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揉搓珍珠h 多男主一女主的小说po

佚名 2022-04-10 02:31:44

阮扑在阮妈妈的怀里抽泣着,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

她喋喋不休,添油加醋,这让她的母亲金文为她感到难过,勃然大怒。

“岂有此理!她是一个敢于给你生气的孤儿。我真不知道她有多小。把她的脸还给我!”

看着女儿湿漉漉的头发和满是青紫色掐痕的双手,金文生气了。

一向温柔贤惠的金文现在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琳琳是她的小女儿。她怎么受得了这口气?

“妈妈,别生气。她是对的。我是个没用的废物,一个不能为安飞生孩子的废物……”

阮揉揉眼睛,哭得更委屈了。

金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女儿。她心疼的时候就想把头撬开看看她在想什么。

“琳琳!什么都不要说,我替你做决定!一个小野丫头,不教训教训她,以后会更狠的欺负你。她敢捏你,你还替她说话!”

“你还告诉我,她是你以前最好的朋友!你有没有女朋友爬上你男人的床!”

阮摇摇头,拉着的衣角。“妈妈,不要冲动。如果你教训她一顿,如果她在乔阿姨面前说了什么,那我就更没法嫁进乔家了……”

这句话立刻让金文放下心来,她心里立刻有了其他的顾虑。如果她陷入了夏薇的圈套,那就太可怕了!

“但你不能就这样放她走。你看她怎么欺负你的!”

阮琳琳心里很不安。她故意掐自己,添油加醋,不让她妈妈教训夏薇。如果她只是想给夏薇一个教训,她需要让她妈妈去做吗?

更重要的是,她绝不能让她妈妈看到夏薇!

“妈妈,算了。教训了她一顿,以后我在乔家就没有发言权了。”

女儿说这话时,金文的心都碎了。“琳琳,我会劝你父亲把你姐姐的股份转到你名下,这样你乔家就不会被人看不起了。”

阮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是她的终极目标。公司的继承权已经是她的了,但她姐姐手里还握着40%的股份。如果有一天她的好姐姐要拉她下水,她该怎么办?

所以,她必须得到40%的股份。

但是,她不能马上表现出惊喜,这样会让妈妈怀疑她。

阮咬着嘴唇,不情愿地摇摇头。“没有,妈妈,我们还没有找到我妹妹。你怎么能把我姐姐的股份给我...我已经是公司的继承人了……”

“我是来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姐姐她会理解的。我不能让你看不起乔家。”

文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还能做什么?

琳琳不能生孩子,但是还有谁愿意迫于家庭压力嫁给琳琳呢?

她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她的姐姐小莫被绑架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消息,她甚至不知道小莫是死是活。

既然琳琳遭受了极大的不公,她只能先救琳琳。

金文急忙拨通了电话,跟阮志文,也就是阮琳琳的父亲说明了情况,并且还提出了股份的事。

阮就像铁一样硬,股份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这40%的股份是留给小莫的。她已经拿到了公司在琳琳的继承权,小莫的股份不能再给她了。”

阮一变白,就知道父亲阮会这么执着。她已经出国三年了,费了好大劲才拿到公司的继承权,但无论如何也拿不到40%的股份。

没有回旋的余地。她必须得到40%的股份,否则...

文也知道丈夫的脾气,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知道你想找,我也想,但走了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我甚至不知道陈骁是死是活,他的手掌和手背都是肉。我理解你,但我做不到,在乔家抬不起头。”

听了的话,阮哭得更厉害了。她绝望地摇摇头,绝望地抓住金文的手。“不,妈妈,我姐姐会找到的。我不要我姐姐的股份。我不想……”

阮深深地鞠了一躬,心都碎了。金文紧紧握着手机,语重心长地问道:“小莫是我们的女儿,琳琳也是。如果……如果小莫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文,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女儿,!”

