哭,自己双眼里的泪珠子先不受控制的滚落了下来,“有病就要治病,现在医疗这样发达,南家是不是给你治不起病了?要让你一口一个自己活不长了?要是这样,姐姐有钱,姐姐拿钱给你治,也不许你拿自己的病说事儿,来让我们担心了。”

唐菀前半句话确实调动了不少人的情绪,后半句话说南家没钱给南圆治病,着实是逗得厉害,大家眼里还含着泪呢,都被都都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南圆更是,抹了眼泪瞪着身边眼眶红红的南团,小嘴巴巴一掀,叽里咕噜的一声“对不起”说了出来。

南团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脑袋,“你呀你,终于有个能治你的了!”

南圆哎呀了一声双手一张就把唐菀抱了个严严实实,在她怀里闷声闷气的开口,“姐姐,对不起,我再也不这样说了,有你在我身边,我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唐菀心里又暖又酸,伸手搂了搂她那一头火苗一样的头发,“嗯,长命百岁了还要染红头发,我还陪你染,你红色我绿色,我们一起去炸街。”

这话不仅逗笑了南圆,连南团都笑了,视线忍不住在唐菀脸上扫过,脸还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比以前总是带着疏离的话多了些温度。

他不由得又看向了一侧的沈执野。

男人的唇角竟然勾着,似乎是在笑,眼底有一丝光亮淌过,似乎挺自豪的。

没人知道的是,沈执野想的是七老八十的唐菀染着一头绿波荡漾的头发的模样,只是他却无法补充出这个年纪的她的音容笑貌。

不知道这个年纪了牙齿还全不全,每天喜欢拖着小拖车去哪个菜市场买菜,晚上会不会去跳广场舞,早上几点起来,老了的脾气讨不讨街坊邻居喜欢……

他只了解她在床上的模样,鬼魅如妖。

他拼凑不出她生活的细节,不知道她会为哪些笑话笑会为那些悲情故事而哭。

以前没觉得,但是现在想一想老了的她,忽然心底有一块坚硬的地方在松动,有什么东西像是要破了……

南圆在唐菀怀里噗嗤一笑,仰起头问她,“你为什么要染绿色?”

“人生要想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嘛。”唐菀接过女佣递过来的热手帕给她擦脸上的泪痕,“我这叫有自知之明。”

“谁敢给你头上戴绿,我们就第一个去炸他家。”

“行,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唐菀摸了摸她的脸。

这时,肩膀被撞了一下。

沈执野走了过来,盯着南圆,“要炸谁家?”

南圆鼻子抽抽盯着沈执野,“负心汉的家。”

这下轮到唐菀笑了。

给她头上戴绿的,不就是眼前这位吗?

果然,沈执野有自知之明,脸色沉得都能往下下暴雨了,“多管闲事。”

“姐姐的事儿才不叫闲事儿。”

“人家未必会感激你。”

“我当然会感激嘟嘟了,渣男就是该修理,炸了他家还只是开胃菜呢。”

沈执野扭头盯着唐菀,眼眸里的冷意已经十分清楚明了了。

这时南团上前挡在了两人中间,“情绪这么激动,小菀妹妹这是碰到渣男了吗?”

南团这一口一个渣男,愈发的意有所指了。

沈执野抿唇,眼底的冷意不减,却也没再说什么,折身回去座位上坐下了。

唐菀赶紧打哈哈,“没有的事儿,刚才话赶话才这么说的,暴力是犯法的,违法犯罪的事儿咱们不做。”

“那是,毕竟野子还搁那个位置坐着呢,咱们这些亲友团还是得低调,不能给他招黑,是吧?”南团这句话说出口,唐菀就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就好像,他是在提醒唐菀要注意什么东西一样。

唐菀免不得往那方面去想,朝沈执野看去,却见他除了不高兴,脸上一点其他情绪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多虑了?

唐菀点头微笑敷衍过这个问题,南团也没再多说什么了。

几人又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南圆不坚持要把自己的名额给唐菀了,张老也松了口气,他确实蛮喜欢唐菀这个刻苦又认真的小丫头的,但是这种顶替名额的事儿,说出去怎么都不太好听,况且台下还有这么多其他参赛者看看着呢。

张老一生行的端做得正,不想在这事儿上染上说辞,可南圆又是他最疼爱的表外孙,他也知道她的身体特别不好,若是她真的苦苦要求,张老不可能不答应的。

只是张老没有预料到,最后说服南圆的不是自己也不是南团,而是唐菀。

南圆这几年三天两头的犯病,早就没有了什么跟疾病斗争的意志,但是唐菀那一番话竟然直接唤起了她的斗志,张老盯着南圆那张灿烂的笑脸,心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小丫头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看完南圆,他又忍不住看向唐菀。

有那么一刻的恍惚,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