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放荡h乱_高攀(校园)

佚名 2023-01-25 10:50:02

一片荒野丘陵中,喊杀声响成一片,近三千剽悍的狐人壮汉分成或多或少的数股,正在围杀鬼树妖,而背景是浓烟滚滚的鬼树妖森林。

俗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养猪。

生孩子和养猪的事儿,雾原秋准备将来慢慢推广,眼下为了物资调运便捷,路肯定是要先修好的。于是在初步收拢狐族难民后,他立刻就发动了对鬼树妖森林的进攻,准备一举铲平了这帮祸害。

两百章了,不对,是快三年了,终于轮到他来S~M这帮树精!

就是鬼树妖繁衍日久,数量怕要有几万,哪怕个体战力都不是很强,但要以数千狐人冲进去和这帮妖物决一死战,免不了也要付出惨重代价,所以他目前还是以削弱为主——鬼树妖灵智低下,派出少量狐人入内四处纵火捣乱,再勾引追出来的鬼树妖冲进陷阱,以埋伏好的大部队绞杀。

今天杀个一千二,明天杀个两千一,如此循环反复,等森林内鬼树妖数量降低到一种程度后,就可以入内一举荡平,强行开出一条路来。

这是个水磨功夫,雾原秋也不着急,反正左右也就是差几个人间日的事儿。他更在乎自己资产,不,自己族人的死活,尽可能避免伤亡,就站在一个丘陵顶端遥控指挥,顺便也瞧瞧狐人之中有没有什么好苗子,为下一步建立一支脱产小军队做好准备——要老实憨厚、敢打敢拼的年轻人,兵贵精不贵多,挑剩下的都去种田做工,早日实现壶中镇自给自足。

他正和几个狐人军官苗子对着不远处的战场指指点点,商讨怎么提高效率,容娘一溜烟地跑来了。她额头薄薄一层香汗,请雾原秋屏退众人后,立刻将事情原委细细禀明,并将“天狐遗宝”献上。

雾原秋微微愕然,没想到难民中还真混有狐人以前的管理层,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现在他已经控制住了局面,杂狐已经被打乱分开编组,都由亲近他的狐人在带队,前朝遗老无论是驱逐出去还是软禁起来都不是难事。

他边想着该怎么应对,边将“天狐遗宝”接了过来,发现果然看上去就不是凡物,正要打开细瞧,容娘连忙又提醒道:“尊上,那个名叫玉娘的女子说过,这盒子只有天狐血脉才可打开,不然非死即伤。”

她说完就开始仔细观察雾原秋的脸色,开始分析过会儿要不要“自作主张”偷偷把白家祖孙活埋了,但耳中只听“咔哒”一声轻响,再瞧向盒子,发现盒子上花纹闪动,竟然自己开了锁扣,正缓缓打开。

雾原秋也小吃了一惊,他很怕死的,绝非莽撞之人,哪怕白狐玉娘的话很像是在虚张声势,但既然她敢那么说,他就没打算自己头铁去试试,完全可以换别人来开盒子,比如白家祖孙就挺合适的。

白家祖孙要被这盒子搞死搞残了,那就是为了争权夺利要暗杀他,最后自食其果,死有余辜,理当鞭尸正法,悬首示众;要是没被搞死,这自然就不是天狐遗宝,白家祖孙为图晋身之阶在欺诈他这个大慈大悲新天狐,罪不容诛,理应送去劳改500年,挖土豆挖到死。

当然,他也就是脑子里想想,没打算真给白家祖孙扣帽子,他性格就不是那么阴毒的人,也不太喜欢这些心中算计——只是不喜算计,不是傻,他心思其实也算细腻,通常会想得很多,认真做一件事时,一般也能做得比较稳妥。

大势在他,他确实救了上万杂狐,就算证明了他是个假天狐又能如何?

这些杂狐以后不过日子了?不吃饭了?敢造他的反吗?

这盒子其实什么也证明不了,他现在不是天狐也是天狐,容娘真是紧张过了头,估计是日剧看得太多,格局小了。

就是这盒子突然开了,有点出人意料。

他原本已经停了手,想回头找个死刑犯来试试,只是他刚才发现这盒子隐隐在吸附天地灵气,习惯性的感知了一下,想瞧瞧是不是表面花纹有什么神异,结果好像就偏偏触动了这盒子上的某种机关。

全自动感应灵盒?

这么先进吗?