金把话说得可怜,而阮也是满腹委屈,但即便如此,阮也没有被一点点英雄气概所感动。

“不可能,我肯定我们会找到小兽的。我已经发现小兽被绑架后被送到了孤儿院。现在我在调查是哪家孤儿院。再过几个月,我相信我们就能找到小兽的下落了。”

这句话立刻点燃了金文的希望,她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她连忙问道,“你说什么?几个月后你能找到小浩的下落吗?”

阮在电话另一端的脸上终于看到了一些笑容。他寻找了20多年,终于,他找到了希望。

“是的,再过几个月,你就能找到肖波的下落了!关于股份,让琳琳再等几个月。如果几个月后...陈骁真的是...把股份转让给琳琳也不迟。”

听阮这么说后,也没有其他意见。毕竟那边那个夏薇要四个月才能生孩子。按理说再等几个月就没问题了。

文有些歉意地看着阮。“琳琳,你能再等几个月吗?”

阮琳琳脸色发白,不是因为,对了,过几个月我再给你。要不是她还在拉着金文,恐怕她早就摔倒在地了。

父亲发现我妹妹被送进了孤儿院?那他现在肯定在查是哪个孤儿院,甚至一个一个排除,所以...

阮的后背在冒汗,但她目前还不能在母亲面前表现出什么异样。她赶紧擦干眼泪,很懂事地看着妈妈。

“很快找到我姐姐了吗?太好了。我不要我姐姐的股份。我想快点见到我妹妹!”

阮能这么懂事,阮和都松了一口气。二人都赞美阮的善良,重情重义。对于夏薇,两人都说要给夏薇一个教训。

但这都被阮一一挡了回去。阮找了个借口赶紧走了。她一走出阮的别墅,就迫不及待地打了个电话。

“我在老地方等你,快来!”

阮琳琳说完就挂了电话,没有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在郊区的一片荒地上,阮绷着脸看着面前的宋泽宇。

宋泽宇没给阮好脸色看。冷冷地看了阮一眼,抿着嘴唇说:“你叫我过来,就是要看你瞪眼?”

“你不是说不让我父母找到我妹妹吗?我也答应和你在一起三年。为什么非要反悔!”

宋泽宇冷冷地哼了一声。“我答应过你不会让你父母找到你妹妹,但那只是三年前的事。现在三年的期限过去了,你又回到了乔安飞。我为什么要为你保守秘密?

阮,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为了那份股份去分割公司的继承权,包括放弃你的乔安飞。"

阮琳琳瞬间脸色大变,“什么意思?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更何况我跟你在一起三年了,你不能让我爸妈知道这件事!”

宋泽宇意味深长地看了阮一眼,冷笑着,凉薄。他凑在阮的耳边,低声说:“既然我答应了,我就帮你保守秘密。自然会留着,但是你父母查出来就不关我的事了。

比起这个,你更应该担心的是怎么忽悠乔安飞。别忘了,你已经不是处女了!

与其想着这件事,不如想想怎么过乔安飞!

我宁愿问乔安飞,我用过的那个女人,他再用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也不愿揭发你!"

阮的身体摇摇欲坠,她的脸更白。“你……你真卑鄙!”

阮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不敢想象。这事要是被乔安飞知道了,她就完了!

虽然她已经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但如果宋泽宇把这件事告诉乔安飞,乔安飞会杀了她…

宋泽宇歪着头,有些轻蔑地看着阮。“阮,就卑鄙而言我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只要你听话,我当然不会把这事告诉乔安飞,否则……”

宋泽宇的话没说完,阮却差点摔倒。她看着宋泽宇,眼里满是泪水。

“我……只要你不告诉安飞,我什么都愿意。”

我愿意做任何事。宋泽宇毫不掩饰地看着阮。看到阮脸上的惊恐,他觉得很有趣。

“你的脸真精致,吸引着我和乔安飞。然而,在你无害的面孔下,隐藏着一颗蛇蝎般的心。

你知道你现在有多楚楚可怜吗,你知道你这个样子,让人觉得恶心吗!"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