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托着其她女的的翘臀冲撞/少妇被三根粗大的夹击

佚名 2022-08-09 10:39:49

张神医又去给年轻姑娘把脉,佳音悄悄凑过去,瞧着奶奶给小孩子擦汗。

小孩子疼的眼神都有些涣散了,头发一缕缕粘在额头上,很是可怜。

她犹豫了好几次,才拿出一个糖球塞到了小孩子嘴里。

不是她小气,实在是糖球没剩几个了,她自己都舍不得吃,努力忍着嘴馋,想要留着等哥哥们放假回来再分呢。

如今又少了一个……

半大小子感受着嘴里的香甜,眼里慢慢有了光。

另一边,张神医却是眉头紧锁,恼道,“哪个畜生下这么重的手啊,把一个姑娘打的这么厉害?这五脏六腑可是伤的够呛,要好好养一两月不说,吃饭吃药都麻烦。”

说罢,他就喊了何嬷嬷,“帮这姑娘洗一洗,看看有没有太重的外伤,若都是青紫肿胀,就用药油给揉一揉,等我回去取药材,再给他们熬药汤。”

说罢,他扭头就走。

李老二给众人使个眼色,就嘱咐何嬷嬷和水云水灵,“你们辛苦一下吧,有事去隔壁禀报一声。”

说罢,他抱起佳音,就带着众人回了自家。

众人在堂屋坐下,李老二瞧着村长和赵叔也都来了,这才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添了两句。

“大街上那么多人,她们偏偏撞到我身前,总觉得太过巧合了。但那几个大汉确实手下没留情,不像装样子。我若是不拦阻,那个孩子就没命了。

而且女子护着弟弟,也是真心实意。我一时拿不准,到底不好看着她们死在大街上,就把她们救下来了。”

众人想起这姐弟俩的凄惨,更倾向于这事是巧合。

毕竟没谁为了算计旁人,愿意搭上性命。

当然,若当真是算计,那背后之人就太心狠了。

李震生说道,“不管真相如何,人已经带回来了,又伤的这么重,那就收留一段吧。平日多盯着一些,看看她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明日问问她们姓甚名谁,好好调查一下。我再去同监视赌场管事的两个老兵说说,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

众人都是点头,村长也道,“我们也告诉村里人一声,多三分小心,总是没错。”

正说着话,何嬷嬷就回来了,小声禀告道,“老夫人,那个年轻姑娘身上很多伤疤,颜色很深,瞧着应该有两三年了,应该不是最近才落下的。小孩子身上也有伤疤,但要少一些。”

李老二皱着的眉头,顿时就松开了,“这么说,这姑娘没撒谎,她们姐弟当真是被族亲欺负虐打,不堪忍受才跑出来的?”

李震生扫了弟弟一眼,再次强调了一句,“还是要谨慎一些,这事我带人查,你这一段时日,顾好家里就行。”

李老二赶紧点头,“行,大哥放心。”

这事就算定了下来,众人也就散了。

黄昏时候,年轻姑娘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弟弟,眼见弟弟躺在旁边正睡着,她松了一口气。

但她又觉得身上哪里不对劲,猛然抓了一把衣裙,就要翻身坐起。

何嬷嬷端了热粥进来,见此赶紧上前按了她,“姑娘,不要乱动,你的衣衫是我换的!”

跟在何嬷嬷身后的水灵也是说道,“你的伤是我擦的药油,你放心!”

那姑娘长松了一口气,满眼疑惑的打量她们,问道,“我和弟弟,这是在哪里?”

何嬷嬷点亮油灯,应道,“这是碎金滩李家,我们是李家的嬷嬷和丫鬟,你们是我们伯爷救回来的!”

水灵点头,麻利的安炕桌儿,又扶着姑娘靠墙坐起来。

她本就性子活泼,叽叽喳喳问道,“姐姐,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啊,被人家打的这么厉害?张神医说,你弟弟的腿都断两天了,这么长下去,以后就变成长短腿的瘸子了。

“还有他脑袋上的伤,淌了那么多血,幸好缝针了,否则就是一个大窟窿,要活活疼死了!还有你,身上都没有好地方了,全是疤!”

那姑娘心疼的摸摸弟弟,慢慢抬起脸来。

油灯光不亮,却足以把她的脸照的清楚。

面如满月,额头光洁,浓眉大眼,高鼻红唇,说不上多漂亮,但却很是端庄,甚至隐约带了几分书卷气。

特别是一双大眼,瞳色黝黑,让人与她对视间,下意识就会沉醉其中。

水灵还罢了,只惊讶嚷着,“哎呀,姐姐,你的眼睛太好看了。”

倒是何嬷嬷看的心头一跳,这姑娘的模样是高门大户最喜欢的那种,端庄大气,沉静文雅,当家主主母的好料子。

只是不知道如何这般凄惨,流落在外?

姑娘低头给何嬷嬷和水灵行礼,低声说道,“劳烦二位照顾我们姐弟了。”

何嬷嬷想了想,把粥碗递了上去,“姑娘先吃饭吧,吃完还要喝药,你弟弟已经吃过睡下了,不用惦记。”

姑娘再次道谢,才接了粥碗吃起来。

看得出,她很难受,吃几口就要喘一会儿,再继续吃,但她一句都没喊疼。

何嬷嬷和水灵都是沉默看着,生怕说什么话,给她又添了负担。

可惜,这般关照,姑娘也只吃下了半碗粥,药汤却是一口灌了下去。

她擦了嘴角的药渍,问道,“我还没给救命恩人磕头……”

何嬷嬷赶紧应道,“我们主子都睡下了,姑娘放心歇息,明日再见我们主子也来的及。

“这院子在我们主家隔壁,如今只有我们两个和你们姐弟,再没有旁人了,你放心养伤。晚上哪里不舒坦,就只管喊我们一声。”

说着话,她又摸摸小孩子的脑门儿,笑道,“我们张神医的医术最好,你弟弟伤的重,倒也没发热。”

姑娘低了头,掩下眼底的情绪,轻轻道谢。

很快,何嬷嬷和水灵拾掇了桌子,也在炕尾铺了被褥躺下了。

不算明亮的油灯放在窗台上,并没有被吹熄,显见是备着晚上起来时候方便。

窗户缝隙里钻进来的北风,调皮的摇曳着火苗,想要把火苗按下。

但火苗异常坚强,无论如何也不肯停下发光发热!

安静躺着的姑娘,嗅着被褥上隐约的淡淡香气,悄悄握住了弟弟的手。

弟弟的手被碾伤,这会儿,仔仔细细缠了白色的棉布条,她一点儿都不敢用力,眼泪却无声的汹涌流淌。

泪眼朦胧里,她望向房顶的横梁,好似离得很远,却压的她喘不过气……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