雾原秋心思闪念间,皮肤下的“龙鳞”隐隐浮现,灵气鼓荡,护住全身,但没把盒子扔出去——他现在的感知能力颇强,灵性直觉告诉他,这盒子对他无害。

很快,盒子完全打开了,盒身外的花纹也越来越亮,搅动灵气,终于凭空掀起了一股气浪。烈烈巨风以雾原秋为圆心,瞬间就把容娘远远吹飞出去,把山丘之下的几个狐人壮汉也掀翻在地。

雾原秋没管,这是灵盒在清场,不是在伤人,以容娘等人的身体素质不会有大碍。他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了盒内的一股意念上……或者是一缕残魂,反正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脱离盒子缓缓扩散开。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感觉这股意念脱离了灵盒保护正在消散,连忙将自己的意念缠了上去,静静开始感知——这应该是一封信,大概率是天狐遗书,就是存在形式十分怪异。

容娘这献宝人远远被吹出了土丘,差点摔散了架,但确实仅受了点皮肉之苦,而等爬起来发现雾原秋站在土丘上闭目不语,也不知道该不该再冲上去“救援”,犹豫了片刻,马上替雾原秋连连下令,召集黄太公、胡三等亲近雾原秋的狐人前来护驾,集中忠于雾原秋的族人以防生变,顺便把白家祖孙也提来,要是雾原秋有个好歹,比如元气大伤什么的,今天就把这三个家伙炖了当补药。

雾原秋没理会这些杂事,完全沉浸在了盒中封存的意念中,有点像在看一部电视剧,还是言情电视剧,主角就是一只天狐。

这天狐生于天地灵气最浓郁的一段时期,当时天地裂缝刚刚被封堵,魔物虽未完全清剿干净但断了来源,已经成困兽犹斗之势,不足为大害。

那段时间很美好,天上祥云处处,遍地奇花异草,万物生机勃勃,天生精灵活跃无比,人间界实力达到了最顶峰,人族和妖怪还统称为百族不分彼此,相处起来一派和睦。

随之下来就是人族的高速发展期了,人族天生心灵手巧,虽然身体孱弱,没有任何天赋神通,但长年和魔物交战,九死一生,自然而然就钻研出了一套借天地灵气为己用的法门,并不输给某些妖怪族群的天赋神通,渐渐还有了优势。

人族下限极低,普通族人完全不堪一击,但上限却很高,习法有成,可翻江倒海、随手碎山的强者有不少。这些人少了和魔物的厮杀,没了消耗,人族积累日渐深厚,倒引起了某些百族的倾慕,开始向人族学习,甚至还在形态上向人族靠拢,毕竟人族能产好东西,衣衫华美,食物精致,日常有手指也确实很方便,比爪子翅膀强。

这只天狐就是其中之一。

她乃天生灵狐,拜人为师,化为人形,学习人类法术,顺便还恋爱了一场,和同门大师兄日久生情,共结连理,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直到魔物终于被清剿干净,人族和百族渐生矛盾,将百族又定性为妖怪,乃人间大害,开始进行攻伐。

那年她刚刚修出了三尾,放在当时根本算不上强者,两族争锋,她除了随波逐流也做不了什么,而她夫君倒是对她情深义重,为了保全她,甚至带她远遁荒野,成中立之态。

不过世间情况越来越糟,人妖和百族的小矛盾打着打着已经升级成了死仇,今天妖怪吃些普通人族,明天人族把某窝妖怪连根杀绝,人妖之分已经成了非人即敌。

滔滔大势不可当,她和夫君躲都躲不了,没等人族来清剿她这三尾小天狐,百族先盯上了她这个叛徒以及落了单的人族强者,一场打斗下来,重创了她夫君,令她不得不把夫君送回了师门保命养伤,不过她却没了立身之所。

又风雨飘摇了数百余年,其间争斗无数,过程十分复杂,足够写一本百万字的小说,最后还是人族奠定了人间界大局,大占优势,开始全面绞杀妖物,不容许人间界再存妖怪,人间界就该只归属人族所有。

为免亲友师尊左右为难,她带着托庇于她的数十纯狐自愿流放壶中界,渐渐繁衍生息,才有了今日狐人一族。

理论上,当人间界情况好转,人族和妖怪矛盾不那么激烈了,自然会有人为她求情,她可以刑满被放出去,但不知外界出了什么变故,连壶中界中的界山都消失了,彻底和外界断绝了联系,倒是又灌进来无数灵气。

她日复一日的等待界山再次出现,努力修炼延寿,希望能再见爱人一面,但最终也没能等到那一天,临死前以天生一点根本灵性占卜,只模模糊糊得到一点未来的信息,遂命狐人一族举族西迁,等待界山再次出现,再次有人族至此,到时她留在盒中的一点灵性,自然会有所反应。

可惜狐人一族自她死后,仅有少数狐人听了她的话,纯狐后代们已经完全不想再离开壶中界,不想离开舒适的家园,更想撬开这盒子看看里面有什么,等举族遭了大难,这盒子周周折折才落到了雾原秋手里,总算没让天狐占卜失误得太离谱。

大概情况便是如此了,算是远古大战的一丝丝浪花,一点点跨越数千年的余韵。等雾原秋大概弄明白这一切,知道了前因后果,天狐所残留的一点意念也就随风而去,再也不留半点痕迹。

他睁开眼,幽幽叹了口气,环顾四周微微低了低头,算是致歉。上古人族不讲究啊,如果这天狐所述为真,她也没害过人,一直就过自己的小日子,结果有期转无期,硬生生给关到了死,实在是有点够冤的。

