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秀与修理工 男生被榨精文

佚名 2022-05-29 05:33:50

“什么?”白老没想到会破土砸在太岁的头上。她不仅对自己的禁令视而不见,还大肆宣传自己被土匪带走。然而,唯一聪明的是,这一次,不是土匪,而是情人出来了,声称卢和这个男人私奔了,导致她失踪多日。

为什么,这个一定要毁了她的名声才满意呢?

白带着几个丫鬟,很快就到了的院子里。这个真是大面子。他不吃早餐,却在这里做起了小厨房?

在这个院子里,除了陆,还有一个姑姑沈,她是陆的亲生母亲。现在她30岁左右。在古代,她也老了。然而,徐娘有点老了,她穿着奢华的紫色束腰裙,头发上戴着五颜六色的头饰。虽然在外貌上与她有七分相似,此时的两人,一个妖娆妩媚,一个轻盈温柔,倒有点。

但是,白九素从来都不是一个看外表的人。从她得到的记忆来看,这两个人真的是当之无愧的母女,手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卢是她的亲生女儿,而且她又不是沈阿姨生的,所以白老苏此时也没有搭理沈阿姨。

“这不是陆青吗?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你姐姐的医院?”沈阿姨一脸长辈的架子,虽然她很想看到陆青跪在自己面前,但心里还是不得不。

“我只是有事要问姐姐。”白看着一动不动的。

沈阿姨自然知道卢清溪是什么人,但是有她在这里,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什么委屈。至于大家说的卢庆熙的变化,哼,不就是个少女片吗,还能打吗?

沈阿姨优雅地用手帕的姿势擦了擦眼睛,语气里责怪着卢清溪。“青雪昨天太悲伤了,现在她仍然需要休息。你看起来很苍白。”

白怎会看不出她的做作,道,“为什么?阿姨的意思是。我给了我妹妹一个教训。有错吗?”

“我是我的亲生女儿,父亲走的时候把政府里的事务都交给了我,我自然要尽心尽力。”

虽然白的态度很恭敬,但他的话却刺人。将军府里的人都知道,将军走的时候,把府里的事务都留给了大女儿,而不是唯一的姑姑。这件事也是沈阿姨心里的一根刺。

果然,话音刚落,沈阿姨的脸色就变了。幸好刘偷偷抓住了她的衣袖,她才没有发作。但是涂了一层粉的脸此刻扭曲的很厉害,很搞笑。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你就心疼我吧。”青雪适时地发出了声音,仍然把自己放在受压迫的一边,楚楚可怜。

然而,白九素并不是一个善良的姐姐。既然你咄咄逼人,就别怪她是个急性子。

“姐姐,你怎么几天没见我了?你一点规矩都不懂?”白九素微微眯起了眼睛,讥讽地看着。“在这个房子里,只有一个人我们可以称之为母亲。你把我们的母亲放在哪里?”

“再说姐姐,你是说阿姨不公平?”白九素看着的嘴,正要反驳,可怎么会给她说话的机会呢?“我昨天训了我妹妹一顿,只是为了我妹妹。这时候姐姐说,阿姨心疼你。会不会是舅妈这么偏爱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没有风度?”

听了刘的话,色变,沈阿姨的脸色就不好了,她开始骂,“什么嘴!还能说黑的跟白的一样,活的跟死的一样吗?”

“阿姨,你又错了。”白剑,脸上带着冷笑,眼里闪过一道寒光。“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活着的说成死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技巧,但这不是我的技巧,而是你的好女儿的。”

话,她转向卢,但这一次她甚至没有叫她姐姐。“青雪,你不仅把我推下了悬崖,还三番四次地败坏了我的名声。我本不想计较,谁知你始终不死心,不仅不服从我的命令,还在这个时候公然唆使你姑姑。你要把我和我死去的母亲放在哪里?”

“姐姐,你说什么呢?”饶青-薛璐的头脑又恢复了坚强,但这时,他情不自禁地扣上了帽子,这使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这时,他面无血色。

“我说什么了?”白走近她,声音冷冷的。“我的好姐姐,你把我推下悬崖,你却说我被土匪抢劫了。能是这样吗?”

“被我揭穿后,你诬陷我和一个男人有染。这是你,你大姐呢?可以乱吃,但不能乱说!”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青雪仍然否认这一点。“那天,你和那个男人私奔了。我说你被土匪抢了,也是为了你的名声。”

“哦?是吗?所以,被土匪带走,真的比和男人暧昧要好。”白似乎在思考,她的笑容越来越深刻。“可是,姐姐,你为什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呢?为什么不能说是摔的?”

“你知道,那个悬崖很深。”她说,向前走。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