接着他便伸手从灵盒中取出了两块白玉,上面雕有无数灵性小字,肉眼不见可见。

这是天狐以前师尊所赠的法术修习纲要,天狐让他找到她师门后送还。如果找不到她师门了,雾原秋想传下去也行,但传人必须拜入她师门门下,帮她师门延续传承——天狐一直未成壶中界里传法,没有收过徒,主要是天生灵狐不好找,也怕给师门、道侣惹麻烦,毕竟她是在服刑,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但交到人族手中却是无妨,想来能进出壶中界的大能,也看不上她这点微末技法。

这东西……雾原秋当然是看得上的,这可是他拿到的第一份成熟的修习法诀,以前从鲛人那里换来的兽皮更远古,说得实在是太含糊,记载者本身就是在尝试,到了他这里更是蒙上加蒙,前路看不明朗。

反正他也找不到天狐曾经的师门在哪里,估计都未必在他所在的人间界,也就只能他留下了。至于学嘛,当然要学,拜师也好说,他拜,哪怕天狐只是请求,其实没什么约束力,但做人要讲良心,还是遥遥拜个师比较好。

他把两块白玉壁好好收了起来,又从盒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坛子,里面是天狐的骨灰,她请求能把她的骨灰和白玉壁一起送回师门,如果找不到她师门了,就放在界山上,并且立个牌子,以便有人来找她时一眼就能看到,不至于有什么错失。

雾原秋感应了一下小坛子,发现果然没有丝毫灵性,又远远眺望了一下石山——就算是他从这里也看不到感知不到石山,鬼树妖森林很广阔,还自带白雾灰雾,足够隔绝视线屏蔽大多数灵觉,但想来石山就是界山无错。

原来是因为自己进来了,才有了界山,界山以前已经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石山就是两界唯一的通道,是监狱大门?但那石山哪里像大门了,明明更像是监狱……

可能是当年炼妖壶的主人,也没想到新执掌壶中界的继承者连鬼树妖也打不过?

法克,要弄道墙防妖误入,也不用弄这种没头脑的妖怪吧?

雾原秋想明白了,有点无力吐槽,仔细把坛子也收了起来——这个也好办,天狐就是想留在壶中界入口处,一片可怜之情,他答应了。

他再次伸手进盒,又拿出了一粒金色“橄榄”,这是天狐特意凝练的一丝富含她气息的灵力种子,类似于刚才的“遗书”,不过功效更特殊,可以被雾原秋的意志轻易所同化,也可以被狐人一族轻易所识别。

这是她最后一个请求,希望雾原秋可以妥善安置狐人一族,同时这也是她的谢礼,雾原秋可以凭此从狐人一族中拣选仆从,遴选美貌侍妾,无论多少都行,以替她答谢雾原秋料理后事之恩。

这件事也好办,雾原秋以前说是要抓这些狐人当工具狐用,那仅就是个玩笑,他也没想怎么虐待折磨这些狐人,连他们的骨髓都掏出来吸两口,反而会尽量争取合则两利,让这帮狐人可以安居乐业,人人有工作,人人可以吃饱穿暖。

想来,这就该算妥善安置了,至于仆从侍妾就算了,虽然听着心挺痒痒的,但……人妖有别,万一行房事时小狐狸一激动现出了原形,他也怕留下终身心理阴影。

原本娇俏婢女,刚按倒开始胡天胡地,变成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在那里嘤嘤叫……

还是算了比较好!

天狐留下的三个请求都不难办,想来她身为囚犯,又已身死,也就只敢请求这些举手之劳的事儿,不敢太过分。

雾原秋一概答应后,这份遗产倒是拿得心安理得,意念一动汇聚灵力就想捏碎天狐留下的那枚“金橄榄”,但一捏之下竟然捏不动,天狐生前实力应该比他强太多太多……

好在天狐也不是为了难为他,他在那里反复用力,终于将这枚坚硬无比的“金橄榄”捏碎,顿时一股精纯又强大的灵力喷涌而出,直直汇入他的身体,里面蕴含的一丝威严天狐气息也开始融入他的意识之中。

这玩意其实就是个令牌,灵力主要是为了保存那丝气息所用,给了和天狐差不多的强者,估计也没多少补益,但雾原秋修炼才刚刚开始不久,这玩意倒对他大补,身体竟然一时容纳不了,流散了不少,不过还是把他身体又淬炼了一遍,相当于泡了一次高档灵药浴。

而那丝气息更是幽深浓厚,雾原秋强吞掉后,瞬间感觉自己膨胀了无数倍,意识在不停拔高,开始俯视大地,如同在看一个沙盘——黄太公、胡三等人刚到山丘之下,正颤抖不止,似乎天狐气息天生就对他们有压制作用,而远处正在被拎来的白范被气息扫过,更像是被过了电一般,当场跪倒,以头拄地,连天都不敢看。

这些景像在雾原秋心头一晃而过,他的意识还在继续扩散——他感觉起来像是在无限拔高,但实际上是在漫山遍野地扩散,甚至笼罩了小半个鬼树妖森林,触及了远方群山、湖泊和河流,惊醒了三个特别的家伙。

山中黑壮大汉、湖中蛟龙、河里巨龟,齐齐抬头,或惊或疑或惧,本能放出了自己的气息抵御,这才把雾原秋打落“云端”,而蛟龙还呸了一口,隐隐怒吼了一声:

“天狐!”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